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人口不足兩百萬,卻是全世界最富有的國家之一。

雅典娜帝國的人民不需要工作,每年光是靠國家的補助,就能吃穿不愁。

這也導致這個國家的人非常的『懶散』。

或許是雅典娜帝國的領導人察覺到了什麼,在災難尚未徹底爆發之際,動用大量的資金,購買了一大批物資。

按理來說,雅典娜帝國應該帶着這批物資躲起來。

可是雅典娜帝國非但沒有這樣做。

反倒是帶着這批物資,大搖大擺的敲開了東方大陸的大門。

臉上就差沒寫着『快來搶我』四個大字了。

這樣古怪的行為,立馬讓蘇寒想到了前世著名的『釣魚執法』。

沒錯!

就是釣魚執法。

倘若雅典娜帝國在來東方大陸的路上,物資被東方的國家給搶了。

那麼藕州各國國家便可以以此,名正言順的進入東方大陸。

「該死的,早就知道藕州大陸的那些國家不會坐以待斃,可是沒想到竟然用這種卑鄙的手段。」

看穿一切的蘇寒忍不住罵出了聲來。

其實,蘇寒如此生氣,也不是沒有道理。

倘若藕州大陸的國家無緣無故進入東方大陸,甚至鳩佔鵲巢,龍國自然不會坐視不管。

可是當東方大陸的某個國家對雅典娜帝國出手。

那麼藕州大陸的國家便可以以此為由,進入東方大陸。

到那個時候,龍國出手,藕州各國也絲毫不杵。

大不了,就是爆發第三次世界大戰而已。

反正,眼下的情況比爆發第三次世界大戰也好不到哪去。

不行!

絕對不能讓雅典娜帝國的物資在東方大陸上出事。

想到這裏,蘇寒下達了一則命令。

那便是派出一支軍隊,『保護』雅典娜帝國。

可蘇寒不知道的是,在尚未下達命令之前,已經有國家盯上了雅典娜帝國。

吉爾吉斯斯丹地處中亞。

因為地理位置的緣故,這個國家的經濟非常的落後。

說來也奇怪,越是經濟落後的國家,人口數量越多。

這或許與該國的國民素質有關。

當然,龍國除外。

龍國人口基數眾多,可是國民素質卻是非常的高。

因為災難的爆發,導致本就不富裕的吉爾吉斯斯丹生活更加困難。

在這個國家,許多人民已經快兩天沒有東西吃了。

在這種情況之下,吉爾吉斯斯丹的人民卻收到了一個消息。

雅典娜帝國帶着大量的物資,朝着東方大陸趕來。

最為重要的是,雅典娜帝國的軍隊會經過吉爾吉斯斯丹的領土。

在得到這個消息之後,吉爾吉斯斯丹的人民都發瘋了。

此刻,他們顧不得什麼兩國友誼。

他們只知道,自己馬上就能吃上東西了。

別說吉爾吉斯斯丹的人民發瘋了,就連他們的高層都激動了起來。

在這種情況之下,別說是總人口不到兩百萬的雅典娜了。

就算是美麗國,吉爾吉斯斯丹的高層都會撲上去咬上兩口。

於是乎,吉爾吉斯斯丹的高層調動了數支軍隊,埋伏在雅典娜帝國軍隊的畢竟之路上。

吉爾吉斯斯丹邊境線上,一支隊伍正緩緩走來。

也不知道這支隊伍用了什麼辦法,竟然將大量的物資運到了這裏。

隊伍當中,一個身穿軍裝的女子坐在一輛軍用的吉普車上,不過卻不是安妮塔。

不過這個女子與安妮塔有三分相似。

有多不同的是,安妮塔成熟性感,而這個女子卻是冷得跟一座冰山一樣。

一路下來,給她開車的司機硬是沒有說一句話。

忽然,穿着軍裝的女子睜開眼睛,冷冷的說了一句:「這裏就是吉爾吉斯斯丹的邊境線嗎?」

司機聞言,連忙恭敬的回答道:「安妮絲閣下,前邊就是吉爾吉斯斯丹的邊境。」

「真是沒想到,我安妮絲征戰一生,竟然會敗在這麼一個不知名的小國手中。」

安妮絲幽幽的說了這麼一句,揮着手道:「繼續前行,前往目的地。」

司機聞言,面露難色:「安妮絲閣下,咱們帶着這麼一大批物資,不經允許,進入他國領土,實在是有些欠妥啊,要不然咱們還是等後續部隊到了,再繼續前進吧!」

安妮絲聞言,豁然轉身,一雙冰冷的眼眸死死盯着那個司機:「如果你再敢廢話一句,信不信我把你的腦袋擰下來?」

那個司機似乎也知道安妮絲的傳聞,立馬啟動了吉普車,朝着吉爾吉斯斯丹的邊境上開去。

十分鐘之後,雅典娜帝國的先頭部隊總算是進入了吉爾吉斯斯丹的領土。

看着周圍的地勢,安妮絲暗中點了點頭。

這裏倒是一個非常適合埋伏的地方。

如果吉爾吉斯斯丹的領導人有腦子的話,應該會在這裏動手。

當雅典娜帝國的先頭部隊剛一進入那個平原,周圍立馬出現了數支武裝部隊。

這些部隊站在至高點,紛紛用各式各樣的武器對準雅典娜帝國的先頭部隊。

「不好,敵襲!」

隨着一陣驚呼,雅典娜帝國的先頭部隊立馬亮出了自己手中的武器。

可是站在至高點的那些人卻是一點也不在乎。

他們看着後方的物資,眼底深處閃過一絲渴望的神色。

這批物資足夠他們國家的人民吃上一段時間了。

安妮絲從吉普車上下來,冷冷的說道:「你們想幹什麼,這可是我雅典娜帝國的物資。」

「女人,留下物資,滾出這裏,要不然可別怪我不客氣了。」

「別啊!我長這麼大,還沒有玩過西方的妞呢,要我看,物資要,人咱們也要。」

安妮絲聽到這話,眼底深處閃過一絲殺意。

不過一想到自己姐姐交待的任務,她還是硬生生的將這股殺意忍了下來,冷冷的說道:「我雅典娜帝國就剩下這麼一點物資了,難道你們也想搶。」

「別廢話了,今天物資我們要,人我們也要,識相的,就趕緊投降吧!」

可是讓那伙人沒想到的是,安妮絲卻是從衣兜裏面掏出一個遙控器。

只見安妮絲指著遙控器上面的一個紅色按鈕說道:「只要我按下這個按鈕,這些物資統統都會被炸得粉碎。」

「該死的,這臭娘們竟然給咱們玩陰的。」

「女人,如果你敢毀了這批物資,我絕對讓你後悔來到這個世界上。」

「女人,萬事好商量,只要你不炸毀這批物資,我們可以放你離開。」

誰也沒有注意到,安妮絲眼底深處閃過一絲精光,隨後冷笑道:「我答應你們,只要讓我們安全的離開這個地方,我絕對不會毀壞這批物資。」

「沒問題!」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此刻的高遠山,真的是非常狼狽!

他在龍都那是絕對的掌權者,他的背後就是太上殿在撐腰!

但是自從太上殿被滅后!

神龍殿在華夏取代太上殿,諸多事務也都是由神龍殿取代。

所以他的上司,從那個時候就換成是神龍殿的人了。

這段時間,神龍殿也從未給他下達過任何的指令,他也是誠惶誠恐的管理者龍都,害怕那天出現亂子,神龍殿也像是滅掉太上殿那樣,將他也給滅掉。

他對神龍殿真的是害怕的要死啊。

但是他萬萬沒有想到,自己這般小心,神龍殿還是找上門來了。

而且!

還是神龍殿的殿主,副殿主,五大金剛一起上門,這讓他覺得天都要塌下來了。

「怎麼回事,到底是怎麼回事?」

「司徒家族抓了什麼人啊,怎麼會讓神龍殿的殿主,副殿主,五大金剛一起來找我那……」

他聲嘶力竭的喊著。

「對了,那神龍殿什麼時候出現副殿主了啊?」

他驚聲問道。

神龍殿倒是沒有對外宣布過,他們還有副殿主的事情。

其實!

副殿主也不是別人,正是邪佛。

畢竟邪佛算是神龍殿的人,若是不給他安排職務,那也不太方便。

所以葉天傾在和五大金剛商議過後,便是決定讓邪佛成為副殿主。

就邪佛成為副殿主這事,神龍殿所有核心人員,全部同意。

因為!

邪佛作為一個數千歲的老怪物,他的學識和認知是淵博的。

在他加入神龍殿之後。

他指點過鬼老陣法,

並且不斷的和秦無爭探討丹藥煉製之法,

除此之外還指點過五大金剛修鍊,八大戰神,十八神龍使者他也都指點過,並且他們在邪佛的指點之下,獲得很明顯的進步。

神龍殿的核心人員,全部都對邪佛高度認可。

所以葉天傾讓他做副殿主,全部核心人員,都是心服口服。

當然!

雖然他是副殿主,但是他的地位和五大金剛齊平,勝過八大戰神和十八神龍使者。

這倒不是對他的一種權利壓制。

只能說五大金剛在神龍殿內部的地位,真的是太高了,僅僅次於殿主葉天傾罷了。

那怕是有了一位副殿主邪佛,那五大金剛和副殿主,那也是平起平坐的關係。

「快點回答我啊,那司徒家到底抓了誰,還有……是那個煞筆抓的人,他腦子是有病吧?」

「神龍殿的人他也敢抓,他是不是找死啊!」

「他難道不知道,現在我的頂頭上司,早就不是太上殿了,太上殿早就被神龍殿滅掉了。」

「現在我是歸屬神龍殿管轄的,我這個龍都的一把手,負責人,神龍殿一句話就可以給我換掉,甚至是可以讓我死!」

他失去理智,整個人都驚恐到極點。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