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羿哥,你這些錢都哪來的,感覺你就像是一個移動的金庫。”神月笑問道。

“偷來的,這不過是九牛一毛罷了,我的錢足夠與三大地獄的國庫聯合起來相比,對了,找的黑市商人儘量可靠一點,我不想士兵們的行蹤被泄露出去。”

秦羿颳了刮她的鼻子,笑着道。

“你放心,如今戰亂紛紛,無論是各大王朝,還是地方豪強都在囤積物資,只要有錢,沒有人會懷疑這些物資是爲了養活一支多出來的軍隊。”

“現在士兵們已經招來了,你下一步怎麼打算?”

神月摟着他的腰,親密問道。

“這支軍隊要作爲騎兵而現,要成爲路西法背後的一把尖刀,必要的時候,我會給予他致命一擊。”

秦羿道。

“神月,咱們必須要結婚纔可以那個嗎?說真的,我已經很久沒有了,都快憋瘋了。”

秦羿心情一好,雜念也就上頭了,忍不住往神月的裙子底下摸了過去。

PS:今日更新完畢,明晚再會,晚安,朋友們。 神月咬着他的耳朵,輕笑道:“當然,這是最後的規矩,結婚了才能給你。”

“好吧,那你總得給我解決一下吧。”

秦羿的手指在神月的紅脣上摩挲着。

作爲一個純潔到極致的聖女,她當然難以理解秦羿齷齪的念頭,不過還不等神月細想,秦羿已經一把將她丟到牀上,一解褲腰帶,往她的紅脣湊了過去。

在神月的驚訝、惶恐中,最終秦羿得逞了,由得神月嗚嗚悶喊,享受了一次久違的快樂。

當快樂結束,神月飛快的跳下牀,在水龍頭下乾嘔了一番,急的大叫:“天啦,我怎麼可以做這樣,神一定會懲罰我的,我,我……”

秦羿從後面抱住這個可愛的聖女,溫柔的湊在她耳邊道:“人生總會有第一次,從今天起,你的神就是我。”

“你好壞,真的好齷齪啊。”神月口中仍然瀰漫着淡淡的腥味,這對於一個聖潔、冰清的聖女來說,簡直就是一種折磨。

豪門交易:老婆,借你&生&個孩子 “在凡間,這本就是兩人間的快樂,你不願意給我,總得讓我找點樂子吧。”

“以後,你就是秦夫人了,去他媽的聖女,我需要一個騷娘們,懂嗎?”

秦羿調笑着在神月的臀上狠狠捏了一把,享受着兩人之間的那種打情罵俏。

有時候去打破一個人的固有思維,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罷了,反正墮落了,也只能聽你的了。”

神月聽着他這番歪理,羞的面紅耳赤,騷娘們她肯定是不會當的,不過只要秦羿高興,像今天這種墮落行爲,她還是能夠接受的。

“那你必須答應我,以後不能在人家那……留下你罪惡的種子。”神月羞答答道。

“好吧,下次咱們做雪花大餅。”秦羿在她的面頰上親了一口,哈哈大笑。

“雪花大餅,什麼意思?”神月顯然聽不懂這葷段子,一臉的迷茫。

兩人又耳鬢廝磨了一番,秦羿這才離開神月的房間,回到了營地,他還沒來得及跟黃耀東好好了解情況,那些傢伙肯定有一肚子話要跟他說。

要說大秦軍的辦事效率就是快,才一晚上的功夫,就已經搭好了營房,士兵們有條不紊的生活着,沒有絲毫的不適以及初到地獄的恐慌。

“長官。”

黃耀東敬禮,把秦羿引進了裏間。

裏邊宋彪、孫無忌等十個軍團長都在,見了秦羿紛紛行禮,秦羿擡手道:“都坐下吧。”

他在上首坐了下來,看了一眼衆人笑道:“怎樣,地獄裏的生活還習慣嗎? 明星老公神祕妻 有沒有想回家的,舉手報名,我免費送他回家。”

衆人哈哈大笑了起來。

“長官,說實話這裏跟崑崙山相比,除了光線暗一點,還真沒什麼鳥怕的。”

“要知道我們爲了練兵,三萬士兵每日都住在絕望森林,那裏可比這冷,而且妖獸橫行,就是怕來到地獄不適應。”

“來之前,還覺的會有多麼可怕,但如今見了侯爺,又切身實地一呆,地獄還真是人能來的地方。”

秦羿幽默打開了衆人的話匣子,衆人拘束立消,你一言我一句的說了起來。

“無忌公子,你可是崑崙至尊的大少爺,不在崑崙山過你的逍遙日子,怎麼也來當兵了?”秦羿看向了坐在末尾的孫無忌道。

這個昔日花花公子英俊臉龐一紅,笑道:“侯爺,我就是想過過當兵的癮,以前過的太散漫了,跟大夥兒一呆,才發現當兵有癮,索性就留下了。不過你可別小看我,論職位我是最低,但論修爲,我吊打他們。”

“哼,孫無忌,你不就乾坤訣修到了第九重嗎?我也修到了第七重,打就打,誰怕誰。”

“就是,平日裏做任務,就數你們的人最慫。”

其他幾人頓時跟着叫板,衆人樂呵了一團。

“長官,是這樣的,我們的軍團經過了改組重建。當初的大秦軍在國泰民安後,在顧老總的建議下,進行重組,除了劉國忠等老大哥以及部分士兵回家養老以外,大部分都留了下來,一同上了崑崙山。”

“孫至尊知道我們立志去地獄征戰,便解囊相傳,傳授了我們九人他的鎮山武法乾坤訣,而其他的士兵,也全都修習的是昔日武神一門的武戰神通。”

“經過每日的勤修苦練,我們已經達到了神煉武尊境界,無忌更是達到了渡劫了,而最普通的士兵也達到了罡煉中期宗師境界。”

“而爲了應對長官的召喚,孫至尊更是教了我們八卦大陣,這才倖免於難與侯爺相會。”

“毫無疑問,這一次我們能成功來到地獄,八成功勞都是孫至尊的。”

黃耀東收起笑臉,嚴正彙報道。

“我父尊與天下百姓一直感念侯爺匡扶天下,拯救崑崙之恩,與侯爺爲友,他也是深有感悟,近年來道法精進迅猛,傳法更是再無藏私,也正是因爲如此,崑崙山三大宗門空前團結,力量強大,是以,天下太平,堪稱盛世。”

“歸功到底,這還是侯爺以身作則的感念之功啊。”

孫無忌感慨道。

“我一直以公義爲本,總以渺茫之力與這亂世奮爭,如今也算是爲天下做了一點功勳,此前一番流血不算白費。”

秦羿聽到這話,亦是唏噓不已。

“侯爺,我這次來,還有一個目的,父尊一直掛念小雨,卻不知道她現在如何?”

孫無忌問道。

秦羿沉默了,他也在尋找孫飄雨,甚至用混沌鏡查看過,但始終沒有孫飄雨的消息,這說明了,孫飄雨根本不在地獄,又或者早已被輪迴隧道捲成灰燼。

“實不相瞞,小雨跟隨我入地獄後,就消失了,我一直在尋找她,很可惜,沒有任何消息。”

秦羿黯然道。

大堂內陷入了沉默,良久孫無忌打了個哈哈,紅着眼道:“生死有命,料是小雨命薄,怨不得侯爺。”

衆人趕緊轉移話題,喝酒閒聊了一會兒。

衆人知道黃耀東、宋彪必定有家常要談,自覺退了下去。

“家裏可好?”

秦羿問道。

黃耀東一怔,看向宋彪道:“你是侯爺表哥,你來說吧。”

“那你還是表妹夫呢。”

宋彪吱吱嗚嗚也不想說。

兩人推了一陣,黃耀東道:“行,那我來說吧。”

“有好有壞,好事是,侯爺的兩位少爺已經長大成人,秦念開始執掌秦幫,小公子也在劍島開始學習劍術,只是這孩子天賦不是很高,至今仍不會說話,平時稍顯木訥,劍術旁人一遍就能學會,他卻要學習至少一百遍,還難以領會精髓。”

“劍島那邊請了正邪兩道的神醫前去會診,家父也看過,小公子魂魄、體魄皆健全,並無任何殘缺,只能說是天意如此,註定當個太平少爺,難以繼承侯爺的大統了。”

黃耀東說到這,聲音已經低沉了下來。

PS:今晚就這一章了,明兒再見,晚安,朋友們。 “房先生怎麼說?”秦羿沉默了片刻,問道。

極品辣媽好v5 黃耀東回答道:“房先生沒有太多的表示,只說小侯爺自是吉人天相,日後必有所爲。自從大家發現小少爺天生不會說話,木訥無武道天賦,房先生主動提出要接替張大靈理事的職責,成爲了大公子秦繼的老師,每日悉心教誨,傳授畢生所學,如今大公子年紀輕輕在華夏不僅僅武道界躋身十大俊傑,更是聲威震天,並且已經開始進入秦幫主事,在東州任副堂主,帶他的也都是秦幫有頭有臉的老人。”

“是啊,大家都叫他小侯爺,各方外地的堂主每每開年會,必先到東州去拜見大公子,這還不算,大秦醫藥廠那邊因爲他親爹媽的關係,一直在各個場合給他背書,照這個態勢發展,天下間的人只怕忘了侯爺還有個親骨肉了。”

宋彪也頗是不滿。

他們都是秦羿的親戚,自然是向着秦家的血脈的,秦繼再能幹,終究只是秦羿的義子,家業交到他手上,總有一種打了水漂的感覺。

“何止如此,就連顧老總都出來給他站臺,說是該讓秦繼去軍中歷練,提升下資質,被我和宋彪給拒絕了。”

“畢竟他是頭頂侯爺你的光環,我怕軍士們出於對侯爺的敬重,到時候連我們的軍隊也被秦繼給洗了。”

“但即便是如此,顧老總還是把他弄到東戰去了,商界那邊就更不用說了,雲浙那邊寧馨那些人,不明事理,都把他當成了接班人,全心全力的培養他。幾位夫人,也是出現在了分化,萬夫人、溫小姐、林氏姐妹一直在劍島,又是小公子的乾媽,自然是幫着他的。但虞夫人、聖女、以及武道界、政界總政大人等諸多勢力,全都是偏着大公子的,恨不得集所有資源,把他再打造成侯爺的翻版。”

“如今的秦繼,可是政商地三界的當紅俊傑,名副其實的華夏第一少。”

“哎,我們這些人雖然覺得不妥,但也無人敢去說他半個字,因爲那樣只會激發侯爺基業的內部分裂,也就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如今我們也走了,除了劍島那邊是由萬夫人、溫夫人坐鎮,能對小公子抱有信心,其他的老勢力就沒一個能看上小公子的。”

黃耀東義憤填膺,言語中表達了強烈的不滿。

“我看他們就是都以爲侯爺不會回來了,所以把希望寄託在了秦繼身上,人都是現實的,誰還會在乎小公子是侯爺的後人呢,都以爲跟着秦繼就能保住榮華富貴了。”

宋彪苦笑道。

秦羿淡然而笑,擡手道:“喝茶。”

“侯爺,你難道就不生氣,就不擔心自己的基業嗎?”黃耀東不解問道。

“你們都說了秦晏並不出衆,那總得有人接替我,秦繼很精,很強,什麼都能一把抓,這不是好事嗎?”

秦羿笑道。

“可是他畢竟不是你的骨肉,如此一來,秦家的江山日後就改成姓程了,相信我,這孩子有野心。”

“當初房修就說過這是一條逆龍,總有一天他會騰出手來對付老秦家的人。”

宋彪在一旁提醒道。

秦羿沉默了,當初他在司馬家族得到了黑龍精魄,重鑄體內的龍脈,並分了幾道龍氣,如此一來秦繼的修爲自然是突飛猛進。

原本秦羿就希望秦繼能夠有一飛沖天的本事,未來也好接他的班。

而他對秦晏,自己的親兒子則少了一分寄託,因爲他深知處在旋渦之中,爾虞我詐的日子並不快樂,所以他對萬小芸等人也是多有叮囑。

這個孩子是上天賜給他的,既然口不能言,武不能成,那就只能說明,這孩子註定與大業無緣。

但秦羿沒想到的是,秦繼的野心如果真強大到了喪心病狂的地步,確實有清洗異己的可能,畢竟秦晏終歸是正統,只要活着就會對他有巨大的威脅,換了誰都會寢食難安。

“不是還有房修嗎?應該不至於到這一步吧。”秦羿皺眉道。

“房修這會兒都成他老師了,明顯就是主動偏向他謀個前程,我看最壞的就是此人,侯爺一番重託,沒想到他居然如此厚顏無恥,實乃令人氣憤。”

黃耀東忿然道。

秦羿搖了搖頭,目光看向大帳外,嘆道:“不,你們都不瞭解房先生,他主動給秦繼當老師,恐怕多半還是爲了制約他、教誨他,以免真走到手足相殘的地步。沒有人比他更清楚秦繼的命格了,他做事我還是放心的。”

“可是如果真走到了這一天呢?”宋彪問道。

“那就是他自尋死路!”

秦羿無比冰冷道。

“對了,其他人怎樣?”秦羿又問道。

“除了目前因爲兩位公子造成的分化氣氛有點緊張外,幫業發展欣欣向榮,唯一令人不解的是,就是姑媽和姑父他們失蹤了。”

“我們幾乎動用了所有可以動用的力量,無論東西方都沒有他們的影子,他們就像是從地球上消失了。”

“沒有人能知道他們的蹤跡。”

宋彪無奈嘆息道。

邪王追妻:王妃第99次闖江湖 “他們死了。”

秦羿黯然相告。

“什麼?”

兩人同時大驚。

“知道我爲什麼在西方地獄召喚你們嗎?因爲在東方,廣王與我是死敵,而我的父母,也因爲他的詭計喪命酆都城下。”

秦羿道,一想起父母的死亡,他的心仍是隱隱作痛。

“可惡,咱們回頭興兵殺回地獄,取了他的老命,給姑父報仇。”宋彪拍桌怒罵。

“想報仇,需要從長計議,地獄不比凡間,這一次咱們的對手戰鬥力極強,你們要勤加修煉,另外,我會去給你們弄丹藥,最大限度的提高你們的修爲。”

“你們的戰術素養我不擔心,眼下最重要的是把實力提上來,大秦軍不僅僅要在凡間打遍天下無敵手,在地獄,在天界,無論是與人,還是神魔,必須永遠立於不敗之地。”

秦羿朗聲道。

“是,長官。”

兩人熱血沸騰,欣然領命,他們等待這一刻已經太久了,是時候再次橫掃天下,來證明大秦軍的價值了。 大秦軍的到來,讓秦羿再次有了底氣,這一切都得益於秦廣王送的溫暖,要是他沒有傳授不死印法,現在哪裏輪得到秦羿召喚大軍,掌控如今的大局。

安置好了大秦軍,秦羿又與神月鬼混了一通,做了不少旺旺雪餅,神月堂堂聖女生生被他調教成了嬌娃兒。

做完了雪餅,兩人告別,秦羿回到了尼羅王城。

大秦軍只是計劃的一部分,他與尼羅、路西法的戰爭一切纔剛剛開始。

尼羅王城內。

秦羿離開了整整七天,七天的時間能發生很多事情,就在不久前,查爾斯手下的一個副將暗中被路西法策反叛變了,掀起了一場城中激戰,雖然最後叛軍最後被鎮壓了,但這仍是大大傷了尼羅的自信心,以及城中的軍防信心,無論是士兵還是百姓全都人心惶惶,整座城池陷入了空前的緊張。

尼羅素來自認爲天賦異稟,自認爲是一位有手段有謀略的明君,然而,從巴爾德、約瑟夫,再到盧與祖瑪衛士的離奇失蹤,尼羅突然發現原來,他對這座城池一無所知,什麼也做不了,什麼也掌控不了。

一切完全都超出了他的意料之外,這讓他格外的不免想到秦羿。

這個沉穩、睿智的東方人,似乎永遠都有用不完的謀略,雖然整個王朝看起來就像是被這個人破壞的,所有的關係都是被他打破的,但即便是如此,尼羅發現居然還是十分的依賴秦羿。

似乎只有他才能讓自己度過難關。

唯一讓他有些覺得失望的是,東方人也不是萬能的,他拿着死神之劍,竟然沒能說服瑪門,還被趕了回來,這同樣讓尼羅對他將信將疑了。

到底誰纔是尼羅王朝的救世主,會是父親遺留的最後一道法寶嗎?

尼羅揉着大陽穴,萬般的苦惱,正發愁,尼博快步走了過來,彙報道:“大王,秦羿回來了,說要見你。”

“來的好,快叫他進來。”尼羅大喜。

“怎麼,大王還信任他嗎?”尼博有些不解。

“不信他,難道信你嗎?他出使是失敗了,但這人的腦子不是你我能比的,別傻愣着了,快去宣進來。”尼羅催促道。

“是。”尼博撓了撓頭,一頭霧水走了出去。

他平日裏幾乎很少跟秦羿接觸,打心眼裏對東方人有一種傲慢與偏見,總覺的一個東方人哪有那麼重要,值得託付整個尼羅王朝。

“秦先生,大王有請。”尼博走到殿外擡手道。

秦羿看了他一眼,淡然笑道:“你看起來好像很困惑?”

“是的,恕我眼拙,我真沒瞧出來,你有什麼本事。”尼博出身王室,自然是無比桀驁道。

秦羿並不生氣,“今晚你就知道了。”

“希望如此,如果你真有本事,我此後定把你奉若上賓,神明。”

“如果不是,以後請你少拿嘴上功夫來忽悠我王兄,旁觀者清,真的,你什麼都不會得到的。”

尼博冷笑了一聲,當先走了進去。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