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界!”

“嘭!”

青色大手把結界一巴掌拍了出去,這讓呆在裏面的風明是一下子來了個七葷八素。

“有沒有天理啊!不就是一個葬靈嗎?用得着這麼厲害嗎?”

不等拍飛的結界落地,懸空的青色大手迅如閃電的一把抓了過來,把結界給緊緊地握在手中。

文明之萬界領主 “嘻嘻嘻,這下看你怎麼辦?還不老老實實的聽我訓話。” “哼!區區一個葬靈,也敢大言不慚,妄自稱神。你若是神,那天上的神是什麼?”風明靈機一動,雙臂環抱着藐視道。

“混蛋!你竟敢罵我!我決定不再跟你說話,我要讓你死,我要讓你成爲我體內的一部分。等你化作了我的一部分,我看你還會嘲笑身爲主體的我嗎?哈哈哈….”

“就是現在,爆!”

結界爆碎,連帶着將青色大手也給崩碎。風明趁機掠到一旁,連跳三下,和葬靈保持至少五十米的距離。

“咦?竟然掙脫了。不要緊,能抓你一次,就能抓你第二次。等再抓到你,我就不跟你玩了,聊天到此結束。”

神經質葬靈的性格轉眼間變成了冷酷無情型。隨着它的轉變,它的攻擊也變得凌厲起來。

“火蛟符,急急如律令,去!”

火蛟揮爪向着青色大手就抓了過去。然而,令風明大跌眼鏡的是,火蛟的攻擊和自己先前一模一樣,完全打不着。

“不對,同樣是能量,爲什麼爆裂的結界就可以傷到青色大手呢?再試一次!”

“結界!”

長方形的結界將青色大手整個封印起來,緊接着,風明就一聲大喝,“爆!”

“轟”的一下,自爆的結界裹挾着青色大手潰散成點點星芒。爆碎的力道沒有一絲外泄,全部作用到了青色大手上。

“果然,按照能量性質,符籙和雷劍同樣是用精神力激發,但它們更多依賴的是自然元素。而結界雖說是由精神力激發,但裏面包含更多的是我自身的精神力,進一步的講是靈魂之力。

所羅門之前也說過,一旦我的精神力能夠突破,蛻變成爲神識,那我的靈魂也能變的強大,進階成爲元神。

陰人之所以凌駕於鬼物之上,就是因爲他們是由元神轉變,而鬼物是由靈魂轉變。

既然找到了方法,那就不陪你再耗時間了,我的時間可是很寶貴的。”

風明能夠一次次的戰勝敵人,擺脫險境,敏銳的分析力在其中起到了不可忽視的作用。

桃花千里縱難尋 “哼!別以爲破得了我的青色之手,就了不起了。我葬神的手段可多着呢!看招!”

“唰唰唰…”的破風聲響起,一個個黑色的墓碑從夜空中急落而下。

“呀呀個呸的,這不是耍無賴嗎?就算我可以釋放結界,也攔不住那麼多啊!”

風明放棄了進攻的打算,轉而改爲防守。

一層透明堅固的結界將他保護在裏面。他希望自己的結界足夠牢,能夠抵擋住這一波攻擊。

只要抵擋住,自己就可以通過結界,瞭解這一擊的力道,從而間接地推測出葬靈如今的實力。

“咚咚咚…”墓碑一個接一個的砸到了結界上。

結界在防住了前半段的狂砸後,後半段是開始出現搖晃不支的現象,好似即將轟塌的房屋。

“大哥,平常的你不是挺聰明的嗎?怎麼這會犯暈了呢?你不是還有一招沒有使出嗎?說不定今天正好可以拿它當磨刀石呢!”

“好傢伙!開口前能先吱一聲嗎?沒被砸死,差不多也要被你嚇死了,我可是在聚精會神的戰鬥!”

“哎!不要給自己找理由,這是弱者的表現。先不糾結這個了,大哥,你還記得龍拳嗎?”

龍拳,在遇到混沌時,混沌教授帝明的一種武技。這武技只有修爲達到了極境的人才能施展。若沒有達到極境,強行修煉,到最後會走火入魔自焚而亡。

“一語驚醒夢中人吶!看我的龍拳!”

“昂!”的一聲龍吟,風明的雙拳之上被一層淡金色的龍頭虛影覆蓋。

他果斷地撤銷結界,揮拳向着墓碑就砸了過去。

“嘭嘭嘭…”的聲音接連響起,風明放棄了防守,全身心的投入到反攻中。

遠遠望着這一幕的器靈感覺到了風明的異變,可它並不認爲風明有可能憑藉這短暫的爆發,突破自己的墓碑流星。

龍拳的威力在風明不斷地揮拳下,一點點的提升着。

星月日三個境界都達到了極境,這也讓低境界的修爲達到了全部圓滿。

極境的圓滿之力就像是破石而出的一汪清泉。

如今這汪清泉在風明的不斷施壓下,開始一點點的積聚力量,從石縫中不斷溢出。

終於,在力的平衡點達到一個極致時,“咔嚓”一聲,大股的清泉噴涌而出,匯聚成了一條涓涓長河。

“昂”的龍吟之聲再度響起,風明整個人的精氣神隨着這聲龍吟而拔高一截。

淡金色的龍頭虛影,在此刻變成了金色,虛影也是變成了實質。

一拳揮出,不再是單單的一道直線,而是以拳頭爲箭頭,呈扇形輻射而出。

同樣的揮拳,帶來的殺傷力和殺傷範圍不可同日而語。現在的風明還沒有揮幾下龍拳,這漫天的墓碑就變得稀稀拉拉,看樣子用不了多久,葬靈的這招墓碑流星就會被自己給破解。

“不可能,怎麼一下子變得這麼強!作弊,他一定是作弊了!墓碑山,給我鎮壓!”

由墓碑凝聚而成的一座大山從空中狠狠地砸了下來。

瘋狂起來的葬靈是沒有理智的,它纔不會去管地面上豎立的墓碑,哪怕這些墓碑爲它提供了靈的基礎。

“龍吟天下!”

風明霸氣的吼了一聲,他依據拳勢給這一招起了一個名字。

一拳揮出,猶如一條金色的神龍沖天而起。風明的身影融入到了金龍之中,此時的他就是金龍,金龍就是他。

“嘭”的一聲巨響,墓碑山土崩瓦解。

不過,這還沒完。金色神龍一個翻身騰躍,向着葬靈就俯衝下來。

葬靈驚恐的張大嘴巴,想要遁地逃走。可它會有這個機會嗎?

不,當它使出墓碑山這一招的時候,就註定了它今天的結局。連自己的根都不要的靈,怎麼可能會有明天。

“嚓”的一下,金龍穿過了葬靈的身軀。

這一次,風明有了實質的感覺。通過這個感覺,他知道葬靈已經死了,再一次迴歸大地。

只是它還能出現嗎?還能被這些構成靈的基礎接受嗎?

這個問題風明不想深究,還有很多事等着自己去做,沒必要爲了這件事而去浪費精力。

“很爽!很酷!很棒!龍拳可以成爲我的底牌之一,不到關鍵時刻,絕不輕易使出。一旦使出,必須要將敵人徹底擊殺。”

風明沒有被強大的力量衝昏頭腦,他明白龍拳代表着什麼。只有等自己有足夠的實力站在山巔上,龍拳纔可以堂而皇之的出現在大家的眼前。 解決掉了葬靈,接下來的事就簡單多了。

走到要刻畫陣法的位置,按照所羅門的指點,很快就繪製好了傳送陣的陣紋。

“咻”的一下,混沌從風明的精神世界內遁了出來。

“大哥,陣法的啓動需要大量的精神能量。目前的你無法做到這一步,我會代替你激活陣法,維持陣法的運轉。

但相對的,三個小時內你必須趕回來。否則,你將切斷與現世的聯繫,想要出來,會比現在難上千萬倍。”

“辛苦了,我會在規定時間內趕回來的。”

“唰”的一道光芒從混沌身上發出,準確無誤的打入傳送陣的核心處。

“嗡”的一聲,空間發出了輕微的震動,緊接着,幽綠色的光芒是從傳送陣上筆直的射向高空。

幸好這光芒越往上顏色就越暗淡,氣息也越微弱。要不然,只要是在附近的,修爲在問道境以上的強者,便可清晰地感覺到這裏的異常。

風明對着混沌點了一下頭,迅速的投入到傳送陣中。

一陣天旋地轉過後,風明再次來到了黃泉界。如今的他收回祕法,變回了原來的自己。

“呼!還是這樣的我感覺舒坦。不知道風明的日子什麼時候能到頭。”

“俊風啊!別再感慨了,更不要作詩。抓緊時間,你也不想讓混沌受苦吧!”

“放心吧!我比你靠譜!”

單腳一點,妙俊風如風般向着黃泉閣的方向疾行而去。

一刻鐘後,守在黃泉閣門前的力王眉頭一皺,對着前方剛出現的朦朧身影,大喝一聲道:“來者請止步,私人領地,還請不要亂闖。”

效忠於妙俊風后,力王身上的戾氣又消減不少,他的意識形態也開始向着人的意識形態轉變。

“私人領地?我怎麼不知道黃泉界還有這樣一處地方?這裏是亡靈的世界,怎麼會有人的領地呢?”

“不好!”力王知道自己說錯話了,可想改已經來不及了,只能見招拆招了。

來的不是別人,正是妙俊風。他的容貌和體形與風明相比,有了明顯的變化。畢竟,要讓風明像一個文者,就不能讓自己太結實。

原本想直接和力王說話的,但考慮了一下,還是想測試一下力王的忠誠度和執行力。

等妙俊風站到力王的面前,力王的神色徹底變了,變得很凝重。同時,身上的肌肉也是壓縮繃緊,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全力出手的架勢。

他感覺到對方也是一名人類,並不是亡靈。能夠輕鬆自如穿梭陰陽兩界的人,怎麼會是容易對付的呢?

“在下力王,奉命守護這座閣樓,還請您行個方便。一旦動手,大家難免傷了和氣,這樣對您,以及我的主人都不好。”

“你的主人?報上名來,說不定我知曉一二。”

力王深吸一口氣,壓住火氣,回道:“我家主人姓風,單名一個明字。”

“風明?沒聽說過。既然是無名小卒,那就沒有什麼好客氣的了。看在你知進退的份上,我也不爲難你,讓開吧!”

“不行!主人的命令我必須執行到底。若是你想進去,除非是踏着我的屍體進去。”

“你叫力王對吧!我觀你修爲,只要再往上一步,就可以獲得陰人敕封的統領身份了。有這樣大好的前程,你又何必一根筋呢?讓開吧!我只是進去看看,又不會把這閣樓搬走。”

“不行!雖說有可能我不是你的對手,但臨死前我相信我還是能重傷你的。”

“哦?那我們就拭目以待吧!”

妙俊風沒有使出雷劍,也沒有動用符籙,上來就直接使出了龍拳。

嘹亮的龍吟聲剎那間響起,震得李王的雙耳都出現了耳鳴之聲。

“果然很強!比主人都強!強者的尊嚴不容侵犯,看來只能硬拼了,希望我能擋得住!”

由於這裏是黃泉界,陰氣充斥着整片天地。 緋聞女王的獨家祕戀 力王的一身實力,在這裏可以得到三分之一的加成。

一拳揮出,螺旋形的拳勁帶起一道狂風,向着龍拳就衝了過去。

“咚”的一聲悶響,大片的氣浪從二者接觸的地方擴散開來。

妙俊風和李王在雙拳接觸後,沒有移動一步。身上的氣力一如既往的向着對方不斷壓去。

若是誰的氣勢弱了,誰後繼乏力,那輸的可不僅僅是顏面問題,更有可能會命喪當場。

“這就是你的力量極限嗎?真讓我失望啊!”

“哼,別想用語言擾亂我心智。有本事就打敗我,不要只會動嘴皮子。”

“好吧!我就使出我八成的實力吧!你可要準備好。

龍吟天下!”

妙俊風拳頭上的光芒再一次暴漲,龍吟之聲變得深邃凝實。一個金色的的龍首像是活過來一般,睜開龍眼,向着力王就瞪了過來。

一股巨大的壓力隨着龍眼一瞪籠罩到力王的身上。力王雙腳下的地面,在這威壓臨身後,是“咔咔咔”的發出了碎裂的聲音。

“這難道就是龍威嗎?可一個人怎麼會釋放出如此濃重的龍威呢?”

力王出現了一剎那的晃神。然而,就是這一剎那的瞬間,龍拳的威力是突破了他的氣勁攻勢,蔓延到了他的整個手臂上。

“我輸了。主人,實在是抱歉,還沒好好的效忠您,就要先走一步了,願您今後能夠如願登上修者的巔峯。”

閉上眼的力王準備好了死亡的來臨,可戲劇性的變化在他閉上眼後,是突然降臨。

“力王,你做的很好,通過了我的考驗。”

“這聲音…”

力王睜開眼,盯着眼前的妙俊風看了片刻。

他確定自己剛纔聽到了主人的聲音,可爲什麼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他呢?難道是由於最後的願念而讓自己出現了幻聽嗎?

“好了,力王,我是風明,是你的主人。風明只是我的一個掩飾,我真正的樣子就是目前的樣子。還有,你可要記好我真正的名字,我叫妙俊風。”

“主人?您真的是我的主人嗎?您可不要騙我!”

“你覺得我有必要騙你嗎?我若不是你的主人,死去的你不是比活着的你對我更有益嗎?”

“也是!屬下力王,拜見主人。”

力王是個直率的夜叉王,既然他是自己的主人,那這禮節就必不可少。

妙俊風沒有阻止他的跪拜,這是屬下對自己的尊敬和臣服。

“你起來吧!隨我一同入閣。”

“遵命。” “力王,你就守在閣樓的門口。不能讓一絲能量流竄出去。這裏是黃泉界,能量一旦流竄出去,會迅速壯大,天知道它會蛻變成什麼。”

“請主人放心,我一定會守好關口,爲主人分憂。”

“好!”

妙俊風當先一步跨入閣樓之中,力王緊隨其後。說實在的,力王早就對閣樓內的景象和事物充滿了好奇。

濃厚的灰色能量將閣樓一樓的空間擠得滿滿的,原本輕靈的身軀在這裏變得沉重起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