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沙,你知道的,我只對你的人頭感興趣。”

“你的人頭,可比錢、兵有價值,不是嗎?”

秦羿笑道。

“呵呵,老弟還是跟以前一樣自信啊,如果我沒看錯,你現在頂天也就是個合道期一千萬斤氣力的修爲吧,你在無生城的那些事我都聽說了,現在整個天下都知道秦侯已經廢了,我要是你,趕緊躲到深山老林裏去還來不及,老弟,你來這找事,真心不是明智之舉啊。”

“看招。”

沙毒手心一揚,密密麻麻的黃沙如雨點般往秦羿襲來,每一顆黃沙都蘊含着腐蝕劇毒以及巨大的衝擊力。

秦羿身形一閃,幽冥長生體,徑直穿破黃沙,豎起一指照着沙毒眉心印了過去。

砰!

沙毒擡手一拳,一拳一指相交,秦羿橫飛數丈,重重的砸在了龍柱上,口中狂噴鮮血。

饒是有幽冥長生體,由於修爲等級差距太多,仍是難以抵擋,秦羿的整個右手掌鮮血淋漓,手肘處骨頭都透了出來,整個人面白如紙,這隨手一拳看似已經重傷了他。

“老弟,你確實是廢了,連我一拳都躲不過,還想來奪我的王位,你消失這幾個月,難道連智商也跟着下線了嗎?”

沙毒得意大笑了起來,得意是他的僞裝,實際上他愈發的對秦羿警惕了。

他們彼此深知對方智謀、手段有多詭詐,有多高,秦侯從來都是無利不起早,怎麼可能平白無故跑到這來送死?

這其中有詐。

一旁的沙禮傑見秦羿一招就被打的吐血,手也廢了,抱着頭想死的心都有了。

“瑪德,我纔是腦子進水,怎麼就聽了他的鬼話。”

“這該死的瘋子,他的修爲都廢了,連我都不如,也敢挑釁父王,這不是找死嗎?”

“完了,候叔啊候叔,你難道真的是老糊塗了嗎?”

“老子這回被你害死了!”

沙禮傑縮在角落裏,連連搖頭。

秦羿掙扎着貼着龍柱緩緩站起了身,嘴角咳着血水,再次挺直了胸膛:“沙毒,是我低估了你,不過你知道,我從來不會打無把握的仗,今天你必須死。”

秦羿手心一揚,魔斧出現在手心,毀天滅地的煞氣充斥在整個大殿內!

“嗖!”

“開天一擊!”

斧出,魔斧強大的霸殺之氣,化作三丈氣形,徑直往沙毒頭上劈斬而去。

好霸道的斧子,還好威力不足!

沙毒眸子一寒,旋即嘴角浮現出一絲冷笑。

唪!

鋒利無比的魔斧斬在了沙毒頭上,自面門眉心而下,一道血痕透了出來。

“好手筆,好法器,怕是得是聖器級別吧,本王一生見過無數的法寶、兵器,像你這把斧子如此強大的煞氣,還是頭一遭。”

“不過很遺憾,如果這就是你的底牌,那我只能說你太大意了。”

“你還以爲我是當年的沙毒嗎?沒錯,當年的沙毒,有此等法器加持,你確實有殺掉我的可能,但現在,我已經踏入渡劫期。”

“你註定只能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沙毒抹了一把臉上的血痕,再強大的法器又如何,也僅僅只能破自己的一絲皮肉而已。

“轟!”

沙毒揚手又是一拳,直砸秦羿。

他僅僅只有三成的氣力,很直白的招式,秦羿就像是破皮球一般,再次橫飛出去,直接卡在牆壁裏,口吐鮮血動彈不得。

嗖!

沙毒舌頭一吐,捲住了秦羿的脖子,停在了半空,口中發出得意的聲音:“老弟,怎樣,任你聰明一世,也有糊塗之時,你既然挑釁我,就別怪做哥哥的不客氣了。”

一道黃色的濁氣自沙毒的舌根子噴出,轉瞬到了舌尖,鋒利的舌尖如同尖刀一般就要扎進秦羿的眉心。

沙毒很清楚,要想徹底滅殺秦羿,必定先取元神,壞了他的幽冥大印等護身之法,這樣才能在最短的時間內,徹底的把這位昔日的地獄侯爺給抽乾了。

Www _тTk дn _CO

秦羿滿臉青筋暴起,瘋狂的掙扎着,彷彿在做死亡前的最後掙扎。

沙禮傑直是搖頭苦嘆,已經不忍直視秦羿慘死之態。

沙毒這回是徹底放心了,他能清楚的感應到秦羿的恐懼、無力、掙扎。

這讓他相信,秦羿難逃一劫了。

然而就在他即將用信子穿透秦羿的眉心,吸乾他的元神、真氣、本元時,秦羿笑了。

沒錯,沙毒發現那張扭曲的臉上,竟然生出一絲無比冷血,無比恐怖的笑意。 沙毒很清楚,當秦羿露出這種死亡微笑時,他就是魔鬼,他就是死神。

“不好!”

沙毒顧不上吸乾秦羿的元神,下意識的就要收回信子。

吼!

隨着秦羿喉結微微一動,他的身上瞬間覆蓋了一層銀色的戰甲,戰甲巍然如天神,散發着強悍無匹的氣勢,兩條金色的巨龍在他的周身盤旋遊走着,發出一聲聲的驚天怒吼。

整個大殿內瞬間照亮的如同白晝!

這就是幽冥長生體的渡劫初期形態嗎?好強,好霸道!

有此戰甲,哪怕是幽冥山崩了,也能屹立不倒,不傷分毫!

秦羿心頭狂喜。

他之所以拼着受重傷,連吃沙毒兩記狠招,正是爲了麻痹沙毒,讓他放鬆警惕,再進行一擊必殺。

現在看來,他的計劃成功了。

當他吞下一顆狂神丹時,原本以爲最多隻能發揮一龍之力,如今看來他還是小看了先天期那些修真者的能力了,哪怕是丹徒子煉剩下的廢渣,對於後天期來說,也絕對是超級變態的存在。

“業火紅蓮!”

秦羿一把捏住沙毒的信子。

他深知沙毒是半妖半人,極善遁形,一旦讓他逃脫,在這茫茫沙海中,再想要抓住他,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唯一的辦法,就是毀了他的妖體,連帶着他的妖元一併給焚燬了。

如此一來,方可安心。

“嗷嗷!”

沙毒發出一聲怒吼,瘋狂的想要縮回信子,然而秦羿的雙手就像是鐵拳一般,掐的死死的,饒是他用盡了法子,也休想動的了分毫。

唪!

業火在渡劫期的修爲加持下,化作一道火蓮印在了沙毒的舌頭上。

秦羿一縮手,沙毒本能的將信子縮了回去。

“秦羿,你,你給我使了什麼妖法?”

沙毒緊握着喉嚨,想要抵禦喉嚨間那隱隱發燙的錯覺。

“沒什麼,就是一絲火種而已。”

“你放心,一眨眼的功夫,你就可以徹底的解脫了。”

秦羿微微一笑,打了個響指。

紅蓮業火瞬間在沙毒的五臟六腑燃燒了起來。

秦羿等的就是這一下,他最強的法寶,眼下就是紅蓮業火,可焚燒一切!

沙毒就算是魔羅再生,此時也休想逃脫。

啊!

沙毒只覺的肺腑中傳來一股前所未有的疼痛感,整個肺腑、血脈猛烈的燃燒了起來,火苗透過他的七孔、毛孔,瘋狂的往外涌。

“這是什麼火,怎麼連我的妖體也能焚燒,啊!”

“秦羿,看在你我兄弟一場的份上,饒我一條生路吧,我給你做牛做馬做奴都可以啊。”

“好痛,好痛啊。”

沙毒現出了妖體原型,卻是一隻長着人頭,足足有三丈多長的巨型蜥蜴。

蜥蜴痛苦的在大殿內翻滾着,發出一聲聲淒厲的慘叫。

“我說過,我從來不做沒把握的事,沙毒,我的老朋友,你不應該小瞧我的。”

秦羿冷漠的笑道。

指尖輕揚,火勢頓起。

縱橫黑水地獄數萬年的沙茲王,就這麼徹底煙消雲散了,連一絲絲的骨灰都沒有留下,就這麼消失了。

“一切都結束了,從此這世間再沒有什麼能拘束你。”

“你就是沙茲的新王!”

絕世殺神 秦羿轉過身看着目瞪口呆,無比驚惶的沙禮傑道。

沙禮傑用力的搓了搓臉,臉上早已分不清是汗還是淚,這一切來的太突然了。

前一秒,他還在抱怨秦羿害他送死,一眨眼的功夫,他的父王就成了灰燼。

沙禮傑連滾帶爬跑到了王座上,拿起桌上的那枚王印,癲狂的大笑了起來:“成了,成了,我就是沙茲的新王,我就是新王,哈哈!”

“還等什麼?敲醒大鐘,屬於你的時刻到了。”

秦羿笑道。

“咚咚!”

沙禮傑癲狂的敲醒了堂上的大鐘,鐘聲傳遞到了整座沙茲城。

那些將軍、大臣們聽到鐘聲,全部直奔殿上而來。

一進殿就看到王妃與沙可法的人頭懸掛在大殿頂上,無不是毛骨悚然。

“小王爺,你,你這是何意?”

一個老臣怒吼道。

“沒什麼意思,我的父王沙毒寵信妖姬與沙可法禍亂沙茲,引起天怒民怨,就在剛剛本王替天行道,爲天下大計,斬殺了妖姬與賊子,很遺憾我的父王不識我一番苦心,悲憤過度,已然仙去。”

“我宣佈,從現在起,我,沙禮傑正式成爲新的沙茲王,接管整個黑水地獄。”

沙禮傑舉着大印傲視羣臣,凜然道。

“你,你殺了大王,你個逆子,你不得好死。”

“沙禮傑,還我大王命來。”

大臣之中,不少人紛紛哭嚎。

更多的人選擇了觀望,誰都知道沙毒已經死了,魅姬、王子也沒了,沙禮傑篡位很徹底,除非是幾位有大權的現在派兵入宮,否則還是選擇歸順爲好。

畢竟擁戴新王有諸多好處,給誰賣命不是賣?

“哼!”

“禮傑,就算是先王、王子不在了,這位置也輪不到你這惡賊來坐。”

一個滿臉虎髯的將軍冷喝道。

他正是掌管禁衛軍的王叔,叫沙虎,如果沙禮傑被轟走了,他無疑會有機會當上新王,所以第一個跳出來反了。

“沙虎,你想如何?”沙禮傑笑問道。

“咻!”

沙虎擡手一揮,一道金色的符鳥飛出了大殿,那是他號令三軍的傳令之法。

“這城裏還有三萬禁軍,沙禮傑,你以爲殺掉先王就能坐上王位想的太簡單了,你手裏有人嗎?”

沙虎得意問道。

“是嗎?那本王就等着你的人來。”

沙禮傑冷笑道。

原本符鳥一放,禁衛軍很快就能趕來,衆人等了足足一盞茶的功夫,光聽到城中兵馬嘶鳴,卻無半個人影上殿來捉拿沙禮傑,這讓沙虎有些坐不住了,連忙叫了一個將軍去城中查探。

沒一會兒,那人折了回來,大叫道:“將軍大事不好了,各獄使館大軍衝進了內城,堵住了禁衛大營,咱們的人出不來啊。”

“哈哈,哈哈!”

“沙虎,現在你知道了吧,你的三萬禁衛軍派不上用場,接下來,就該看我的了。”

“我只有一句話,降者,每人的俸祿翻倍,官升一級,每人賞賜五十萬晶幣,沙家族人每人賞賜百萬,反我者,殺無赦!”

沙禮傑狂笑之餘,下令道。 沙禮傑的命令如山嶽一般壓了下來,沙虎的大軍進不來,論地位又無人比他更有說服力,這王位似乎是穩坐了。

沙虎等人互相望了一眼,不屑的冷笑道:“沙禮傑,你似乎高興的太早了吧,你以爲沒有禁衛軍我們就治不了你嗎?”

“真正替天行道的人是我!”

沙虎一把撕掉身上的長袍,大步邁入了場中,往沙禮傑逼了過來。

作爲王城禁衛軍統領,他可是有着歸真初期的修爲,又豈是沙禮傑能比的?

只要幹掉了沙禮傑,不就一切萬事大吉了嗎?

沙虎是不會錯過這個好機會的,他知道一旦沙禮傑坐穩了,到時候再來反,就處在被動了,沒有比眼下更合適的了。

“呵呵,你這是在找死。”

“叔,一切有勞你了。”

沙禮傑神色一肅,向秦羿拱手拜道。

此前衆人注意力都在沙禮傑身上,誰都沒注意旁邊站着的這位英俊無雙的少年,此刻才發現秦羿的存在。

“跪下歸降,這是你最後的機會。”

秦羿面無表情道。

“呵呵,好大的口氣,我就先宰了你,再收拾……”

沙虎完全沒把秦羿放在眼裏,他也是個沒腦子的主,憑沙禮傑能除掉鬼王沙毒嗎?只是秦羿看着實在太嫩了,以至於沙虎忽略了。

他的話音還沒落,秦羿微微一揮手。

沙虎只覺的脖子有些發涼,張了張嘴想說話,卻是一點聲音也發不出來,氣力像是被瞬間抽空了。

“將軍,將軍,你沒事吧。”

旁邊的副將小心提醒了一句。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