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不在。”炎忌都無奈搖頭。

衆人疑惑,那位究竟去了哪裏?

如今,只有那位武中聖人才能破解這個死局。

“諸位放心,蜀都還有禪月寺。”炎忌都說道:“還有蜀都武校的蕭校長和石老。”

“諸位,我在想,天庭教的大首領,會不會拖住了武聖?”蠱王猜測。

衆人臉色皆變。

武聖不在,太不正常,或許真被那大首領拖住了。

“不可能。”有強者搖頭道:“區區天庭教大首領也能拖住武聖?你們不覺得可笑嗎?”

炎忌都說道:“武聖回來的。”

就在華夏衆強者商議如何破解夜幕的時候,此刻南疆蠻荒大澤之內,卻有一個人進入了冥海,

此人,居然不靠白紙人,直接走入了冥海。

“不想此界居然有冥海,有趣。”

此人輕笑,似冥海如無物。

冥海之內的擺渡人看到此人進來,皆駭然失色。

“此人究竟是誰?”

“區區七境?怎可能無懼次級能量的侵蝕?”

“他想去哪裏?”

“他……他居然去那個地方,他找死嗎?”

擺渡人們無法平靜。

那孤身進入冥海之人……赫然是沈沐陽。

不,準確來說應該是夏侯。

…… 靈山。

武聖之靈漂浮在半空中,如一尊戰神,氣勢迫人。

蘇武看着武聖之靈,“這就是武聖之靈嗎?”

這武聖之給他的感覺,猶如帝釋王佛全力出手時爆發出的氣息。

幾乎就在武聖之靈出現的剎那,不夜天出現在了靈山。

“武聖的殘存能量嗎?”

不夜天輕笑:“苟延殘喘罷了。”

他不出手,但是序列降級的力量卻籠罩這片天地。

雷正瞳孔一縮,急忙用八境崩域籠罩住衆人,抵擋序列降級的力量。

一旦被序列降級之力覆蓋,別說是別人,就算他這個七境巔峯的武者也堅持不了多久,必死無疑。

武聖之靈一拳轟向不夜天。

不夜天冷笑,骨槍橫空擊出。

“轟!”

不夜天暴退,臉色終於露出凝重之色。

儘管,武聖之靈只不過是武聖的殘餘能量,但一部分戰鬥本能還在,一個九境武者的戰鬥本能,就算只剩下一部分,也不容輕視。

不夜天身上浮現出神帝力蠱,力量暴漲,手持骨槍再次殺向武聖之靈。

武聖之靈沒有武器,他的拳頭就是最強的武器。

轟轟轟……

轟鳴聲不絕,衆人只能看到兩道人影在虛空移動,不斷交錯。

“把神帝之首取出。”

雷正看着蘇武。

蘇武點頭,神帝頭顱憑空出現在衆人面前。

雷正說道:“我們合力攻擊。”

衆人點頭。

“轟!”

衆人全部出手攻擊神帝頭顱,能量餘波散去,衆人卻發現神帝頭顱居然沒有絲毫損傷。

蘇武說道:“我試試看。”

他還有最後一刀沒有使用。

衆人一愣,我們聯手都不能傷這神帝頭顱分毫,以你四境的力量怎麼可能傷得到它?

陳平安剛纔見識過蘇武手中血刀的厲害,點頭道:“我贊同。”

衆人又是一愣,這陳平安也跟着發什麼瘋?

蘇武擡起刀。

衆人看到蘇武手中的刀,不由詫異,這把刀能傷到神帝頭顱?

雷正在刀中感覺到了一股令他心悸的能量波動。

蘇武的刀落下,劈在神帝頭顱之上,神帝頭顱終於露出一道傷痕。

然而,還沒等衆人高興多久,蘇武的刀已經消失不見。

蘇武無奈:“這把刀是我的一位朋友以自身能量凝聚而成的,只能用這最後一次。”

衆人露出失望之色,如果能劈個數十刀,多半能把這神帝頭顱劈成兩半。

雷正擡頭看着正在和武聖之靈交手的不夜天,臉色突然變得凝重起來:“這不夜天有神帝力骨,武聖之靈支撐不了多久。”

陳平安說道:“武聖之靈幾十年才能聚集成一次,戰鬥的時間越長,力量潰散的越快。這次戰鬥之後,武聖之靈只怕會徹底衰弱下去,知道幾十年之後才能恢復過來。”

一時間,衆人心情沉重。


如果這不夜天拖時間,把武聖之靈磨死,到時候誰能擋得住不夜天?帝釋王佛被另外一尊不夜天纏主,根本無法騰出手來。

“如果不能趁着武聖之靈牽制住不夜天的這段時間毀掉神帝的頭顱,那麼這神帝頭顱遲早會落入不夜天手中。”沐丹青說道。

雷正突然看着蘇武,“蘇武,你在江北的時候,利用地脈勢術殺了神皇,如此說來,你應該精通地脈勢術。”

蘇武說道:“算不得精通。”



雷正問道:“你會不會天脈勢術?”

其他老師似乎想到了什麼,紛紛看着蘇武。

蘇武蹙眉,“雷副校長,我確實會天脈勢術,但這天脈和地脈不同,地脈乃是借用天地大勢,武者本身並不需要那麼強大的武力。但是天脈勢術不同,天脈勢術對於武者本身的修爲要求極高。”

雷正說道:“你只需要告訴我,你究竟懂不懂天脈勢術。”

蘇武點頭。

雷正深吸口氣,正色說道:“校長在靈山內留下過一道人字勢。”

蘇武既驚又喜:“校長也會天脈勢術?”

雷正點頭:“你現在知道我想讓你幹什麼了吧?”


蘇武說道:“借校長的人字勢,斬神帝頭顱。”

雷正說道:“我這便帶你去。”

一個人老師說道:“校長,人字勢一旦被消耗,將……”

雷正打斷他的話,冷冷道:“覆巢之下豈有完卵?”


他帶着蘇武到了一處山巔。

蘇武俯瞰下去,大地之上寫着一個巨大的“人”字,看似簡單的人字,其實內含極爲複雜的龍脈圖紋。

衆老師全部看着蘇武,他們現在只能把希望寄託在蘇武身上了。

蘇武沉默。

這人字勢,以他現在的能力,別說佈置不出來,就連看懂都需要些時間。

而且,需要催動這人字勢,至少得有六境精神武者的精神能量,真是最低要求。

就算是六境武者也只能催動這人字勢三次,三次之後,精神能量必會消耗一空。

“一次應該足夠了,第二次……”

蘇武看着遠方正在和武聖之靈戰鬥的不夜天,心道:“如果成功的斬掉神帝頭顱,第二次和第三次就送給他。”

雷正問道:“有沒有把握?”

蘇武深吸口氣,說道:“我需要一個小時,還有,我需要恢復精神能量的能量液。”

“可以。”

雷正點頭,把衆老師的精神能量液搜刮一空,交給蘇武。

蘇武有能量源液,但對於恢復精神能量卻不及這些精神能量液。

收起精神能量液之後,蘇武飛下,落在人字勢上,盤坐而下。

有老師看着蘇武,忍不住說道:“雷副校長,我們真要把希望寄託在蘇武身上嗎?”

他們覺得太兒戲了。

雷正輕哼:“你們覺得還有其他辦法嗎?”

衆人頓時語塞,是啊,還有其他更好的辦法嗎?

陳平安笑道:“諸位老師,我倒是覺得蘇武學弟能控制人字勢。”

別人不知道蘇武是精神武者,他親眼看着蘇武和韓長風戰鬥,豈會看不出蘇武的劍氣中蘊含着一股極爲霸道的精神能量。

普通武者,就算有能力把精神能量融入武術中,也絕對做不到蘇武那樣,除非蘇武本身就是精神武者。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