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景言一腳油門離開了,哼道:「奉了某人命令,我敢不來嗎?」

莫雨晴低頭,說:「你來接我下班,我謝謝你,不過,以後他說的話,你也不要聽,你又不是他的員工。」

紀景言笑笑,「沒他的話,我也會來接你的,這家離公司遠,我跑這一趟出來,還能給嘉嘉買點好吃的,一舉兩得了。」

「喲喲,原來是為了我們嘉嘉啊。」莫雨晴打趣的問,「你們倆現在是不是比之前好了許多?你現在都知道對她好了。」

紀景言說:「都要結婚了,她也快是我老婆了,我能不對人家好嗎?這肚子里還懷了我的娃,那麼辛苦,說什麼我都要好好對人家啊。」

「這還算句良心話。」莫雨晴點頭肯定的說。

眼睛一下子落在他的額頭上,剛才上車,只顧著低頭,也沒說看他一眼,現在這看到額頭上的傷,不禁驚訝的問:「你這額頭怎麼了?」

「沒事,你別大驚小怪的。」紀景言不以為然的說:「我正要和你說呢,今天我爸媽來了,情況你也能想到,回去后,你好好勸勸嘉嘉,別叫她亂想,就安心的和我結婚就好,會說嗎?」

「哦。」莫雨晴應道,又看著他的額頭說:「你這沒去縫針嗎?上次你被廖莎莎扔的茶杯砸中,可是縫了四針呢,這次沒事嗎?」

「沒那麼嚴重,我爸手下留情了。」紀景言自嘲的說,「怎麼每次都是我額頭受傷呢?」

莫雨晴問:「那你父母反對,你倆這婚禮還能辦了嗎?」

「五月二十號。」紀景言回道。

「哇塞!」莫雨晴激動的問:「真的嗎?媽呀,太好了!我得當伴娘啊,伴娘服給我準備好了嗎?」

「這些你都問我姐吧。」

「嗯嗯。」莫雨晴猛烈的點頭,竟激動得有些紅了眼眶。

回去的路上,紀景言又買了幾樣水果,之後直奔家裡開去。

段承軒下班后,帶著傾城回家。

「以後不許再擅作主張做這種事情了,知道嗎?」段承軒並沒有訓斥傾城,低聲的對她說。 傾城看了自己哥哥一眼,有點心疼的說:「我也是看你昨晚擔心雨晴,給她打電話你也不知道怎麼說,就想今天找她出來,你也能看看她到底好不好。」

段承軒眉頭輕皺,沒說話。

「我今天也沒想到景言哥哥他們回來,好好的一頓飯,都給搞砸了!」傾城不高興的說。

段承軒說:「傾城,哥謝謝你了,以後不要做了。我和雨晴不可能的,她愛的是邵霆。以後也不要亂說話了好嗎?」

傾城低頭,好半天才說:「好,我以後不說了。可是,我真的希望雨晴能當我的嫂子……」

段承軒無聲的一嘆,愛而不得,心裡真的是很難受。

莫雨晴回到家,剛進來就高興的喊道:「小美女回來啦!」

寧嘉坐在沙發上玩著手機,哼笑道:「真好意思!」

紀靜香很給面子的說:「我們雨晴算得上是小美女的。」

莫雨晴換了鞋走進來,邊誇張的使勁嗅了嗅鼻子,「我都聞到糖醋排骨的味道了!」

「就知道吃!」寧嘉拉她坐下,問:「看你這今天高興的樣子,是有什麼好事嗎?」

莫雨晴朝她挑挑眉毛,笑嘻嘻的說:「五月二十號哦,我要當伴娘哦!」

寧嘉嫣然一笑,「伴娘當然是要你來當啦!」

「大姐,等下吃完飯,咱們好好研究一下婚禮的事哈。」莫雨晴調皮的笑說:「伴娘服我想看看都有什麼款式喲。」

紀靜香呵呵笑的說:「沒問題!」

管家從餐廳出來叫吃飯,莫雨晴攙扶著寧嘉的胳膊,慢慢的走著說:「景言都跟我說了,叫我勸勸你,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和你說,反正一切就是順其自然吧,想想肚子里的孩子,想想紀景言曾對你說過的話,他父母那都是浮雲!」

「嗯。」寧嘉說:「我今天下午的時候也想了,景言說,我嫁的是他,又不是他父母,我也覺得說的挺對的。我要是想給孩子一個完整的原生家庭,那我就要忍下這一切。」

「對,等他們走了,日子不還是你們倆過嗎?」莫雨晴理直氣壯的說。

寧嘉笑笑,又想到了下午她和紀景言的親密,臉不由的又唰地一下紅了。

吃了飯後,三個女人從餐廳出來,坐在小偏廳里開始討論婚禮的事情。紀靜香抱著一厚摞子的相冊,企劃案過來,往桌子上一放,說:「看吧,這些都是關於婚禮的。」

「哇!這麼多!」莫雨晴拿過一本厚厚的相冊,正是婚紗照的,她神色一頓,又放到了一邊。

紀靜香接過來,看著相冊對寧嘉說:「婚紗照我是定在了下周一,在曼洛拉,可以吧?」

「曼洛拉呀!」莫雨晴羨慕的說:「聽說咱們蓉城的權貴都在那裡拍婚紗照,有的就連鄰城的都特意來那拍呢。」

紀靜香笑著說:「曼洛拉的老闆是我的好朋友,拍完會很快出片成冊,不耽誤時間的。」

寧嘉也很驚訝,「這麼好啊?謝謝大姐。」

雖然之前心裡還在猶豫,還想退縮,可現在說起婚禮的事,她的心還是一下就高興起來的,試問,哪個女孩子不想擁有一場完美婚禮呢?

莫雨晴又翻開一本厚重的相冊,裡面都是婚紗的樣式,各式各樣,讓人看花了眼。

「哇塞!」莫雨晴要哭了的表情,把相冊放到寧嘉面前,說:「嘉嘉,這些都好漂亮,你喜歡哪件?」

「媽呀!」寧嘉也發出一聲驚嘆,「好漂亮的婚紗哦!」

紀靜香看兩個小丫頭興奮的樣子,逗得笑了出來,對寧嘉說:「嘉嘉,你看啊,被我圈起來的都是我覺得好看的,當然,各人眼光不同,主要還是看你喜歡哪件,咱們就穿哪件。」之後她又有點遺憾的說:「時間實在是太緊了,不然我一定會找義大利名師給你親手縫製做一件的。」

「大姐,這就很好了!」寧嘉挽過紀靜香的胳膊,感動的說:「大姐,謝謝你啊,你受累了。」

「乖啦。」紀靜香欣慰的說:「還不是看你是個好孩子,又乖又懂事,還能管得住我們家景言,這結婚後,你倆可要好好的過,不然都對不起我給你們這麼操心!」

「我會的。」寧嘉輕聲說。

隨後,三人就婚紗,伴娘服,頭飾,捧花,酒席等一系列事情開始討論研究起來,聲音之大,猶如幾十個女人在一起一般。

紀景言坐在客廳里聽著,頭都要炸了,起身就要上樓。此時手機卻來了條信息,他冷笑,不看也知道是誰。

「晴寶幹什麼呢?」顧邵霆問。

紀景言想,不能讓我一人頭疼,那就直接給你看看你的晴寶在幹什麼吧。他隨即點開錄像,一路走向小偏廳。三人正討論的激烈,並沒有注意到他來,依舊在那一聲高過一聲的各抒已見。

「大姐大姐,你聽我說,教堂這個我覺得我們可以pass,嘉嘉沒有爸,到時誰和她一起進去啊?」莫雨晴發出疑問。

「哦,這樣啊,我忽視了。」紀靜香拿著筆把教堂劃掉。

「還有這個啊,大姐。」莫雨晴又說,「酒席這裡我覺得我們還是擺幾桌傳統的好不好?寧姨那邊肯定會有老鄰居要來,吃不慣咱們這個自助餐的!」

「嗯,這個可以有。」紀靜香記了下來。

莫雨晴還說:「大姐,這個接親的時候,我覺得就不要去嘉嘉家了,老房子有點寒磣,我們可以訂個高檔酒店,這樣看著也好看。你說呢?」

紀靜香點點頭,說:「這個我也考慮到了,只是還沒來得及說,又怕嘉嘉心裡有想法,想著讓景言去說呢。」

「沒事,那這條也這麼定了。」莫雨晴打了一個勾。

寧嘉坐在旁邊吃水果,全程插不上話,就那麼靜靜的看著。與其說是三個人討論,實則就是莫雨晴和紀靜香在說。

她看到紀景言在錄像,苦笑的問:「你錄什麼呢?留作紀念啊?」

紀景言按了結束鍵,對寧嘉說:「這熱烈的場面,有人也想看一看。」說著出去了。

給顧邵霆發了視頻過去,緊隨著又是一條語音:來,看看你家晴寶這興奮勁兒,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她要結婚呢!

顧邵霆接收到視頻,點開來看,被裡面莫雨晴的大嗓門給嚇了一跳,連忙調小了聲音,仔細的看著視頻里的她。這熱情高漲的樣子,讓他不禁覺得眼熟的很,唇角微微勾起,腦海里竟也有了模模糊糊的印象。 莫雨晴看著本子上的事項,有的打叉,有的打勾。突然,她好像想起什麼來似得,大驚小怪的喊道:「誒呀,大姐,咱們忘了最重要的一件事情!登記呀,他們什麼時候登記去呀?」

紀景言這給顧邵霆發完信息,剛走進來就聽到了莫雨晴的話,他倚在門口,看向寧嘉,問:「明天?」

寧嘉咬著嘴唇,「我聽你的。」

莫雨晴看寧嘉不好意思的樣子,調侃她說:「誒呀,我們嘉嘉不好意思啦!」

紀靜香說:「那就明天。嘉嘉,明天你回家取下戶口本,然後直接就和景言去登記。」

寧嘉抿嘴輕笑的答應了。紀景言站在那裡,一直在看著她的一顰一笑,這種感覺,恍如隔世。

有了莫雨晴的幫助,紀靜香這之前都沒有定奪下來的事情,一個個都迎難而解了。她痛快的拍了一下相冊,心滿意足的說:「這需要訂的事情都訂下來了,明天我就著手去辦了。」她看著莫雨晴笑著說:「還好,有小雨晴幫我,不然問他們倆呀,不知道猴年馬月能有個主意呢。」

她站起來抻了個懶腰,對她們倆說:「你們小姐倆聊吧,我上樓歇著去了。」

「大姐,辛苦啦,早點休息吧。」寧嘉在後面沖她說。

紀景言也不在這裡礙眼,說:「你們倆也別聊太晚,早點上去。」

「好。」寧嘉應道。

小偏廳里只剩下她們倆了,沒有外人在,說話也沒什麼可顧慮的了。

「這怎麼一晃眼,你就要結婚當媽了呢?時間過的好快啊。」莫雨晴感慨的說。

寧嘉喝了一口水,怔愣片刻,說:「我也覺得時間過的好快啊。」

你說愛情不過夜 「明天你回家取戶口本,寧姨會心裡不好受的吧?她擔心你,卻又尊重你,真是個好媽媽!」莫雨晴善解人意的說。

寧嘉幽幽的說:「可我卻不是一個好女兒。」

「你怎麼不是?你對寧姨那麼好,又懂事,又體貼,你是最好的女兒。」莫雨晴沖她豎起大拇指,誇讚她,「嘉嘉,咱們既然已經一步一步的走到現在這個樣子了,我們就坦然接受好不好?你對寧姨心有愧疚,那咱們就努力把婚後的小日子過的紅紅火火,不叫寧姨擔心,讓她看到景言對你的好,你們的幸福。」

「景言父母那裡你也不用管,有景言在呢,讓他去解決唄。你想也沒用,做什麼也沒用,他們就是打心眼裡不接受你,我們確實也是高攀了,那又怎麼樣?說句厚臉皮的話,紀景言同意就行唄,又不是和他爸媽過日子!」莫雨晴深怕寧嘉心理波瀾起伏,一個勁兒的勸著她說。

寧嘉說:「他父母那裡,我也不想去想了,就像你說的,想也沒用,我做好我的本分就是了。我這也是想到登記,那就算是真正的已婚人士了,以後就我媽自己了,心裡有些傷感。」

「你這麼想就不對了啊,不管你結婚與否,寧姨都不是自己,只是不在一起生活了,又不是撇下她,你怎麼回事兒啊你?」莫雨晴敲了她頭一下。

「你還沒經歷我現在經歷的,你體會不到我的心情。」寧嘉打起精神說:「明天我回去給媽媽多買點好吃的!想媽媽啦……」

莫雨晴托著下巴說:「我也想我小姨了……」

一處咖啡廳,角落裡,蕭遠航悠然自得的品著咖啡。對面的簡依然則耐心的坐在那裡,等他開口說話。

「簡小姐確實有品位,這咖啡的味道很不錯。」蕭遠航慢慢的放下了咖啡杯。

簡依然微微一笑,「蕭先生喜歡就好。只是,不知道蕭先生找我來,是為了什麼事呢?」

蕭遠航也是輕笑一聲,慢條斯理的說:「我這次來蓉城也是來參加程老爺子的壽宴的。我在蓉城也沒什麼朋友,想來想去,還就算是認識你,這不就把你約出來,想請你盡下地主之誼。」

「邵霆你不也是認識?我們好像並不熟吧?」簡依然淡淡的說,直覺上,並不想和蕭遠航有過多的糾葛。

蕭遠航不在意的說:「人都是從不熟變為熟的,咱們也就只有過一面之緣,我約你出來,確實有些冒失了,可不過,我聽說,你和顧少分手了?他移情別戀了是嗎?」

簡依然看著他,真是沒心思和他這麼繞來繞去的說話,直接開門見山的問:「蕭先生,你到底想說什麼,就直接說出來吧,我現在沒心情和你周旋打啞謎。」

蕭遠航身子朝前傾了傾,揶揄的說:「像簡小姐這麼聰明的人,應該明白我說的是什麼吧?」

「蕭先生,不好意思,我還真是沒明白。」簡依然身子也朝前傾去,眼睛看著他的,說道。

蕭遠航微微挑了挑眉毛,「我冒昧的問一句,你想再和顧少重修舊好嗎?我很願意為你效勞。」

「謝謝,不需要!」簡依然自從吃了顧震的虧后,誰的話都不相信,誰的援手都不想接。

「哦?為什麼呢?」蕭遠航故作驚訝的說:「我聽說,你可是為了要和顧邵霆和好,用了許多辦法呢。心裡不甘,還叫妹妹去替你出氣,你這明顯是挽回不了的局面,怎麼還會拒絕我的幫助呢?」

「蕭先生的『聽說』可真是不少呢,我也冒昧的問一句,這些消息,您都是聽誰說的?」簡依然譏諷的問。

「自然是有來源渠道了,你如果想知道什麼,我也可以幫你問問的。」蕭遠航調侃的說。

簡依然端起面前的果汁,呵笑了一聲,說:「蕭先生,我記得當初我們那一面之緣,你可是和我說過,會想盡辦法把那個掃把星留在身邊的,可是她現在卻回來了,不知道是你的手段不行呢?還是她始終不肯依你,叫你改變了主意?」

「說來也是我的疏忽大意,再加上那丫頭機靈,就這麼的叫她給逃了。」蕭遠航臉上帶著歉意的笑,實則卻是嘲諷譏笑的看著她說:「你看,她一回來就破壞了你和顧少的感情,徹底的改變了你的生活,這口氣怎麼能咽下呢?現在我來了,就不能再讓雨晴繼續胡亂瘋下去了,她和顧少的事,有我在,我是不會讓它能成的。」

蕭遠航說著,看著簡依然似笑非笑,「我們聯盟怎麼樣?」 簡依然沉默,抱著胳膊看著某一點,不說話。蕭遠航也不急,就靜靜的等著她。

好半晌,簡依然換了個姿勢,胳膊撐在桌子上,低聲問道:「如果和你聯盟,我會得到什麼好處?除了顧邵霆。」

蕭遠航笑,反問道:「你想得到什麼?」

建議人坐回去,嘴角浮起笑,說:「就怕你辦不到。」

「呵。」蕭遠航冷嗤,傲嬌的說:「這裡雖然是蓉城,不是我的地盤,但我要是想做點什麼大動作,地也是會跟著震三震的。」

「我那事還不至於。」簡依然直接問:「我爸生前的公司被顧震霸佔了,如果我和你聯盟,你能幫我奪回來嗎?」

蕭遠航想都沒想,乾脆的說:「這個我可以答應你!」

簡依然一愣,沒想到他都沒有猶豫,直接就答應了,不由的疑惑的問:「你不是逗我的吧?」

蕭遠航看她問:「你看我的樣子像在逗你嗎?」他一本正經的說:「只要你能牽制住顧邵霆,使他和雨晴不能在一起,我這邊再助你一臂之力,你的事,我會全力以赴去幫你。」

簡依然困惑的看著他,不解的問:「莫雨晴值得嗎?」

「值得!」蕭遠航肯定的回答,又想起了那張和姍姍一樣的臉來。

簡依然從咖啡廳出來,夜涼如水,她快速的招手攔下計程車,離去了。沒多一會兒,蕭遠航帶著海生也從裡面出來,並沒有坐車離開,而是順著街道慢慢的走。

「海生,」蕭遠航突然叫了年輕小伙一聲,幽幽的問:「你說,姍姍那麼恨我,她肯定不會想我的吧?」

海生在後面,撓了撓頭,說:「少爺,你對小姐那麼好,她怎麼會恨你呢?」

蕭遠航苦笑一聲,停下了腳步,抬頭望了一眼月亮,眼神中透出殺伐的狠勁,似是自言自語道:「我的東西,誰都不許碰!」

第二日,莫雨晴起來收拾好先去了寧嘉的房間,不出所料的看到躺在床上的紀景言,不客氣的抬腳就輕踹了他一下,含沙射影的說:「言哥哥,我可真是佩服你,天天和我們嘉嘉同床共枕,什麼都不做,身體吃得消嗎?」

「哎呀!雨晴!」寧嘉羞紅了臉,嬌嗔的叫了一聲。

莫雨晴又嘿嘿嘿的壞笑問:「壞事做不了,親親有沒有?」

紀景言還沒睡醒,閉著眼睛從頭下抽出枕頭朝莫雨晴就打了過去。莫雨晴身子輕巧的一閃,氣人的說:「誒!沒打著!」

「你還是小孩子嗎?這麼幼稚。」寧嘉無奈的笑著問:「你這麼早過來幹什麼?」

莫雨晴逗著問:「言哥哥,今天你送我上班嗎?」

紀景言氣的翻個身,把被子蒙在頭上,生氣的說:「我叫司機今天上班了,現在應該已經到了,你可以出去了!」

莫雨晴也不急,坐到床邊,作勢就要去拉他頭上的被子,對他們倆人說:「你們倆今天就要登記去,這登記了,就是合法的了,我們嘉嘉就是你法律上的老婆了,你可不許欺負她,要對她好,知道了沒?」

「不用你告訴!」紀景言把拉下來的被子又給拽了上去。

莫雨晴繼續喋喋不休的說:「還有啊,你得保護她,不許讓她受到傷害!你也不許出去拈花惹草,招蜂引蝶,惹我們嘉嘉傷心掉眼淚,你要對她忠貞不二,你們要白首不相離!這個能做到不?」

紀景言沒好氣的說:「莫雨晴,你要再敢跟我在這說廢話,我不管邵霆喜不喜歡你,我要先起來揍你一頓了!」

「嘉嘉,景言要打我……」莫雨晴聞言,沖寧嘉裝可憐。

寧嘉笑笑,替紀景言說話:「雨晴,他有起床氣,你在這和他說了這麼多,他能忍到現在,確實不容易了。你的心意,我懂!」說著,沖她堅定的點點頭。

紀景言此時也慢悠悠的起來了,頂著一頭亂髮,眼神黯淡的看著莫雨晴,沙啞著嗓子說:「我知道你們倆感情好,親如姐妹,你放心吧,我會好好對嘉嘉的,還有我們的孩子!」

莫雨晴聽他這麼說,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語重心長的說:「言哥哥,你要記住,你是二婚啦,就到此為止吧!」

「去你的!」紀景言用力的晃掉她的手,「你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莫雨晴笑嘻嘻的跑開,對寧嘉說:「登記后,給我拍照發信息哦。」邊說,出了房間。

紀景言如釋重負的又躺回到了床上,嘴裡嘀咕著:「這個壞丫頭,說話和邵霆有一拼了。」

寧嘉看他又把眼睛閉上了,推了推他說:「別睡了,咱倆早點回我家唄。」

「行!」紀景言一聽,立刻睜開了眼睛,一個鯉魚打挺的坐了起來,說:「回家幫乾媽干點活,咱倆先去超市,買些東西再回去。」

見他這麼主動,寧嘉心裡還是很欣慰的,又帶有感動,笑著先去了洗手間。

倆人吃過了早飯,就要出發了。紀靜香心裡也高興,拉著倆人的手,笑著說:「拍照的時候要笑哦。」說著,從鞋柜上把喜糖包遞給寧嘉說:「這是給工作人員的。」

「哦,還發喜糖呢?」寧嘉接過來,怔怔的說道。

紀景言和寧嘉出來,先奔超市去了,逛了一個多小時,買了很多東西,之後朝家開去。

寧嘉之前給寧姨打過電話說今天回去了,寧姨在家裡乖乖的等著,去陽台來來回回的看了幾遍后,終於是看到拐彎開進來的車子了。

她立即下樓,正見倆人進單元,紀景言手裡提著超市口袋,寧嘉手裡拿著寧姨愛吃的東西,儼然一副小倆口回娘家的樣子。

進了屋,寧姨埋怨的說:「去什麼超市啊?又花錢,家裡什麼都有,有那時間早點回來多好啊,我這哪都沒敢去!」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