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星空將陳揚給自己的兩張靈火陣連忙小心翼翼的收了起來,隨後才滿臉笑意的將陳揚帶到了紫家的另一邊,這裡大多數房屋都是紫家武師居住的。

不過陳揚的房間有點例外,且不說比其他房屋要寬敞許多,就連屋內的東西都是最好的,起碼和紫家那些少爺們用的是一樣的……

陳揚一走進房間,還以為是紫星空帶錯了路,但是一回頭看到後者此時正一臉笑意的看著自己,就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

畢竟自己有一個二品陣法師的師尊…

「那飛揚小友就在這裡休息吧。」說罷,紫星空才緩緩離開了這裡。

陳揚見到紫星空走遠之後才將白色的儲存袋塞進懷裡,隨後走出房間,按照號碼牌所對應的房間挨個挨個的找到一間房間前,隨後輕輕地敲了幾下,「韓玄,在不在?」

語落不久,只見韓玄連忙打開房門,笑問道:「大哥,你怎麼來了啊?」

「我怎麼不能來,進屋說話。」陳揚笑了笑,隨後關上房門。

……

「大哥,你現在可以說了吧,什麼事?」

韓玄邀請陳揚一起坐到床邊,隨後才連忙問道。

陳揚的神色緩緩變得凝重起來,問道:「韓玄,你了解戰長空這個人嗎?」

「大哥,你的意思是?」韓玄雖然知道戰長空對陳揚有些記恨,但是不明白為什麼陳揚要問自己了解不了解戰長空。

「就是說,你知道他有什麼底牌么,或者是寶物?」陳揚解釋道。

聽到這韓玄才算明白了陳揚的意思,於是有些驚道:「大哥,難道你要跟戰長空決鬥?可是過了今天他就是一名准劍王了啊,你真的有把握對付他嗎?」

「正是因為我不了解他的底牌,所以才不敢貿然出手,畢竟在等級這一方面我要落後他許多。」陳揚嘆了口氣,說道。

韓玄點了點頭,隨後說道:「據我所知,這戰長空的天賦也是極強,聽說他也領悟了一道劍意!」

「嗯,什麼劍意?」

!! 「聽說好像是飄雨劍意。」

韓玄緩緩說道。

聽到韓玄說戰長空所領悟的劍意是飄雨劍意時,陳揚的眉頭不經意間微微皺了起來,猜測道:「你說,這戰長空的飄雨劍意是什麼樣子?比如說,是快、還是亂?」

正所謂飄雨劍意,如同尋常暴雨一般,除了快便是亂,這也是陳揚目前唯一能夠想象到的樣子。

不過韓玄卻又搖了搖頭,有些不確定的道:「雖然你這樣理解的確很有道理,但是我還是覺得不會這麼簡單…如果僅僅是比劍的快慢,我覺得咱們的劍陣更勝一籌!若是比亂的話,呃,你覺得有人比誰的劍法更亂?」

「也是啊。」

「不過聽你這麼一分析我覺得戰長空的飄雨劍意應該沒什麼更奇特的地方了,所以倘若我真的與他交起手來,應該不會在這上面吃虧。」陳揚的臉上露出一絲笑容,此時此刻他才鬆了口氣。

退一萬步講,就算戰長空的飄雨劍意還有其他的效果,但是自己還是一名陣法師!靈火陣和一些其他的陣法就夠他受得了。

韓玄這時小心翼翼的從床頭取過來一個碧綠色的玉瓶,壓低聲音說道:「大哥,這裡面裝著的是我一直存著的固靈丹,如果你想要趁這兩天繼續突破的話最好是連同一枚固靈丹一起服下去…因為,連續的突破對於人的傷害不論是精神上的還是經脈上都是非常大。」

其實陳揚是想說自己還有孕靈陣可以為自己提供幫助的,但是一看到韓玄那道熱切的眼神,又只能將已經到了嘴邊的話活生生咽了回去,隨後接過來綠色玉瓶,笑道:「多謝了韓玄。」

「沒事兒,嘿嘿,要不是大哥當初幫我的話,我想我根本就沒機會進入紫家。」韓玄連忙回道。

一聽到韓玄又一次提到他進入紫家的事情,陳揚對於韓玄的來歷還是有些好奇,但是想了想又決定暫時不問了,畢竟天色太晚了…自己現在要做的是抓緊服用那一百六十枚靈元丹,突破七品劍師!

就在這時,自紫家功法堂的位置處突然傳來一道道強大的靈氣波動之聲,隨後只見紫家上空忽然出現一道道靈氣旋風,源源不斷地湧進了功法堂里!

「大哥,好像戰長空他…已經突破到准劍王了!」韓玄聽到外面的動靜之後,臉色略顯凝重的說道。

陳揚連忙拍了拍韓玄的肩膀,笑著安慰道:「不用擔心,就算我真不是他的對手但是要想逃出去還是非常容易的,不過到時候你千萬不要露面,因為我不想把戰長空的仇恨再引到你身上。」

韓玄並不笨,他聽得很明白,陳揚所說所做的一切都在為自己著想,所以也只能聲音誠摯的說道:「大哥,以後不論到哪裡,你都是我韓玄的大哥!」

陳揚微微一笑,隨後向韓玄道了個別之後便回到自己的房間之中,直到這時他的臉色才逐漸變得難看起來。

「沒想到這戰長空的突破速度比我想象中的要快這麼多,准劍王級別的對手…我還真沒對付過。」

想起當初在輕風鎮的時候,僅僅是准劍王實力的蛇劍老人和那名斗笠老者的一道威壓自己都承受不住,也不知道如今的自己又能不能應付得了戰長空。

「對自己這麼沒有信心,這有點不像你哦陳揚。」

這時,一道熟悉的聲音突然在陳揚的識海中響起。

「劍魂?是你!你蘇醒過來了?!」陳揚大喜,若是劍魂能夠蘇醒過來的話那麼自己就真的是有恃無恐了。

似乎是感受到陳揚心中所想的一般,劍魂有些無力地說道:「你別指望我幫你出手了,上一次幾乎耗盡了我所有的靈氣,這一次就算你真的不敵對方…我能做的,也只是帶你逃跑而已。」

「逃嗎?劍魂,難道你這麼不看好我?」陳揚皺了皺眉頭,問道。

過了許久,劍魂的聲音才又一次傳來:「不是我不看好你,是你真的不知道劍師與准劍王之間的差別有多大。最起碼的一點,准劍王能夠御劍凌空,劍師就不可以,所以對方如果在空中與你作戰,那麼誰吃虧大你應該心中很清楚。」

的確,就比如老鷹捉兔,無論兔子朝哪裡逃最終都是難以逃脫鷹的手掌心,而且兔子再跳也是夠不到鷹的。

這就是,實力的差距!

陳揚沉默了下來,良久又苦笑道:「不管打不打得過,終歸要試一試才知道,我先去修鍊了。」

說罷,陳揚盤膝坐在床上,隨後將紫星空給自己的白色儲存袋取出,從中緩緩倒出來幾十枚靈元丹,看都不看就塞入口中,隨後又倒出一把靈元丹,配合著韓玄給自己的固靈丹一同服用了下去。

將孕靈陣催動,頓時陳揚感受到體內靈氣的流動速度是往常的數十倍!

趁著這大好時機,陳揚連忙快速運轉嗜血浮屠訣,逆轉著經脈緩緩地吸收著四周的天地靈氣……

此時陳揚的身體就彷彿一道龍捲風一般,瘋狂地吸收著靈氣,一方面是因為最近自己過得實在是太壓抑了,而且要救出允兒還面臨著要與紫家老祖成為死敵的後果…


最重要的,還是因為迫在眉睫的戰鬥!

這一場與戰長空之間的較量陳揚他不想輸,實在不想輸!倘若連戰長空都無法應付的話,又怎能挑戰更加強大的紫家老祖?!

「給我再快!」陳揚重重一喝,咬著牙吸收著天地靈氣,也不管那種痛入骨髓般的反噬之力…

劍魂此時在識海中望著陳揚這幅拚命的模樣,也是露出一絲欣慰的表情,喃喃道:「終於有一絲當年魔帝的影子了…」

入魔,不一定非得是作惡就是魔,只能說是給人的感受不同。有的人看起來一身正氣,而有的人雖然是個十足的好人但是看起來就是邪氣凌然。

黎明初曉,紫家大多數人此時還在睡夢之中,但是一道紫色的人影卻是緩緩地走出了房門。

轟!

就在他邁出第一步的剎那,一股磅礴的氣勢從其身上釋放出來,這赫然是七品劍師的實力!

!! 隨著陳揚一步步邁出房門,自其身上也隨之傳來一陣骨骼噼里啪啦碰撞的響聲。

不多時,他的腳步停了下來,因為在前方一座拱橋上站著一個熟悉的人。

「你還真不怕死,我倒是有點低估你了。」

那道身影依舊是一席青衣,長發隨著微風輕輕地晃動著,只是臉上卻露出一副冷傲的表情。

陳揚靜靜地站在不遠處,凝視著那邊的戰長空,緩緩道:「在這裡斗我怕將紫家院子給毀了,你若是想打就跟我來。」

說著,陳揚的身影一晃,緊接著便消失在戰長空的面前。

「哼,小把戲也敢在我面前賣弄!」

戰長空不屑的冷冷一笑,隨後也緊跟上陳揚的腳步,衝出了紫家的大門!

此時,一道房門咯吱一聲緩緩打開,只見韓玄滿面愁容地望著二人離去的背影,喃喃道:「大哥,你一定要小心!」

……

這裡是一片河岸,四周滿是垂柳,戰長空一路飛馳跟著陳揚來到了又一座拱橋上。

「聽說你有一道飄雨劍意,所以我專門挑選了這個地方來決鬥,感覺不錯吧。」

陳揚望著拱橋另一邊的戰長空,輕笑道。

觀其模樣,彷彿不是來決鬥,而是與老友相會一般。

戰長空的眉頭輕輕一皺,隨後又忽的舒展開來,下一刻一柄湛藍色的長劍已然出現在其手中,「來吧!讓我看看你的實力究竟值不值得我使用劍意!」


說罷,戰長空的身影一閃,迅速刺向了站在另一邊的陳揚。

好快的劍!

陳揚的眼縫微眯,隨即一拍背後的劍鞘,求敗劍瞬間飛入手中!

而後陳揚連忙一邊運用著浮屠幻影步來移動身形,另一邊又不停地接著戰長空一波瘋狂攻擊!

叮!叮!叮!

兩柄劍不停地碰撞著,總是擦出道道驚人的火花,又是一擊,雙劍狠狠地對撞了一擊!

雙劍對撞的波動瞬間席捲向四周的垂柳以及河水,竟是震得垂柳直接生生折斷,而河水則是形成了道道水浪轟擊向四周!

轟隆隆!

水浪在半空中破碎開來,爆裂出來的水花如同落雨一般緩緩滴落下來…

陳揚此時只覺得一股龐大的斥力忽然襲來,緊接著身子便不受控制般的蹬蹬連退數步,用了一陣才將氣息平穩下來。


而另一邊的戰長空也沒佔到什麼便宜,雖然不至於向陳揚一樣狼狽,可仍是感受到了那道龐大的排斥力!


「有幾下子,不過,到此結束了!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做飄雨劍意!」

戰長空手中的湛藍色長劍輕輕一晃,竟是從其手中飛出,而後直接掠向天空!

在天空中這柄劍竟然驚人的彎曲起來,隨後啪擦一聲化成了一團藍色的劍氣團!

見到這一幕的陳揚此時心中一凜,沒想到戰長空對於劍意的操控力已經達到了這般地步,自己果然輕敵了!

隨後陳揚也不敢託大,連忙一晃手中的求敗劍,下一刻一層層詭異的紫色火焰突然自劍身上跳動起來!

戰長空似乎也看到了陳揚的劍意,先是一怔,旋即哈哈大笑,「陳飛揚,雖然我不得不佩服你也領悟了劍意,但是自古水皆克火的道理難道你不懂么?今天,我就讓你跪倒在我面前!」

下一刻,本是在空中的劍氣團發出了一陣雷鳴轟響,隨後幻化出一道道如同落雨一般的透明小劍沖向了陳揚!

這就是…飄雨劍意?!

陳揚的臉色愈發凝重,隨後長劍一掃,一條火焰巨蟒吞吐著火焰自求敗劍中幻化而出,一雙猩紅的眸子有些不安的盯著襲來的透明劍氣!

「陳揚,我要讓你記住,米粒之珠永遠無法與日月爭輝,你搶了我的第一名,這一次我就讓你徹底後悔!」

戰長空面色猙獰的吼道,隨後重重一揮手,自空中開始瘋狂地落下劍氣,遠遠看去就如同落雨紛紛一般!

第一道透明劍氣襲來,直接刺進了火蟒的體內,不過下一刻便發出了如同火熄滅般的茲茲聲!

「一定要頂住!」陳揚在心中低吼道。

火焰巨蟒彷彿感受到了來自陳揚的那股戰意,隨後張開巨口嘶吼一聲,緊接著一團團紫色火焰迅速迎向了衝來的透明劍氣!

一時之間,紫色火焰與透明劍氣開始瘋狂地衝擊起來,每一次衝擊火焰巨蟒身上的色彩就黯淡一分,同時空中的劍氣團也不停地縮小著。

直到最後,火焰巨蟒那龐大的身軀竟然變得如同透明一般,口中再也吐不出火焰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