系統[小姐姐!我們是來查毒藥的,你認真點好不好。]

[怕什麼?又毒不死我,我可以消化掉。]瓏五還在研究要收集點什麼樣的。

[消,消化掉,]小姐姐是魔鬼嗎?什麼都消化掉!

看夠了餐具,瓏五順帶查看了一下這些這些東西安不安全。

系統反饋的結果是這些東西統統都是乾淨的,沒有任何危險。

真是難為她啊,她只是一個想要坐吃等死的米蟲,為什麼要讓她做這麼辛苦的工作。

系統表示:對於一個有能力卻不想幹活的員工,它能怎麼辦?哄著唄,還能怎麼辦?

[小姐姐這樣潛在的威脅要儘早消滅掉,這是你教我的。]

[哦,但是這對我沒什麼威脅啊]瓏五攤手,她可以消化掉。

系統:……..

你能吃你了不起哦!!!

事實上,就是了不起哦!

瓏五這邊沒有什麼收穫,鶴洲那邊也一樣沒有任何進展,那些毒藥就好像是憑空冒出來的一樣。

瓏五還好,查不出來分分鐘就拋在腦後了。

錢領卻沒有這麼瀟洒了,他信誓旦旦的跟鶴洲表示會儘快查出兇手,現在卻連什麼時候下的毒都查不出來。

醫院的人也傳來消息,說暫時只能確定食物里的東西含有劇毒,具體是什麼物質還沒有分析出來。

因為這件事,錢領這幾天一直愁眉不展,搞得公司里的人還以為他犯了什麼大錯,被總裁發現了呢。

想來想去,錢領還是決定直接跟總裁彙報這件事吧。

他現在只能拖著也不是回事啊。

「想什麼呢?那麼認真。」

「誰!」

錢領身後忽然傳來一個聲音,嚇得他差點把手裡的資料都扔出去,慌忙的回過頭來。

「原來是孟小姐啊,您走路怎麼都沒有聲,嚇了我一跳。」孟父孟母注重女兒的名聲,不許他們現在就當面直呼夫人。

瓏五用靴子敲了敲地板,發出類似於高跟鞋和地板撞擊的聲音。

「你確定是我走路沒聲?」

錢領當時就尷尬了,馬上道歉:「對不起孟小姐,是我想事情想的太入神了,沒有注意您來了,請您見諒。」

「沒事,你想什麼呢?想的那麼認真。」

「是家主交代您被下毒的事,屬下無能,一直沒有進展。」這事瓏五本來就是當事人,所以沒什麼不能讓她知道的。

「你說那件事啊,別查了,查了你也查不出來。」

錢領:……

夫人他可以理解為您這事安慰他嗎? 錢領給瓏五按開電梯,側身等她進去后自己才進了電梯。

出來的時候也是一樣。

瓏五走到鶴洲門口看到錢領向助理辦公室走去。

「你不是有事彙報?」

錢領苦笑,夫人啊,您都來了,誰敢去干擾您和總裁的二人世界啊。

「我還有別的事,就不打擾您和家主了。」

瓏五很快就明白了,她之所以開口問,是因為她還沒有什麼所謂二人世界的觀念,她的觀念里習慣性的認為,該解決的事就應該第一時間解決掉。

不得不說,她雖然聰明,但對於一些人情世故卻有一份出奇的單純。

她並不是不懂,而是有時候會想不起來。

不過她說錢領查不出來也不是打擊他,對方明顯是有備而來,準備的相當充分。

一個沒有線索的事,還有什麼可查的。

對方既然敢做第一次那就肯定敢做第二次,所以直接等著不就得了。

瓏五不再管他,她來找找鶴洲又不是來說這件事的。

進去的時候鶴洲正在講電話,看到她來了趕緊簡單交代了兩句就把電話放下了。

「老婆你怎麼這個時候來了,是想我了嗎?」

瓏五對於他臉皮厚已經免疫了。

「來找你問點事情。」

「哦。」鶴洲一臉哀怨,媳婦一點都不想他。

搞什麼?這貨每天這麼忙哪來多功夫想她,不怕三心二意工作出問題嗎?

「想問什麼直接打電話來不就好了,怎麼還特意過來一趟,外面下過雪現在正冷。」其實瓏五過來鶴洲就已經很高興了。

瓏五也想打電話,可是她問完大概要出去,所以就直接過來了。

「我上次抓的的那兩個還在你手上吧?」瓏五問的是她在圖書館抓的那兩個。

「在啊,你要幹嘛,我讓人給你帶來。」鶴洲過來給她取下帽子圍巾,把屋裡的暖氣開的很足。

瓏五沒什麼根據,就是大概猜了一些事,想要在找那兩個人問問。

她思來想去,還是覺得在段家和李家倒台後,偽女主的光環值掉的太多了,幾乎三分之一的光環值一夜之間就沒有了。

排除了男主,男二,她能想到的只剩一個人,孟涼。

孟涼作為偽女主的父親,對她常是百般寵溺,如果孟涼和李家或者段家還有什麼不為人知的交易被她破壞了,那偽女主過分下降的光環值似乎就有合理的解釋了。

那兩人和孟寒清有些交集,也許知道些什麼。

瓏五這次運氣很好,鶴洲把人帶過來,她很快就問到了想要的消息。

孟涼曾經私底下很隱秘的和李家主見過面,雖然他們不知道說了什麼,但這樣也足以證明她的猜測了。

「媳婦你查這個孟涼做什麼?」鶴洲習慣性的抱著她。

我說我是想搞偽女主你信嗎?

[小姐姐!!!!]系統驚叫[你怎麼可以泄露關於任務的信息!!!]

[我還沒說呢,你激動什麼。再說,你也沒說不能跟別人說啊]

系統:……

這難道還是它的錯了?[小姐姐你沒看過小說嗎?!]

瓏五:我沒有。

系統卒。

「看他不順眼。」瓏五懶得編理由。

系統:[很好,這個理由很強大,有多少的對立關係都是由於看你不順眼造成的。]

瓏五:[小白我看你也不順眼。]

系統:[小姐姐就瞎說,你哪能看見我。]

瓏五:[你居然會文字遊戲!]

系統:為了對付小姐姐它也是很拼的。

瓏五這個理由對於別人來說可能是敷衍,但對於鶴洲來說已經足夠了。

「老婆開心就好,老婆缺人嗎?缺人我可以給你派去。」鶴洲無條件支持。

瓏五並沒有跟他客氣,「用的時候我會跟你說。」

這種現成的資源她不會往外推,之後她自然會在其他地方還回去。

所以她不明白為什麼那些小說里的女主為什麼總是把男主的幫助拒之門外。

你要是自己能做好也行,但偏偏她們還做不好,然後搞得很可憐,再讓男主來收拾爛攤子。

這是什麼毛病?

系統對於瓏五的自力更生已經習慣了,小姐姐壓根就不知道什麼叫示弱,她可是被劫持了都能自己解決的人,哪還需要什麼幫助。

小姐姐可能是拿錯了劇本,小姐姐原本應該是男主的劇本。

「你不打算去那兩個人說的地方看看嗎?也許會發現點什麼?」鶴洲問她,雖然他很想讓瓏五留下陪他,但他也看出來瓏五沒打算在這多待。

瓏五原本是打算問出答案就走的,不過她現在改變主意了。「這麼著急趕我走?」

「不是!」他哪能趕她走,留她還來不及呢!

鶴洲聽說她不走了,當即要把下午的會議推掉,結果被瓏五制止了。

他那個會也用不了多少時間,她也不是需要人陪的小女孩,難不成以後每次她來他都要推掉活動?這種神經操作還是算了。

鶴洲當然知道她是好意,不太情願的把電話放下。

鶴洲抱著她,馨香滿懷「我想多陪陪你。」

她又不是小孩陪什麼陪?這貨把他當成什麼了?閨女?

鶴洲對她的反應也習慣了,也許這就是她與眾不同的地方,獨立到不解風情。

可他還是該死的喜歡!

鶴洲除了下午開會的時間,都陪著瓏五。

雖然媳婦說不用,但他還是想這麼做,書上說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

不過事情的發展卻和鶴洲想的不太一樣,鶴洲回來的時候錢領彙報說,瓏五在他辦公室里看了會書打發時間,然後開始帶著秘書室里的實習小女生打遊戲,現在正玩得熱鬧呢。

鶴洲頓時就覺得那些什麼戀愛手冊都是騙人的,媳婦哪裡感動了,媳婦壓根就不在乎他在不在。

他一進秘書室,就聽到裡面小姑娘激動的喊她媳婦女神,還抱著他媳婦的胳膊!

他還沒抱呢,居然就讓別人給抱了!

錢領有些憐憫的看著這些女孩,你說說你們和誰玩不好,非要和夫人玩,總裁吃起醋來可不分男女。

圍在一起的一群小姑娘忽然覺得脊背發涼。

抬頭一看,天吶,他們上班時間玩有些被總裁抓到了!!夭壽啊!!

一個個都戰戰兢兢的站起來。

瓏五自然也感覺到了,她迅速把對方團滅,抬起頭似乎是沒看出來鶴洲的黑臉一樣「開完會了?」

「嗯,老婆我們會去玩吧,我可以陪你,不需要他們。」鶴洲馬上變臉。

「我還沒打完呢。」

「我給你準備了下午茶。」

「那,好吧。」天大地大吃飯最大。

於是在一群人被驚掉下巴的目光中,瓏五被鶴洲領回了總裁辦公室。

一個女生後知後覺弱弱的問了一句:「我們這是,逃過一劫?」

大家這才反應過來,啊啊啊!!他們沒事!

「行了,都幹活去,下次你們可不一定這麼好運。」錢領站在門口低聲呵斥了一句。

一群小女生趕緊作鳥獸散。 即使作為智商180的男人,鶴洲的第一次玩遊戲發揮也不咋地。

瓏五帶著他打了兩把就關掉遊戲不再玩了,有一個豬隊友,毫無遊戲體驗。

鶴洲對於這個東西也不太感冒,一個從小接受精英教育的男人,會對這種東西感興趣才不正常。

「給我下毒的那事,你讓錢領去查的?」瓏五翹著二郎腿坐在他的老闆椅上。

鶴洲被發配到了沙發上。

「嗯,你想知道什麼可以問他。」鶴洲以為她想了解事情進展。

「真是歸我管了。」瓏五向鶴洲道。

對她百依百順肯定是同意了。

晚上瓏五離開之前去敲了一趟秘書室的門。

「那事歸我管了,從今天起就不查了,該幹嘛幹嘛,我什麼時候通知你再說。」靠在門口對錢領道。

其他人不知道她說的是什麼事,都假裝沒聽見,他們這些人,什麼時候該聽不見,看不見都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錢領頓了一下才反應過來。

「多謝夫人。」

他站起來很認真的向瓏五微微鞠躬。

這件事對於瓏五來說也不過一句話都事,但對他卻意義重大,這可能影響到他在家主心裡的印象。

他這麼感謝是因為瓏五把他的事放在了心上,特意開口。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