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天狗半晌沒說話,最後唉聲嘆氣道:“人在矮檐下,哎,也只好如此了!”

我剛要撤出心思,老天狗突然又嚎起來,“他麼的,你小子到時候眼睛尖着點,可別死嘍,老子可不想跟你一塊魂飛魄散!”

我撇撇嘴,“知道了。”

第二天酉時。天地陰氣漸漸上升之時,運城,三門峽,漢中府,秦嶺四地同時發動攻擊,目標便是長安都城隍廟。

夜幕降臨之後,就是妖鬼行走橫行之際。

這一夜,註定更加不尋常。

一路上,我們的隊伍妖鬼縱行,浩浩蕩蕩。

柳青檬帶着黃崮和儂夢語,率領三鎮數百守兵奔向長安。

我帶着老貓,十八鵬王,老婆婆,艾魚容,冉閔,項羽,李禿子,李廣,牛頭陰帥一路直奔萬年。

沿路順利,根本沒遇到一丁點兒的阻礙。

一個小時後,我們已經進入萬年地區。

突破這道防線,便能長驅直入,殺上都城隍廟,宰了野心勃勃的袁斌!

萬年的街道不見一個人影,彷彿一座被掏空了的城市。一股冷風貼着地面吹過,捲起層層紙屑。

嗯?

老貓渾身激靈一下。

“怎麼了?”

“你看看,飄的都是紙錢!”我再看老貓,這小子不知道何時,已經開了陰陽眼,右眼正血紅一片,盯着那些簌簌亂飄的紙屑。

“十月裏來十月一,家家戶戶送寒衣,祭奠先人禦寒氣——!”

噗地一聲,紙錢後面忽然亮起了一團火光,照亮了周圍丈許的地方,我纔看清,那裏居然是一個十字路口。

那幾句陰陽怪氣的詩也是從那裏飄出來的。

“寒衣節了嗎?”我問。

“是啊老大。”牛頭說道。

“你們也是來買冥衣的嗎?”一個佝僂的老太婆忽然出現在我面前,枯瘦的手裏舉着紅,黃,藍,白,黑五色冥衣,供我挑選。

不等我說話,一旁老貓突然出手。

梅太太養成計 只見老貓出手如電,頓時佛光加持過的拳頭就懟向那個賣冥衣的老太婆。

“他麼的,裝模作樣!”

只聽啊的一聲,那老太婆的臉就被老貓打凹了進去,接着,眼泡成了柿子餅,濺出一股腥臭的血。

那老太婆搖晃了兩下,忽然衝老貓咧嘴,呲出黃色的牙齒,“年輕人,怎麼這麼不尊老——”

話沒說完,老貓從黑木匣子裏抽出七星銅錢劍,一劍削上老太婆本已經凹陷的頭顱。

忽然,那老太婆頭髮一甩,竟然避開老貓的劍,花白的頭髮分開,竟露出一張長着貓科動物鬍鬚的臉,她的眼睛發出綠油油的光亮,鼻樑塌陷,鼻頭朝前,露出兩個大鼻孔。

嘶吼一聲,變了臉的老太婆直接衝向老貓。

這時候,四面八方跳出無數身穿五色冥衣的鬼魂。

這些鬼魂齊刷刷地衝向我們,扭曲着臉孔嗚嗚鬼叫着“天寒地凍,衣衫單薄,我要新衣,我要新衣——”

“媽蛋的,穿着新鮮的冥衣,竟然還要,這羣喂不飽的鬼東西!”老貓大罵一句,頓時豎起七星銅錢劍,插上幾道符咒黃紙,口中唸唸有詞,點燃了符咒,便朝那老太婆燒去!

在他看來,這些要寒衣的鬼魂就是這老太婆引來的!

我身後,那嘉措帶着十七鵬王站了出來。

“燕趙,這些鬼魂實力不強,我十八鵬王去對付便可!”

說話間,這十八鵬王扶搖直上,各個化身巨大的鵬鳥,雄赳赳地撲向那些鬼魂。

這時,牛頭陰帥湊過來,說道:“老大,我去滅了十字路口那團火!”

我叫牛頭小心。

牛頭咧嘴大嘴巴嘿嘿一樂,抓起手中大刀,凶神惡煞地撲過去。

只聽哐噹一聲,牛頭竟然被彈了回來。

那團火中,又傳出一陣噼裏啪啦的響動,不屑的聲音也傳了出來。“牛頭陰帥,你竟敢背叛都城隍,莫不是連你那兄弟馬面的生死也不顧了?”

剛要起身再戰的牛頭身軀一顫,竟然遲疑了。

“這就對了,現在悔悟還不算晚,去殺了燕趙,也好在都城隍大人面前爲你和馬面贖罪!”

牛頭遲疑了,他的肩頭一抽一抽的,似乎在掙扎着什麼。

“老大。”牛頭忽然轉頭看我,說道,“我背叛都城隍已經是不忠,連累馬面又是不義,我只能跟你到這兒了!希望你能救出馬面——!”

突然,牛頭悽慘一笑,大刀直接抹了自己的頭顱,整個鬼身煙消雲散。

“老牛!”我望着眼前一片飛灰,保證道,“我一定盡力!”

“哼,沒想到牛頭陰帥竟然這麼廢物!”那團火焰之中,突然走出一個人來,一身火焰掛在身上,就連眉毛和頭髮都是火焰。

“聽說你拿了火神殿的麒麟印?我來試試你的本事!”

“你當自己是誰?”就在我身後,李禿子突然撲出去,身後飛將軍李廣拉弓搭箭,直取那個全身掛火的男人。

——————————————

ps:感謝隴上塵,惜緣,藍:)@!呢!!,青草的,感謝惜緣,姓甚名誰,狂浪&,康忙北鼻叫大爺的!老魚最近家裏事多,有點兒小懶,多謝諸位體諒和支持,也感謝諸位每天的!謝了,鞠躬! 李禿子衝出去的時候,飛將軍李廣的羽箭已經射中了那渾身掛火男人的身體。

“鎮西將,飛將軍李廣,你的羽箭也不過如此啊!傳聞你能射石虎,想來也是杜撰吧!”

那男人目光從身上的羽箭離開,擡頭看着李廣,嘴角掛起一抹邪笑。插在他身上的羽箭忽然就被火焰點燃,隨即消散無蹤。

再看那男人,竟然一點兒事也沒有。

“哼,口舌之利,看箭!”李廣橫眉冷目,單手捻起四支羽箭,一股腦射出去。

嗖——!只見這四支羽箭拖着長長的尾音,分別射中那男人的眉心,咽喉,心窩,丹田。

那男人不必不躲,任由四箭中身。

“這一回還有點兒意思,可惜,還傷不了我!”

轟地一聲,四道火焰從男人的創口裏竄出來,順着羽箭的箭桿一路燒上去。

這男人,好像身子都是用火焰做成的!

與此同時,已經化身爲鬼的李禿子及至,只見他丰神如玉,長髮飄然。雙手握緊一口鬼刀,戳向男人眉心。

“半鬼半人,天道難容,你還是去死吧!”

說話間,只見這男人一隻手掌外裹着火焰,生生拖住了李禿子的鬼刀,另一隻手,趁機掐住了李禿子的脖子。

“孽障,去死吧!”說話間,那男人手掌蹭地竄出火焰來!

“住手!”

李廣怒喝一聲,也沒見怎麼動作,一支閃爍着強烈電光的羽箭飛快射向這個男人。

或許是眼見這男人厲害,冉閔和項羽也被勾起了鬥志,他倆人誰也不願再等,紛紛打馬殺過去。

朱龍馬四蹄踏火,烏騅馬蹄下生煙,雙鉤戟,大楚戟,三杆殺器分左右直取男人!

危急關頭,這男人終於放棄擊殺李禿子,直接甩到地上,隨後馬上凝出一面火盾,擋住了李廣的電光羽箭。

滋滋幾聲後,只聽一聲巨響,光箭和火盾齊齊炸裂開來,所有人鬼妖都退後幾步。

煙塵未散,我就聽見項羽冉閔二將再次擊殺過去。

李禿子摔在地上,痛哼一聲,然後變回了禿頭的模樣,脖頸處幾個黑手印,好像燙上去一般。

我把李禿子交給老婆婆照顧,帶着艾魚容衝上去。

及近。

項羽坐下烏騅馬忽然一聲長嘶,人立而起,項羽將楚戟猛地往下壓,估摸想要把男人砸進地下。

冉閔見項羽威風,也不甘示弱,朱龍馬錯蹄湊前,雙鉤戟對着男人的雙眼戳來。

男人冷哼一聲,眼見躲無可躲,竟然大吼一聲,渾身刺出耀眼的火光!

哐當!

不管是項羽的楚戟,還是冉閔的雙鉤戟,都好似撞上了金石一般。

火光一暗,那男人又變了模樣。

火焰長髮垂直向上,臉色也變得通紅,甚至出現了神祕的紋路,耳垂上吊着兩個黃色的耳環。剛纔一身休閒的衣服早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身金黃的盔甲。

他赤着雙腳,腳下踩着兩團火焰,身子飄然離地。

“我是火神後裔,祝惶!你等愚民蠢鬼,受死吧!”喊聲之後,只見祝惶兩隻耳環突然墜落到地,轉眼之間,竟然化作兩條火焰蟒蛇,分別咬向冉閔和項羽!

火神的後裔?

就連兩個耳環都有鬼將的實力!

強壓心中震撼,我衝祝惶大罵一聲,“管你是他麼火神後裔,還是太陽後裔,敢阻攔老子,一樣把你殺翻!”

說話間,麒麟印被我祭出,呲出一道火舌,席捲祝惶的頭顱。

“麒麟火!”祝惶搖頭,“可惜,焚天還不會吧!”

擦,老子用你管?

我暗罵一句,直接拉住艾魚容的小手,連忙放出陰氣將其包裹,隨後,龍爪抓破陰霧而出。

艾魚容晉升鬼將,鬼融之下,整條飛魚臂更顯猙獰,金色鱗甲也越發厚重。

一聲龍吟後,飛魚臂瞬間變長,長矛一般衝刺出去!

那祝惶見狀冷哼一聲,手中突然多出一面造型類似烏鴉一樣的東西,鴉嘴對準麒麟印,竟然吸走了麒麟火。而後,祝惶就撒手不管,低頭看我獰笑道:“小子,輪到你死了!”

“呸,口氣不小,我倒要看看,你能奈我何!”我咧嘴迴應,緊接着龍爪戳向祝惶的眉心。

“太弱了!”祝惶狂妄道。

我不言語,龍爪之上,頓時生出一層黃色的氣,這便是艾魚容的龍皇炁!

嗯?

這氣息是?

祝惶突然張大了嘴巴,驚訝莫名。

“去死!”

眼見我龍爪就要抓爆他祝惶的眉心,這貨突然動了。

我一爪落空,龍皇炁竟然把空氣擠壓的發出一聲悶聲。

那祝惶險險避開後,神色之中,竟然有些忌憚。

“怎麼可能?真的是龍皇炁!”

“怎麼不可能!”

“他麼的,瘋子!”

祝惶大罵一句,竟然用火焰當做長矛,撲殺過來。

我連忙使用飛魚臂抵擋。

過招之間,忽然一道電光急閃而過。

而後直接刺中祝惶!

啊!

那創口之上,頓時生出無數電弧,噼裏啪啦的纏住祝惶!

身後飛將軍李廣似乎早就準備,一擊得手,連續又是四支羽箭,依舊插向祝惶的眉心,咽喉,心臟以及丹田!

噗噗噗噗,四箭中的。

那祝惶竟然瘋狂地顫抖起來。

這種千載難逢的機會怎麼能錯過,我正要出手,只聽聞身旁馬蹄急。噗呲一聲,項羽大楚戟戳向祝惶側肋。

祝惶疼得大吼一聲,幾處創口猛地竄出一寸來長的火焰。

這時,就聽項羽叱喝一聲,渾身殺氣有如實質一般,竟一下子匯聚到楚戟之上,生生逼退了火焰。

“機會!”我大叫一聲,掄起飛魚臂,砸向祝惶!

轟咔一聲,那祝惶的下半身直接被我釘在了街道的柏油路下,至於上半身,已經被切割分解!

噗!

另一邊,冉閔也殺掉了火蛇,似乎見項羽快他一籌,神色不爽。

十八鵬王也殺光了索要冥衣的鬼魂。

“老貓,用不用幫?”我問。

老貓還沒張嘴,就被那冉閔快馬衝過去,偷襲變臉老太婆一鉤戟,直接讓它魂飛魄散!

都城隍的守兵一死,頓時,這萬年的街道上,路燈又重新亮了起來。

“我們走!” 都城隍廟位於東門九曜大街。

廟門口有五間大牌坊,斗拱飛檐,氣宇非凡,蔚爲壯觀。牌坊前由一對鐵獅子鎮守,山門內一條百米長的青石甬道,兩側是陰鬼守護。由南向北,依次是儀門、火神殿、判官殿、都城隍大殿、二殿、寢殿。

兩邊叫做東西道院。

奔襲都城隍廟時,我和衆人簡單介紹起都城隍廟。

皮大仙的電話打了過來。

六隊人馬已經闖過潼關,直撲華陰。

“傷亡如何?”

“長白十六峯衆妖,白島蝠妖,蓬萊島抓妖人,冥河氏子弟,都有傷亡,白島蝠妖傷亡大半。”

“潼關守將是誰?”

“雨師後裔,赤龍子!”

“他麼的,這都城隍到底從哪弄出來這麼多上古後裔?”我咧嘴罵道。

“你們也遇到了?”

“必須啊,火神後裔,祝惶,是個厲害的角色。”

“看來都城隍是下了血本了,”皮大仙頓了一下,說道,“既然雨師後裔出現,那風伯後裔恐怕也被他請來了!”

“華陰之地,一切小心!”

掛斷電話,我給柳青檬打過去。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