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一旁的黃浪杏聽到這話後也整個人瞬間蒙圈了!

麥烈火打開房門後,看着斷水流,滿臉的急促的樣子,心中也就完全可以確定下來眼前的斷水流並不是在說謊!

而此時麥烈火整個人也軟坐在門檻上,滿臉難以置信的樣子!

那可是三位凡武境中期啊!在這北巖鎮雖然不能說是無敵,但也是完全可以橫着走啊!就這樣全部被殺了?這個事實讓他完全無法接受!

“這件事,不要傳回宗門裏,不然我定斬殺你!”


麥烈火緩過神來後,直接向着斷水流警告道!

當然斷水流也知道,這要是傳回宗門裏,那麥烈火就算是執事長老那也是難逃罪責,而宗門的責罰他也知道,那種生不如死的懲罰完全不是人可以承受的!

斷水流點了點頭正準備離開時,那麥烈火房內的黃浪杏走了出來!

而黃浪杏此時也是衣衫不整的現在斷水流面前!

斷水流看了一眼黃浪杏後心中頓時有種要殺人的衝動!

斷水流強忍着心中的殺意轉身就離開了!

“這他媽的,真是老色鬼,三位師兄都死了,還有心情在哪裏yin意!”

斷水流離開後一想自己的三位師兄全部慘死,那可是一直照顧他的三位師兄啊,沒想自己的老師既然還在那裏尋歡作樂,一想到黃浪杏走出來的樣子,他的心中的憤怒就更甚了!

只是他當場當着自己老師的面不敢發作而已!

不過此時在斷水流的心中也埋下了必殺黃浪杏的種子! 次日清晨!天狼山有外人進入行刺的消息直接傳了出去!

而天狼山此時熊家和寧家的兩位家主也急匆匆的往茅草屋方向疾行着!

“楊小哥,聽說你們昨晚被三名黑衣人行刺了?”

寧陽來到茅草屋後見到楊森一人正坐在門前的石桌邊上,迅速上前詢問道!

見到兩位家主到來後,楊森也是直接站起身來,趕緊招呼寧陽熊大兩人坐下相談!

“兩位家主,消息很靈通啊!不礙事,只是三名冥宗的小毛賊而已!”

楊森招呼完熊大寧陽兩人坐下後直接笑道!

而熊大和寧陽兩人聽到楊森所說的冥宗後,兩人的臉色頓時大變了起來!

兩人一想到昨天那冥宗的外門執事進入北巖鎮的陣勢就有點瑟瑟發抖了起來!

那可是一名地武境強者而且還有八名凡武境跟隨的陣仗啊!

這樣的陣仗在這大炎皇朝的邊疆完全可以橫着走,說滅了誰家就滅了誰家的主啊!

他們怎麼會直接一到北巖鎮就直接針對起天狼山動手呢?

“難道是黃家請來的?”

兩人嘴上不約而同的直接冒出了這麼一句話!

“看來還是保不住那套鍛造法啊!”

熊大說完後接着朗朗自語道,語氣中也帶着絲絲的膽怯和惋惜!

而這句話剛好也被楊森聽見了,只是楊森一直想不通,他們熊家到底有什麼鍛造法值得一開始被木家盯上,後翻通和斷水流也盯上!

“兩位可否說說這冥宗到底是什麼來頭?”

楊森見兩人深情失態後,直接開口問道!

兩人聽到楊森的話後,這纔回過神來!兩人也頓時感覺到剛剛自己的走神失態了!

“這冥宗是我們大炎皇朝的一個宗門,這個冥宗的宗門在哪外人基本不知道,聽聞他們宗主是一名武仙境強者,而且還有十大長老都是天武境強者,旗下都有無數的門徒!”

熊大將自己對冥宗所知道的說了一遍!

“熊家主說的不是很全面,據我所知這冥宗還有一個死敵的宗門名叫木幽宗,而木幽宗宗主聽說全家都被冥宗的宗主所殺,而這木幽宗主的妻子正是冥宗的宗主的師妹,至於詳細的我就不清楚了!”

熊大說完後,寧陽接着道!

楊森聽完後也只是瞭解了個大概!

而這時茅草屋內羊邋遢帶着寧靈走了出來!

剛纔的話羊邋遢也聽到了!

“你們說的只是一個大概而已!切切的說,冥宗宗主和木幽宗宗主都是同門師兄妹,他們都來自一個學院!名爲(妖魔人學院)!”

羊邋遢出來後直接說道,而說到妖魔人學院時,羊邋遢滿臉表露出敬畏和崇拜的臉色和眼神!

而在場的人明顯都沒聽過妖魔人學院這個名稱!

楊森他們可以從羊邋遢的眼神中看得出來,羊邋遢對這妖魔人學院的敬畏,不過他們也根本不知道妖魔人學院到底是什麼鬼!滿臉蒙圈!

見到所有人那蒙圈樣,羊邋遢就再次詳細的介紹妖魔人學院起來!

妖魔人學院是他們古關大陸三大種族創辦的一個學院!

學院主要是爲大陸培養人才,而這學院有一個宗旨就是大陸有難時都得聽從學院調度!

而且整個大陸不管是哪個疆域都有其分院!

這些分院從不去幹涉大陸的紛爭,一直保持着中立!

而那學院的總部據說不在大陸中,而是由妖魔人學院裏面的強者所開闢出來的空間中!

羊邋遢向着衆人大概的說了一下妖魔人學院!

楊森等人聽得也是雲裏來霧裏去也只是明白了一點,那就是這妖魔人學院在大陸每個區域都是有分院!

其它的根本就不是現在的他們能夠涉及的問題!

“小傢伙, 情場謀略 !”

羊邋遢走到楊森身邊坐下後接着向着楊森說道! 就在衆人商談中,時間很快就過去了,此時已經到了響午,衆人也都離開了天狼山!

“羊爺爺,我準備下山去,探探那冥宗的人!”

楊森向着一旁的羊邋遢認真的說道!

而一旁的寧靈見到楊森準備下去去了,心裏也癢癢了起來!畢竟她也很久沒有回去他們寧家了!

“我也準備要回去趟,我就和楊森一起回去趟!”

寧靈這是羞着臉小聲說道着!

羊邋遢見兩人都有下山進鎮的意思,也沒說什麼!

他倒是不擔心楊森會出什麼事,畢竟現在整個北巖鎮能殺楊森的不能說沒有,除了那冥宗所謂的那名外門執事長老外就沒有人有這能力了!

很快楊森帶着寧靈進入北巖鎮中,兩人一路向着寧家方向走去!

“你先進去,我去打探一下那黃家和冥宗這兩天的消息!”

兩人很快來到寧府門前,楊森直接向着寧靈說道!

楊森說完後直接就離開了!

楊森來到一家酒樓後直接走了進去!

這家酒樓本來是木家經營的,現在已經成爲了寧家的產業了!

“這位小哥,請問您是幾位?是吃飯還是喝酒呀?”


楊森進入酒樓後,酒樓裏的小二趕緊就上來招呼着問道!

“樓上找個清靜的地方就可以!”

楊森隨意點了幾個菜說道,說完楊森直接往樓上的樓梯口走了過去!

“站住,樓上我們包了,哪裏來的小子,也不打聽打聽爺幾個是什麼人!”

就在楊森踏上二樓時,一道暴喝聲響!

楊森對着那聲音的方向看了過去,正好是坐落在二樓正中間窗口處一桌四個人坐在窗邊!

而這四個人身着都一樣,一身清一色的黑色服裝,背上寫着一個大大的冥字!

很顯然這四人就是冥宗的人,楊森看了四人一眼後,根本就沒有在意,直接往二樓的邊角處的一個窗口走去!

“小子,爺說的話沒聽見是不?還不快滾!”


這四人見到楊森直接在他們不遠處的桌子處坐了下去,那四人離楊森較近的一人頓時暴怒道!

這人話一落下後就直接釋放出一股氣息向着楊森籠罩而來!

“嘭~”

那人釋放出來的氣息在即將到達楊森身上時,楊森隨意的隨手一揮就將其氣息直接打散了!

“怎麼?只許你們吃飯,不允許別人吃飯了?請問你們給多少錢包這二樓了?”

楊森將那氣息打散後,手中直接端着被茶邊喝邊道!

然而這四人聽了楊森的話後,頓時都呵呵一笑!

“給錢?各位師兄弟,給錢是什麼鬼東西?我們吃飯需要給錢嗎?哈哈哈~~!”

四人中那坐在靠近窗口的那人直接開口調戲道,說完直接哈哈大笑起來

而其餘三人也直接哈哈大笑起來!

沒錯,他們冥宗的人出門下館子從來不會給錢!

因爲他們都知道能開酒樓的背後都有一個家族支撐着,而這些家族又有多少敢得罪他們冥宗的?

要說敢得罪他們的也並非沒有,不過那些都是大家族勢力,大多都是好吃好喝的供着他們,讓他們趕緊吃完快走不惹事就已經慶幸了!

“小二,快點上菜!”

楊森見到那四人大笑的樣子,楊森根本就不去理會,直接看了一眼樓梯口!

此時樓梯口那店小二也不知道在那端着菜站了多久了!

店小二聽到楊森的叫喚後,那原本還在打哆嗦的雙腳這才哆嗦的端着菜走到楊森桌前哆嗦的將楊森的菜擺好!

店小二將菜擺好後,全身衣服也都被冷汗打溼了!

“這是賞你的!”

楊森見到店小二將菜擺好後,隨手甩了幾枚金幣給店小二說道!

而此時店小二哪裏還敢收,擺好後就趕緊退下樓去!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