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羅裙女鬼冷笑:“你懂個屁,大師這是捨己渡人,殺身證道!”

“可是大師即使死了,也還是度不了你們,只會被你們所利用。所以,我先殺了空休大師,再來收拾你們!”葉知秋沉下臉來,忽然奪過蔡光輝手裏的新亭侯刀,向着空休大師擲去!

寶刀當空,錚然嘯響。

“不要殺我師父”無休小和尚哭叫起來。

幼藍手快,急忙捂住了無休的雙眼。這場景,的確不適合小孩子看。

那幾個老鬼也大吃一驚,撲上來替老和尚擋刀,同時將老和尚向後拉扯。

“老蔡出手!老和尚早就被惡鬼們害死了,現在是惡鬼附體忽悠我們。”葉知秋隨刀而上,一道掌心雷劈出!

剛纔一番交談,葉知秋漸漸看清楚了。空休大師早已經圓寂,另一個惡鬼附在他的身上而已。

所以,葉知秋忽然出手,試探對方的反應,確定自己的判斷。

“啊,原來老和尚已經死了?”老蔡這才反應過來,怒吼一聲,撲向羣鬼。

小太歲和秦毛人,也同時加入了戰鬥。

幼藍護住了無休,退在一邊。

因爲已經被識破,所以,附體空休大師的惡鬼也不再僞裝,直接跳了出來。

空休老和尚的身體,立刻倒在了地上,一動不動。

現在,報恩寺裏一共是八個老鬼。

不過,先前的五個老鬼因爲被天罡破軍符收拾過,所以現在的戰鬥力大打折扣。

另外三個老鬼,則道行深厚,單兵戰鬥力,都不下於當年的鬼王都金城。

葉知秋和老蔡各自對付一個老鬼,兼顧其他。

小太歲和秦毛人合夥對付一個老鬼,也算是旗鼓相當。

“天罡破軍,萬鬼伏藏!”葉知秋忽然一聲大喝,揚起手來。

老鬼以爲葉知秋又要放大招,嚇得四處亂竄!

誰知道葉知秋這是個虛招,沒有放出天罡破軍符,卻放出了本命金砂,祭出了替身!

霎時間,整個大殿裏都是葉知秋的分身,將老鬼們團團圍住。

“快走……”爲首的女鬼一聲大叫,縱向屋頂。

“哪裏走!臨兵鬥者,皆陣列前行,疾!”葉知秋的真身在替身中間任意轉換,虛虛實實,頃刻間連出八道指訣,分別射中了八個老鬼!

“咿……呀!”老鬼們的慘叫聲匯成了一片。

一招分身術,葉知秋憑一己之力,攔住了全部老鬼!

那個指訣當然點不死老鬼們,但是卻讓老鬼們的行動,都稍微一頓!

這一瞬間的時機,對於蔡光輝來說已經夠了。

老傢伙跟在葉知秋的後面,揮動收鬼符,連收了四個老鬼。

小太歲也抓住時機,將一個老鬼吞入腹中。

隨後,葉知秋的替身破滅,但是大殿裏,也只剩下三個老鬼了。

葉知秋和蔡光輝小太歲各守一方,冷笑道:“敗局已定,你們還要垂死掙扎嗎?”

三個老鬼對視一眼,忽然抱成一團,化作一團黑氣,嗖地射向廟門!

“找死!”葉知秋一錯身,擋住廟門,擡手劈出掌心雷。

可是,三個老鬼抱團,頂着掌心雷衝過來,正撞在葉知秋的身上!

嘭地一聲,葉知秋被撞飛,後背砸在廟門上。

那廟門本來就已經破舊朽壞,被一撞而開,木屑橫飛!

這一撞,撞得葉知秋渾身劇痛,頭昏腦脹,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

他也沒想到,老鬼們抱成團,竟然有如此威力。

“想抓我們,做夢!”鬼球兜了一圈,再次射向洞開的廟門!

蔡光輝斜刺裏來攔,卻已經來不及。

恰在此時,廟門前一道魁梧的身影從天而降,咕咚一聲響,將廟門堵了一個嚴嚴實實。

人影落地之時,地動山搖。

鬼球向前直射,正撞在那個身影的胸前,噗地散開,三個老鬼也被彈回了大殿。[94日,第一更。] 而且,鬼球撞上去以後,門外那個身影毫無反應,連輕微的晃動都沒有。

簡直就是蚍蜉撼樹!

葉知秋剛纔被撞飛,人家卻穩如泰山,可見道行之強大。

三個老鬼被彈回以後,尚未站穩腳步,蔡光輝已經撲到,將兩個老鬼收入符中。

小太歲再立一功,吞了剩下的老鬼。

葉知秋這才齜牙咧嘴地爬起來,一手託着腰,扭頭打量門外的來客。

來客身材高大,堵着廟門,白鬚垂胸,腦袋卻在廟門的破洞之上看不清楚。

誰有這麼厲害的修爲,在這時候從天而降?葉知秋也納悶。

門外的人一動不動,也不說話。

葉知秋忍不住了,問道:“門外是哪位高人,感謝出手相助,還請現身一見。”

門外客嘿嘿一笑:“你猜猜我是誰?”

我擦,這聲音怎麼有些耳熟?葉知秋一愣,皺眉思索起來。

小太歲也是一皺眉,隨後哈哈大笑起來:“我知道是誰了,哈哈!”

葉知秋想不明白,回頭問小太歲:“他是誰?”

小太歲卻賣關子,笑道:“他和我一樣,也是崑崙山上客,你見過他的,再想想。”

葉知秋走了兩步,看着來客從門板破洞裏露出的白鬍子,忽然靈光一閃,叫道:“你是斤車大道,南山頑石!”

三年前在崑崙山南麓,葉知秋和柳雪,曾經被這個南山頑石擺過一道。

這傢伙是頑石成精,修煉上萬年,聞道而化人形,以九天玄女爲師祖,獨霸一方。

當時他不認識葉知秋和柳雪,要和葉知秋論道,論‘斤車大道’。‘斤車’二字合起來是個‘斬’字,其實,是他要斬殺葉知秋。

後來被葉知秋和柳雪降服,南山頑石便留在崑崙山繼續修煉,沒想到,他今天找到了這裏。

也難怪他能擋得住三個老鬼的衝擊。

他是萬斤頑石,分量足夠了。

門外嘻嘻一聲笑,白鬍子向後退去,露出真容,抱拳施禮:“南山頑石見過葉大師,見過各位。”

葉知秋倍感親切,急忙打開大門,問道:“老石頭,你不在崑崙山修煉,怎麼來到這裏了?”

蔡光輝也打量着南山頑石,驚歎道:“這老傢伙,怕是比我還老吧?”

南山頑石左右打量,說道:“我得益於斗轉星移無極之亂,吸收了一些天地靈氣,徹底脫胎換骨,穩固了人形,所以來找玄女娘娘。對了,娘娘何在?”

“你果然是來找雪兒的……”葉知秋點點頭,嘆息道:“可惜你來遲了,玄女娘娘現在,在天人道,一時間回不來。”

“在天人道?娘娘已經迴歸仙班了嗎?”南山頑石問道。

葉知秋搖搖頭,揮手道:“幼藍,你把你師父的事,解釋給老石頭聽。”

幼藍急忙點頭,走到南山頑石身前,敘述往事。

葉知秋走向無休小和尚,問道:“小師父,你還好吧?”

無休已經傻了,看着師父的屍體,一言不發。

他小小年紀,甚至還沒搞懂眼前的事,只知道師父死了。

葉知秋摸了摸無休的腦袋:“小師父,你師父不是我殺的,是那幾個惡鬼殺的。我試試看,或許可以讓你師父活過來。”

說罷,葉知秋扛起老和尚的屍體,來到中院,盤腿打坐,給老和尚招魂。

只有能把老和尚的魂魄招來,小太歲再貢獻一點自己的肉,老和尚還是可以還陽復活的。

幸好老和尚的魂魄併爲去遠,葉知秋唸了三遍招魂咒,老和尚的魂魄便附體歸來。

葉知秋大喜,急忙召喚小太歲:“小太歲過來……”

小太歲早就明白了,氣沖沖地說道:“我就知道你沒安好心!”

“能者多勞嘛,除了你小太歲,誰還有讓人起死回生的本事?”葉知秋哄道。

小太歲也知道躲不過去,只得忍痛割肉,捨身救人。

老和尚吃了太歲肉,終於慢慢醒來。

葉知秋鬆了一口氣,對無休說道:“小和尚,我可把你師父還給你了。以後再有個三長兩短,可別賴上我。”

哇地一聲,無休終於哭出聲來,撲在老和尚的懷裏。

許久,老和尚才問道:“葉施主,廟裏的幾個鬼魂,是不是……都已經被你收了?還是被你趕走了?”

“都在我囊中。”葉知秋說道。

老和尚嘆氣,說道:“他們是清朝康熙年間的八大寇,號稱八仙,死後魂魄不散,到處爲惡。後來流浪至此,便在報恩寺裏寄居下來,盜取香火不再害人。我擔心他們在外爲惡,所以,就一直供養着……”

葉知秋指着無休,說道:“大師固然慈悲,可是你也害了無休。你看無休現在,鬼氣入體,深入五臟六腑和奇經八脈之中,如果不加調理,恐怕難以長大。”

老和尚支開小和尚,說道:“無休是棄嬰,也是這八個老鬼撿來的,送在本寺之中。所以,八仙對於無休,也算有恩。”

原來還有這個淵源?葉知秋微微皺眉。

世間事,真的難以定論。老鬼們救了無休一命,卻又在他的體內種下病根,是非對錯,一言難盡。

空休老和尚合掌,又說道:“葉施主手段高明,我有一事相求。”

“大師請說。”葉知秋還禮。

“無休的鬼氣,我恐怕難以拔除,所以希望葉施主幫忙。而且,我也時日無多,希望葉施主可以帶走無休,讓他有個落腳的地方。如果可以,我希望葉施主把無休收爲弟子……”老和尚說道。

“收徒弟?”葉知秋一愣。

葉知秋當然可以收徒弟,但是自己還年輕,不急着尋找傳人。

蔡光輝雖然是葉知秋的徒弟,但是年紀太大,不能繼承葉知秋的衣鉢。從長遠看,葉知秋的確要收一個弟子。

可是葉知秋現在忙着練功,一心想着接回柳雪,哪裏有收徒弟的心思?

空休老和尚合掌:“如果葉施主不願意,貧僧也不敢強求。”

葉知秋想了想,說道:

“老鬼已經被我抓了,無休身上的鬼氣,可以自行消散一些,目前沒有生命危險。這樣吧大師,你先帶着無休,繼續在這裏修煉。等我以後有時間,再來看他。收徒弟的事,不急。”

其實無休很可愛,葉知秋也蠻喜歡的。

而且無休是童僧,雖然剃了光頭,但沒有正式出家,拜入道門也無不可。

只是葉知秋目前實在無力分心,兼顧收徒之事。

可是老和尚卻搖頭:“貧僧已經是朝不保夕,假如我死了,無休豈不是孤苦伶仃?”

這意思,賴上葉知秋了。

葉知秋很爲難,沉吟不語。

誰知道小太歲躲在外面,聽見對答,便大步走進來,笑道:“好好好,這個小和尚我喜歡,老大,你乾脆現在就收了人家吧!”[95日,第二更。]

6 葉知秋頭大,瞪了小太歲一眼“你見了誰都喜歡。”

小太歲哼了一聲“老大,這回你再不給我面子,以後別想我割肉救人!”

臥槽,威脅我?

葉知秋沒撤,點頭道“好吧,無休我就收下了,可是現在不能帶在身邊,只能讓蔡光輝將他送去茅山,交給我師父調教。”

知道小太歲性格倔強胡攪蠻纏,葉知秋也只好妥協一回。

空休大喜,急忙讓無休上前磕頭。

無休小和尚也不知道什麼意思,走到葉知秋的面前,趴下來就磕頭。

葉知秋拉起無休,問道“無休,我問你一個問題,世上是先有雞還是先有蛋?”

無休一愣,轉臉看着老和尚。

空休老和尚笑道“無休不用看我,按照你自己的想法去回答。”

無休想了想,說道“那要看開天闢地的聖人,先看到雞還是蛋。先看到雞,就是先有雞;先看到蛋,就是蛋。”

葉知秋哈哈一笑,摸着無休的小腦袋“行,這回答有些道法自然的意思,你也算和我們道家有緣了。”

小太歲卻皺眉“這是什麼狗屁回答?簡直狗屁不通!”

此時,天色已亮。

幼藍已經把無崖山界的事,和南山頑石說清楚了。

老石頭很失望,也很擔心九天玄女,皺眉一言不發。

葉知秋招呼蔡光輝,說道“老蔡,你先把無休送去茅山,交給我師父,就說是我收我的徒弟。我再寫封信,你一併帶上。”

“師父,這麼說,無休以後就是我的小師弟了?”蔡光輝很高興。

“算是了,說不定今後還是你的掌門師弟。”葉知秋點點頭,寫了一封短信,交給了蔡光輝。

“奇怪了師父,我是大徒弟,難道以後的掌門不是我嗎?”蔡光輝問道。

“你太老了,不行。”葉知秋一笑。

蔡光輝也嘿嘿一笑,接過信,帶着無休而去。

無休自然是捨不得離開報恩寺和師父,但是又不敢不聽老和尚的話。

葉知秋又問南山頑石“老石頭,你打算怎麼辦,今後何去何從?”

“葉大師,我可以跟着你們,一起尋找玄女娘娘嗎?”老石頭可憐巴巴地問道。

葉知秋點點頭“當然可以。你的玄女娘娘,跟我閒談的時候,也經常說起你。娘娘說,你是聽聞了她的道,才修煉成人的,所以,也算她的徒弟……”

“啊?玄女娘娘願意收我爲徒?”老石頭激動得老淚縱橫,撲通一聲跪在地上,向天而拜“師父,弟子給你磕頭了!”

葉知秋一笑,等老石頭磕頭完畢,又說道“老石頭,你以後就和幼藍一樣,叫我師公吧。幼藍也是玄女娘孃的弟子,是你的師妹。”

幼藍大叫“不行,師公你說錯了,我入門拜師在先,應該是師姐!”

葉知秋呵呵一笑“老石頭一把年紀,這個……”

南山頑石卻很開心,叫道“能拜玄女娘娘爲師,我什麼都不介意,師姐就師姐吧!”

說罷,南山頑石又來拜葉知秋和幼藍。

皆大歡喜。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