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聽歌或者看視頻什麼的,如果想要繼續使用以前在國內熟悉的手機客戶端軟體,總是會受到版權的限制。

其中的絕大多數都是看不成的。

也是到了這異國他鄉以後,才發現,其實國內現在的版權保護,還是做得很不錯的嘛。

只是有些奇怪的是,反而對於那些免費的華語電視和音樂節目,沒有多大的興趣了。

以前他總是很天真地以為,到了國外的話,可能會是很瘋狂的想要得知國內的一切信息,會非常的懷念那些流行歌曲什麼的。

但事實上是,真的置身海外了。

還是會和當地人一樣的,對於英語類的節目樂此不疲。

重生之刺客笑傳 不過,這也不會是成為一個麻煩問題的。

就是和當地人一樣的了,使用一個YouTube,就什麼問題就解決了。

至少是差不多吧。

因為除了那歐美的正版電影是絕對看不到的以外,其他H國和J國,還有亞洲其他國家的電影都是能夠看到大部分的。

而流行歌曲之類的,就是隨時隨地可以看到最新的榜單歌曲的了。

她們就是非常喜歡用YouTube裡面的一個收看最多的看單,直接不停息地播放下去。

差不多最新的英語流行歌曲,就是要聽到倒背如流,不想聽的程度了。

當然,受到這裡WiFi普遍速度很慢的約束,一般都還只能是用自己的數據流量來收聽和收看。

所以,有著這樣的愛好,在現在這樣的網路條件下,還是有些燒錢的。

畢竟,她們這裡,關於網路通信之類的,還像都還是才起步那樣的。

需要改進和增強的空間,還是很大。

Elsa這兩天特別的火大。

尤其是昨天某個同事又跑回來神秘兮兮地向她告密。

說是看到那個Frank,一個人在SM裡面不知道閑逛些什麼。

本來在那個晚上,他對自己說出分手的話語之後,她就是完全不再想要搭理他什麼的了。

他要再干出什麼人神共憤的事情來,自己也沒有半點的在意之處的。

但是,人家偏偏是要一再的跑到自己面前,有意無意地提到他的行蹤。

或者是什麼怪異的舉動的。

或許這是別人的試探性質的行為。

想要檢測一下,是否自己已經是徹底對他死心,決定不再來往的了。

但她卻會覺得這樣的行為,既是可笑又還有些莫名其妙的腦殘。

她記得自己已經是對身邊的人,差不多都是打完了招呼的。

從那個夜晚開始,她已經是和他分道揚鑣,各不相干的了。

自己可從來都是一個一旦做出了決定,就不會再做任何更改的人。

難道這麼久了,她們都還是不了解自己的性格的嗎?

所以,想來想去,她現在的火大和心緒不寧,更多的還是因為這樣子的被人試探。

哪怕是那個以前還走得比較近的Cylyn,也跑來旁敲側擊地提到他一句兩句的。

而不是因為對於乾脆果斷地和他分開的決定的悔恨,或者動搖。

她已經是得出了最終的結論。

關於這一整件事情。

就是一場非常短暫的,可能還是有著鬧劇一樣的結尾的意外事件。

既不好玩,最後也不見得有什麼意義和價值。

起碼是和她自己設想的方案,有著太多的偏離。

所以,她還是要把它歸納到意外一類的事件當中去。

他並不是最初接觸時候感覺到的那樣的簡單和單純。

不少事情,都還有他自己的主見。

還是那樣的執拗。

這樣的話,她起初想象的那些風光和好處什麼的,都是難以實現得到的了。

可能唯一讓他為自己做得了的,就是那護照了。

但那樣的交易,最多也只是便宜了Cylyn她們了。

對自己來說,最多就是因為間接地促成了這樣一筆買賣,受到了她們的一兩次款待罷了。

也還不知道當時Cylyn是和他談妥的多少價錢。

不過,想來應該是不會低到哪裡去的。

那個年輕胖子之前可是做了大量的鋪墊工作呢。

而且,前段時間,好像是在Cylyn從他手裡拿到一半的訂金之後,就是很豪爽地請這幾個相關的人,一起去麥克坦島上的海邊度假村,痛痛快快地玩了個整天整夜。

那真實一段非常令人愉悅的遊玩經歷。

那樣的度假村,都是按一天到晚的價格,根據人數收費的。

沙灘和所有的房間住宿,還有遊樂設施,飲料和食物,都是包含在其中的。

她是很喜歡那樣的去處。

但是沒有想到,那個Frank卻是不懂得帶著自己去那樣的地方,度過愉快的一天假期。

反而是通過Cylyn,實現了這樣的心愿。

當然,最後算起來,也還是要歸功於Frank支付的金錢上面。

間接的,也算是他在埋單的吧?

其實,在那裡玩耍的時候,一旦想到Frank,她多少還是有些不安的。

好像自己這樣的做法,是有點愚蠢,也還不太划算的。

重生民國野蠻西施 是不是有那樣的一種可能,就是自己可以大大方方,明明白白地告訴他,自己喜歡的是這樣的遊樂地點,或者說是約會方式的啊?

他既然是有閑錢來辦理根本沒有什麼作用的勞什子護照,又怎麼會沒有財力,支持和自己這樣的二人世界的享樂呢?

不過,轉眼她又想起了,當時第一次約會結束的時候,他居然是很小氣的要坐什麼吉普尼回去。

連那時候她有些賭氣性質的,說那麼自己也就自個回家了的氣話,都沒有聽出來。

也不知道他是真不懂自己的意思,還是揣著明白裝糊塗。

都沒有說是要在口頭上挽留一下。

或者是說些捨不得她去擠吉普尼,或者是走老遠的路回家的好聽的意思。

其實就是他稍微堅持一下,多說那麼一句兩句的。

比如說就是打一個計程車,先把自己送到家附近,再自己坐回酒店,不也是很好的解決方案嗎?

也是從那個時候起,她對他就有了些不悅的感受了吧?

她真心是不喜歡那樣小氣的男生。

連打個計程車這樣的小事情,都這麼的捨不得。

而且好像整個聊天的過程當中,他都一直是說那什麼做生意的話題。

好像是很有生意頭腦的樣子。

但到了最後,卻會是對可以鑽到法律的空子,佔到一些本地人的便宜的事情更感興趣。

居然還對辦理本地人的護照的交易很是心動。

也不知道,他是真沒有什麼錢的窮人一個,還是有點不多的錢,卻有著什麼古怪嗜好和想法的奇葩男一個啊?

她是有些搞不懂的了。

反正就是覺得他有可能不是自己想要的那種闊氣和大方的主角。

而且,更是讓她有些動搖的是,這樣和Cylyn她們一道出來遊玩,還有了另外一個意想不到的收穫。

那就是另外一個年老一些的胖子男。

人家對自己可是千依百順,出手闊綽。

不僅是車接車送。

想吃什麼,想玩什麼,怎麼玩,都是非常的能夠體察到她的心意。

把她是照顧得意想不到的舒坦。

之前她其實是不喜歡有些體型過胖的男士的。

比如說一道的那個年輕一些的胖子。

她老是覺得他們這樣一種男子,會很是有些懶惰,衣來伸手飯來張口那種,需要人伺候和照顧的類型。

但是這個老年版本的胖子,卻是讓她有了些不同的感覺。

雖然對方的年齡,確實是有些大了。

比起她來,恐怕是接近三十歲的距離了吧?

但是,那樣又有什麼緊要的呢?

如果對方真是要比Frank更為有錢,財大氣粗的話。

而且,最重要的是,對方願意這樣沒有任何限制地對她好。

願意這樣鞍前馬後地替自己效勞。

一句話,只要是對方可以有著那樣滿足自己的實力,就是現在改變了心意,選擇對方又有什麼不妥之處的呢?

之前選擇Frank,不也是建立在這樣的一些假想條件之上的嗎?

但現在的情況,證明了對Frank的那些期許,完全就是靠不住的了。

而他的所作所為,也只是會讓Cylyn這樣的人,撿到最大一部分的便宜罷了。

想到這裡,她也就把心裏面那最後一絲絲的不安,完全地拋開,投入到度假村的豐富生活當中去。

還有和自己身邊這個須臾不離,殷勤伺候著的老年男子。

隨著和對方的曖昧的情愫,更進一步地升高。

她也很奇怪的沒有什麼羞恥的感覺。

腦海裡面,只是有著一個念頭。 就是如果真是和對方進步神速地發生些什麼出來,恐怕也是不無可能,甚至還無可厚非的吧?

對於可以讓自己差不多樣樣都得到滿足的男子,她是從來都沒有半點抵抗能力的。

現在回想起來,那樣的時候,自己的心裏面,就是埋下了和Frank決裂的心魔的種子了。

或者說是,開始動起了如何擺脫他,重新投入度假之旅中凸顯出來的那個明星更加適合自己的男子懷抱的心思。

這樣的心思,其實很簡單。

並沒有什麼複雜到不可描述的程度。

就是她覺得,自己之前看錯了人,選擇錯了對象。

他是不可能給到自己想要的一切。

尤其是那種期望之中的生活。

可以給自己高人一等的感覺,滿足所有的虛榮心。

所以,現在一旦是有更加適合自己的目標出現,她就會也應該是要毫不猶豫地奔向新的目標人物。

至於他嗎,就是得要毫不留情地拋棄的絆腳石那樣的存在了。

但還是得要找到一個很好的借口。

而且還要偽裝成為,是他自己的移情別戀,花花心腸,逼著自己和他分手,或者就是被他拋棄的那樣。

絕對不能夠流露出來,是她自己的見異思遷導致的變化。

這完全難不倒她這樣聰明異常的女孩子的。

那借口,或者罪名什麼的,還不是隨隨便便一抓一大把的。

果然,女孩子一旦是變了心的話,那決裂的結果,是男子一方怎麼都挽留不住,也是阻擋不了的。

只是他那樣愚鈍的人,又怎麼會覺察這些隱秘和微妙的改變。

還會做出來什麼阻擋的舉措的呢?

所以,之後他和Cylyn出去吃飯,還有和其他女孩子聊天什麼的,其實都不過只是些可以利用的口實罷了。

要真說到擔心他和Cylyn單獨相處,會發生些什麼的猜疑。

其實也不過是她自己,因為有過那樣短暫出軌的經歷,難免會是些做賊心虛,或者說是賊喊捉賊的欲蓋彌彰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