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淚姑娘,我師父和我師弟還在外面,你看…..”紫淚一聽還有人在外面,表情一僵,不過霎時間勾魂的笑了笑.

“沒關係,我叫人打開門便是…”說這,她朝身邊的一位姑娘說了幾句悄悄話.只見這個女人走到門前,拿出一把鑰匙, “喀嚓…”門在一聲脆響後,緩緩打開了…

一陽叔和楊浩兩個人走了進來,一臉笑容的做到了桌邊上.

“師父….阿浩,你倆沒事吧,怎麼剛纔那門自己關上了呢?”

“沒事,有幾個小妖,已經被我們處理了”楊浩回了一句.一陽叔在一旁點了點頭.

“來..吃點東西吧..大老遠的跑來,想必也是餓了吧?”紫淚,邊說邊讓人介紹着桌子上的美食,宇燈宇卓兩個人見師父沒有阻攔便大吃大喝起來.疾風一臉的苦澀,一杯酒接着一杯酒的往下灌.但是虎頭髮現了一些端倪,它總覺得在這樣一個地方,會有疾風認識的朋友??剛纔還是生死相搏,這會就好酒好菜的招待上了??而且剛纔那個門,關的十分離奇,一陽道人和楊浩進來以後竟然也沒問什麼,也沒說什麼.而是直接坐到了飯桌之上,吃喝起來.這一串串的疑問在虎頭的腦袋裏來回的盤旋着.所以到現在爲止,只有虎頭一個人仍然保持着警惕,吃喝下去的東西用真氣包裹住,小心的防範着.而疾風好像落魄般的一撅不振,自斟自飲着.楊浩的那對師兄,你一句我一句的和眼前這絕色美女閒聊的同時,飯菜酒肉也沒放鬆.

果然沒出虎頭所料,眼前這好景不長,衆人吃下食物沒過多一會,忽然感覺頭暈目眩,渾身乏力,紛紛昏倒在桌前.虎頭也佯裝中計,歪倒在地.但是心身和聽覺都崩到了極致,看看這個和疾風相識的美麗女人到底要幹些什麼.

“紫..紫淚…你…你???”疾風一臉哀傷的看着紫淚說了幾句話後也暈了過去.

“疾風…我恨你…我要讓你體會體會心痛的滋味..”紫淚臉上露出了憤恨的面容,把目光投向了昏倒的衆人.

與此同時楊浩這邊,那千手怪佛忽然渾身碎裂,一塊一塊的石片散落一地,漸漸的露出了藏在石塊下面的真身.不過隨之而來的,並沒有預想中佛光照真身,一臉慈祥的佛.而是邪氣繚繞,面目猙獰,手中的兵器和碎肢在胡亂的舞動着的妖怪,它兩腳走過的地方,都深深的落下了比常人大了N倍的足跡.正當楊浩猜測這怪佛的身份時,幾把斧頭忽然極速的朝自己的方向飛了過來,它先動手了.楊浩和師父兩個人沒說2話,分化成2道金光飛撲向了這個怪佛,凌厲的手刀,兇悍的拳腳夾雜這氣勁,接二連三的招呼着它,頓時,這怪佛的千手,就被斬下了許多.可是後來的情況就讓兩個人頭疼了,那千手怪佛被砍的斷手到是不少,可斷了後馬上就會長出新的.物理攻擊似乎對它造成不了本質上的影響.此時只見那怪佛大吼一聲,千百個手伸長縮短來去自如,每隻手上鬥拿着兵器,站的遠遠的與楊浩兩人周旋,使其不能近身.就在打的難解難分之時..

“疾風………..” ,楊浩和一陽叔忽然聽到虎頭的一聲撕心裂肺的吼聲.內心裏油然升起一股不好的感覺,隱約的感應到門後那四個人似乎出了狀況.

“阿浩,速戰速決…”楊浩聽了師父的話,鼓起了五味真火,拼殺過去.可結果還是一樣,那怪佛的身法忽然提高了一倍,任憑楊浩怎麼打也打不到身體上,偶爾被燒掉的手臂也會再長出來.越是心急越是拿不下.楊浩正犯難呢,就聽見身後的師父念出了咒語. “天雷隱隱,神雷轟轟.龍雷大作,水雷翻波.神威一發,斬滅邪精.上帝敕下,急急如律令.”,咒語音落,師父竟然再掌中打出五道神雷.正好擊在那千手怪佛的身上.頓時,那怪佛被雷擊的渾身冒煙,一個勁的抖個不停.楊浩一看時機已到,睚眥之火,隨心而發,就這樣5道神雷之後緊接着就是5道真火打在怪佛的身上,紫黑色的火焰,熊熊燃燒了起來.

空中傳來了怪佛那悽慘,怪異,恐怖的叫喊聲,原來這怪佛的肉身是那些邪靈在背後支持着,兩者之間似乎達成了某種契約,此時本體被擊潰,那些邪靈竟然無法逃出這幅**,被雷劈完又被真火燒,無論是人神鬼精,恐怕都難於承受.叫喊聲自然想不悽慘都不行.沒過多一會,這怪佛連同一身的邪靈就被楊浩的五味真火燒的連渣子都沒剩下.

終於搞定了,師徒兩個人想起了虎頭的那一聲驚呼,急忙走到門前.

“師父,這門怎麼還是打不開?…..”楊浩用力推了幾下,大門仍舊同方才一樣.

“用真火燒燒看,這門上面有結界,用其它力量是打不開的.”楊浩聽了師父的話,一道真火噴隨手射出,大門被紫色的火焰燒的噼啪直響.隨後一股紅色的能量出現在大門的木質材料中.這股能量和鬼島上方的那些妖氣有些相似,受到焚燒之後.正在與真火做最後抵抗,但五味真火豈是那麼容易就熄滅的??無論是金屬還是石器沾上它,也只有被燒盡的份.甚至在水中,五味真火都毫不受影響的繼續燃燒,估計誰擁有了這種能力都會讓與之爲敵的那一方愁到自殺成仁的.

一陽叔看了看大門上的結界已經被完全抵消之後.一腳踹開了已經不堪一擊的大門,隨後映入眼簾的是…正處於昏迷中的宇燈宇卓,悲傷的虎頭,和奄奄一息的疾風.紫淚面無表情的站在不遠處冷冷的看這倒在地上的一羣人.究竟發生了什麼??這個女人是誰???她和疾風到底有怎樣的深仇大恨??? 楊浩和師父急忙來到虎頭身邊,探了探疾風的鼻息.臉色立馬凝重了起來,看來疾風已經是危在旦夕了,他的胸口處有一個大血洞,心臟已經不在了,就算有靈丹妙藥也無法挽救.宇燈和宇卓呼吸平穩,只是中了一些**,並無大礙.紫淚的身體虛弱,臉色蒼白的看着一陽叔.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一陽師傅,這女人好是歹毒,她用幻術變出楊特使和你的模樣消除衆人防備,之後又拿來帶有**的飯菜讓大家食用,衆人昏倒後,她又準備掏心挖肝…疾風…疾風就是….” 隨着虎頭的話,楊浩的腦子裏出現了當時的情景.

紫淚與衆人有說有笑,開懷暢飲着,桌上還坐着變換出來的那假的楊浩和一陽叔,此時也是興致高漲,舉杯痛飲.可好景不長,沒過多一會,衆人紛紛感覺頭暈腦漲.意識模糊.歪倒在地上.紫淚從懷裏拿出了一瓶類似解藥的東西,放在疾風的鼻下,讓他吸了一些後.疾風恢復了意識.此時的紫淚已經露出了真身.絕美的面容並無變化,只是臉色略微蒼白,白皙的手上長出了黑色的指甲,裙子後面,竟然伸出了九條不斷蠕動的尾巴.

“疾風…你好狠心..你知道我爲了你承受了多少年的折磨?”

“紫淚,是我不對,但事情已經過去了..你不要連累無辜..”

“我偏不,我要你成爲千古罪人,我要你體會被遺棄的滋味..”

“紫淚…不要…..”疾風痛心疾首的看這紫淚緩緩的走到了宇燈的身前,右手緩緩的擡起,瞄準了宇燈心臟的位置….

虎頭從一開始就覺得這個女人不簡單,而且剛纔假的楊浩和一陽叔神的態少了一些陽剛,多了一些陰柔.這讓虎頭一直心存疑惑,於是剛纔吃下的飯菜全部被他用真氣包裹了起來,不讓食物內的**發揮作用.就在紫淚猙獰的一笑,右手狠狠的插下去那一瞬間,虎頭睜開了眼睛,體內的毒物被他吐了個乾淨,仰天一吼.一隻巨大的白虎出現在紫淚的面前.紫淚被虎頭的真身嚇得一楞,動作停在了半空.於此同時,疾風使出全身的力氣,擋在了宇燈的面前.

“紫淚, 你這是要幹什麼?你怎麼會變的如此兇殘???”

“你少管我,我愛怎麼樣那是我的事…我就要吃盡天下男人的心肝..我要讓你們這些狼心狗肺的人都有報應.”

“哼….九尾妖狐..再本尊面前,休要放肆…拿命來…”虎頭極速奔向紫淚所在之處,每一步都踏的山崩地裂.屋子裏的一切都被震的叮咚亂響,連粗大的頂樑柱都發出了 嗚嗚 的聲音.紫淚看到虎頭髮威,深知這白虎的厲害,於是向後一轉,一股臊臭的氣從尾下排出,而此時她的身體幻化成影飄出幾米外,九條尾巴如同九根大繩,伸向剛纔那臊臭的氣團中,把虎頭捆了個結實…虎,之所以被稱爲是山中之王是有道理的,狐狸的臭P,毒蛇的毒液,對它幾乎無效,而且虎的力量,速度,都是一等一的,可想而知,一個力量奇大,速度奇快,不畏毒物的猛獸,怎能不是王者.

虎頭被紫淚的臊臭之氣困住,只覺得臭氣熏天,難以呼吸.就在這時,虎頭的嘴裏分泌出一種清涼的液體,緩緩從舌下流淌出來,它用爪子粘上這液體後,塗抹在臉上,頓時,臊臭之氣就沒有那麼難以忍耐了,於是虎頭不斷的塗抹着自己的臉.剛剛舒服了一些,忽然九條粗細如同大繩的東西把它捆了起來,絲毫動不了.虎頭就知道這是被紫淚的尾巴給纏住了.而且越勒越緊….剛剛纔好受了一些,這下子無法塗抹唾液,而且胸腔被勒的厲害,呼吸更是困難了.難免的吸了一些臭氣,虎頭覺得腦子裏有些麻.但頓時一股滔天的怒意燃燒起來.一個王者被尾巴捆住象什麼樣子??虎頭也不股那臭氣圍身, “嗷~~~”發出了一生震天怒吼. 周圍的臭氣被這怒吼的氣流給衝散了,紫淚的耳朵也被震的嗡嗡直響,差點就失去中心坐倒再地.沒有臭氣的干擾,虎頭的力量馬上充實了起來.兩前臂交叉胸前,奮力一震.九條尾巴被虎頭活活的掙斷…..紫淚大驚,自己的尾巴被弄斷了,法力也就失去了10之7-8,

還哪裏能抵擋住虎頭???只見這白老虎凌空躍起,空中忽然打了個轉,背向紫淚而來.正當她納悶生死相搏之時,怎能以背示人的時侯.耳邊響起了空氣被撕裂的聲音. “呼~~”一條類似鋼鞭一樣的條狀體,從上而下.實實在在的打到了紫淚的身上.原來是虎頭的尾鞭發揮了作用.疾風只停到了骨頭斷裂的聲音後,就看到紫淚一臉痛楚的癱倒在地.虎頭冷笑了一聲,準備給她來個了斷的時侯,疾風在身後叫住了它.憤怒的虎頭聽到了疾風的聲音後怒氣回收,跑回到他的跟前,扶着疾風坐了起來.

“紫淚,你這又是何苦..我一個人做事一人當..和他們無關.”

“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不能吃下你的心,你的肝,方解我心頭之恨.”紫淚說着,一圈眼淚順着臉頰流淌了下來.

“當年的事情,是我不對…好…如果你吃了我的心,就能化解這斷恩怨的話,那…給你” 疾風一臉哀傷的說了一句後,猛然的把手按在了胸口,5指一用力.掏進了胸腔,往外一拉…一顆鮮紅的心臟被掏了出來..

“疾風…..”虎頭見狀,大喊着….就是着一聲喊叫,讓楊浩和一陽叔聽了個正着.

“你…你.這是要幹什麼??疾風…你..”紫淚看到了疾風自己把心臟掏了出來,心裏一涼,臉色更加蒼白了.

楊浩和一陽叔瞭解了自己不在時發生的一切以後,準備開始救人.剛剛抱起疾風.就見他掙扎着好像有話要說,於是又把他平穩的放了下來…

“紫淚…是…是我對..對不起你…枉費了..你.的一翻心..心意..咳~~咳~~`”疾風咳出了2灘血,繼續說到.

“你…的心意,我…我..只能來世..在..在報答了…我把…心..心交給你..你…你不..不要再..再害人了…你沒…沒變..肯定…沒.沒變..你還是那個…善..善良…..”疾風說到着,拿着心臟的手失去了支撐力,落在了地面上,眼神已經渙散.

“疾風….~~嗚嗚~~你怎麼這麼傻….你怎麼這麼傻…..天那…”紫淚爬到疾風的面前,看着他滿是鮮血的胸口,那顆還在微微跳動着的心臟.

“阿浩,救人…..”一陽叔見不能在拖了,於是發了話,虎頭和楊浩把疾風放好,拿過來心臟,放到胸腔裏,一陽叔手腳麻利的接上了心脈,隨後施出了凝魂法,不久,疾風的魂魄都被收齊…但沒有一個魂魄迴歸肉身,無論一陽叔怎麼引領,或者是強行下按.那些魂魄就是不回肉體.難煞了一陽叔.

“師父,這…這是怎麼回事??他能治好嗎?”

“如果在心臟停止跳動前把心脈街上,再召來魂魄引入體內,就能把他治好,可是現在….”

“道長,求求你救救他…如果他的心臟不行,就用我的”紫淚一臉淚水的看着一陽叔

“不是心臟的問題,現在是疾風自己不想復活,他放棄了生的念頭.魂魄雜亂無章,沒有一個共同的念想.我是沒有辦法了,如果當事人自己放棄了生命的念頭,那麼就算是張天師在世也是無能爲力.”一陽叔無奈的搖了搖頭.

“他…他就算是死..也不肯面對我…爲什麼要這樣…爲什麼要這樣??”紫淚悽慘的叫嚷着….

“一陽師傅,真的沒辦法了嗎???”虎頭不甘心的問了一句,一陽叔沒有說話只是點了點頭..

“你這狐妖,是你害死我兄弟的,看招….”虎頭雙眼通紅,幾乎暴走,不過被衆人攔了下來.

“你與疾風到底有何恩怨???”楊浩擋在虎頭的面前,問了一句.因爲不單單是自己,或許師父和虎頭也想知道,是什麼樣的力量讓她如此怨恨一身正氣的疾風的呢?. 紫淚聽了楊浩的發問,內心深處泛起了一股幽幽的哀傷, 眼神迷離了一會,緩緩的說起了兩個人的淵源.

有一次,玉帝感覺到了一隻狐妖的祈禱和上貢.於是,派疾風下界看看,是哪來的狐妖.如有心成仙,可助它一臂之力.疾風受命來到人間,不久後就看到了那隻跪在地上的小狐狸,渾身通紅,沒有一絲雜毛,學着人的樣子,後腿跪地,前抓合十,祈禱着上天.疾風覺得這隻小狐狸很有靈性,於是現身,與她說道,**.日子久了,小狐狸的修爲越來越高.漸漸的能幻化人型了.而疾風也很高興在這短短的幾百年,它就有了這樣的成就.於是毫無私藏的傳授着法決.兩個人就這樣在漫長的修煉旅途中過的快樂逍遙.

從此以後,兩人的修煉也變了味道,成了愛情約會的藉口.不過那段回憶,留給兩個人的是美好的,快樂的.但紙裏包不住火,這件事情終被玉帝知道了,於是禁止疾風下界,還要重罰狐妖.疾風爲了不讓紫淚受苦,於是哀求玉帝,把錯都攔到了自己身上.就這樣,疾風被玉帝關壓了千年後,下扁到冥府,當了陽差.

可是紫淚並不知道疾風是爲了她而去受苦的,她認爲疾風是個負心的人, 從那一次匆忙的被天官喚走後,竟然音訊全無..這條小狐狸每天還在他們相約的地方,傻傻的等待着自己愛慕着的人,但換來的卻是每時每刻如同身處烈火般相思的煎熬.

十年,百年,幾百年的時間就這麼過去了,但是相思之情不但沒被磨滅,反而越來越強烈,這種要命的情感折磨的她死去活來.於是,終於有一天.她由愛生恨,愛有多強,恨就有多深.她要報復,報復這些無情無義的男人.所以先後在中國的商朝,明朝,日本的幕府,都紛紛亮相.從此遭人千古唾罵,其實她原本是個善良天真的小狐仙,一念之差,讓她成了遺臭萬年的狐妖.

“他爲什麼不來看我~~~爲什麼狠心丟下我,也許他心裏根本就沒有我…”紫淚的心情漸漸平息,緩慢的把堵在心裏千年的話說了出來..

“你錯了,這千百年來你以爲他是怎麼過來的??當年要不是他替你頂了罪.你早就被天界給滅了,還能活到現在??這千百年來的寂寞,煎熬他一點不必你少,而且還被割去了雙翅,扁到人間.這些你都知道嗎?你爲什麼還要報復他??你連累他還不夠嗎???你說他不愛你,但他能毫不猶豫的把自己的心都挖出來給你..你還有良心嗎??”紫淚傻傻的聽着虎頭的話,她此時真正的後悔了.精神頻臨崩潰.一個千百年來的誤會,害死了自己最愛的人.

紫淚看着眼前這已經氣絕的愛人,回想起了往日那段快樂的時光,他們曾經一起遊山玩水,一起打鬧嬉戲,一起研習仙法,一起面對着日出日落.每一天都是那麼快樂,煩惱和憂鬱似乎與兩個人無緣無份.他們甚至放棄了成仙的念頭,只求能相依相偎直到終生.

就在這個時侯,疾風臨死前的那句話飄響起來,紫淚的思緒馬上就跳到了那千百年的相思之中,每一天焦急的等待,讓她如坐鍼氈.她就象化石一樣,一動不動的守候在相約的地方…但是,愛的太深了,難免出現變異.就如同一個身處天堂的仙女,一下子被仍到了地獄18層的煉爐之中.愛一點點的被腐蝕,直到完全變成了憎恨,怨念.千百年的恨意,怨氣聚集到了最高點,終於爆發了.她先是去了商湯之所,殺害蘇滬的女兒蘇妲己,化身成人.潛入宮中,迷惑紂王.致使王不理朝,終日迷戀女色,殘害忠良.隨後姜子牙帶隊伐紂.她被打成重傷,不得已遁世避之.

可是這樣的結果確不能打消她的怨恨,就在800年前,紫淚逃亡到日本.化身成爲一名叫做 ‘玉藻前’的女人,入宮之後,一如既往的蠱惑當時日本的統治者, ‘鳥羽天皇’,繼續着她報復男人的想法,憑着自己無比美豔的容貌,鳥羽天皇與紂王一樣,頓時被傾倒,終日迷戀女色,不理國事.但是古日本時代深受中國文化影響,所以也是高人輩出.一位叫 ‘安部泰成’的御家陰陽師發現了紫淚的端倪,在一個恰似平常的場合下,安不忽然使出法術識破了紫淚的真身.鳥羽天皇大怒,命安部把她封印起來.就這樣,紫淚在無比怨恨的時侯,又屢受打擊.直到最近,她被一個日本鬼放了出來,並達成了協議.要把中國所有的男人全部殺死.導致中國的人脈陰陽失調,不攻必敗.

“道長,求求你…還有沒有辦法能治好他..”

“不可能的,除非他自己有強烈的求生**.而且還要在心臟停止跳動之前.”

“把我的心給他….”

“沒有用的,疾風本不是人間之物,凡間的心臟怎麼可能救起他????”

紫淚此時的眼淚已經流乾,呆滯的深情望着疾風面如死灰的臉.她的心好痛.甚至都不敢呼吸,一個陪伴了自己千百年的戀人,一個爲了自己寧願揹負罪孽,來到人間受苦的男人,付出了這一切,最終的結果,卻是被自己逼的挖出了同樣疼痛了千百年的心,悽慘的死在自己面前.

“你爲什麼不告訴我,你爲什麼到死都不說出真相~~~”紫淚抱着血跡已乾的疾風,絕望而悲痛的嘟囔着.

“咱們走吧,讓她自己在這靜一靜吧”一陽叔站起了身,拍了拍楊浩和虎頭..

“等等….這是解藥..給他們嗅一些就沒事了”楊浩接過紫淚的解藥,跑到宇燈宇卓的面前,打開了瓶蓋,讓他倆嗅了一些.沒過多久,兩個人就醒了過來.

“紫淚,謝謝你…..”

“應該是我謝謝你們…如果沒有你們我不知道還要恨他多久”

“你接下來準備怎麼辦????”

“我準備帶着疾風隱退山林,從此不問世事….”紫淚說完,背起了疾風的屍體,一步一步的朝門外走去.步子剛到門口,紫淚回過頭來說了一句.

“你們大家小心,這一切都是一個名叫東條英機的日本人策劃的陰謀,總之你們大家萬分小心…”留下這一句話之後,紫淚沒再停留,帶這疾風的屍體,消失在了大門外.

“還算她有點良心吧,看來不管是妖是仙,都擺脫不了情阿”楊浩嘟囔了一句後,轉身跟着師父朝着另一扇門走去…..

在某一個建築裏,一個身穿白袍子的人…..

“連九尾妖狐都失敗了??呵呵..有意思,太有意思了.傳令下去,給我好好招待招待這羣中國人.”身旁的一些小嘍羅聽到命令後,一臉恭敬的跑了下去. 這個白袍男人是什麼來歷??楊浩和師父等人,又會經歷怎樣的危險呢??? 疾風的死,讓所有人的心無比的沉重.尤其是虎頭,他與疾風相知相識了幾百年,同生共死已不知多少次.最後萬沒有想到疾風竟然死再了感情面前,死在了自己的手裏.不過,對於他來講,站在千年的折磨面前,死亡或許也是一種解脫.

一行人各有心思,沉默的向前走着,穿過長長的走廊,他們來到一處寬闊的山水花園.千奇百怪的假山矗立在滿是荷花的池塘之上,一條條錯綜複雜的小路,聯繫着一座座的水上樓閣.硃紅色的小涼亭,讓碧綠的垂柳輕輕的撫摸着,好像一對熱戀中的情人.這樣的景色估計只有在山西的常家莊園纔會見到吧.楊浩一行人被眼前美麗的景色吸引着.剛纔悲傷的情感此時已經被視覺的衝擊淡化了不少.

宇燈第一個反應過來,拔出撼天雙刀合立在衆人面前.~叮噹~~幾支飛鏢被格擋了下來.

“師父你看….”宇燈從地上撿起那幾枚暗器遞給了一陽叔.

“是十字鏢…”楊浩聽了師父的話後,緊張的左顧右盼着什麼.但依舊是一片秀麗景色.根本不見任何靈體或者是妖氣.正當楊浩感到奇怪的時侯,四面八方紛紛擲來了各種暗器,十字鏢,落葉鏢,太陽鏢…五花八門,多不勝數.楊浩和宇燈,師父,還有虎頭4個人把宇卓圍在中間,小心的應付着暗器.而宇卓蹲在衆人之中,一把狙擊槍透過衆人的縫隙,不斷的搜索着目標的身影.

“砰….”宇卓的槍響了,一快石頭桌子被打成2截.與此同時,一個人影從裏面躍了出來,不過一瞬間又消失不見了.任憑楊浩的天眼如何去看,仍然搜尋不到目標.

“是忍者….大家小心….”楊浩用天眼看了一圈之後,毫無結果,但從剛纔的那一個身影來看,這羣偷襲者不是鬼怪,而是人.在日本,能有如此迅捷身法,和隱藏蹤跡能力的,只有忍者.可是楊浩的一聲提醒之後,所有的暗器都停止了攻擊.四周頓時進入了一片安靜.

“哦伊喲~~唔~~~~”楊浩正前方傳來了一聲怪吼,接着一個人出現在涼亭的屋頂上,一身黑色的束身行裝,臉上戴着一張鬼的面具雙手抱在胸前.很是囂張.

“歡迎各位,請多多指教.”話音剛落,此人一個空翻從房頂落下.

“指教???指教個P,就你??應該讓老子多多教訓纔是..”宇燈抽出一金一銀2把刀怒氣衝衝的就要上去,這黑衣忍者冷哼了一聲,不知道從懷裏掏出個什麼東西,往地面一摔,轟的一聲,白煙四起.這鬼面忍者在煙霧中消失了.待霧散開之時,平地上多出了4個蒙面忍者,穿着與剛纔的那個忍者一樣,只是臉上是以黑巾遮面.手握背中刀,雙眼直冒寒光.

“師父,我去會會他們….”宇燈說完衝向了4個人.刀光劍影的打鬥起來.虎頭和一陽叔聚精會神的看着破綻.楊浩心裏卻一直在惦記着那個鬼面忍者.他去哪了?自己跑了扔下了4個小垃圾???不合情理. 宇燈和4個忍者打的火熱異常,其中一個忍者雙手握刀,朝宇燈的肚子捅了過來,另外3個同時舉刀劈向宇燈的頭.可他們哪裏想到面前這個人的武功已經出神入化,這種伎倆根本起不到什麼作用.宇燈左腿向左一跨,左手的怒虎刀向下一按死死的壓住了刺來的一刀,右手的麒麟刀舉過頭頂,硬是架住了同時襲來劈頭之勢.遠遠望去,彷彿一個怒目金剛,單手擎天的樣子.面對4個人的合力,宇燈的馬步穩如泰山,面色紅潤,呼吸勻暢.5個人都靜止了,估計是在拼力量.宇燈雖然力量過人,但是在4個人合力壓制的情況下也不敢持續太久,於是身體向下一沉右手向上一頂,身體朝右方做了一個360度的迴旋之後,右手麒麟刀直奔4人之腳砍去.劈頭的3個忍者見狀,急忙一個後滾翻避開了攻擊範圍.而面對宇燈的忍者,由於距離太近,只能向上跳去. “哼..就等你跳呢”宇燈心裏盤算了一下,一個左弓步帶着衝勁把怒虎刀了仍在空中還來不及落地的那個倒黴蛋.之後沒做停留,剩下的3個忍者還沒等站起身來,就見宇燈騰空而起,雙刀交叉胸前,左右分削開來.4個忍者瞬間就被抹了脖子.

“師兄,乾的好…”楊浩把一切都看在眼裏,佩服的喊了一句.宇燈正要收刀往回走的時侯,他發現了不對勁.原來那4個忍者根本沒有死,宇燈劈中的4個地方,分別留下了一個木樁.

“嗯???木頭????”宇燈驚訝的同時,衆人也都是一臉的不理解.明明擊中了啊,怎麼變成木頭了???

“師父,楊浩,小心這院子裏的裝飾物.”宇卓的喊了一聲的同時,在了一棵柳樹上.結果和上次一樣,大樹被擊斷的同時,飛出來一個人影.原來,這庭院裏所有的裝飾,都是忍者的化身.宇卓識破了僞裝之後,這些忍者紛紛亮相.池塘裏,假山,柳樹,石桌,石凳,立柱,等等的裝飾紛紛碎裂,從裏面跳出了很多個忍者. 天,在這個時侯,慢慢的變成了紅色,並不是因爲火燒雲.而是鬼島正上方聚集了很多怨氣,從而凝結成的血雲.

“大家速戰速決,封印已經被破了….”一陽叔吼了一聲之後,一道金光衝進了忍者羣裏,和宇燈聯手攻擊起來.宇卓則尋找着障礙物,時而上樹,時而下池塘,左一槍右一槍的連忙招呼着.楊浩的眼睛此時捕捉到了站在庭院盡頭那棵樹上的鬼面忍者.

睚眥之爪一伸,衝這他的所在之處跑了過去.

“地獄だんしゃく様? 重生之悠然空間 面白い。面白い” 地獄男爵??有意思,有意思…”鬼面忍者見楊浩衝了過來,竟然不躲不閃迎面衝了過來.飛身同時擲出2枚暗器,橫刀而來.楊浩跑動中使出天罡步,左右一閃避開暗器,騰空而起,以左手迎上.2股強大的氣勁碰撞在了一起,正當鬼面忍者想比拼氣勁的時侯,就感覺刀面傳來一股熱浪,他急忙抽身後退.不過還是中了楊浩的五位真火,衣服開始熊熊燃燒,不過這鬼面忍者似乎知道厲害,馬上一個轉身,震碎了衣服,上身裸露出來,他低頭看了看皮膚上那幾處被燒焦的地方.一臉的驚訝, “すげえ~~”厲害…話音剛落,鬼面忍者掐起了手訣,嘴裏碎碎念着什麼,楊浩哪能給他機會,飛身直上.就要擊中他的時侯,這個人 “呼”的一聲消失了,但唸咒語的聲音卻是越來越大.楊浩回過頭來才發現,自己的周圍多了好幾個鬼面忍者….. “難道是 分身術???”楊浩剛要行動,卻發現身體已經不聽使喚了,動也動不了了.那咒語的聲音越來越大.楊浩的身體越來越僵硬….

“這是怎麼了???爲什麼我動不了???”楊浩心裏泛起了恐懼,如果這時侯隨便來個嘍羅,殺他也變的輕而易舉.因爲他現在連挪動一步都辦不倒..那咒語彷彿鬼音,飄渺卻有清晰,腦子裏麻麻的猶如被電所擊.這個忍者頭子還算有點本事,分身術的同時施出了定身咒,雙管齊下,大有出手必勝之勢.

“師….師父….”楊浩吃力的從嗓子裏擠出了一點聲響之後,整個人就麻木了,連說話都辦不到了.鬼面忍者看時機成熟,剛準備要一刀瞭解了楊浩,就聽見空中傳來了清澈嘹亮的聲響.

“神….清….自….明….”四個字,緩慢,清晰,震撼着所有人的內心深處.楊浩失去知覺的身體,在這4個音之後,頓時發生了改變.一股清涼的氣流從腦門灌入,迅速擴散到身體的每一處..楊浩睜開眼睛,看到師父已經走了過來.

“雕蟲小技….一個定身咒就想殺我徒兒?阿浩,今天就讓你看看,中國的道術是如何壓制日本邪術的”

一陽叔說完,手中也掐起了決..鬼面忍者一看,大爲吃驚.雙掌合十,低聲一吼後,竟然分化出10幾個分身,而且都可以自由行動,有幾個衝這楊浩撲了過來.見此狀,楊浩剛想迎敵,發現師父的咒語剛落,一下子出來了50多個分身.直撲而去.沒幾下子,鬼面忍者的分身就被消滅的一乾二淨.此時這鬼面忍者口噴鮮血,一臉憤怒的站在遠處,口中大喊了一聲,於是剩下沒死乾淨的忍者都跑到他的身邊.一羣人合力念起了九字真言。

“りん、びん、とう、しゃ、かい、しん、れい、ざい、せん”臨兵鬥者皆陣列在前,日語裏的發音是:lin bin tou xia kai xin lie zai xian 全部都是4聲調

一陽叔,看到他們念起了九字真言,反到笑了起來.

“呵呵..這幫日本人,發音都沒整明白,還指望能有什麼大能耐??阿浩,以後要好好修習,千萬不可自以爲是,就象這羣日本人,九字真言發音都念不對,能有什麼用?你看好了,這纔是真正的九字真言.”一陽叔說完,同樣的掐起了決,口中唸了起來.

“臨,兵,鬥,者,皆,陣,列,在,前”,那羣忍者念過了九字真言之後,聚集了一團藍色之火,剛要準備投過來,卻萬分驚訝的看這一陽叔同樣的掐起了和他們一樣的決,嘴裏同樣是發了9次音,但效果天差地別.就在鬼面忍者驚訝的同時,5道閃電由天而降.剩下的那些個忍者,還沒反應過來已經被劈成了肉泥.鬼面忍者慶幸面前聚集的一團藍色妖火.劈他的那一道閃電,正巧滅了這團火…他才得以倖免.

“どうして。。。どうして。。そうなってったぁ??”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他發瘋似的撕扯着自己的頭髮,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在日本他的確是了不起的忍者,也是了不起的術士.他自以爲九字真言可以聚集妖火,焚滅一切.已經是最高修爲,沒想到,眼前的這個人,用久字真言竟然可以把天雷喚來爲己用.他如何能平靜?

“師父,太了不起了…天雷都能喚過來??豈不成了雷神?想劈誰都行了.”

“阿浩,這種真言很消耗內氣,這是聚集本人意念,以氣作爲溝通引來天雷.但如果火候把握不好的話,不但會毀了修爲,還會損害性命.你先明白就好,不到萬不得已,最好不用”一陽叔說完打了個手勢,就準備往前走.就再這時,那鬼面忍者見一陽叔背對着他,眼神一變,提着刀衝了過來,似有兩敗俱傷的打算.

“嗯?????”一陽叔立刻感覺到後脊椎颳起了涼涼的笑風.於是他猛一回頭,一個劍指隔空點住了鬼面忍者.

“偷襲我??好, 你們日本人不是就愛自殺嗎?就讓你也嘗一嘗自殺的滋味吧”

鬼面忍者一動不動的定在了空中,一陽叔慢慢的走了過去,拔下他的一根頭髮.系在了一個稻草人身上.隨後一陽叔怎麼擺弄稻草人,這鬼面忍者就作出相同的動作.最後稻草人跪在地上,雙手呈合握狀,衝着自己的肚皮很很一捅,一劃.鬼面忍者就死在了自己的刀下,臨死時,眼睛裏滿是恐懼,和不相信…

宇燈和宇卓此時也清理了所有的忍者,來到師父跟前…

“師父,你看天色怎麼變成了這樣???我從沒見過這麼紅的雲”楊浩的話一點沒錯,如果說是火燒雲,只是亮紅色.而眼前的這團濃濃的雲,是血紅色.看這讓人壓抑的喘不過氣來….

“我們加快速度吧,一定要趕在落葉陣沒形成之前消滅他們,走走走~~”

楊浩一行人,隨着師父的一聲令下,加快了腳步.走向了島的最頂端.

“什麼???連伊賀忍者都敗了??怎麼搞的??把魔海和妖皇給我放出來,一定要阻止他們”,一身白袍的男人下了最後的命令.此時,島上如同發生了地震,一個十八層地獄裏最恐怖的鬼,和一條嗜血狼王被喚醒了……… 一場激鬥過後,平坦的地面上沒有留下一具屍體,只能見到星星點點的血跡。楊浩幾個人身上的衣服也有些破損.時間已經到了傍晚,火紅的血雲和火燒雲連成一片.整個天空看起來很是詭異.

“好強的力道….”楊浩在這匹狼飛身而動之前,就預感到了危險,身體提前向後閃了數米,這匹狼還在半空中,但地面已經裂開了.可想而知它的爪勁有多強.稍微晚幾秒,任你是銅皮鐵骨也要被撕裂了.楊浩不敢再怠慢,五味真火在手中燒了起來,準備全力拼殺,這時,身後一道白光直直的衝了過去.虎頭飛身一掠,兩個前爪指甲前伸的撲了過去,這匹狼見狀也動了起來,不躲不退,愣是雙爪迎上,一虎一狼抱到了一起,由於虎頭的衝力,一白一灰兩種生物滾到了一處,你一爪,我一爪的打了起來,因爲速度太快,在常人眼裏只能看到一敗一灰2道光線.楊浩用天眼定住一瞧,看到此時與狼惡鬥的正是虎頭.可這頭狼在虎頭兇猛的連續攻擊下,竟然沒落下風.一虎一狼打的勁風陣陣.看的楊浩熱血沸騰.

“不緊有兩下子,還能取你的命呢”虎頭蔑視的回了一句.

“好啊,那你有本事就來試試….”

“這頭小狼還挺有自信的嘛..那加上這個如何”楊浩說完,手中的一團紫色的火焰就仍了出去。這頭狼似乎沒有想到楊浩會突然耍陰招,看到疾馳而來的火,急忙後退,不料,身上的毛被點燃了。驚恐之下,它用前爪把燃燒的地方連皮帶毛的抓掉了,鮮血一點點的滲透出來。它似乎有些見識,知道這五味真火碰不得,此時正惡狠狠的看着楊浩。

“喂,你尊重我一點好不好?我有名字,我叫純一朗.大小我也是個狼王,別侮辱我”

“什麼??蠢一狼??是夠蠢的一條狼.”楊浩聽到這個名字,覺得甚是好笑,畜生就是畜生,連名字都起的這麼有娛樂性. 純一朗聽了楊浩的話,頓時火冒三丈.剛要衝過來,卻發現身後還有個眼睛盯着它的一舉一動.只要它一個不留神,虎頭會在不到一秒鐘的時間內取它的性命,這可不是開玩笑的.於是它奮力躲着楊浩的火球,一邊還要留神身後的那頭老虎.

“太卑鄙了吧?2打1???”純一郎一登場就被弄的有些狼狽,竟然冒出這麼一句話.楊浩剛想張嘴再埋汰埋汰它,忽然看到師父一臉凝重的盯着另一邊,原來,不知道什麼時侯,一個樣貌俊美的少年出現在一個不起眼的角落裏,除了師父,大家誰都沒有感覺到他是什麼時侯站到那的.沒等反應過來,宇燈和宇卓已經朝着那個少年出手了.奇怪的是,每每要傷到他的時侯,都被他輕巧的躲過.連子彈都跟不上他的速度.這個少年似乎很不屑的應付着兩個人連綿不絕的攻擊,眼睛卻一直停留在師父身上,而師父也是死死的盯着他.

“宇燈宇卓退下…..”兩個人無論怎麼打,都打不到他.正在火頭上,聽了師父一聲吼,神情愣了一下,就看見一道金光衝了過去.  魔卡少女櫻–追求 “砰….”師父與那少年一個交手分站開來…似乎沒分勝負..

“好…哈哈哈哈 太好了~~你打的很不錯..”那少年仰天狂笑了幾聲後緩緩的說道

“…….”師父聽了以後沒有任何回答和表情,剛纔的那一招,師父用了60%的力量,竟然沒有撼動他一分一豪.心裏知道這個人不簡單.

“喂,一朗,第一次看你這麼狼狽啊..呵呵,早知道你這麼沒用,就不帶你來了.”

“五藏,你少說風涼話,有本事你來試一試這五味真火..” 一狼一人竟然聊了起來,楊浩把一切都看在了眼裏.

“虎頭,這頭狼你自己能應付嗎?”

“嗯…交給我吧..”

“那你小心,我去幫師父了…..”楊浩說完一個閃身來到師父身邊,並列站着.

“哦???來幫手了?年輕人…你把那小老虎自己撂在那邊,放心嗎?”

“年輕人??你好像也比我大不了多少吧?做人別賣老.”楊浩輕蔑的回了他一句.

“呵呵..我可不是賣老啊,你們這裏所有人的年齡加起來還沒我歲數的零頭多呢,再說了,我又不是人,沒必要賣老啊..”這個少年一點也不生氣竟然和楊浩聊了起來.

“喂,小老虎,你朋友走了,下面就剩你自己了,拿出點新鮮東西出來吧~~不然你命可保不住了”那頭狼看到了這個少年之後,剛纔窘迫的神情消散殆盡.

“大言不慚….”虎頭聽了它的話,似乎真的發怒了,渾身紅光大顯.隨後竟然幻化出了人型,之後的景象驚呆了所有人,只見虎頭一個簡單的跳躍,衝下一拳,撲面而上.狼不動不躲,硬接了上來.轟~~~勝負以分,整個狼身被虎頭的拳力震飛了,不等他落地,虎頭接二連三的拳法狂風驟雨般的呼嘯而去.電光火石之見,狼王中了不下百拳,拳拳力大無比.開山裂石. 這頭狼竟然被活生生的 “鑲嵌”到了地底下,一動也不動了.

“看來你的朋友還有兩下子嘛…這純一朗也真夠笨的,早知道他這麼不中用…..”少年的話還沒說完,就覺得臉前飄來一股熱浪. “五味真火??”少年心裏嘀咕了一句以後,竟然也不躲不閃,張開了嘴巴,一吸氣,整個火團竟然被他一口吞下,似乎沒有任何效果.

“嗯..味道不錯哦~~”少年抹了抹嘴巴,一臉的笑容. 楊浩此時的臉已經鐵青,面前這個人到底是誰?五味真火竟然被他吞下?太詭異了.

“讓爲師會會你…”一陽叔也被眼前的一切驚了一下,五味真火,能焚燒一切,任何物體只要沾上五味真火的火星,就會一直被燃燒成虛無.可想而知五味真火的厲害,可眼前的這個人爲什麼能把這樣的火焰吞下肚???而且表情還蠻享受的.一陽叔抽身衝了出去,砰~~~又一招硬碰硬.這次,少年被擊的後退了一步,師父則退了好幾步才穩住了身形.

“師父….”楊浩見此一臉關切的跑了過來.

“阿浩..我沒事,小心,這個人不簡單…咳..咳..”一陽叔被翻騰的血氣衝了咳嗽了2聲,他站起身來,準備再一次進攻的時侯,卻發現..身體已經空了,一點氣力提不起來,楊浩似乎看出了問題,因爲師父身上紫色的體光已經消失,現在和普通人差不多.

“你是否奇怪爲什麼提不起氣來??呵呵呵呵~~~因爲我在你身體裏放了2只聚靈子,你的能力確實厲害..不過等它把你的力量吸光..你那讓人羨慕的紫氣就是我的拉…哈哈哈哈哈阿~~~”一陽叔聽了以後,忙用內視掃描體內,確實發現了2隻身體呈三角形,拖着個細細的尾巴的蟲子在丹田處蠕動..可是一點內氣也提不起來,如何能除掉??

“師父…你~~~”

“別管我,我暫時還死不了.你小心,這個人動作很快…和他交手2次,我竟然也沒發現他是如何動的手….”一陽叔原地坐了下來,儘量的收斂着殘餘的內氣.試着封閉起來,可是越收斂,這2條蟲子的吸力就越大.不一會一陽叔的臉上就出現了豆大的汗珠.楊浩知道不能再打擾師父,一腔的憤怒自體內燃燒起來.

本人因搬家,〈陽人陰差〉今日停更一天,明天恢復正常,對此深表歉意。希望個位能一如既往的支持。 一場激鬥過後,平坦的地面上沒有留下一具屍體,只能見到星星點點的血跡。楊浩幾個人身上的衣服也有些破損.時間已經到了傍晚,火紅的血雲和火燒雲連成一片.整個天空看起來很是詭異.

“時間差不多了…”楊浩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徑直朝最後一扇大門走去..剛走到門口,手來沒來的及碰到門把手,就聽見驚天一聲狼叫..楊浩尋聲望去,一條身形巨大的灰黑色的狼站在楊浩正上方的屋頂上.兩眼直放寒光,渾身的毛都炸了起來.而且整個身軀的大小,竟然比虎有過之而無不及.它低頭看了看衆人.沒有再做任何停留,直接飛身而下,楊浩迅速往後一躲….剛纔站的地方,碎裂成了一堆石塊.

“好強的力道….”楊浩在這匹狼飛身而動之前,就預感到了危險,身體提前向後閃了數米,這匹狼還在半空中,但地面已經裂開了.可想而知它的爪勁有多強.稍微晚幾秒,任你是銅皮鐵骨也要被撕裂了.楊浩不敢再怠慢,五味真火在手中燒了起來,準備全力拼殺,這時,身後一道白光直直的衝了過去.虎頭飛身一掠,兩個前爪指甲前伸的撲了過去,這匹狼見狀也動了起來,不躲不退,愣是雙爪迎上,一虎一狼抱到了一起,由於虎頭的衝力,一白一灰兩種生物滾到了一處,你一爪,我一爪的打了起來,因爲速度太快,在常人眼裏只能看到一敗一灰2道光線.楊浩用天眼定住一瞧,看到此時與狼惡鬥的正是虎頭.可這頭狼在虎頭兇猛的連續攻擊下,竟然沒落下風.一虎一狼打的勁風陣陣.看的楊浩熱血沸騰.

“哪來的小老虎…還有兩下子嘛…”狼忽然開口說了話,

“不緊有兩下子,還能取你的命呢”虎頭蔑視的回了一句.

“好啊,那你有本事就來試試….”

“這頭小狼還挺有自信的嘛..那加上這個如何”楊浩說完,手中的一團紫色的火焰就仍了出去。這頭狼似乎沒有想到楊浩會突然耍陰招,看到疾馳而來的火,急忙後退,不料,身上的毛被點燃了。驚恐之下,它用前爪把燃燒的地方連皮帶毛的抓掉了,鮮血一點點的滲透出來。它似乎有些見識,知道這五味真火碰不得,此時正惡狠狠的看着楊浩。

“喂,你尊重我一點好不好?我有名字,我叫純一朗.大小我也是個狼王,別侮辱我”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