絳珠芝,半夏也是見過的,不過,並沒有千年的,那些絳珠芝,都是越長越大的,不過,在過了九百年之後,這絳珠芝,就回慢慢的變小。

將自己全部的精華都濃縮了起來,就變成了現在這樣小小的,巴掌大的一株了。

韓楉樰也沒有見過千年的絳珠芝,不過,原主倒是小時候就見過了,她也有一些記憶,再次看到的時候,就沒有半夏那樣的驚訝了。

「好了,你不是來幫我煉製解藥的嗎,開始吧。」

韓楉樰可不想再耽擱時間了,多耽擱一會兒的時間,容初璟就要多一份危險。

要製作解藥,也沒有想象的那樣容易,韓楉樰和半夏,兩個人一起,也才在黃昏的時候,將解藥給煉製了出來。

「太好了,解藥終於做好了!」

半夏感慨了一下,今天和韓楉樰一起煉製解藥,他覺得自己好像學到了很多的東西。看來,下次自己還有找機會,多和她一起煉製藥材。

「嗯,我先過去了,你將這裡收拾一下。」

韓楉樰拿著做好的解藥,已經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給容初璟服用了。

半夏當然是不會有什麼意見的了,點了點頭,就讓韓楉樰快過去了。

等韓楉樰到了容初璟的房間的時候,韓楉榛還在裡面,不過,碧玉和紅綢,也都在裡面。

每次,韓楉榛想要拿起帕子,給容初璟擦臉,或者是擦手的時候,碧玉和紅綢,都會阻止她。

「韓姑娘,這樣的事情,還是奴婢來吧,你先在一旁休息一下。」

韓楉榛雖然心有不甘,不過,也不好再這個時候和他們計較,只能將帕子給他們了。

「姑娘,你來了,是不是解藥煉製好了?」

紅綢看到了韓楉樰進來,一臉欣喜的看著她,還有,她手上的瓶子。

「嗯,好了。」

韓楉樰點了點頭,就朝著容初璟的方向走了過去。

剛剛紅綢的聲音,韓楉榛也聽到了,她一臉驚喜的站起了身,就向著韓楉樰迎了過來。

「楉樰,你終於來了,解藥好了嗎,快給他服用吧。」

看到韓楉榛比自己還要迫不及待的樣子,韓楉樰眯了眯眼睛,沒有理會她,徑直走向了容初璟。

這個時候的容初璟,已經比早上,韓楉樰離開的時候,身上的黑色要更加的深了,眉頭緊緊地皺著,好像在承受著什麼痛苦。

韓楉樰做了下來,就在容初璟的床邊,靜靜的看了他一會兒,然後才從自己帶來的瓶子里,倒出了一個淡紫色的藥丸。

「姑娘,水來了。」

碧玉很是貼心,知道韓楉樰要給容初璟喂解藥,馬上就將她需要的水,給端了一杯過來。

韓楉樰點了點頭,將藥丸塞進了容初璟的嘴裡,又馬上給他餵了一口水。 方逸天接到的是蘇婉兒撥打過來的電話,不過這可是一個越洋電話。

蘇婉兒大學畢業之後,鑒於她的成績極為的優異,學校方面都建議她去海外深造讀研,原本蘇婉兒是不情願,她只想著大學畢業之後能夠真真正正的與她心中的方哥哥在一起。

不過方逸天得知情況之後便是勸說著她去海外深造讀研,而藍雪她們這些女人最後知道后也是勸說不已,暗中已經是默認日後蘇婉兒會與方逸天在一起的事實。

蘇婉兒也是得到了藍雪她們態度上的默認以及接納之後這才安安心心的去劍橋大學讀研去了。

算起來,蘇婉兒今年之內應該會畢業。

「婉兒,怎麼又給我打電話了?你什麼時候畢業回來呢?」方逸天接了電話,開口笑著問道。

「差不多在八月份那時候,到時候方哥哥可要來接我哦。人家真的好想你,都快一年沒有看到你了……」電話中,傳來了蘇婉兒那幽怨不已的聲音。

方逸天禁不住一笑,說道:「你這小妮子,放心,等你回來了就天天見到了,好吧?」

「嗯啊,人家知道了。對了,小剛剛、小騰騰、傲雪、嘉怡還有雄雄他們都還好吧?我好想他們啊。」蘇婉兒開口問起了方逸天的孩子情況。

「放心吧,他們都很好,都盼著你回來帶他們去玩呢。」方逸天笑了聲。

「嗯啊,對了,詩詩呢?詩詩也快放假了吧?」蘇婉兒又問著。

「詩詩應該還沒放學回來,玉姐去接她了,一會兒應該就回來了。」方逸天說著,又說道,「小妮子,你放心,方哥哥會等著你回來,然後我帶著你們一起去加勒比海域的海島上度假。」

「又去加勒比海域啊?好啊,那麼方哥哥一定要等著我回來哦。」蘇婉兒高興不已。

「肯定的,方哥哥什麼時候騙過你?」方逸天沒好氣的說著。

蘇婉兒笑了笑,閑聊了一會兒之後便是掛了電話。

而這時,別墅外一輛寶馬轎車緩緩駛入了前院,車門打開,先是看到一個成熟嬌艷的女人走了下來,她身段成熟欲滴,猶如完全熟透的水蜜.桃,散發而出的芬芳味道動蕩人心。

「詩詩,下車吧。」

「好的,謝謝蕭姨。」

說話間,一個十二歲左右的小女孩走下車來,長得亭亭玉立,精緻俏美,惹人憐愛。

緊接著,又一個成熟而又柔美的女人走下車來,看著眼前這個女人眼眸中露出了絲絲慈愛之意,正是柳玉。

而這個十二歲的女孩自然正是她的孩子詩詩,前面最先走下來的那名成熟美女的女人則是蕭怡,雖說五年過去了,但歲月不曾在她身上留下多少痕迹。

五年過去了,其中一個對於蕭怡來說最為重要的事情在於——在四年前,方逸天已經是公開了他與蕭怡之間的關係。

當然,在公開之前,方逸天已經是跟林淺雪試探過,談過。

然而讓方逸天與蕭怡都意料不到的是,林淺雪竟然極為的理解與包容,用她的話來說就是蕭姨一輩子的確是太辛苦了,一個人活著極為的不易,特別是對於一個女人來說,因此看著蕭姨有了一個依靠那麼她也很欣慰,她並不介意蕭姨跟她一起都是方逸天的女人。

林淺雪的理解之下,方逸天便是公開了與蕭怡之間的關係,這樣蕭姨便是可以光明正大的與方逸天在一起,與藍雪她們團聚在了一起。

「爹地……」

詩詩走進了別墅中,張口對著方逸天喊著。

柳玉成為方逸天身邊的女人之後,方逸天索性將詩詩的改姓為方,姓名叫方詩詩。

這件事柳玉並不反對,因此不成問題。至於柳玉的前夫,更不敢吱一聲,事實上多年前葉浪暴揍柳玉前夫一頓之後,柳玉這位前夫再也沒出現過。

「喲,詩詩回來啦。」方逸天一笑,目光一轉,便是看到了走進來的蕭怡與柳玉。

「詩詩姐姐,詩詩姐姐……」

詩詩走進別墅后,方剛、方騰、方傲雪以及方嘉怡這些小孩子全都圍上了上去,看來很喜歡跟詩詩在一起玩。

詩詩面帶微笑,領著方剛他們到一邊玩去了,口中還說著:「姐姐給你們帶回來好吃的哦,你們不準搶,我會分給你們的……誰要是不聽話我就不給誰。」

……

看著孩子們都和睦融洽在一起玩鬧著,方逸天他們一個個臉上都流露出了極為欣慰欣喜之意。

隨著夜色漸漸暗淡下來,慢慢的,外面的雲夢、舒怡靜、林曉晴、夏冰、唐怡紅、甄可人、許倩、郁雅蘭、沐郁芳、劉詩蘭全都回來了。

劉詩蘭目前已經是在天海市這邊工作,成為了慕容晚晴身邊的一名助手。

而顧傾城這五年來更是保持著大紅大紫的名氣,目前正在京城中宣傳著她的新電影,冷夢瑤也是在京城中,依然還在龍組,她覺得自己還真的是過不習慣那種什麼事都不幹的生活,便是繼續在龍組工作。

安碧如也被方逸天接來了天海市,不過由於她身為空姐,由於工作緣故,在各大城市間飛來飛去的,並非是每晚都能回到家。

一個個美女都回到別墅中,那場面還真的是無以倫比的熱鬧非凡,面對著這麼多美女的圍繞,方逸天真的是感覺到很幸福。

最後——

轟!

一聲轟鳴的機車聲傳遞而來,震耳欲聾。

方逸天一怔,便是快步走了出去,竟是看到一輛雅馬哈機車飛馳而來,機車上坐著一個冷艷而又顯得極為彪悍的性感女人,赫然正是關琳。

而且關琳的後背上,還直接用背帶背著一個一歲半左右顯得胖嘟嘟的小男孩。

「悍妞?我都跟你說多少次了,騎摩托車就不要帶著孩子。危險姑且不說,這風吹日晒的……你看看,雄雄小臉兒都曬紅了。」方逸天快步走過去,沒好氣的說著,便是趕緊的將關琳後背背著的方雄解了下來抱在了懷中。

「雄雄,給你老子笑一個。你老娘不像話,一會兒老子我替你出頭。」方逸天看著懷中胖嘟嘟的小男孩,便是開口說著。

雄雄口中本來是吸吮這他那胖乎乎的小手,被方逸天抱在懷裡后他頓時手舞足蹈起來,口中發出了一陣陣的啼笑聲,顯得極為的可愛動人。

「來,叫一聲爸爸,爸爸就讓你騎在背上。」方逸天笑著。

雄雄胖嘟嘟的小臉蛋一直笑著,最後便是發音極為不準的叫了聲:「爸、爸爸、爸爸……」

「哈哈,真是太乖了。」方逸天開懷不已。

關琳在旁看著這一幕,也是露出了笑意,而後她便是沒好氣的說道:「混蛋,我對孩子怎麼樣用得著你來管啊?孩子是我生下的,又不是從你肚子里生出來的。再說了,不就是吹點風嘛,這有什麼的?孩子長大了要是弱不禁風的那麼只怕不像是你這個身為暗黑世界第一強者戰狼所生的兒子吧?」

方逸天聞言后一陣無語,只好說道:「得得得,老子不跟你爭,進去吧,快要吃飯了。」

而後,方逸天抱著雄雄與關琳走進了別墅裡面。

看到雄雄后,甄可人與許倩都驚呼了一聲,紛紛跑過來搶著要抱,說起來別墅中的這些美女一個個都很喜歡小孩。

當初雲夢與慕容晚晴相繼生出方剛與方傲雪的時候,方逸天想過要找個保姆來照看孩子,可是保姆是叫過來了,但孩子一直都是被甄可人、許倩、林淺雪、師妃妃、蕭怡、沐郁芳等等她們一個個輪著抱,輪著照看。

叫過來的保姆根本沒機會碰到孩子,最後方逸天也只好將保姆辭退了,家裡面這麼多美女,有她們照料也足夠了。

一家子人正在別墅中熱熱鬧鬧的時候,一輛車子再度飛馳而來,車子停下之後便是看到藍老爺子在吳劍鋒的攙扶下走下車來,而後方海也走了出來。

藍老爺子他們剛走下車,有一輛轎車飛馳而來,車門打開,竟是看到一道更加成熟妙曼的倩影走下車,赫然正是歐水柔,她打開車門之後開口說著:「老爺子,我扶你下車。」

「老嘍,老樓,慕容老弟,看看如今我們不被人扶著還真的是走不動嘍。」藍老爺子開口說著,而這時,慕容老爺子也被歐水柔攙扶下了車。

「藍大哥,歲月不饒人啊。不過有生之年,能夠陪陪身邊這些兒孫還有那些孩子們就無憾了。」慕容老爺子說道。

「說得對,走吧,我們進去。」藍老爺子開口說著。

這時,方逸天與藍雪她們趕緊走出來迎接著藍老爺子與慕容老爺子他們,走進了別墅中后,方剛、方騰他們一個個都奔向了藍老爺子他們,張口叫著:「姥爺,姥爺,爺爺……」

「哈哈,小剛剛,騰兒,老爺我聽說你們哥倆在一個學校的時候經常聯手欺負人對不對?」藍老爺子哈哈笑著,看著跑過來的孩子們顯得開懷不已。

慕容老爺子也是極為的開心,他伸手將方傲雪以及方嘉怡這兩個小女孩拉到身邊,臉上的笑意很開懷,看著好像年輕了好幾歲。

方海更是笑容滿面,如今孫子孫女這麼多,他心中早就樂開了花。

這會兒方海正抱著方雄,不斷的逗著這個胖嘟嘟的小男孩,小男孩也不面生,被方海逗得啼笑不已,這一幕還真的是極為溫馨動人。 韓楉樰做的解藥,是遇水即化的,所以,即使容初璟現在不能吞咽,將水給他灌進去之後,解毒的藥丸,也隨著水,流向了他的身體。

等容初璟吃了解藥之後,韓楉樰依然沒有離開,就這樣守在了他的床前,而,同樣和緊張的,是站在一旁的韓楉榛。

只見她雙手緊緊地握在了一起,一雙眼睛也盯著還躺在床上的容初璟,想要過去,又有些不敢的樣子,這樣一副溫婉的樣子,還真的是很能讓男人憐惜。

可惜了,韓楉樰不是一個男人,她也不懂得憐惜,既然韓楉榛想要在那裡站著,那就站著好了。

「楉樰,他不是服用了解藥了嗎?怎麼還沒有醒過來啊?」

韓楉榛擔憂的看了容初璟一眼,又焦急的望向了韓楉樰,就好像在懷疑,她的解藥是不是真的一樣。

看到韓楉榛露出這樣的表情,韓楉樰就有些不高興了,她可以懷疑自己不是好人,但是,卻不能懷疑自己的醫術。

「你以為這是仙丹嗎,吃下去就能起效了?」

韓楉樰的話,說的很是不客氣,讓韓楉榛覺得很是委屈,眼睛一瞬間就紅了。

「不是的,楉樰,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我就是擔心。」

韓楉榛急急地向韓楉樰解釋著,她怕她誤會了自己,生了自己的氣,將自己趕出了益生堂,那她就不能再見到容初璟了。

「行了,我不管你是什麼意思,你安靜一點,不知道病人需要靜養嗎?」

韓楉樰冷冷的看了韓楉榛一眼,她現在真的是一點都不想聽她在這裡哭哭啼啼的樣子。

韓楉榛見韓楉樰是真的生氣了,張了張嘴,想要解釋什麼,不過,想到她剛剛說的話,還是什麼都沒有說出來,只是,心裡依然覺得委屈。

「姑娘,已經很晚了,你午飯都沒有吃,奴婢去給你端一些東西過來吧。」

就在房間里異常的安靜的時候,紅綢的聲音響了起來了,韓楉樰一聽她的提醒,這才覺得自己好像是有些餓了,就點了點頭。

「嗯,你去吧。」

紅綢和碧玉看了韓楉榛一眼,就離開了,在他們離開了之後,半夏也沖了進來。

「韓姐姐,怎麼樣了?他服用了解藥沒有?有沒有什麼變化?」

半夏很是興奮的詢問著韓楉樰,這可是他第一次接觸這樣的毒藥和解藥,當然不想錯過任何的一個細節了。

「才剛剛服用了,你自己看看吧。」

韓楉樰對於半夏,還是很寬容的,讓他自己看看,容初璟服用了解藥之後,有沒有什麼變化。

「嗯,我覺得,他身上的黑色,好像淡了一些了,又好像沒有。」

半夏嘀嘀咕咕著,最後也沒有下結論,乾脆直接過去,將容初璟的手拿了起來,給他把脈。

見到半夏來了,韓楉榛還是鬆了一口氣的,剛剛的氣氛,還真的是有些尷尬,而且,她都已經站了很長的時間了,腳都累了。

「半夏,他怎麼樣了,有沒有好一點?」

韓楉榛關心的詢問著,她知道半夏對自己的態度不好,不過,這一切,都是為了容初璟,她覺得,這些,都是她可以忍受的。

「你吵什麼,沒有看到我正在看嗎?」

半夏毫不客氣的吼了韓楉榛一句,這個女人真是的,怎麼那麼話多,害的他都沒有辦法把准脈搏了。

韓楉榛就這麼一會兒的功夫,就被兩個人嫌棄自己話多,太吵了,委屈和不甘一下子涌了出來,順著眼淚流了下來。

不過,這個時候,可沒有人會去關心她,韓楉榛也明白,自己走到了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來。

「韓姐姐,我覺得,他的脈搏,好像變得強了一些,這是不是說明,這解藥起效了啊?」

半夏給容初璟檢查完了,睜著一雙眼睛,有些疑惑的看著韓楉樰。

「應該是吧。」

韓楉樰剛剛也給容初璟把了脈了,和半夏得出的結論是一樣的,不過,這隻能說是一個好現象,人還沒有醒過來,他們也不能先下判定。

「姑娘,晚飯來了。」

就在這個時候,碧玉和紅綢,將韓楉樰的飯菜端過來了,半夏看到了那些豐盛,有色香味俱全的飯菜,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那個,韓姐姐,既然這裡沒有我什麼事情了,那我就先走了。」

韓楉樰看著半夏那一副饞樣,怎麼會不知道他在想什麼,點了點頭,就讓他先離開了。

她看了一眼還在床上躺著,沒有絲毫的生氣的容初璟,也站起了身,準備先去吃了飯,再過來守著他。

韓楉榛看著碧玉他們給韓楉榛準備的晚飯,很是豐盛,有紅燒肉,糖醋裡脊,有醬香茄子,還有冬瓜排骨湯。

而且很香,這香味,順著空氣,飄到了她的鼻子里,韓楉榛捂住了自己的肚子,她也很餓了啊,從早上到了益生堂之後,她就沒有吃過飯了。

剛剛還不覺得,現在看到那些飯菜,就有些忍不住了。

「韓姑娘,你也去吃飯吧,我們只帶了姑娘一個人的飯菜過來。」

碧玉看得出來,韓楉榛也想吃飯了,不過,他們可不是她的丫鬟,為她服務,想吃飯,就自己去吃吧,能給她吃的就不錯了。

「楉樰。」

韓楉榛有些委屈的叫了韓楉樰一聲,想要留下來,和她一起在這裡吃飯,在她看來,不過是丫鬟而已,多跑幾趟,也沒有什麼關係的。

「你要是餓了,就先去吃飯吧,要是吃不慣,就回去吃吧。」

韓楉樰現在可不想見到韓楉榛,也不會讓碧玉和紅綢他們再去給她端一份飯菜過來。

韓楉榛咬著下唇,眼中閃過了一抹幽怨,不過很快就消失了,再次抬頭看了一眼,被擺在桌子上面的飯菜。

「那楉樰,我先過去吃飯了,等會在過來陪你。」

說的是陪韓楉樰,不過,這屋子裡面的人都明白,韓楉榛真正想陪的人,是還躺在床上的容初璟吧。

「切,原本黑以為她真的是來幫姑娘的,沒有想到,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真是不要臉。」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