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之後的孵化,通靈,訓練,乃至伙食,都要大批花費,身家稍微差一點,都根本支撐不住。

不過,陳林對墨玉猛虎寵獸沒有興趣,倒是將這兩枚卵出售的話,那肯定價值不菲。

藏虛囊,古元,妖獸的卵,這一回,真可謂是收穫巨大!

陳林很滿意,卻不準備在亂陰山中久留。

他的「歸心」似箭。

將東西全部扔進藏虛囊裡面,陳林輕裝上陣,繼續前進。

可惜的是,他的長劍已毀,必須要更加小心了。

也不知道是幸運,還是因為附近的山林都是那隻巨大黑羆的地盤,陳林一路前進,都沒有在遇到其他厲害點的妖獸。

直到一處山谷,已經十分接近亂陰山外面的時候,遇到的妖獸,才猛然多了起來。


唰!

陳林身形猛地伏進草叢當中,屏息凝神,遙望遠方,就見數以百計的強大妖獸,全都朝著山谷當中狂奔而去,煙塵滾滾,勢如洪水,所到之處,無論草木,還是大地,都被踐踏的滿目瘡痍。

各種或狂暴,或沉悶的吼聲,也連綿不斷的響了起來,不斷互相示威,恐嚇。

而在這股潮流當中,不時有妖獸被踩成肉醬,鮮血染紅了大地,而這只是序曲而已。

隨著山谷當中的妖獸越聚越多,氣氛越發凝重,最後終於全都忍耐不住,大打出手起來。

一場混戰,瞬息之間,也不知道有多少妖獸被殺死,血濺當場。

就在這時,天空當中也傳來了長鳴聲,有羽毛極其華麗的凶禽如電掠來,羽翼展開,足足有六七丈,不時俯衝下來,頓時狂風大作,將下面的妖獸撕裂,或者用利爪洞穿,抓到空中,再扔下來摔成肉醬。

天上地下,都不幸淪為了戰場,猛烈廝殺著,其狀之慘烈,堪稱不死不休,讓見多識廣的陳林,都感到吃驚。

他可是知道,山林之中的妖獸雖然競爭十分激烈,但也在長年累月當中,劃分出了各自的地盤,一般不會越境出擊,也不容許其他妖獸進入。

此時竟然不約而同的聚集在山谷當中,猛烈廝殺起來,如瘋似魔,古怪至極。

「莫非,是有什麼天材地寶?」

陳林心中猜測,卻無法確定。

好在他的耐心十足,靜靜等待,查看著。

山谷當中的搏殺越來越激烈了,到了後來,連飛馳在空中,天然佔據制空權的凶禽,也都連二連三的墜落了下去,哀鳴陣陣,亂羽紛飛。

地面的妖獸,激戰的更是慘烈,幾個回合,就有超過九成的妖獸,永遠地倒了下去。

一時間凶禽猛獸的嘶鳴此起彼伏,整片山脈都沸騰了。

足足半天過去,剩下的一成最為強大的妖獸,終於分出了勝負。

最後,剩下來的是一頭巨大的妖獸,三足,狀如巨牛,聲音沉悶如雷鼓激蕩,每一聲吼叫,整個山谷都在震動,都有數以十計的妖獸,被震成肉醬。

天空中的凶禽,大半也都慘死在它的吼聲中。

「哞!」

這是勝利者的聲音。

不過,成為最終的勝利者,也讓它付出了慘重的代價,全身傷痕纍纍,氣息更是衰弱到了極點。

陳林看在眼裡,縱然是有兩世經驗,也辨認不出這頭妖獸的名字。

這個世界,秘密太多,比如妖獸,就有無數種,就算是入聖的強者,也有不認識的妖獸,並不奇怪。

「等等,那是……」

陳林突然看到,這頭最後獲勝的奇怪妖獸,佔據了群獸爭奪的那個深坑,發動三支利爪,猛烈挖掘岩石地面。


堅硬的岩石地面,在它的爪下,就好像豆腐,很快,挖掘出來一截呈現晶瑩剔透,光輝湛湛的寶貝!

這頭三足妖獸頓時狂叫起來,聲音中充滿歡快之意,尤其是在一大片妖獸屍體的簇擁下,就更是如此。

情深緣淺,總裁追妻路漫漫

這時,陳林卻猛地從藏身的草叢中站了起來,雙眸在發光,這是得到藏虛囊和古元時,所沒有的神情。


「地骨!地骨!居然是大地之骨!」

… 大地之骨。

其實是一種礦藏晶石,鍾靈毓秀而生,蘊養大地之下天長日久積累的精華,成為一種晶瑩的礦石,一般沿著地勢行走,成為長條狀,看起來就像是大地的骨骼。

這是真正的天材地寶!

可以說,就算是大劍師,大道師級別的強者,也會眼熱,能夠獲得哪怕一小截,用來煉製地骨靈丹,也有著巨大作用。

即使是九階大劍師級別的高手,一枚地骨靈丹服下去,也可以在極短時間之內完全恢復全身真氣!

這種東西,人人都想要。

現在,居然被一群妖獸在山林深處發現了?

也就難怪會爆發一場血戰,令方圓數百里的凶禽猛獸,全都死絕。

大地之骨,確實有這樣的價值。

連兩世為人的陳林都心動了,好在他也見識過許多大場面,馬上克制住了自己的衝動,謹慎的觀察著敵我力量。

那頭三足妖獸,能夠從這片山林中,最為強大的數百頭凶禽猛獸中脫穎而出,笑到最後,其實力可見一斑,已經超越妖獸的級別,成為妖!

穿越成女神農 ,以陳林現在的實力,獲勝的把握,不超過三成。

要不是那三足妖受傷的話,陳林現在絕對不會出手。

畢竟東西在寶貴,也要有命享用才是。

現在嘛,倒是可以嘗試一下。

陳林瞬間下定決心。

不過他也不會傻的放棄最為擅長的劍術不用,而赤手空拳的前去搏殺三足妖。

既然自己的寶劍已經損毀,那就去製造一把!

陳林突地想起,亂陰山中,蔚然成林的陰鐵沉木群不在少數,木質細密,非常堅硬,不下於精鐵,臨時用來當作長劍使用,完全足夠。

希望現在就有長成的陰鐵沉木!

陳林沒有猶豫,趁著還沒有被三足妖發現,風一般飛掠了過去,朝著「記憶中」的一些地方出發。

他的運氣不錯,很快發現幾株長得很是高大,樹冠遮天,獨享陽光與雨露,因此別的樹種都無法生長的巨木。

而且其中還有一株陰鐵沉木,好像被雷劈打過,有段枝杈焦黑枯死。

陳林卻看得出來,焦黑的枝杈裡面,應該還是完好的,運轉真氣,強勢掰斷,抓在手中。


入手略沉,不輸給鐵劍。

在雷電的劈打下,竟然只是外表損毀,可見其堅硬程度。

可惜,沒時間細細打磨了。

陳林迅速手持這截陰鐵沉木,朝著那處山谷疾速飛掠了過去。

其疾如風,其徐如林,侵略如火!

一直殺奔到那頭已經快要將整塊大地之骨給挖掘出來的三足怪妖面前,這頭畜生才反應過來。

這畜生還在小心翼翼地挖掘地骨!

「哞!」

三足妖霍然抬首,直視著陳林,其眼大如燈籠,還殘留著剛才大戰的痕迹,殷紅如血,驟然牛口大張,有滾滾雷音激蕩而出。

陳林在之前早就見到,不知道有多少凶禽猛獸,在這雷音當中,被震裂身軀,死得不能再死。

因此早有防備,他的身形忽轉,出現在了三足妖左面,周身真氣匯聚在木棍之上,形成尖錐形狀,刺破滾滾雷音,迅疾殺到了三足妖面前。

一旦擊中,以三足妖之前所受的傷勢,即使不死,也要被再次重創,無力爬起來。

轟!

大地在木棍之下,迅速崩裂開來,亂石飛濺,恐怖到了極點。

陳林卻叫聲不好,來了個魚龍翻身,立即朝著附近飛遁而去。

因為三足妖消失了,就在陳林的眼皮底下,讓木棍砸了個空。

「在哪裡?這個畜生,好快的速度!」陳林根本不在一個地方停留,落下即彈起,如同閃電,電射而去,同時急急尋找著三足妖的身影。

左邊沒有!

右邊沒有!

上面也沒有!

到底在那裡?

突然,陳林眼角的餘光,捕捉到一道身影疾速狂奔而來,氣勢之猛惡,讓陳林身上的寒毛,都倒豎了起來。

「是三足妖!」

這頭畜生的三條腿都在冒著水蒸氣,清晰可見有無窮量的血液在裡面奔涌,如水泵怒張,每一下都爆發力驚人。

速度太快了!

比自己快了起碼兩倍,難怪剛才能夠一下子躲開!

陳林瞬間判斷出這個令人絕望的事實,來自前世所學習的無數精妙劍術,與各色強敵戰鬥的經驗,卻立即給了他應對的舉措。

驟然彎腰成九十度,直面狂奔而來的三足妖,出劍!

額,現在是出木棍。

陳林使來,就如本能,得心應手。

「回龍劍!」

在這一刻,木棍似乎有了生命,彷彿化成一條仰天咆哮的鋼鐵巨龍,橫亘在那裡,任由三足妖撞擊。

三足妖本能的察覺危險,腿部如弓,蹲下,起身,立即竄起十幾丈高,想要閃躲開來,卻莫名其妙的撞在木棍上。

被結結實實的洞穿!

這股撞擊力,實在太過強暴,讓三足妖根本來不及反應,就把自己撞死了。

血濺當場,步了那些凶禽猛獸的後塵。

噗!

陳林也被巨力撞擊,忍不住噴出一大口血來,臉色蒼白如紙。

調息了好一會後,才逐漸穩定下來。

此地不宜久留,必須趕快行動。

殺死三足妖之後,他沒有耽誤時間,開始挖掘那已經露出一大截晶瑩璀璨的地骨的深坑,慢慢發覺,體積可能遠超自己想象。

最後,竟然挖出來一段足有兩尺多長,最粗的地方足有手臂粗細的大地之骨!

以陳林的經驗,這段大地之骨,完全可以煉製出來二十枚以上的地骨靈丹,價值數萬古元不在話下!

就算直接拿這一段大地之骨去賣,沒有兩萬古元,他也絕對不會出手!

陳林大喜過望,直接收入藏虛囊中。

而在周圍,滿地都是凶禽猛獸,甚至妖的屍體,慘不忍睹,其中價值較大的就有二十多頭。

「什麼叫氣運?」

「我這就叫做氣運!」

陳林二話不說,開始動手。

分割,收集各種有價值的妖獸部分,尤其是一些骨骼,大筋,只要出了亂陰山,找到一座城池,都可以賣得出好價錢。

很快,一丈立方的藏虛囊中,都幾乎被裝滿了!

真是滿載而歸。

算一算距離,陳林望向東方,他也準備出山了。

… 亂陰山中雖然寶物無數,而且只要有實力,就可以隨意索取,幾乎無窮無盡,但是陳林卻無心多待。

他的心,早就飛向了古劍府。

再說,以他現在的實力,雖然可以擊殺成了精的妖,卻十分勉強。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