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看似妥協,可其實也是掌握世界的另一種方式。 顏愛蘿去跟董升談了接下來的事,董升看了她的設計,也很有興趣。

之前顏愛蘿就說過,他的廠子不能一直靠接別人的單子來生活。這樣是把命運放在別人手裏掌握,會永遠處於被動局面。

要想發展壯大,必須得有自己的產品自己的特色,發展出屬於自己的品牌。

顏愛蘿說自己打算註冊公司,跟董升合作。他負責生產,她負責研發銷售跟宣傳等。

當然了,她還打算拉上師父郭文華。

郭文華的能力用的好了,其實能發揮很大作用。只是一直以來,他都走錯了路線罷了。

顏愛蘿覺得,他很適合分析數據,也能在大的方面做統籌。雖然現在因爲眼界的原因,還做不好。但只要以後多鍛鍊多看,很快就能改善。

她要開公司,用的自然都得是信得過的人。這兩人她都合作了很久,是現在除了鬱子宸外,她最能信得過的人。

董升知道了她的想法覺得可以。不過,親兄弟明算賬,開公司這種事在一開始合作的時候就要談好各種條件。

不然的話,以後很容易會因爲利益等事情互相扯皮,不光會破壞合作關係,還會造成很大的矛盾。

很多一開始合作創業的人,後來都因爲利益分配不均的問題最後反目成仇,也有一開始沒有劃清界限的原因。

兩人打算等吃飯的時候跟郭文華說這件事,一塊商量商量。

顏愛蘿還打算拉着向陽,讓他負責業務的事。

只是,他們公司剛成立,肯定給不了那麼高的報酬。向陽現在急於用錢,每天做幾份工,賺的不少,未必願意來。

董升說吃飯的時候一塊說說,願意來就來,不願意也不勉強。

到了晚上,顏愛蘿先去訂好了包間,先點好了幾個做起來費勁需要提前預約的菜,然後給了定金。

在這邊等了沒多久,郭文華就先帶着妻子來了。

他的妻子叫王秀,人長得很英氣,看起來很兇,但其實對丈夫很好很關心。

顏愛蘿之前沒見過她,但吃過她做的飯,一見面就覺得親切的很。

王秀見到她也很驚訝,上下打量一番,笑道:“老郭還怕我吃醋,不敢說你有多漂亮,真是把我看低了。早知道你長得這麼好看,我就早點來找你玩了。”


衆人都說郭文華是個妻管嚴,把他管得服服帖帖,還說郭文華帶這麼漂亮的徒弟,回家肯定不敢跟老婆說。

但其實王秀早在網上見過顏愛蘿的照片,聽丈夫說起這個徒弟,也沒太多別樣的想法。

她確實管丈夫管的嚴格,但自己的老公什麼性格,她比誰都清楚。她只是看起來兇,但卻不是隨便疑神疑鬼,不許老公跟任何漂亮女孩接觸。

相反,她聽郭文華說了很多徒弟的事,覺得這女孩其實很厲害,根本沒有網上傳的那麼不堪。

顏愛蘿也很喜歡她,覺得這師孃比師父的嘴巴可甜多了,怪不得能把郭文華管的服服帖帖。

兩人把郭文華撇到一邊,一塊坐着說話。

因爲年齡其實差的也不是很大,顏愛蘿就叫她秀姐。

王秀感謝她幫郭文華拉到了那幾個業務,還說郭文華霸氣的幫她清空購物車的時候,她都驚了。

“這個木頭可絕對想不到這些,我一猜就知道是你出的主意。哈哈,他也沒跟我說就把購物車清了。

我裏面同款的衣服放了好幾個顏色,等東西寄到的時候,真是氣壞了我,亂花錢。”

她雖然說自己氣壞了,但說起來的時候滿是驕傲感,心裏根本沒生氣。

女孩子們在購物的時候總是貪婪的,這個顏色想要,那個顏色也想要,總是猶豫不決。可其實猶豫的根本原因,還不是因爲沒錢?

如果可以的話,誰不想把喜歡的同款衣服都買下來?這種場面,只要想想都覺得熱血沸騰。

顏愛蘿跟着笑,說這是郭文華疼她。雖然是同款,但顏色不同,穿上的效果也肯定不一樣。偶爾任性一回,也很好。

王秀也跟着點頭,想到那一堆衣服,心裏也確實美滋滋的。



兩人聊了一會,董升就來了,跟郭文華聊起來,纔算是讓他坐在那裏沒那麼尷尬。

很快,向陽也來了,他是帶着妹妹一塊來的。

顏愛蘿特意讓他帶妹妹一塊來,免得小姑娘在家裏沒人帶。

向小妹一過來,就乖巧的跟衆人打招呼,叫完人後,乖乖等着吃飯。

王秀跟郭文華至今沒有孩子,對孩子很喜歡,看到她這麼可愛,趕緊把自己包裏的巧克力拿來給她吃。

向小妹看着哥哥同意了,才把巧克力接過來。但卻沒吃,而是塞在包裏,打算帶回去吃。

王秀更覺得她可愛,問她上幾年級,平時在家裏玩什麼之類的。

顏愛蘿把給她帶的點心也拿出來:“你哥惦記着你,說你喜歡吃,讓姐姐特意給你帶的。你先拿着,回家再吃,留着肚子吃飯。姐姐點了很多菜,你肯定喜歡。”

向小妹一看到點心嘴巴都動了動,又看看哥哥,見他同意,才收起來。

王秀覺得這孩子太可愛了,真恨不得帶回自己家。

郭文華見她那麼喜歡孩子,眼神裏閃過黯然的神色,但很快就收斂住,還是神色如常的跟人聊着天。

衆人正聊着,菜也上來了。顏愛蘿正要招呼大家吃飯,包廂的門卻是又開了。

衆人都疑惑的看過去,結果就見一個輪椅被推了進來,鬱子宸坐在輪椅上,進入衆人的視線範圍內。

董升知道鬱子宸,正拿着的筷子猛然掉在桌上,嚇得沒敢說話。

郭文華更是驚訝的直接站起來擺了個立正姿勢:“鬱,鬱,鬱總?”

王秀一聽這稱呼,也跟着站起來招呼。

只有向陽跟向小妹不明所以,還拿着筷子坐在那裏,奇怪的看了看顏愛蘿。

他們都沒想到鬱子宸會過來,還以爲是她請來的。

顏愛蘿也終於明白,爲什麼鬱子宸給她那張卡,還指定了在哪裏吃飯。

這位大神,你要來好歹提前說一聲,她好讓大家有個心理準備啊。 誰也沒想到鬱子宸會過來,更不覺得他是來跟大家一起吃飯的。


在衆人心裏,這樣的大老闆,跟人吃頓飯那就是幾千萬上下的生意,不可能跟他們這些無名小卒一塊吃飯拉家常。

所以,大家驚訝的同時,還努力的整理了一下衣服,免得在氣度非凡的鬱子宸面前露了怯。

鐵手把人推進來之後就出去了,還把門給關上。

屋裏安靜的嚇人,只有郭文華開口叫過鬱總,其他人都沒敢說話。

鬱子宸環視一圈,找準了顏愛蘿的位置,把輪椅推到她的位置上。

顏愛蘿這才趕緊挪開椅子,自動自覺地換到了旁邊,又問道:“鬱先生,你怎麼……”


鬱子宸轉頭看了她一眼:“我是顧問。”

他是顧問,自然也要參加慶功宴。

顏愛蘿聽明白他的意思,無奈又汗顏,也知道他是不會走了,只好給衆人做了介紹。

鬱子宸雖然態度看着很傲慢,但也沒有輕蔑的意思,在顏愛蘿介紹衆人的時候,都微微點頭算作迴應。

他面對陌生人的時候,向來沒有耐心,更不會給多餘的眼神。

能這樣招呼,已經是給了天大的面子了。

衆人也看出他性格冷淡,又被他的氣度折服,自然也沒人敢說什麼。只是,因爲他的到來,本來還算熱鬧的場面,看上去跟進了冷庫一樣。

顏愛蘿介紹完畢,就趕緊又去拿了一套餐具,認真的清理消毒,放在他面前。

他看了看,不太滿意的點點頭,然後拿起筷子。

董升爲了調節氣氛,問要不要喝酒。

鬱子宸看了他一眼,他立馬改口:“喝酒傷身,待會還要開車回去,都不喝了不喝了。呵呵。”

說完後,覺得自己後背都溼透了。

這男人雖然年輕,但眼神凌厲氣場強大,才這麼幾分鐘他都覺得害怕。

看顏愛蘿,在旁邊泰然自若,還敢把他碗裏的菜夾出來自己吃,這是多大的膽子?

顏小姐果然不一般啊。

大家都喝着飲料漠不做聲吃飯,就連向小妹都感覺到氣氛不太對,不敢說話,只低頭默默吃飯。

向陽一直在暗地裏觀察鬱子宸,眼神中有點羨慕,還有很複雜的情緒。他給妹妹夾了點菜,又摸摸妹妹的頭。

就在大家都尷尬不已的時候,鬱子宸倒是主動開口了。

“你要成立公司?”

這話問的衆人一楞,顏愛蘿則是趕緊把暫時擬定的計劃書拿出來,給了董升跟郭文華各一份,還給了王秀一份。

王秀是家裏的當家人,想跟郭文華一塊成立公司,自然要經過她的同意。

她還給了向陽一份聘任書,讓他看看,自己考慮一下。他四處打工,不如來負責她公司的總銷售。等以後公司發展好了,他也會有更好的發展。

衆人都在看文件,屋裏又安靜下來。

郭文華先看的是王秀,他有點心動,但又拿不準主意,也怕做不好。

而且,成立公司勢必要從鼎鑫辭職。他雖然業務量不算很高,但收入還算穩定。萬一創業失敗了,以後再想找工作,會有斷層期。

王秀也是仔細看了,有點不確定的問:“小蘿,你這上面沒寫錯吧?你真的要讓老郭跟你們一起成立公司?”

她聽郭文華說了顏愛蘿很多事情,覺得她單幹是早晚的事,甚至想過她會把郭文華挖過去。

但她沒想到的是,顏愛蘿是要跟郭文華合作,而不是讓他給自己打工。

顏愛蘿笑道:“秀姐,是真的。師父的能力其實很強,只要用對地方,能發揮很大作用。而且,我能信得過的人也就這麼幾個,當然要拉着師父一塊下水了。

你們不願意也沒關係,我不勉強。這是個人選擇。就算不同意,我們也還是師徒,我很感謝師父這些日子對我的照顧。”

郭文華有點感動的看着徒弟,見她有事能想到自己還信任他,總覺得這徒弟沒白帶。

他以前帶的徒弟都是搶他飯碗,可沒這麼知恩圖報的。

董升也在旁邊說,自己肯定要加入,就看郭文華願不願意了。

郭文華猶豫不決,有點心動,可也不敢拿主意。

王秀卻是想了想,還拿着手機認真的算了算,最後點頭說:“成。老郭也參加。我算了算,我們能拿出來一百萬左右。這些錢,是不是少了點?”

顏愛蘿沒想過郭文華能拿多少錢出來,卻沒想到王秀這麼大氣,一張嘴就把家底交代了。

郭文華趕緊拉了她一下:“咱家哪有兒這麼多錢?”

王秀擺脫他的手,霸道的說:“你別管,我說有就有。我婚前那個房子,太小了,租出去一年也收不了多少錢。等你賺了錢,給我換個大的,只能寫我的名啊。”

原來是要把婚前的公寓賣掉支持老公創業。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