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楠我說了多少次了,這三個字不要在村落裏說,之前的事你又不是不清楚。”

三叔看起來很是生氣,一把抓緊肩膀上的擔子與我們擦肩而過,看起來他的臉色一時半會是回覆不過來了。

看來這個中間一定是發生了故事,我話到嘴邊又咽了下去,我看的出來羅楠臉色也變的不好了起來,如果我問的話,估計她估計要打我。

進了村子以後,我才發現有許多的屋子已經荒廢掉了,雜草橫生,看起來很是淒涼,當我了一節的距離後。

一所屋子把我給吸引住了,簡陋的窗戶上我彷彿看到了一個婦女坐在那裏,她邪魅的對我笑了一下。

我眨眼看了過去,那個婦女已經消失不見,我問了下羅楠這裏是不是有人住,她說這裏之前因爲鬧過鬼就沒有人住過了,這件屋子也是邪氣。

我覺的我剛纔看到的都不是假的,清靈術,眼珠子被一股能量包圍住,我清晰的看到房破舊的房間內沒有任何的東西,別說是人了,詭異的氣息也是感受不到的。

我也希望我自己是看錯了,但是剛纔我可是真真切切的看到了。

“走了,別看了,這裏從來就沒有人過。”

羅楠催促道,我點頭跟了上去,但是腦海中不斷回檔着婦女的笑容,看起來是那樣的詭異。

穿過了一條街道後,我和羅楠走進了大院中,羅楠的家看起來比其他村民的房間是好了不少。

門口那兩座石獅看起來就不同,石獅具有鎮財,破災的效果,尤其我從石獅的中還感受到了聖潔的效果,看來羅楠的家裏還是有點故事的。

“娘我回來了。”

話語剛落,從房間中走出了一個面帶慈善的婦女,我很有禮貌的打了一個招呼,我一口一個伯母打這招呼。

打好了關係後,在飯桌上我渾然估計自己的形象了,簡直就跟一個餓死鬼一樣,大口大口的吃着碗裏可口的飯菜,風雲殘卷。

在羅楠和伯母驚呆的目光下,我幾乎將大部分的飯菜都吃個乾乾淨淨的,我眯着眼睛,低聲打了一個飽嗝。

“你簡直就跟沒有吃過飯一樣。”

羅楠估計也是第一見到有人這樣,沒得辦法,誰讓我從來到這不是吃的果子就是野菜,那裏比得上這個可口的飯菜。

“羅楠姐姐,你給我解釋一下早上發生的那間事唄。”

夜晚我坐在房間朝着羅楠詢問道,我有種錯覺早上封魔地還有三叔,還是瞭解起來。

羅楠神情一緩,帶着沉重的語氣望着外面的月光說了起來。

“記得那年我還是三歲的時候,李媽家裏發生了詭異的事情,她有一次進山去採摘東西,回來後行爲便變得詭異了起來,她把她的丈夫和孩子全部殺死,村裏那一夜所有的狗都不得安寧起來。”

我心中一揪,下面羅楠的話讓我身體發寒。

“第二早晨李媽就跟瘋了一樣,嘴巴中不斷說着封魔地……”

從此以後只要去過山裏深處的人便不得善後,所以沒人便敢去封魔地了。

“那麼你這次。”

我望向羅楠語氣一頓,我這次不是和羅楠從封魔地走了回來,不會晚上也要發生這種事情。

“不會的,你早點睡吧。”

重重的閉門生響起,我有些發懵,難不成這裏面還有別的事情。

我靜靜的躺在牀上,軟綿綿的牀讓我一下子就進入了睡眠。

“滴答,滴答。”

忽然間耳邊傳來了沉重的腳步聲,我耳朵微動,這股響聲愈發的濃烈了起來,近在天邊,彷彿又近在眼前,這絕對不是人走路所發的聲音。

“啊啊啊……”

淒厲的慘叫聲呼嘯而至,就跟到了房間中一樣,我猛地張開了眼睛,身上衣襟都被汗水浸溼,我環顧了一下四周發現早已經到了早晨,看來是我做了噩夢了吧。

我簡單的收拾了一下,起身來到了院子中,四方格的佈局, 講究四四平平,院子中間那口上了年代的一口翁,具有吸納四方運氣之力。

再加上宅院門口的那一對石獅,辟邪安康,且不說我看的有多麼的準確,但是就這個風水來看,羅楠一家就不是那麼的簡單。

我慢步的走了出去,我覺得昨晚的事情沒有想象那樣的簡單,門口的這對石獅上隱約出現了一道裂痕。

我的手摸索在石獅上面,昨天我見的時候還沒有這道裂痕的出現的,我心中咯噔了一聲,難道昨天那聲慘叫聲原有恐怕就是從這裏發出來的吧。

石獅中之前那股聖潔的能量起碼少了一半,正當我往下研究的時候,羅楠走了過來。

“喂,小子吃飯了,一個人在那發什麼呆。”

我沒有把剛纔的事情告訴給她,畢竟這種事說來也是怪奇怪的。

“來小夥子多吃點。”

伯母不斷給我夾着菜,看着伯母一臉慈祥的笑意,我嘴巴中吃着飯菜有種特殊的感覺,羅楠也在一旁說起了修煉的事情,我豎起耳朵聽了起來。

“孃親我要去第三峯參加修煉,我一定要成爲第三峯的弟子。”

羅楠這句話讓我有些疑惑了起來,這裏難不成還有專門培養天師的地方,在地球上那可是少的可憐,而且也不夠專業,用現在的詞語可以這樣說。

這裏的每座山頭都有一個老祖在這裏鎮守,然後每一座山峯都已經開宗立派,在這裏廣收弟子,當然考覈來說確實非常的難。

羅楠剛纔說新生弟子的考覈不是那樣的簡單的,非大毅力者不入其道,非天賦者不進其門。

伯母聽完羅楠的話後,面色有些不好,重重的嘆了一口氣。

“去吧,這也是你父親的心願。”

羅楠的父親在羅楠九歲那年就已經死去了,母親從來都沒有告訴她父親是怎樣死的,羅楠再三追問母親也沒有說,我看的出來,羅楠想到成爲第三峯的弟子恐怕也是因爲這個了。

臨近黑夜,在這之前我還偷偷的跑了出去去看了之前那件詭異的宅子,透過那破舊的宅子,一絲絲陰冷的寒氣襲來,這裏處處瀰漫着奇怪。

“不管了,反正已經和羅楠說好了,明天就跟着羅楠一起去第三峯參加考覈。”

想到着我心裏就很高興,這裏靈氣就已經很是豐富了,屬於峯上的那些地方的靈氣怕是更加的濃郁,我帶着激動的心情安心的睡了下去。

不知爲何我看到了一張面無血色的女子站在大門前,就在我準備進行下一步動作的時候,我知道我的靈魂出竅了,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體內一道黃色的光芒在體內流轉,本來我需要運轉體內的黃帝內經纔可以做到這樣,今天很是奇怪。

這一道鬼魂,今天的狀態讓我感覺十分的好,黃帝內經自行的運轉了起來,眼中一道精光對着那道鬼魂衝擊了過去。

我能確定這道鬼魂就是昨天那隻,攻擊落入鬼魂的體內,一雙空洞眼神朝我看來,血肉模糊嘴巴中發出刺耳的尖叫生。

門口那對毫無聲色的石獅突然光芒大針,兩隻獅子從張開血口大嘴,一口把那道鬼魂吞噬了下去。

身體猛地一陣,我靈魂迴歸到了體內,掌控了自己的身體以後,剪刀被我拿在了手中,我直接朝着門口衝了出去。

大門口空無一物,冷冰冰的大門前只有兩具石獅,彷彿剛纔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我清楚看到石獅上的裂痕更大了起來。

這一切都有着祕密,是誰講這兩座石獅放在了這裏?看來石有人佈置了這兩具石獅來保護羅楠一家人。

早晨,我美美的洗了一把臉,把身上的東西都收拾好,今天是一個好日子,羅楠手中拿着一個木質的小箱子。

我站在羅楠的旁邊和伯母做着最後的告別,看着伯母兩眼淚衫,嘴巴中不斷囑咐羅楠路上小心點,一個人要照顧好自己,很多的話說不盡,我不知道何時才能找到自己的父母。

羊腸小道,道路並不是很好走,我真的是把一輩子的路在今天都給走完了。

“姐姐還要多久呀。”

滿頭大汗的我一臉苦悶的看着羅楠,羅楠竟然嘲諷我不是一個男人,這把我氣的。

臨近夕陽,一座宏偉的城池浮現在我的眼前,羅禰城,褐色的岩石壘成的城牆,上面刻印着繁雜的紋理,門口守衛手持充滿寒芒的長槍。

“這完全就是純古代的生活。”

我跟隨羅楠走了進去,許多販賣東西的雜役,還有不知名動物的皮毛出現在我的面前,我一會東看看西瞅瞅,就像一個是一個土包子一樣。

一旁的羅楠實在是看不下去了,使勁的把我從人羣中拉了出來,我戀戀不捨的看着那位極爲好看的女子,青樓我還沒有見過呢。

“今夜我們就在這裏睡下了,明天就是考覈的日期了,你不要給我瞎搞什麼。”

“我知道了。”

徽行酒樓,這裏的每一條街道都看起來十分得久遠,腳步踏在樓梯上嘎吱嘎吱作響,我住在二樓的房間中,羅楠則在下方的房間中。

看着天空中透亮的星星,在那一瞬間我彷彿回到了我和爺爺在一起的日子裏,我雙眼不自覺的留下了淚水。

半夜間外面也是極爲熱鬧的,我翻來拂去的在牀上就睡不着,翻身起步,把鞋子穿上朝着外面走了出去。

出了客棧後這條街看起來還是比較的淒涼的,不比其他的街道,我走錯了好幾次的路後終於是來到了極爲繁華的街道。

“這位客觀我們這裏有上好的牛肉麪,要不要來吃一吃。”一名臉上帶着笑容的老汗對着我熱情道,一邊用拉開凳子讓我坐了下來。

我問着鍋裏帶着濃郁鮮美的味道,肚子不由的呱呱的叫了起來,手中摸着羅楠給我留下來的銀子。

剛開始我還有點不習慣,他們這裏的人用的幾乎都是銀子,畢竟我可是用紙幣的人,不過經歷了幾天後我也是習慣了下來。 我坐在棚子裏,沒有過多久老汗就端來了熱乎乎的牛肉頭面,大塊的牛肉,加上進到的麪條看起來是飛常的好的,我吸溜吸溜的吃了起來。

“老闆來一碗牛肉麪,不要辣椒的那種。”

聲音極爲的好聽,我擡頭看了過去,是一個穿着比較樸素的少女,但是頭飾像是大戶人家的那種,她的神情很是不自然,一直在張望的看着四周的環境。

“老闆麻煩快一點。”她有些催促道。

我繼續埋頭吃着碗裏的飯,就在這個時候,嘈雜的叫囂聲傳入到的我的耳中,聲音越來越近,遮瑕我到是聽了清楚了,原來是找人來的。

我疑惑的看了一旁的那個女子,她的表情一變,剛好夜晚吃東西的人也沒有多少,估計是看我的樣子比較的樸實,匆忙的走到的身邊。

“小哥能幫我一個忙嗎?你把我藏起來我可以給你一大筆的錢。”

說實話我當然是,是不能幫他的,如果出了啥子什麼事,羅楠都不能把我給救出來的。

估計是這個小妞不高性了,直接對着我說,你如果不幫我我就說是你勾引我,然後把我拐跑的,我本來想教育教育着個小妮子的,但是看到那羣人殘暴的樣子,我壓下了自己的怒火。

“都給我找出來,我看看到底是誰把小姐給拐跑了。”

一臉橫肉的壯漢手中拿着巨大的砍刀,滿臉不善的看着四周的情況,我心中猛的一條,扔下了些許的銀子,直接拉着一旁小妮子就跑。

正好我離開的速度也是非常的快的,那些人根本就沒有注意到我行動的跡象,我纔有驚無險的拉着這個威脅我的妹子離開的那個地方。

我跑的氣喘噓噓的,真的不知道我就出來吃個飯也能遇見這樣的事情,我心中破口大罵了起來,我看着眼前穿着古裝的妹子,手中一緊。

“你幹什麼你把我給抓疼了,妹子臉色一痛,用力把我給推了開來,回頭一想,這個根本就不管我的事情的,這就把我給威脅了過來了。

“說吧,你爲啥要離家出走。”

我一問到這,我就看到妹子的臉色變的驚恐了起來,估計怕是遇見了什麼可怕的事情了。

“因爲我們孔家是這裏的大戶人家,但是孟家更是有權有勢的一戶人,我爹爹爲了家族裏的事業想要把我給嫁給他們家的少爺,據說是爲了讓我給他們家少爺沖沖喜。”

她說道着一把抓緊我的肩膀,身體一抖驚恐對着我道:“有一天我看見了他們家的少爺就跟死人一樣,雙眼無神,尤其是他說話的樣子,我就……”

這下我算是瞭解到了,那個少爺跟一般人不一樣,而且還十分的嚇人,沖喜這一說我也就明白了起來了。

“我給你報酬,只要你能說服我爹,還有找到那個孟家少爺不一樣的地方就行了。”

孔妹子直接都哭了出來,我目光一閃,拍了拍她的肩膀,想到這樣接觸一下也不是壞事,畢竟我也要更好的理解這個世界不是。

“你叫什麼名字?”

“孔芙。”

我帶着孔芙躲避開了那些人,來到了我的房間中,簡單的商議一下後,這下我才清楚的知道孟家一邊也在着手來召集天下的名醫來治療孟普的病症。

看來我我有機會來會一會這個孟普了。

第二天清晨,我在房間中留下了一份書信,告知羅楠自己的動向,並且說明自己將在不日前就會到達第三峯去。

臨近中午,我美美的吃了一頓午飯,一身符合當地人上好的衣裳,這下我才慢步朝着孟家走了過去。

孟家可謂是有錢有權,浩大的孟府就這樣出現在了我的面前,漆紅色的府門,在孟府的一旁豎立着一塊牌面,上面就寫着,誰能治療好孟普的症狀,黃金千兩。

看到了這裏我的雙眼都瞪直了,這對我來說可是極大的福利了,砰砰砰,我上前用手敲開了門。

在這個孟府的上空我隱約感受到了一股陰森長久不散的氣息,具體的情況還要進去再看,在我奮力的敲擊下,府門被人猛然打開。

“什麼人?”這位雜役很是不耐煩的看這我,雙眼等的老大,狠不得把吃了一樣,我表明了來意後,上下懷疑的大量一下我,不過還是有禮貌的把我迎了進去。

走到了正廳以後,一位極具威嚴的男子坐在上方,上好的琉璃茶杯,金絲楠木的桌椅,還有等等非常值錢的老物件在這裏都能看的出來。

“只要你能治療的好,老夫還能答應你一個要求。”孔青眼皮子微動,說完了話這才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當他看到了我的身影后,眉頭一皺,估計在質疑的我的年齡了。

我身體一動,對着這位老爺出身道:“還是看了再說不遲。”

“好。”聲音乾淨利落。

我尾隨一位下人朝着後方走了過去,當走到了一處茶園的時候,我眉頭一皺,這個茶園給我的感覺非常的不好,這裏的格局本是好的,但是哪裏產生了不對。

“怎麼了大人?”

我擺了擺手示意他繼續的帶路,我仔細的研究起來了這裏的格局,有些地方佈置的很是好,八方天地聚財而入,房間的朝向還有房間門口的佈局,看起來都是有專門的人士來做的。

“大人到了就是前方這裏了。”下人看向那裏,神情有些不自然了起來,然後就站在了門口就再也不動了起來,我也只好一個人走了進去。

房門緊閉,窗戶都被一層黑色的布給遮蓋了起來,看來彷彿不能見太陽的樣子,我敲了一下門,過了許久才傳來聲音。

“是什麼人,現在我不方便見客。”

聲音很是滄桑,沒有生機的樣子,當我表明了來意後,房門這纔打開了起來,這下我看見一位身穿華麗衣服的男子,臉色一頓的蒼白。

我大步的走了進去,房間有些陰森,要不是房間門打開了,我還不能看到房間裏的東西,房間很是整潔,陰森的氣息若英若現。 我眼神慢慢的掃視了起來,清靈術在孟普毫不知覺的情況下被我使用了出來,看了一下四周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但是一股危險的感覺愈演愈烈。

“我是來幫大人看看你這個病症的。”

孟普隨意坐下,主動了伸出了胳膊,嘴巴有些乾涸,弱弱的看着我沙啞道:“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就變成了這樣子了,其實我不想娶嫁的,但是爹爹不許。”

說了許多,我知道了孟普算是一個好人,而且是考取功名的讀書人,我心中一定,我要幫他把這個問題給解決了。

經過了把脈了後,我知道了他的身體上沒有任何的問題,眼神虛浮,應堂發黑,眼角不時有黑影閃過,畢定是被鬼混給附體了。

但是不知道是什麼的鬼把他給附體了,幸好我的實力跟我之前比那可是厲害了不少,一般的鬼魂我都可以對付的。

我讓他下人拿來了上十年的狼毫筆,加上硃砂,和一些砂子做出來的紙張,我要做一種驅鬼用的符籙,這種符籙之前就在皇帝內經中浮現出來的,我之前都沒有時間去做。

“大人不知道你有幾分的把握。”

孟青的神色十分的恭敬起來,當孟青知道我要狼毫筆還有一些其他東西的時候,匆忙間就趕利潤過來,一些好的糕點,還有上好的茶水都被他拿了出來。

“有把握。”

我聲音一沉,就在剛纔孟普的房間有陣陣的陰風襲來,在院子中的人不由的感到刺骨冰冷,孟青這下也把所有的希望都寄存在我的身上了。

桌上擺着三柱香,我嘴巴中不停的唸叨了起來,香爐中的被我拿了出來撒在了地上,隨後我圍繞着孟普走動了起來,香灰落在了孟普的身後形成了一個人影。

淒厲的叫聲從孟普的身上叫喚了起來,讓孟青神色變的驚恐了起來,他那裏見到過這樣的場景。

“哼,鬼魅之貨,竟然趕隨意禍害普通人,今日你速速離去我便不找你的麻煩。”爺爺給我的剪刀被我拿了起來。

手中的剪刀忍不住的震動了起來,一道虛幻的黑影從孟普的身上一點一點的爬了出來,就跟電視裏的貞子一樣恐怖,極長的頭髮,看不見的面孔的女子慢騰騰的站立了起來。

我深深的嚥了一口唾沫看着前方的這個女鬼一聲大吼,表示只要她離開這裏他就不會對她怎麼樣。

不管怎麼樣,我好歹也是進過陰間的人,在處理鬼魅之事上,這些經驗也是沒得說的,手中的剪刀在我的催動下,發出了一道光芒,這對鬼魅之類就具有極大的威脅。

“桀桀桀。”

“我的計劃就要成功了,只要再過幾年的時間,我就可以完美的附身到這個小子的身上,都是你破壞了我的計劃。”

整個天地間變得灰沉了下來,空氣中瀰漫着腥臭的味道,周圍已經看不見了其他人的身影了,我心中一沉,看着這個惡鬼的道行已經到了極高的境界了。

我就說她怎麼可能侵入到活人的身體中,而切還吸食他身體中的能量存活下來,爺爺給我的剪刀不斷的抖動了起來。

“今天不論是怎樣,你都不可能繼續的作惡下去。”

我眼神的非常的淡定,這樣的鬼魅是不可能在我的手中活的下去的,之前製作的那道符籙被我激活猛地一下子給甩落了出去。

聖潔的光圈把這道鬼魅給包圍了起來,那道虛影直接發出更爲淒厲的慘叫聲,這道鬼魅張開恐怖的大嘴,泛白的雙眼只嘍嘍的看的心裏發麻。

本來我的實力就在三品中,爺爺的給我的剪刀基本上能發出一些的力量了,我身體奔若驚雷衝了出去,剪刀被我準確的刺了出去。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