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果怎麼樣啊?我這痒痒粉一出,立刻讓他求爺爺告奶奶地哀求著我,讓我給他解藥,他什麼都告訴我!所以啊,後來我讓他這麼做的時候,直接賞了他一顆毒藥,保準兒讓他乖乖聽話!」

慕傾瓷拍了拍胸脯,說這話的時候,那表情,是一副嘚瑟又自豪的模樣。

聞言,景依然也不禁輕笑了一聲,然後再對放她點了點頭,道:「嗯,你這麼做是對的!必須得給那劉美文一個教訓,讓她知道,什麼人是不能得罪,是她招惹不起的!免得她還真以為這全世界就她最牛了!那副嘴臉,真真是看著就噁心!」

「反正今兒個中午啊,我會和那個老大碰面,他給我視頻,我再給他解毒。有視頻在手,相信她劉美文要是再想對我做點什麼,那可也得好好兒地掂量掂量了!」慕傾瓷很是隨意地輕笑了一聲后,再這般眸色淡淡,面色平平地說了一句。

「也是!這回你的手裡可握著她的把柄呢!相信她也不敢再輕舉妄動了。她自己心裡也清楚,倘若這視頻真的曝光了,那她劉美文以後,可就別想出去見人了!」景依然對慕傾瓷的這話,也表示贊同,點了點頭后,再分析道。

「是啊!我就是這樣考慮的。」輕揚起眉梢笑了笑,慕傾瓷應道。

————

【居然】咖啡廳。

慕傾瓷進包廂的時候,路三兒已經在了。

「慕小姐。」看到慕傾瓷來,路三兒立刻站了起來,然後喊了她一聲。這語氣里吧,還隱隱地帶上了幾分恭敬。 老實說,他現在是真的有點怵慕傾瓷。

生怕自己一不留神,就又被她給下了葯,下了毒什麼的。

「坐吧!」看到路三兒這一副拘謹的樣子,慕傾瓷忍不住輕笑了一聲。

「慕小姐,這是視頻。電腦我都帶來了,你可以現場驗證一下視頻是否真實。」路三兒將一個U盤遞給了慕傾瓷,然後說著,還從一旁的電腦包里,將電腦拿了出來,當著慕傾瓷的面,就把U盤給插了進去,拿著滑鼠操作了幾下后,再將電腦推到慕傾瓷的面前。

視頻一開始,就是劉美文被兩個男人給推在地上,開始撕扯著她的衣服。

慕傾瓷拿著滑鼠,沒有慢慢地看下去,而是跳著跳著看的。

發現輪jian劉美文的,一共有四個男人,但是路三兒自己……卻沒有參與其中。

這點……倒是讓慕傾瓷有些小小的驚訝。

而且視頻看到中間那有一段兒的時候,甚至還直接傳出了劉美文的……的叫.床聲!!

而且這聲音,還不小呢!聽得出,她在叫的時候,是很舒服的。

嘖嘖……還真是……

慕傾瓷都不知道該用個什麼辭彙來形容她劉美文這樣的行為了。

只真心覺得……有點兒毀三觀,有點兒噁心。

視頻跳到最後,那幾個男人完事兒了以後,提著褲子就直接走人了。至於劉美文,卻沒有人搭理她,就這麼任由著她渾身赤果地躺在地上。而那個時候的劉美文,好像是已經陷入了昏迷,就這麼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

呵呵……慕傾瓷想,她劉美文估計這輩子都沒受到過這種侮辱吧!

被別人輪也就算了,被輪的地方,連張床都沒有,直接在冰冷的地上。甚至完事兒了以後,人家還直接就把她給扔在這兒。呵呵……想想也真是可悲啊!

這段視頻若是曝光出去……嘖嘖……那才是真的有意思!

因為劉美文經常玩兒娛樂圈裡的小鮮肉,也被媒體拍到過不止一次照片,所以這大眾粉絲們,也是認識劉美文的。再加上她劉家大小姐這樣的身份,以及在圈子裡的那些個『關榮事迹』!這視頻一出啊,保證讓她大火!絕對比一線明星還火!!

所以啊!她最好是經過這麼一次事件后,就乖乖地聽話!否則……她一定要她悔不該當初!痛哭流涕!

「嗯!這事兒辦得不錯!」慕傾瓷關掉視頻后,再扯出了U盤,放進了自己的包包里,再回了路三兒一句。

聽到慕傾瓷這句話啊,路三兒這個心啊,陡然一下就落了下來!

嗯,還好……還好!還好是讓她滿意的!

他就說嘛,看到這個視頻啊,慕傾瓷是一定會滿意的。

那既然如此,她肯定是會給自己解毒的了?

想到這裡,路三兒有些諂媚地看著慕傾瓷,『呵呵』乾笑了兩聲后,這再道:「那……那慕小姐,您看……是不是可以把我體內的毒,給解了啊?」

聞言,慕傾瓷懶懶散散地掀眸睨了他一眼,抿了抿唇后,再淡淡地應了一聲,「嗯。」



【更新完畢!求推薦票~求月票~求留言~求打賞~求五星評分啦~~】 聽到慕傾瓷這一聲「嗯」,路三兒的心啊,這才陡然間落了下來。他知道,他辦得這個事兒,讓慕傾瓷滿意了。

「那……那……」路三兒想問問她,什麼時候給自己解毒。

慕傾瓷懂他的意思,支了支下頜后,再道:「吃完飯再給你解。」

「好,好!」對此,路三兒也就沒有再說話了,也沒有強求慕傾瓷一定要現在就解。

在吃飯的時候,慕傾瓷看著路三兒,對他開口道:「路三兒……下次你若是再因為這種事,而犯在我手裡……可就沒有這麼好解決了。」

「哎喲喲!您放心您放心!若是以後誰再找上我,讓我對付我,我一定立刻聯繫您,然後把那個罪魁禍首拉到你的面前!」路三兒立刻出聲對慕傾瓷表明了自己的態度。

開玩笑嘛,經此一次以後,她哪裡還敢再招惹她慕傾瓷啊!這個女人的手段,他是領教過了的,只想敬而遠之,怎麼可能還敢找死地犯在她手裡?

聽到路三兒的話以後,慕傾瓷這倒表示滿意地點了點頭,然後道:「嗯……不錯!有這樣的覺悟就好。」

「呵呵呵……那是那是!」路三兒『呵呵』地笑道。

吃完飯以後,慕傾瓷便取出自己的針包,開始給路三兒解毒了。

在解毒之前,慕傾瓷先用銀針,將路三兒左手的中指給扎破,立刻,從那扎破的針眼兒里,就開始有血珠溢了出來。

而血珠的顏色……竟是黑色的!

看到自己血的顏色,路三兒內心一跳!

這個毒,竟如此霸道!

還好……還好他沒有心存僥倖,覺得慕傾瓷當時並沒有給他下毒,只是嚇嚇他而已。

如果自己真的沒有按照她說的來辦,那麼這後果……不堪設想啊!

豪門蜜戀:總裁請剋制 最主要的就是,雖然他身體里有毒,但是卻沒有任何毒發的跡象。沒有任何癥狀,一點兒都不像中毒的人。

所以路三兒猜測,要不就是慕傾瓷還沒有催動他體內的毒,要不就是……這個毒是有一個潛伏期的,幾天幾天之後才會發作什麼的。

慕傾瓷將銀針,扎進了路三兒頭頂的百會穴以後,便開始快速轉動著銀針,給他解毒了。

但是這個過程,路三兒卻感覺到很痛苦。那種感覺……就像是身體里有什麼東西在蠢蠢欲動著,想要努力地衝破層層的阻礙。

癢!開始癢了!痛……開始痛了!

而且這種痛法,還是從骨頭裡傳來的。感覺自己渾身上下的每一處骨節,都在泛著鑽心般的疼痛。

而這個時候,路三兒親眼看到,有著源源不斷的黑血,從自己那被扎破了的中指上流了下來。

隨著慕傾瓷銀針的轉動,黑血的顏色,開始越來越淡了!

從最開始的黑色,慢慢地變成了深褐色,淺褐色,硃紅色……最後,變成了正常血液的鮮紅色!

等流出來的血,變成鮮紅色以後,慕傾瓷這才停止了施針,將銀針從路三兒的穴位上取出。

毒……已經解了。 但是……慕傾瓷給的這個毒……包括之前那個痒痒粉,卻是讓他完全承受不住!

由此可見,這東西到底有多霸道!有多恐怖!

真的,在解毒的時候,嘗到了那種滋味,以及在聽了慕傾瓷的解釋以後,路三兒真心無比地慶幸,那個時候的他,是識時務的!

沒有因為內心的不甘和憤憤難平,就選擇對慕傾瓷交代的事置之不理。

嘖嘖嘖……

「對了慕小姐,有個事也順便給您說下。劉美文質問過我,我們這邊的人,反過來對付她,是不是你在背後搗鬼。我否認了,沒有把你牽扯進來。」路三兒想到了這個事,所以便出聲給慕傾瓷解釋了一下。

聽聞,慕傾瓷只是很隨意地扯唇笑了笑,然後再眸色淡淡地回了一句,「其實不用向她隱瞞這個事跟我有關。我還就是巴不得讓她知道,你這樣做……就是我指使的。也正好讓她知道,在這T市,可不是她劉美文能一手遮天的地方!

而且,我的手裡可有她被輪的視頻!所以,麻煩她下次對付我的時候,好好掂量掂量!看看自己有沒有那個本事!」

「呃?那……那需不需要我再想辦法給透露一下?」路三兒怔愣了一下,然後再這般出聲問了慕傾瓷一句。

「不用,那樣就顯得刻意了。不用管她,我想劉美文也不是傻子,心裡肯定能知道,這事兒跟我有關,是我讓你這樣做的。」搖搖頭,慕傾瓷淡淡地回了路三兒以後,再倏地挑起了唇角,這般一臉隨意地陳訴了這麼一句。

「好……」既然慕傾瓷都這麼開口了,那路三兒也就沒什麼再說的了。

————

吃完飯以後,回到劇組,慕傾瓷就上了自己的保姆車,開始補眠了。

下午開始拍戲的時候,慕傾瓷都還有些懶懶散散的,最後還是讓侯敏麗去給她買了咖啡后,這才有精神。

當然,慕傾瓷可沒有隻給自己買,而是給在場的所有人,包括工作人員,每人都買了一杯冰咖啡。

這個天氣,喝杯冰咖啡什麼的,其實最爽了!

作為劇組的女一號,請大家喝咖啡,這也是應該的!

聽到大家的感謝聲,慕傾瓷覺得……嗯,好像也沒有那麼肉痛了!

正在拍戲的時候,這劇組裡,又來了一個……不速之客!

看著出現在方明濤旁邊的劉美文,慕傾瓷倒是一點兒不覺得驚訝。

而我們的方導,卻是因為煩躁,而將眉頭皺得,都快能夾死蒼蠅了!

「傾瓷,有人找!」最後,深吸了好大口氣后,方明濤再出聲喊了慕傾瓷一聲。

左相大人的小嬌妻 ……

還是和之前一樣,劉美文帶著慕傾瓷,上了她的車。

坐在副駕駛以後,慕傾瓷扭頭看向了劉美文,道:「劉小姐,有什麼事嗎?」

劉美文今天臉上的妝,化得很濃,看得出,她今天的臉色,應該是非常不好的。

哪怕就是化著這麼濃的妝,這眼睛下方的黑黛,卻依然很是明顯。

嗯,這肯定是沒睡好。 想來也是了!發生了那樣的事,怎麼可能睡得好呢?

不過……這也是她自己自作自受啊,怪得了誰呢?

「慕傾瓷!!你少在我面前裝模作樣的!昨天晚上,路三兒他們那樣對我,是不是你指使的!」看著慕傾瓷這張精緻絕美的臉,劉美文簡直恨得牙痒痒。

她緊咬著后槽牙,雙目充血,一字一頓地,咬牙切齒地厲聲質問著她。

「路三兒?路三兒是誰啊?還有……那樣對你?是哪樣對你啊?劉小姐,你說的話,我怎麼一個字兒都聽不懂啊!麻煩你把話說得……再清楚一些?」相比起劉美文,慕傾瓷的反應,實在是太過雲淡風輕了。

她一臉狐疑地眨了眨眼后,再這般一臉無辜地看著劉美文,用一副無辜又無害的單純表情看著她,詢問著她。

看到這樣的慕傾瓷,劉美文更是恨不得將她這張臉給撕破!

賤人!賤人!!

「你少裝了!慕傾瓷,不要告訴我,你不知道路三兒他們對我做了什麼!他的幾個手下,他們輪jian了我!他們輪jian了我!!是你!就是你!就是你讓他們這麼對我的!你這個心狠手辣,蛇蠍心腸的女人!!」

劉美文伸手指著慕傾瓷,咬牙切齒地厲聲質問著她。

說話的時候,她的聲音,都在顫抖,連指著她的那隻手,也在發著抖。

可想而知,現在的劉美文,情緒到底有多崩潰。

慕傾瓷:「……」

Excuseme?!

她心狠手辣?她蛇蠍心腸?!

呵呵!大姐,你怕是還沒睡醒吧?!

她劉美文竟然好意思說她心狠手辣?這可的真是天大的笑話!

她啊!只能算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而已!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倘若你非要來招惹我……那麼呵呵……就真是要對你說聲抱歉了!

「劉小姐說什麼就是什麼吧!」慕傾瓷繼續一臉無辜地聳了聳肩,很是隨意又無所謂地說道。

「慕傾瓷!我不會放過你的!我絕對不會放過你!!賤人!」劉美文赤紅著雙目,怒不可遏地瞪著慕傾瓷,那眼神,彷彿恨不得立刻就將她給千刀萬剮一般。

威脅她的時候,那語氣里,也充滿了濃濃的恨意。

老實說,此時此刻的劉美文吧,倒真是有些嚇人的。

但是!!她慕傾瓷怕過誰啊?

想怎麼對付她,儘管來!她難道還會怕她這個胸大無腦的蠢女人嗎?!

真是笑話!

不過——慕傾瓷覺得,有些話吧,還是該給她提前說好。

「想怎麼來,儘管來!但是劉小姐,我覺得我還是有必要奉勸你一句,做事之前……記得先想想後果哦!必須得先確定,你沒有什麼把柄,落在別人手裡。否則……那很有可能——會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哦!」

慕傾瓷扇了扇長翹濃密的羽睫,唇角掛著淺淺淡淡的笑,一臉溫柔無害地看著劉美文,再這般很是『好心』地……提醒了她一句。

她完全是出於好心,才告訴劉美文的哦!但是別人領不領情……那她可就不知道了。



【更新完畢!求推薦票~求月票~求留言~求打賞~求五星評分啦~~】 「……!!」 月華庭 聽到慕傾瓷的這話,劉美文的臉色,倏然變得難看了起來。她緊咬著后槽牙,怒瞪著慕傾瓷,這再一字一頓地出聲質問著她,「你……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不知道為什麼,聽到慕傾瓷說這話的時候,劉美文的心裡,總有種不祥的預感。

這種感覺就好像……好像自己有什麼把柄……給慕傾瓷窩在手裡似的。

但是她想了想,卻又想不出,自己能有什麼把柄被慕傾瓷給握在手裡。

慕傾瓷輕笑著聳了聳肩,道:「沒什麼意思啊,只是給劉小姐提個醒而已。」

劉美文不再說話了,她總覺得慕傾瓷不可能平白無故地說這句話。但是她心裡又確實想不出……她為什麼會這麼跟她說話。

最後,劉美文把這一切歸咎於……她是故意這麼說的……目的就是為了虛張聲勢。

想到這裡,她不禁一臉嘲諷地斜睨著慕傾瓷,極其不屑地冷笑了一聲。

慕傾瓷:「……」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