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人搖搖頭,「不算是,一直以來都沒有,除了到你爺爺這一輩,他是就出現了這個異樣。」

「一直在研究的醫生都不知道,還是你爺爺自己發現的。」

「那人就藏在他的身體里,一直潛伏著,抓著時間想要搶走身體,他就是這麼的狠,那一次,差點就成功了。」

「你爺爺是怎樣倔強的人,他怎麼容許別人搶走他的身體,所以,他……他與那人同歸於盡了。」

像是回想到什麼可怕的回憶,老夫人身體微微在發抖。

她還記得那個時候丈夫臨時之前抓著她的手,要她一定要消滅這個異樣。

他們霍家有那遺傳病已經夠了,不能再有這個異樣。

具體的,丈夫沒再說了。

那個時候沒有時間了。

老夫人現在都不知道,丈夫為何會堅持到那種地步。

如今她還能回想到當初丈夫的眼神,似乎有什麼很重要的事情發生了,他想說,可死神卻不給他這個機會。

霍驍知道他爺爺也是個厲害的人,在軍部的書籍里總是提到他的。 只是他沒有想過,他爺爺是這樣去世的。

在霍家裡,這是一個隱藏的事件,不可說的事情。

「霍幗封就沒有,是吧?」

霍幗封並沒有出現雙重人格,這點霍驍是清楚的。

他那人其實也不需要雙重人格,原本就是一個心狠手辣奸詐嗜血的人。

在霍驍心裡,霍幗封就沒有一丁點的好印象。

老夫人聽到霍驍提到他父親的名字,不僅嘆息,「是的,幗封他沒有。」

「因為顧氏夫婦一直在調理他的身體,而且他們研究出控制這個異樣的辦法。」

「所以,自從幗封這一輩開始,所有人都開始使用他們的那個辦法,之後就沒再出現過雙重人格。」

「顧家人明明說,以後都不會再有這樣的異樣的,為什麼會這樣?」

「我就說了,你就該娶曼寧的,如果現在曼寧在的話,就不會變成這個樣子了。」

老夫人現在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顧曼寧。

顧曼寧是顧家夫婦唯一的女兒,她被霍驍送入監獄,他們心裡肯定不滿的。

而且,老夫人現在也不能對他們有絕對的信任了。

總覺得他們肯定不會全心全意幫助霍驍的,除非霍驍跟顧曼寧結婚。

「奶奶,現在說這話已經沒有意義了,慕初笛是我的妻子,這輩子我霍驍唯一的妻子。」

男人的話如同誓言,斬釘截鐵。

老夫人知道霍驍喜歡慕初笛,卻沒想到,他能夠做到這個地步。

一輩子,人的一輩子有多漫長,又會遇見多大的誘惑和磨難,誰敢斷定,身邊的人會跟自己走到最後,走完這輩子呢。

唯一的妻子,會嗎?

老夫人心裡的那點疑問,很快就被霍驍堅定的眼神給消滅掉。

她早就知道她的孫子有主見,以前她引以為榮,可現在卻覺得這種主見,有時候真的很傷人。

此時,老夫人就被傷害到了。

「接下來的事我會處理,我只希望奶奶你能夠讓我別分心。」

「該吃藥的時候乖乖吃藥,也不要對小笛出手,如果她有什麼意外,我的情緒絕對會受到影響的,奶奶,你明白的吧。」

霍驍威脅的意味很濃。

老夫人還能說些什麼呢,他都那樣堅定了。

「你想怎樣就怎樣吧,我老了,管不了那麼多。」

「只希望我百年歸老的時候,能夠有孫子送終。」

老夫人再也沒有別的想法了,只希望霍驍能夠平平安安的。

這也算是老夫人的妥協了。

「謝謝你,奶奶。」

有些事情,在這一次徹底地解決,卻又有些事情,在這一次,才剛剛開始。

霍驍與老夫人聊了一小會,這才離開。

離開老宅,直接回江岸夢庭。

現在,霍驍最想見的就是慕初笛和牙牙。

剛進江岸夢庭,便聽到牙牙的笑聲。

「媽咪,你看看牙牙做得多好看,老霍肯定會喜歡的。」

慕初笛看了一眼牙牙自豪的作品,也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

她不怎麼認為霍驍會喜歡鹹蛋超人。

慕初笛正在給霍驍做個蛋糕當慶祝,可牙牙聽到硬是說要幫手,然後,就幫手做了一個牙牙最喜歡的鹹蛋超人。 「媽咪,你覺得我棒嗎?」

牙牙揚著臉,一雙烏黑明亮的大眼睛閃閃發亮,充滿期盼。

慕初笛揉了揉他的小腦袋,輕聲道,「很棒!」

「牙牙能夠幫媽咪的忙,很乖,很棒的。」

一個四歲的小孩就能夠這麼懂事,慕初笛心裡很是安慰。

而且還那麼聰明,慕初笛只是簡單的教了一下,牙牙就學會了,而且還做的很好,只是他做的那些都是憑著他的興趣愛好而來。

得到慕初笛的表揚,牙牙就像吃了興奮劑一樣,歡快到不行,還想再做一個。

小小的臉上沾了點奶油,專註而認真地做好準備。

倏然,目光往慕初笛那邊看去,他想要看看媽咪到底給老霍做了什麼。

他不夠高,只能站在椅子上,可從這個角度去看,又看得不是很清楚,隱隱約約的看到一些綠色的。

「媽咪,你給老霍做了什麼啊?」

牙牙忍不住,問了一句。

慕初笛認真地做著手頭上的活,嘴角噙著甜蜜的笑意。

「未來啊!」

「什麼是未來?」

牙牙不懂了,媽咪做了什麼未來?

牙牙還想問些什麼,便聽到身後傳來了腳步聲,牙牙轉過身去,看到熟悉的身影后,粉雕玉琢的小臉綻放著微笑,「老霍。」

「老霍你快來,看看我給你做了什麼?」

「是不是很喜歡,很驚喜?」

「鹹蛋超人哦,在我心裡你就是超人。」

霍驍在牙牙心裡就是超級大英雄。

兒子的崇拜,霍驍當然是喜歡的,那怕他做的鹹蛋超人他沒興趣,可在牙牙面前,霍驍還是稍微的表達一下他的喜歡。

得到霍驍的認可,牙牙更是開心,他還著手準備做一個更大的。

卻被霍驍抱著下地,「該去休息了。」

牙牙搖頭,「不,我不累,我還準備給老霍你做一個更大的鹹蛋。」

「不,你要休息了。」

霍驍斬釘截鐵道。

牙牙就不懂,老霍怎麼總是叫他休息,他又不累。

世界上還有比他更孝順的孩子嗎,他還想給老霍做蛋糕呢。

「不,我不……」

牙牙還想說些什麼,一直在外面的張姨識趣地進來把他抱走。

「來來,小少爺,你身上髒了,我給你去換身衣服。」

被抱走的牙牙懵了,他衣服髒了又怎麼了,他還要做蛋糕的啊,要一身新衣服有什麼用?

然而他還沒驚醒過來,人已經被張姨抱回卧室。

回到卧室,牙牙實在想不通,於是給霍錚打了通電話。

電話隔了許久才接通。

接通后牙牙啥都不說,直奔主題,「堂哥,我那麼孝順還要給老霍做蛋糕,為什麼他要趕我出來啊?」

為了霍驍的事情,霍錚忙碌了一段時間,根本連覺都沒睡過。

現在終於事情告一段落,他可以好好地補眠了,可剛睡不久,牙牙就給他打電話。

「瘋了,我真是上輩子欠你們父子的,現在要來還債。」

覺都不給睡,還讓不讓人活了?

「又發生什麼了,你把事情從頭到尾說一遍。」

牙牙說完后,霍錚真的差點忍不住要罵人了。 「如果你還想要個妹妹,那就乖乖地在房間里呆在,別出去當電燈泡。」

牙牙歪著頭,似乎聽不懂,「電燈泡是什麼?」

「我們家沒有安裝電燈泡。」

「而且,堂哥你說真的,我要有個妹妹了?」

從小牙牙就想要個妹妹,能夠被他寵著,慣著。

平時看著陸小冬對她妹妹那麼好,他就好羨慕,他也想有個妹妹可以對她好。

以前他問過老霍,老霍卻不理他,他還以為老霍小氣呢,沒想到老霍打算給他一個驚喜呢。

這麼想,牙牙就心情順暢了很多。

掛掉電話后,他便看到房門前出現一個陰暗的黑影走過。

他的房間沒有關門,牙牙抬眸看去,便看到久久的身影走過,

他想起霍錚剛才的話,於是連忙跑出去,一把拉著久久的手,「久久,過來,陪我玩。」

久久瞥了他一眼,不打算理會他。

牙牙見久久不想搭理他,也就急了。

「久久,你不陪我玩也可以,不過你不能下去,不能打擾我爹地和媽咪。」

「為什麼?」

牙牙沒想到,久久竟然開口了。

他想了也沒想,直接道,「因為他們要給我做個妹妹出來,你不能打擾,不然我妹妹沒了,我跟你急。」

此時的牙牙,眼睛瞪大,就像張牙舞爪的小動物。

儘管妹妹還沒有,可他已經開始護起「妹妹」來。

聽到妹妹那兩個字,久久臉色更是難看的。

不行,媽咪有她就行,牙牙的存在已經是個膈應,怎麼還能再多一個小孩出來呢?

這樣會分薄她在媽咪心中的地位。

不能這樣的。

久久想要下去阻止,此時張姨正好上來,被張姨帶進房間里,沒讓她出去。

廚房裡,氣氛遽然熱了起來。

身後倏然伸出一雙強壯的臂彎把她圈在懷裡。

男人低沉渾厚的聲音在耳邊迴響著,「給我什麼未來?」

男人很高,高出一個頭,很自然的看到慕初笛所做的蛋糕。

那是剛做好的,周邊的花草還沒有來得及裝飾。

蛋糕上有著一男一女,兩人都白髮蒼蒼,正坐在椅子上,看著落日,周邊的花草在夕陽的照耀下,越發的柔和。

畫面十分的美好。

這就是他們的未來嗎?

十指緊扣,白頭偕老?

原本打算給霍驍一個驚喜,沒想到就這樣被看到了,那就這樣吧,慕初笛也坦坦蕩蕩,不遮不掩,直接道,「對,這就是我跟你的未來。」

「想跟我慢慢變老?嗯?」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