綱姆停頓在半空,已經感受到了不對勁。

“綱姆,你太自大了。”行刑者和兩頭鎮殿獸都在隨後追了過來。


“看來你是謀劃已久。”綱姆仰望天空,一道紫色的粗大閃電從天而降,直劈在教皇的身上。

這道紫色的閃電並沒有隨着一波炸裂而立即消失,反之一直穩定的存在着。

教皇的袍子完全破碎,他整個人被紫色的電光所包圍。


朱利安娜姐妹的巨蛇率先動手,猛然竄出,快若閃電,準備已久的巨量蛇毒以高壓水柱的方式直衝衝的噴射到了教皇身上。

不過所有毒液還沒接近教皇身體的紫色電光就幾乎都化作了烏有,巨蛇的一番噴毒完全成了無用功。

“可悲的傢伙,連聖光的招式也再無法使出了麼。”行刑者並沒有被嚇到,按照計劃,針對教皇而佈置的殺陣也開啓了。

一道門框粗大的紅光從地上衝起,直達半空。

緊隨其後一道又一道的紅光也在四周亮起了。

隨之而起的是如波紋一般的紅色壁障,將這一片天空和大地都包圍了起來,教皇突然感覺壓力倍增,保持原地的動作也萬分費力,這個殺陣是針對他的氣息所設的。

紅色的壁障連接了這片天空,那從天而降的紫色光芒直接被隔絕在外,隨後消失了光芒。

教皇綱姆失去了紫光的加持一下不適應殺陣內的劇烈壓力,從半空墜下,即將落地的時候才恢復過來。

這時長方形的巨大光幕四個最高處頂點的角都亮了起來,如太陽一般朝着處於中心的教皇綱姆灑下光輝。

不過這些紅色的光芒呈集束式,聚焦在教皇身上,將其烤灼得散發出巨量的白色濃煙。

西莉亞姐妹和路易斯都幾乎準備好了自己的殺招,

朱利安娜的白色巨蛇和西莉亞的黑色巨蛇合二爲一,竄入了地下,隨之而來是大地持續不斷的猛烈搖晃。

西莉亞姐妹二人退到了戰場一角,姐妹二人手勢迅疾,很快聯手開啓了一道小小的傳送門,無數巨蛇從傳送門而出在半空中搖曳直竄向綱姆的方向。

路易斯狀態依然不佳,但是已經凝聚出了一柄巨大的長槍,鋒利的槍頭旋轉着。路易斯一聲高喊,震翅高飛,手持長槍,體型猛增十倍,頭頂光環閃耀。

暴怒的路易斯飛到了綱姆的上方;

來自黑沙之地和銀芒殿的鎮殿巨獸,一黑一銀也合而爲一,不過巨大的體型沒增長太多,最終化爲一頭黑色帶着銀色條紋的麒麟獸。

行刑者全身都遁入了黑暗,此時的他就是黑夜中一道透明的影子,直直地站立在麒麟獸的額頭

中心兩道紅光分別一左一右,正北兩道,正南兩道,正東兩道,西方一道…

“爲什麼西方只有一道紅光!”行刑者心臟快速跳動了起來,一種十分不詳的預感在他心頭升起。

“幹掉綱姆!”一聲咆哮,行刑者乘着麒麟巨獸從天而降。 且說和先鋒約定以後唐帝就帶着昏迷的胖老趙,穆琴,孔力,司馬縛以及他的追隨者前往了阿卡拉城。

阿卡拉城城主“神選女”阿卡拉是唐帝的屬下,阿卡拉城被她發展得十分繁榮,這裏也有很強大的駐軍。

阿卡拉城的駐軍以萊特官軍爲炮灰,教廷聖殿騎士爲主力,阿卡拉自己的親衛軍爲精銳,阿卡拉的戰爭天使雕塑和禁衛武士爲底牌。

當然,目前這裏最爲精銳的還是巨眼魔尊,尤亞莉,尤娜和她們的族人。

唐帝就是想到阿卡拉城是自己目前最近和最爲安定以及武裝力量穩定的落腳點,所以帶衆人先前往這裏。

當然唐帝這麼做決定也是充分考慮到了胖老趙受傷嚴重的這個因素。

胖老趙在先鋒的銀芒殿內與銀芒衛兵們拼殺的時候用了太多太多次的部分爆體術了,他和使用紫雷天火的唐帝是衆人能夠殺出監獄的關鍵因素。

並且作爲胖老趙的朋友,唐帝也不會將其放任不管的。

天空飛過一大羣人,他們如同葫蘆串一般連着,速度快若閃電。

就像兒童的節節蟲遊戲。

化身巨大夜叉的唐帝憑藉黑綾的力量當作蟲頭,後面跟着一節一節的人。

孔力揹着胖老趙在第一節,後面依次是司馬縛和他的追隨者,穆琴與司馬縛的女性追隨者一同掉在尾巴上。

唐帝他們之所以這麼做就是爲了趕時間。

唐帝化身體型較爲巨大的夜叉在最前面,幾乎承受了所有因爲速度而產生的巨大空氣阻力,擋住了所有的疾風。

黑綾速度之快,加之唐帝此時已經不管不顧,沒用太久,一干人便從樊城外偏遠處的聖崖密林趕到了阿卡拉城。

迅速往城主府猛飛,一個英俊的紅髮男子沖天而起,他一眼就認出了唐帝,示意所有的衛兵不必緊張。

唐帝落到地面就嗅到了死亡的氣息。

不是唐帝的鼻子靈,而是他在附近發現了依然殘留的數十怨魂。

這些怨魂還殘存着,都是新產生的,再過一夜就會消失。唐帝猜想這些怨魂生前的最後一站應該離昨晚差的不太遠,這樣一來昨晚可能死了更多的人,只是更弱小的怨魂早就消散了。

沒產生怨魂的屍體不知道有多少。

周圍還有大批人員在對城主府進行修補和清潔。

阿卡拉,尤亞莉從城主府並肩而出,尤娜漂浮在尤亞莉身後。她們的眼中帶着血絲,看到唐帝以後明顯大定。

“把他帶下去療養。”唐帝指了指孔力身上的胖老趙,對着阿卡拉說。此時的唐帝開始捕捉這些怨魂。

“這是孔力,這是司馬縛和他的朋友們,都是自己人。”特別簡短的介紹了一下,唐帝實在是趕時間。

阿卡拉立刻呼叫了城主的御用醫師隊伍,並且叫侍女們將胖老趙扶進了城主府內的一間屋內。

“怎麼回事?”唐帝大感不妙,因爲他察覺自己此次吸收的怨魂都較爲強大。

看着尤亞莉眼裏的血絲以及眼角的淚痕,唐帝知道不對勁。“怎麼了?”

“我們被某個刺客組織盯住了。”阿卡拉低聲迴應道。“還在追查是來自於哪個勢力的刺客,但是沒有太多的頭緒,這些刺客都會**,一旦被捉不出一刻便**爲灰燼。”

“可惡…”唐帝重重的拍了拍頭“尤亞莉,怎麼了,巨眼魔尊呢?”

“唉…”尤亞莉看起來還在傷感之中,不想說話。

“那就是化形後的巨眼魔尊。”阿卡拉指了指唐帝身後的紅髮男子,也就是阿卡拉城最先開始警惕的那個英俊紅髮男子。

“你總算回來了。”紅頭髮的巨眼魔尊說道,“這批刺客實力強大,人數接近百人,不過,沒能經受住我的毀滅射線,他們一個也沒有逃掉。”

既然一個沒有逃那就是大獲全勝啊,阿卡拉,尤亞莉,尤娜,巨眼魔尊等重要人物都在。

“到底怎麼了?”唐帝看着喪氣的尤娜也是沒整明白。

“刺客們突然從城主府各處出現,這一戰…….這一戰…..”阿卡拉想要說,又不敢說。


“怎麼了!”唐帝轉頭看向紅髮的巨眼魔尊。

“主人剛復活的族人們都戰死了。”巨眼魔尊低聲說道,他是尤亞莉的魔寵,能感受到尤亞莉的心情。

短暫的思考以後唐帝說道“刺客的事情短時間是查不出什麼的,但是我們一定會追查下去,知道真相大白。尤娜,亞莉你們放心,這個事情我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

“現在我們要解決一個重要的急事,巨眼魔尊,亞莉,跟我走一趟好麼。”唐帝語速有點快,但是保證衆人都能夠聽清。

“好的。”尤亞莉點了點頭,聲音嘶啞。尤娜飄在尤亞莉背後,什麼也沒說。

“穆琴女俠,你就先在這裏休息吧。我們要去的地方太危險了。”唐帝轉頭說道“對了,司馬縛,你朋友要不要在這歇下?”

司馬縛點點頭轉身安排,最後只帶了一個人隨行。

“阿卡拉,從現在起要加強防備。你就帶大夥在軍營裏吧,安全一些。”唐帝再次化形爲巨大的夜叉,黑綾並不大,但是輕易的使唐帝漂浮到了半空。

尤亞莉一躍從背後抱住了唐帝,巨眼魔尊扯着唐帝的腿,孔力,司馬縛以及他帶的人則扯着巨眼魔尊的手腳。

黑綾騰空,唐帝直接催動出自己目前能接受的最大速度,流星趕月的朝着萊特皇都趕去。

皇都距離阿卡拉城可謂是距離遙遠,不過有了黑綾好了許多許多。

唐帝急不可待,上次看到先鋒的時候他的狀態很不好,精神上很急躁,身子也有些奇怪。

唐帝還在先鋒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種熟悉的氣息,到底是什麼呢。

想了一會不再去想,唐帝記得在樊城那一戰,自己曾經以怨魂在傷兵集中的地方控制了很多聖殿騎士的長官和精銳。

這次去皇都應該有內應吧。記得自己曾經在剝奪一個聖殿騎士長官的身體控制權時,在他意識消散之前瞭解了一些他的記憶。

當時先鋒是直接從皇都帶人出發的,所以樊城一戰以後,活着的人一定也回了皇都。

只是唐帝不知道的是,因爲行刑者一手策劃,先鋒被貶。幫助先鋒說話的人整個整個營都被連累去做城門衛士。

這次剛好便宜了唐帝,在崗哨和軍隊密集的地方潛入萊特總廷總算是有了更多的把握。

畢竟,唐帝還沒有自信在敵人的大本營高調。和整個萊特軍團,教廷軍團作對,現在的唐帝自覺實力淺薄。 “幹掉綱姆!!!”隨着行刑者震天狂吼,衆多高手都開始對教皇發動凌厲的進攻。

教皇的實力是外人所不知道的,他已經太多年沒有顯露身手。

曾經作爲教皇綱姆手下的心腹大將的行刑者,都只能夠依靠猜測來確定教皇可能的實力範圍。

行刑者對外宣稱自己是尊者境的大圓滿,其實他的實力早已達到了地玄七境,他估計教皇的實力在地玄九境的大圓滿。

雖然是估計,但是行刑者的這個估計是有很多實際依據的,他已經觀察教皇數年了。

本來以前還挺頭疼西莉亞姐妹那神祕莫測的實力,恐懼她們聯合召喚的蛇王,現今西莉亞姐妹已經落入了行刑者摯友比萊爾的控制,實力已經徹底摸清了。

朱利安娜的實力在地玄三境,西莉亞在地玄一境剛剛衝關到了二境,她們聯合召喚的傳說中的蛇王實力估計會越階很多。

十二名紅袍雖然不知道爲什麼少了一位,但是這十一位也都是在尊者大師境到地玄五境之間的真正的高手。

神祕紅袍有十一名血法師,這十一名血法師的首領是行刑者年輕時在外結交的友人,

雖然互相知道身份以後由於信仰的不同顯得有些變味,但是當這次行刑者需要幫助時這名舊友及時出現了。

安德森.布魯克地玄五境的高手,十一名血法師的大師兄兼導師。

銀芒殿和黑沙之地鎮殿獸的合體麒麟獸實力也達到了恐怖的地玄六境;


大天使路易斯,完全狀態下是地玄大圓滿,接近人皇階的存在,不過如今實力大打折扣應該也不會太弱。

這麼多相差不太遠的高手在曠世殺陣————死陣內圍殺一個地玄九境的教皇,行刑者覺得已經是勝券在握。

其實行刑者還有一員大將沒有參與此次圍殺————月煞,他被派去和其他精銳一同對教皇綱姆的心腹進行刺殺行動。

月煞是行刑者一手培養起來的。月煞修煉光道,和行刑者的影道在前期有很多共同之處,所以行刑者也在很長的時間內擔任月煞的老師。

月煞可以說是行刑者手下的心腹大將,他的實力也達到了尊者後期,如果機緣到臨,他將在不久後衝擊尊者大圓滿。

各派系的招式一個接一個的砸在教皇身上。

不出意料的,被殺陣隔絕了雷光後的教皇弱了許多,根本無法同時抵擋這麼多高手的轟擊。

教皇綱姆掏出大把大把的卷軸,一瓶瓶的聖水才勉強保證不被立刻殺滅。

但是如今的綱姆也如同喪家之犬,在封閉的殺陣中四下逃竄。


這個殺陣有一個缺口,但是衆人的圍攻使綱姆怎麼也摸不到那到缺口。

西莉亞姐妹的黑白蛇合二爲一,獻祭所成的蛇王終於出場了,八顆頭顱都吐着信子,蛇王八頭齊出,一輪八種元素的蛇炎瞬間席捲了綱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