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凌晨三四點的時候,林楠這裡終於有了發現。

他在一處民宅內發現了一些異常!

一個看似極為普通的民房,在整個山村之中看起來絲毫不起眼,村民是一對夫婦外加一個七八歲的孩童,但恰恰就是這家人,讓林楠總算是發現了問題所在。

這個民宅,距離那座大院兩三百米左右,距離小土山也不過是千米的距離,反而比那個大院更遠。

林楠之前就覺得小土山有問題,也一直在尋找問題所在,但主要是圍繞小土山尋找,反倒是忽略了其他地方。

尤其是普通的民宅,更是沒多想。

而今也是沒有了辦法,這才擴大的搜尋,趁著這些人昏睡的時候,進行探查。

結果,就在這個民宅的卧室內,林楠發現了一道極其隱秘的門戶,直通地下的通道!

「還真是沒想到,這群人竟然把地底門戶設置在這裡。」何宏開口,二人出現在房間內,這家人早已被二人制服,此刻昏睡過去,不省人事。

「估計是備用之門,肯定還有其他門戶,不過暫時咱們沒有發現罷了。」林楠開口。

二人說了幾句,隨即相視一眼,再沒有任何耽擱,戰甲顯露,手持靈寶,直接退開門戶走了進去。

「去死!」一瞬間,一道凌厲的攻擊襲殺而來。

何宏眼中帶著冷意,陡然間一刀斬了過去。

「蓬!」

剎那間,一名渾身黑衣包裹的宗師境高手被劈飛出去,眼中帶著一絲駭然,然而還未等反應過來,林楠閃身殺了過來,直接一掌擊中,瞬間將人重創擊昏過去。

隨即二人沒有耽擱,一前一後,快速沿著這個通道快速下行,一直到下行了足足五十米以後,才總算是落地,出現一個約莫丈許高的巨大地底通道,直通小土山方向。

二人相視一眼,都看出了彼此沿著的喜色,還真是找對了。

很快,二人沿著通道,前行了千米的距離,終於才停了下來,算算位置,此刻應該已然到了小土山山腹之中!

至此,一個空曠的地底空間出現在二人視線之中,在白熾燈的照射下,如同白晝。

與此同時兩道人影也出現在他們眼前。

血衣祭祀一位!

外加一名和先前被擊昏過去的那位宗師境高手異境的黑衣宗師境高手。

除此之外,讓林楠何宏二人極其在意的是一塊特殊的顯示屏幕,外加一座足有數丈高的巨大的神像,擺放在地洞最中央位置,渾身金黃。

邪神像!

這一刻,看到林楠何宏二人出現的瞬間,這位血衣祭祀有些微楞,著實意外。

不過他倒是不懼,這裡是邪靈教在華夏的老巢,更有著邪神神像在,他的實力能夠得到極大的提升。

林楠他倒是沒有認出來,因為此刻依舊是其他人的面容,易容術還沒有變換過來,乍一看就何宏這位尊者境高手,外加一位宗師境高手而已。

「最終還是被你們尋到了,不過就憑你們二人進入此地,不過是找死而已。」血衣祭祀微微搖頭,帶著一絲不屑之意。

何宏在前,林楠站在一旁,看著這位血衣祭祀,帶著一絲警惕。

尊者境中期的高手!

「裝神弄鬼,蠱惑人心,立刻投降!」何宏沉聲。

「投降?」血衣祭祀帶著不屑的笑意,對何宏好似極為了解。

「你很強,但這裡是本座的主場,有邪神大人加持,既然來了,那就留下吧!」血衣祭祀冷笑,隨時心中一動,頓時一柄血紅色的長劍在手,帶著一種詭異之力。

「上品靈寶!」林楠眉頭微皺,認了出來。

而且這件上品靈寶看起來更詭異,更不凡。

「恭請邪神大人賜予力量,擊殺眼前兩人!」血衣祭祀陡然間對著神像躬身跪拜行禮,口中不停的念叨著什麼。

一瞬間,林楠和何宏臉色微變,一瞬間這座神像發光,一道濃郁的血紅之力從神像上散發而出,瞬間籠罩住這位血衣祭祀,如同在顯靈一般。

而後,這位血衣祭祀的氣息在快速變強,不一會的功夫,直接達到尊者境巔峰實力,比之前提高了一大截,距離化靈境已然不遠的那種!

氣息,突然間變得超強,而且此刻竟然還在繼續!

「動手!」何宏色變,陡然間怒喝一聲,一刀斬了下去。

林楠沒多說,一柄上品靈寶長刀也瞬間暴擊而出,這裡讓他覺得有些不安,尤其是神像香顯威的這一幕,太過詭異。

「想阻止?晚了!」血衣祭祀大笑,渾身氣息瞬間爆發。

「轟!」

剎那間,林楠直接拋飛出去,重重的砸在一旁的洞壁上,臉色煞白,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一擊,傷勢不輕!

若非身穿戰甲,只怕更為不妙。

饒是何宏這一刻也被一擊而退,嘴角有些溢血。 很強!

這一刻的這位血衣祭祀強大的有些可怕,原本便是尊者境中期,此刻幾乎快要達到半步化靈境的層次,比林楠強大太多太多,完全不是一個層次的。

饒是何宏,也遠遠不敵!

「哈哈!」血衣祭祀大笑,顯得極為暢快,實力的強大,讓他隱約感覺到化靈境的手段。

「你們找死,那便送你們去死!」

何宏色變,連忙開口。

「退!」

這是對林楠而言,而他自己卻依舊陡然間手持靈寶殺了上去,哪怕不敵也不能退。

否則即便是他能退,林楠也退不出去,他本質上只是宗師境而已,和此刻的這位血衣祭祀相差太多。

毫不遲疑,林楠抽身後退,根本不敢硬接,隨即心中微動,兩張虛影守護打了出去。

「去!」

剎那間,兩尊虛影出現,直接殺了上去。

兩位尊者境中期的虛影高手,再外加何宏,三大尊者境高手,總算是擋住了這位血衣祭祀。

「何老,不比硬抗,拖也要拖死他!」林楠開口喊道,這是外來之力,林楠不相信這傢伙能堅持多久,肯定有一個限制。

尤其,自己有那麼多的虛影守護可以動用,幹嘛要拚命。

不就是砸靈氣值嗎?

林楠有!

一邊說著,順手又是兩張。

足足四尊虛影守護,一起對著這位血衣祭祀圍殺而去,何宏總算是徹底鬆了一口氣。

相反的,這位血衣祭祀臉色微變,轉而看向林楠。

「你是林楠!」

華夏大地,最讓他們忌憚的,其實就是林楠,他的手段太多,超乎想象,甚至連白袍教宗都直言他們不是林楠的對手。

先前林楠變換容貌,這位血衣祭祀並沒有認出,而今這接連幾張虛影守護,頓時讓他想到了林楠的身份,臉色微變。

見被認出,林楠心中微動,面部肌肉快速改變,很快恢復原本的面容。

「是我,今日我倒要看看你怎麼逃!」林楠冷聲,此刻距離這位血衣祭祀有些距離,根本不硬拼,就準備好找虛影守護圍殺這人。

一邊說著,林楠同時快速閃動,直奔那位黑袍宗師境高手殺去。

血衣祭祀見狀,連忙想要阻攔。

「你的對手是我們!」何宏一道斬出,逼退他。

那位黑袍宗師境高手看到林楠朝他殺來,頓時眼中露出大駭之色,連忙開口。

「大人,救我!」

「今日誰也救不了你!」林楠冷聲,速度極快,打不過這個大的,欺負這個同階太簡單了,長刀一出,剎那間這位宗師境高手直接被一刀劈飛出去,重創。

隨即不待這位宗師境高手反應過來,幾刀下去,直接被斬成兩段,死的不能再死。

不遠處,何宏連同四道虛影圍殺血衣祭祀,殺得難解難分,哪怕是他很強,但畢竟不是真正的化靈境高手,四大虛影都是中期高手,而且配合密切,實力本就極強,再加上手持上品靈寶的何宏,五人哪怕是敵不過,也足以拖住。

眼看著黑袍在自己眼前被殺,血衣祭祀臉色難看。

雖然眼下華夏這邊邪靈教高手不少,但跟隨他一起從秘境出來的,也就數十位而已,宗師境的不到五人。

而今再加白天范天陽那邊的一位,死了三位了!

「你們,最該萬死,邪神降世,爾等萬死!」血衣祭祀大怒。

「邪神發怒,伏屍百萬!」

林楠冷笑,絲毫不懼眼前這位,殺不過保命還是沒問題的。

「即便是要死,也是你們這些該死的東西先死!」冷笑一聲,林楠在這裡掃了一圈,沒有再發下其他的人,東西也沒多少,而後心中一動,神秘小鍾鎮壓而下。

「鎮!」

剎那間小鍾化為數丈大小,從天而降,直奔血衣祭祀而來。

神秘小鍾,之前被判定為上品靈寶,甚至還有些損壞,而後發費八十萬點靈氣值修復,威力超乎林楠想象,用處極大。

雖然不是殺伐至寶,但鎮壓強者最為有效。

哪怕是尊者境高手,一旦被鎮壓,也會實力大減,之前林楠在異境內大殺四方,一頭頭四階異獸被殺,依靠的便是這件寶貝。

頓時,一道道精光落下,直奔血衣祭祀籠罩而去,血衣祭祀連忙抽身爆退。

林楠是他們最為忌憚之人,有關林楠的情報自然也調查極多,知道這件靈寶不凡。

「哼!」林楠冷笑,不斷控制神秘小鍾鎮壓而下。

「鎮!」

「鎮!」

「鎮!」

接連三聲爆喝,小鍾精光更甚,何宏配合四大虛影守護同時爆發,硬是將血衣祭祀避退進小鍾籠罩範圍內。

頓時,血衣祭祀臉色驟變,也就有著血紅色特殊面罩遮掩,否則林楠定然看的真切。

「該死!」

血衣祭祀怒斥一聲,先前的他的聲音一直如同一個蒼老男子的聲音,而今這句話才終於顯露而出,是一道中年男子的聲音。

應該是一個中年男子!

「恭請邪神!」血衣祭祀怒吼,陡然間大口鮮血噴出,面罩之下臉色煞白。

「翁!」陡然間,整個地底陡然間微微一震,一股更為龐大的力量爆發而出。

「去死!」

「蓬!」

一瞬間,神秘血色長劍爆發,何宏被一劍劈飛出去,四道虛影守護當場消散兩尊,剩下兩尊也明顯虛弱很多。

「滾開!」再度一聲怒斥,一劍劈向神秘小鍾。

「蓬!」小鐘被擊飛出去,林楠一大口鮮血噴了出來,遭到強大反噬。

「去!」林楠駭然,這各血衣祭祀實力強大的可怕,毫不遲疑的再度兩張虛影守護打了出去,何宏這邊也直接一張虛影守護打了出去,擋在他身前,而後直接殺了上去。

「我看你能堅持多久!」林楠怒罵一聲,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跡,而後眼看著一旁的巨大神像,此刻竟然依舊帶著一股特殊的神威,一絲絲的血紅色不斷朝血衣祭祀身上涌去,林楠更是生氣了。

「我斬了你的神像,看看你還有什麼手段!」

「斬!」

林楠怒吼,手中長刀陡然間爆發,全力一擊,直奔數丈高的神像而去。

剎那間,這位血衣祭祀見狀,臉色驟變,難看之極。

「不……」 「轟隆!」

一聲巨響,整個地底都是一震,林楠手持長刀,直接被強大的波動震飛,重重的砸在一旁,渾身酸痛。

饒是何宏等人,也受到神像波及,略顯狼狽。

林楠刀劈神像,遭到了可怕的反震。

關鍵時刻,神像爆發一股超強威能,竟然讓林楠有著一股死亡的威脅。

「這?」林楠口中溢血,看著這座神像,充滿了震驚。

一座神像而已,真的具備強大的實力?

神靈真的可以顯威?

「哈哈,邪神大人顯靈,今日你們必死無疑!」血衣祭祀大笑,興奮不已,看向巨大神像更是充滿了敬意,滿眼的瘋狂。

「請邪神大人賜予力量,斬殺褻瀆者!」

這一刻,巨大神像竟然真的有些不同,神光閃爍,一股股特殊氣息綻放,充滿了一股邪性,

見狀,林楠和何宏都帶著一絲駭然,然而到了這個時候,根本沒有其他的選擇。

「殺!」林楠大吼一聲,眼中帶著一絲瘋狂之色,陡然間再度一刀對著神像劈了出去,他還不信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