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一家茶樓時,一對夫妻從裏面走出來,倆人大概是輸了錢,罵罵咧咧地互相指責對方牌技不好。

秦舒疑惑地皺了皺眉,走近后,微訝道:「溫叔叔,馮阿姨,你們怎麼在這裏?」

溫常兩口子看秦舒戴着口罩,愣了下,仔細瞧好一會兒。

馮碧華一拍大腿,認出秦舒了,「唷!這不是、秦婆婆收養的丫頭嘛?」

「秦舒啊!」溫常後知後覺反應過來,又想到什麼,激動道:「你、我聽說,你嫁進褚家了?那家人可有錢了!」

「真的呀?」馮碧華臉色一變,立即拉住秦舒的手,「以前我就覺得你這孩子不簡單,將來肯定有出息的,沒想到現在成豪門太太了!」

首發網址et

「沒有,你們應該是聽岔了……」秦舒否認道,畢竟她很快就要離開褚家了。

兩口子齊齊一愣,互相看了看。

馮碧華臉上的熱情去了一半,鬆開了手。

秦舒這才問道:「你們是搬到海城來了嗎?我之前還看到溫梨了,她在做兼職,不過沒來得及跟她要聯繫方式,她現在怎麼樣?」

溫常猶豫了下,說道:「溫梨她……已經嫁人了。」

「嫁人?!」秦舒因為驚訝,聲音忍不住抬高,「她才十八歲啊,怎麼嫁人?」

溫常臉色有些尷尬。

馮碧華瞪了他一眼,轉頭笑眯眯對秦舒說道:「小舒啊,你可能在大城市住久了,對農村不了解。我們村裏的孩子,十七八歲結婚的多得是呢,遇到條件好的,可不得趕緊結婚嗎?」

這話,秦舒可就不贊同了。

「溫梨她已經考上了大學,等畢業出來工作了再結婚也不遲啊!到時候還愁找不到條件好的結婚對象嗎?」

馮碧華冷笑了聲,「條件再好,能比得上韓家?人家光彩禮就給了一百萬!家裏還有上市的醫療公司,房產無數!」

韓家,醫療公司?

該不會是……

「你們說的那個公司,老總是不是叫韓墨陽?」

溫常嘴快,脫口道:「你怎麼知道?」

秦舒的臉霎時沉了下來,「你們把溫梨嫁給韓墨陽?知不知道他年紀比她大了十多歲,而且更重要的——」

後面的話,秦舒說不出來,看着溫常夫妻倆的反應,他們顯然是知道的。

那為什麼……

是因為那一百萬嗎?

秦舒瞬間想到了她的養父母。

她心裏一下涼到了底。

「你們可是溫梨的親生父母啊,怎麼能這樣對她?」

「你這話說的,我們自己生的女兒,想怎麼安排就怎麼安排!」 葉秋看到莫大師把右手放進了兜里,就知道莫大師不懷好意,不過他並不在意,笑着說道:「莫大師,我覺得有一件事你可能比較感興趣。」

「什麼事?」莫大師沉聲問。

葉秋說:「董晨是我殺的。」

莫大師頓時臉色大變。

他這次來江州,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查清董晨被殺之事,找到滅掉巫神教江州分堂的兇手。

可他怎麼都沒想到,兇手竟然是眼前這個年輕人!

當然,這是葉秋故意騙莫大師的。

那天殺董晨的時候,葉秋雖然在場,但最後董晨卻是死在趙雲的槍口之下。

「白天在王家的時候,你拿出了一片碧綠的竹葉,還吹奏出尖銳的聲音,我那天殺董晨的時候,他也拿出了一片碧綠的竹葉。」葉秋道:「我猜,你和董晨的關係應該不一般吧?」

「董晨是我的親傳弟子。」

莫大師眼裏充滿了仇恨的目光。

葉秋笑道:「我說董晨那麼廢物,原來是你這個老廢物的弟子啊,看來死的不冤。」

「如此說來,跟董晨一起的其他人,是不是也是你幹掉的?」

「沒錯。」葉秋道:「巫神教潛伏在江州的人,都是被我幹掉的。」

莫大師問道:「我們巫神教和你往日無怨,近日無讎,你為什麼要殺我們的人?」

葉秋說:「我是江州的老大,你們的人在我的地盤上刺殺九千歲,僅憑這一條,就該死。」

莫大師殺機濃烈的看着葉秋,說道:「小子,跟我們巫神教作對不會有好下場!」

「巧了,凡是跟我作對的人,也沒有好下場。」葉秋笑呵呵的說道:「莫大師,有一句話叫做反派死於話多,不知道你聽說過沒有?」

「什麼意思?」

莫大師陡然感到有些不安。

「難道你不覺得奇怪嗎,我明知你是巫神教的人,怎麼還跟你說這麼多廢話?」

「你到底什麼意思?」

「莫大師,你動手指試試。」

聞言,莫大師悄然動了一下手指,猛然發現,手指上竟然使不上一點兒勁。

怎麼會這樣?

莫大師又微微動了一下手臂,驚駭地發現,手臂根本抬不起來。

不僅如此,渾身上下也軟綿綿的。

「這是……中毒了?」

莫大師立刻就反應過來,心中大驚。

這小子什麼時候給我下的毒?

為什麼我沒有察覺到?

莫大師背心滲出了冷汗。

要知道,他是巫神教中數一數二的用毒高手,可現在竟然中了葉秋的毒,這太不可思議了。

「你個混蛋,竟然給我下毒,卑鄙!」莫大師沖葉秋怒罵。

「要說卑鄙,我可比不上你,我只不過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罷了。」葉秋微笑的問道:「莫大師,以前都是你給別人下毒,今天你卻中了我的毒,不知道此時此刻,你是什麼感受?」

「小子,你休要得意,不要以為我中毒了就殺不掉你,小紅——」

莫大師一聲大喊,那條紅蛇迅猛撲了過來,高高的昂起頭顱,沖葉秋齜牙咧嘴。

葉秋臉上一點害怕的神情都沒有,反而饒有興趣的盯着紅蛇看。

「莫大師,這條蛇你養了不少年吧?」

「小紅跟着我十五年了。」

「有沒有五十斤?」

「沒有,四十八斤。」莫大師有些疑惑,說:「你問這個做什麼?」

葉秋沒有回答莫大師的話,而是自言自語的說道:「四十八斤,剝掉皮除去內臟,應該還有三十斤吧,夠煮一頓火鍋了。」

吃你媽比!

莫大師勃然大怒,吼道:「小紅是我兄弟,你敢吃它……」

「它是你兄弟?你跟畜生是兄弟?那你豈不也是畜生?槽,我跟一個畜生廢話什麼。」

葉秋指著那條紅蛇說道:「畜生,過來受死。」

呲——

紅蛇嘴裏發出一聲怪叫,像是一道閃電似的,撲向葉秋。

不得不說,這條紅蛇的速度很快,一般的虎榜高手,恐怕還擋不住它。

只可惜,它遇到的是葉秋。

嗖!

葉秋身子一側,躲開紅蛇的攻擊,順勢一把掐住了紅蛇的七寸。

剎那,紅蛇被制服。

常言道,打蛇打七寸。

七寸是蛇的命脈,只要抓住這個部位,那麼一條蛇的生死就由你掌控。

但是,這條紅蛇跟在莫大師身邊那麼多年,十分有靈性,在被葉秋掐住七寸的那一刻,它的尾巴「啪」地甩向葉秋的臉龐。

然而,葉秋的速度更快,一拳轟然砸向襲擊他的蛇尾,同時,抓住紅蛇七寸的那隻手猛然用力。

「放開小紅……」

咔嚓!

莫大師的話還沒說完,紅蛇就被葉秋一把扔在了地上。

一動不動。

顯然是死絕了。

「小紅……小紅……你殺了小紅……啊……」莫大師雙眼通紅,如同發怒的獅子大叫,沖葉秋吼道:「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

就在這個時候,龍王和趙雲走了過來。

至於莫大師帶來的那群人,已經被他們全部幹掉。

「趙哥,這條畜生交給你了,剝皮煮火鍋,對了,記得配點青菜。」葉秋說。

趙雲道:「這麼大一條蛇,一鍋煮不下,要不,我再做個姜辣蛇?」

「可以啊,正好下酒!」

聽到這些話,莫大師氣得目眥欲裂,無奈身上使不上一丁點兒的勁,否則他一定會找葉秋拚命。

「小子,我絕不會放過你!我要殺了你,啊啊啊……」

「行了莫大師,死到臨頭就不要鬼叫了,還是安心上路吧!」葉秋接着對龍王說道:「龍王,這個老廢物交給你了。」

「謝謝。」

龍王道了一聲謝,走到莫大師的面前,冷聲說道:「莫問心,你應該沒想到,你也會有今天吧?」

「從古至今,凡是無情無義之人,都沒有好下場。」

「你,也不會例外。」

「龍千秋,廢話少說,成者為王敗者為寇這個道理我還是懂的,既然落在了你的手裏,要殺要剮,悉聽尊便。」莫大師臨死之際,表現的很硬氣。

「如此,那就上路吧!」

轟!

龍王一拳擊向莫大師的咽喉,可就在這時,變故突生……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隨著越來越多的秦國玩家,被打倒在雲夢城,而選擇回去復活。

這場由霸氣王者發起的屠城戰,漸漸的接近尾聲。

張山他們在雲夢城繼續掃蕩幾遍后,沒有再發現秦國玩家。

就陸續回到當陽城。

「哈哈,這遊戲玩了三四個月,就今天砍人砍得爽。」

風雲一刀在公會頻道中開心的說道。

「一刀哥今天砍了多少人啊?」

「這哪知道,誰還去計數啊,而且也沒法計算的,我那個大招,就不知道滅了多少秦國玩家。」

「一刀是爽了,剛搞出神器和終極技能,就碰到這麼一場大混戰,真特么及時。」

「嘿嘿,只怪霸氣王者不識相,剛好撞到我斧頭上,活該他倒霉。」

「看你這話說的,好像是因為你,我們才打贏似的,跟你關係不大吧?」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