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

“哈,如此盛大的場面,怎能少得了我伊奧斯!”

“老師,你怎麼會……過來?”看了一眼身邊的伊拉貢等衆亡靈,驚喜之後,天賜心中突然又有了點小怕。當年神聖之戰的兩大巨頭,要是在這個時候這種地方擦出了一丁點的小火花,那可就是滅頂之災啊……

“哼,放心,事情的真相我已經得知了。”掃了一眼天賜身邊均略有緊張的亡靈們,伊奧斯直接轉向了前方高大的五個神族,“這一次,我是來洗脫自己的罪孽,同樣,爲了達芙妮報仇雪恨的!”

“哼,卑微的人類,你以爲就憑你,和一隻小小的黑龍,就能夠撼動神的威嚴?”

“不,不止是他,還有我們!”走到伊奧斯的身旁,舉起手中的武器,對着那些神族,伊拉貢大聲的喊道。

“是的,還有我們!”身後,那些剛剛經歷過一場大戰,灰塵僕僕的亡靈們,也舉起了自己手中的武器。

“還有我們!!!”

在大家的聲音剛剛落下,卻又傳來了一陣更加猛烈的怒吼聲。朝着聲音的來源望去,天賜他們看到了數百人,認識的,不認識的,高舉着手中各樣的武器,朝着這邊跑來,而帶頭的,正是奈羅。

“大哥,我來了!”一個渾身都散發着冰冷氣息的人,站到了伊奧斯的面前,只是,他盯着伊奧斯的雙眼,卻充滿着狂熱。

“宵!我的好兄弟!”用力的擁抱了一下對方,伊奧斯接着走向了其他的衆人。

“你們,都來了。”

“這樣的盛會,我們怎能缺席?!”從人羣中擠出幾個矮個子老頭,天賜認出,說話的,正是自己曾經拜訪過的那個矮人族族長。

“辛苦你了!”向矮人族行了個禮後,走到奈羅的身旁,看了看他身後的暗夜精靈們,伊奧斯用力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當所有的人都匯合在一起後,不知是誰帶頭的,衆人一起舉起手中的武器,再次朝着五個高大的神族,發出了震耳欲聾的怒吼聲。

望着身邊不停的揮舞着手中武器的人類、精靈、亡靈、矮人,甚至是暗夜精靈們,天賜覺得自己熱血沸騰了,渾身的戰意都調動了起來。

衆志成城,在這樣團結的陣營下,還有什麼樣的敵人不可戰勝?

“兄弟們,戰友們,當年,這些無恥的傢伙們動用了卑鄙的陰謀,讓我們陷入了戰亂,現在,他們又想故伎重演,我們答應嗎?”

“不答應!”

“讓我們高舉手中的武器,爲了當年無辜犧牲的戰友們,復仇!”

“復仇!”

“殺!”

“殺死他們!”

“……”

“你們,冒犯了神的威嚴,都得死!”看着那些朝着自己蜂擁而來的敵人,在神族突然的一聲嘶吼中,決戰終於開始了。

儘管數十人圍攻着一個神族,而這些人,也都是這個世界上的頂尖高手,但是,同剛纔索爾的戰鬥一樣,一輪攻擊下來,大家就傷亡慘重。

“注意保持三至五米的攻擊距離,全力摧毀他們胸膛位置的神晶!”

雖然知道敵人自身的弱點,但是,五個神族團團站成一圈,那弱點,還是弱點嗎?

不大一會功夫,還能夠站立在神族面前的,已經只有二三十個人了。

該死!實力相差太多了嗎?

“埃裏費勒!”

隨着伊奧斯的一聲吶喊,在不遠處肆意屠殺着神族使徒的黑龍,馬上跑了過來。

“嘶昂!”

又是一聲清脆的龍鳴,把頭一甩,大嘴一張,一團灼熱的火焰直撲神族而去。

“哼,火?我洛基要讓你知道,什麼纔是真正的火!”一聲冷哼,那名自稱爲洛基的神族,往前走了兩步,雙手一伸,一團更加純淨的火焰,立刻從他手心噴射了出去。

一個龍之火,一個神之火,在兩團火焰相碰後,僵持了片刻,神之火開始慢慢的吞噬着龍之火。

“該死!”看到埃裏費勒明顯的位於下風,伊奧斯立即衝向了洛基,揮起手中的聖劍就砍。

“天賜,掩護我!”吼了一聲,水月緊隨其後,也衝了過去。


似乎是水月怒吼的緣故,原本都有些愣在原地不知所措的衆人,立即瘋一般的發動了更加猛烈的進攻。

“不!給我滾開!爬蟲們!”

“哈哈,洛基,不要怕!他們傷不了你的!”

“不!該死的,太噁心了!”似乎是到了無法忍受的地步一般,不再理會黑龍的怒焰,洛基猛的高舉雙手,他的身邊,立即燃起了一圈熊熊的火焰。

“不,洛基!你這個愚蠢的傢伙,快把火滅了!”洛基的身邊,一個神族突然後退幾步,對着洛基怒吼了起來,似乎,對於身邊的火焰,他也是比較忌憚的。


“哈哈,蒂阿茲,誰要你靠他那麼近的!”看到同伴窘迫的模樣,又沒有敵人衝向自己這裏,旁邊的三個神族全部袖手旁觀的哈哈大笑了起來。

不過,他們的笑聲,很快就被一聲慘叫聲,給打斷了。

在他們的目瞪口呆中,洛基直挺挺的倒了下去。還沒等他們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呢,又是一聲慘叫,在他身旁的蒂阿茲,也轟然倒地。

“是你!特里姆!”

“你這個卑鄙的傢伙,你竟然隱藏在人類的軀殼中!”指着蒂阿茲倒地後所露出來的一大團黑色的霧體,剩餘的三個神族都猛的往後退了數步。

“呵呵,說我卑鄙?不,巴德爾,論起卑鄙,我可遠遠的比不過你。”

黑霧中,慢慢的走出一個與神族同樣的純能量體,不過,與神族的純白不同,他的身軀,漆黑一片。

水月?水月竟然是魔族?望着那個魔族的臉,天賜的心中,無比的震驚。

“特里姆,你這個該死的混蛋!”被稱爲巴德爾的那個神族,一邊後退,一邊惡狠狠的咒罵着不停向他們逼近的水月,不,此時的他,也許該稱之爲特里姆纔對。

“混蛋?呵!混蛋也好,惡魔也罷,這不過是你們自己所說的罷了……今天過後,哼!”

“知道我等這一天多久了?幾萬年!幾萬年了啊!從你們爲了奪權,殺死父神那一天起,我就一直等待着這一天!”

“哈哈,隱忍了數萬年,今天,終於讓我等到了!”

望着那個怒意高漲,逐步逼近神族的特里姆,與伊拉貢相互對望了一眼,再看了看伊奧斯,天賜擺擺手,示意着大家慢慢的退向了遠方。儘管不明白他們說的到底是怎麼回事,但是,傻瓜也知道,這個時候,不是自己可以插手的了。

“現在,你們只剩三個人了,沒有了絕對領域,你們還是我的對手嗎?”

“不,不,特里姆,有話好說……那些事情都是數萬年前的舊事了,我們,我們都忘了吧?”

“是啊,是啊,沒有必要爲了那些舊事來破壞我們之間的感情啊!”

“感情?謀殺了父神後,給我們安上魔族的名份,對我們趕盡殺絕的時候,爲什麼不提感情?”

“哼,要不是父神臨死前的提醒,恐怕,我現在也站不到你們的面前,聽你們說這些懷舊的話吧?”不屑的看了一眼前方已經有些驚慌的三個神族,特里姆提着手中的魔劍,仍舊慢悠悠的朝他們走去。

“我們……我們可以推薦您爲新的神主!”

“這個世界都是你的!我們願意當您忠實的僕人!”

“不,已經晚了……在你們犯下那滔天的罪惡之時,就註定了今天的滅亡!”

“滅亡?不!不!我不要滅亡!”在巴德爾的一聲怒吼中,他身邊的兩個神族,則一起發出了兩聲淒涼的慘叫。

“是你逼我的!特里姆,這都是你逼我的!”面色猙獰的推倒靠在自己身上的兩個同伴,巴德爾的雙手,緊緊的握着兩顆白色的神晶。

“特里姆!!我要你去死!”將兩顆神晶猛的塞往自己的口中,巴德爾突然渾身顫抖的慘叫了起來,他的身軀,也瞬間膨脹了起來。

“啊~~~特里姆,你!你!死定了!啊!!!”

怎麼回事?巴德爾殺了自己的兩個同伴?

“你們快走!”回頭對着天賜他們吼了一聲後,特里姆握住手中的魔劍,就朝着巴德爾飛速的衝了上去。

數個回合,僅僅是幾秒鐘的時間,還沒等天賜他們掉頭跑多遠呢,哄的一聲,特里姆就被遠遠的擊飛了。而原先的位置上,***手中又握住兩顆神晶在那仰天大笑。

“哈哈,洛基,蒂阿茲!跟我合爲一體吧,我會替你們報仇的!”說完,大口一張,又將那兩顆神晶給吞了下去。

“瘋了,他徹底瘋了!” 末流之威 ,身軀更加龐大,周邊一會火元素爆炸,一會風元素肆虐的巴德爾,阿萊約喃喃的說道。

“怎麼辦,他現在的實力太強了!”看到特里姆再一次的被遠遠擊飛,衆人全部停住了腳步。

“有什麼辦法,可以擊敗他?”

“開玩笑,看他身邊一會風,一會火,一會冰的,誰能靠近?”

“那怎麼辦?我們就這樣任他……”

“……”


“天賜,把索爾的神晶給我。”就在衆人都沉默下來的時候,阿萊約的聲音,輕輕的響了起來。

“你……要神晶?”

“相信我!”拍了拍天賜的肩膀,阿萊約的眼中,無比的認真。

“好。”雖然不明白他的意圖,但是,對於曾經一起戰鬥過的夥伴,天賜無條件的信任了他。

接過天賜手中的神晶,在用力的擁抱了一下,阿萊約猛的朝着瘋狂的巴德爾跑去。

“死!死吧!你們都得死,我要徹底的毀滅這個世界!哈哈,哈哈,哈哈哈!”又一次的將飛撲而來的特里姆給遠遠的擊飛,巴德爾朝着衆人的方向,大踏步的走來,“你們,一個都跑不了!”

“啊!該死的叛徒,是你!一定是你害死了索爾!”注意到了疾奔而來的阿萊約,巴德爾一把抓起了他。

“說吧,你想怎麼個死法?我絕對滿足你,哈哈,哈哈!”

“啊!”

慘叫了一聲,忍受着渾身骨碎的痛楚,乘着巴德爾張嘴大笑的瞬間,阿萊約將手中的神晶,用盡全身最後的力氣,扔入了他的嘴巴里。

“喔?這是……什麼?!”不小心吞下去之後,巴德爾一時還沒有反應過來。

“神晶?這是……索爾的神晶?哈哈,我更強了!更強了!!!哈哈,哈哈,哈……”笑了一半,巴德爾的表情突然間變了,“不,不!!該死的!你、你怎麼會……知道……”

將已經徹底昏迷不醒的阿萊約遠遠的甩開,巴德爾一下子跪到了地上,死命的嘔吐起來,而在他嘔吐的過程中,他的身體,又開始了膨脹,在他身邊的各種元素,也更加的瘋狂起來。

“不,不!不能……這樣……我……”

“快跑!”注意到巴德爾身上那反常的能量波動,再次掙扎着爬起來的特里姆立即大喊了起來,“他要爆炸了!”

“爆炸?”

在特里姆的話音落下沒幾秒的時間,“嘭!!!”的一聲驚天動地的響聲,讓整個大地都開始顫抖了起來,而周圍的房屋,也開始一片接一片的倒塌。

這時,整個天空都被一片突然而來的烏雲給死死的籠罩了起來。半空中,不停的電閃雷鳴着,一會颶風,一會冰雹,一會火雨……完全,就是一副世界末日的模樣。

世界末日,真的來臨了嗎?那個該死的守護者,他真想毀滅這裏?無力的趴在地上,望着天空的異景,天賜心中,呻嚀不已。

也許是天賜暗中的咒罵起效了,也行是巴德爾爆炸時的能量發散完畢,數分鐘後,烏雲開始逐漸散去,風也慢慢變小了,大地,也不再顫抖了。

一身傷痕的天賜,掙扎着爬了起來,呆呆的望向了四周。

滿目瘡痍,用來形容此時的這裏,真是再恰當不過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