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在這一刻,他全身上下的沒一寸肌『肉』都在不斷的顫抖,甚至連髮絲都在不斷的飛舞,這是他最為超然的一擊,已是臻至極致,甚至連所有的『精』氣神都融匯成一體的一擊!

「笑話,敢與我纓鋒,還妄想借我之力來極盡升華?!」林白面『色』如霜,不動不搖,神情淡漠,手掌微微抬起,飛劍橫亘於前,劍氣噴吐,恍若可『洞』穿天地,而且更有一種難名的紋絡,籠罩與飛劍之上,叫人覺得非同凡響,「自己找死,那便領死吧!」

轟隆!最為恐怖的戰鬥,在這一刻徹底拉開了帷幕!

金光瀰漫,凌自在彷彿真正的化身成為天神,似可手摘日月星辰,冠絕天下!

劍氣凌雲,飛劍與林白的命紋,已然徹底融合成了一體,那是劍,卻又不是劍,就像是一種要悖逆這世間的一切準則,破空而上,無懼任何的命途!

兩者相觸,第一擊,虛空震顫,無數碎痕出現,似乎天地都已到了崩塌的邊緣……

第二擊,大地震顫,暗淡無比,一道道如蛛網般的裂痕,瞬間席捲全場……


第三擊,璀璨的劍氣和華光,已將兩人的身形完全吞沒入了其中,那耀眼而又奪目的光亮,已叫場內之人,再無法看清這兩人之間,究竟再發生著什麼!

在所有人的認知中,這種絕世的比拼,似乎要無休止的延長下去,直到天崩地裂,直到將此處的所有盡數毀卻,但實際上的事實,卻是出乎世人的意料!

這可怕的鏖戰,來的快,但去的卻也無比迅疾,只是短短九擊,便已宣告尾聲落幕!

光華盡斂,凌自在踉蹌後退,口中有許多鮮血溢出,甚至還有許多黑褐『色』的塊狀物,那是巨力之下,被擊碎的臟腑,那是生機已無比微弱的徵兆和跡象!

「生而為神子,我也有這樣終結的時刻嗎?天地既生自在,何生林白?!」凌自在嘶吼出聲,聲音似哭非哭,似笑非笑,既有傷感,卻又似有欣喜,不一而足,複雜至極!

最後的一刻,他的軀體陡然放出萬丈華光,而後徹底崩裂,如刺目陽光,灑落每一處!–55789+dsuaahhh+26426495–> 根據安然的註解,我基本上能夠勉勉強強看懂。只是很多藥理知識還是一知半解,這裏面更是融匯了中醫推拿,銀針刺激穴道的技藝。

這些密密麻麻的文字,看得我發麻。還有各種穴道的位置註解,更是無比複雜。整整一天,我在看這本醫書。手機關了機,擔心被打擾到。

一直到了晚上,才勉勉強強的看了一個章節,便是如何跟間歇性神經病治療的知識。大爹採取的是趕鴨子上架,我也只能硬着頭皮上了。

我讓顧琳先去煨好了一些中藥,張小雨之前跟他爺爺學過,略懂一點。之後,我點燃了酒精燈,將長長短短的銀針取了出來,然後對着外公頭部的慢慢的旋轉着插下去。

一直插下去十幾根,我的額頭冒出了一片片汗水。顧琳拿着紙巾跟我擦拭着,是那麼的細心。

之後,將煨好的湯藥一勺勺喂進了外公的嘴裏。

我發現外公嘴角明顯的動了一下,慢慢的外公居然睜開了眼睛。看着面前一個個緊張的人,他如夢初醒一般。

“周然,你給外公治的?”外公微弱的問道。

“外公,我也是病急亂投醫。對不起,扎疼你了?”我輕輕說道。

“你還真有一點天分,幾乎是無師自通了。只是有一根銀針扎錯地方了,你把我拔了,疼得厲害。”外公指了指他的頭頂。我慢慢的取了下來,外公歇了一口氣,輕聲說道。

“周然,外公求你一件事。你現在帶着醫叔去清水村,有人要害你大舅。當初是我騙了你,其實你大舅是我的親生兒子。”

“外公,不管是不是你親生的,都是我大舅,我一定會去的。你放寬心,好好養病,我這就去。”我安慰着外公。我甚至以爲外公是怕我不去救大舅張虎,才故意說張虎是他親生的。

我跟靶子出來院門,顧琳送我出來。眼裏含着淚花。

“周然,小心一些,注意安全。”顧琳的愛永遠是這麼含蓄,讓你隱隱約約能感受到,卻摸不到。

“我知道,況且跟靶子在一起。這段時間辛苦你了,一大陣老人都需要你照顧。”我輕輕說道。此刻,我才真正感覺到顧琳像我的戀人,這一刻她在跟我依依惜別。

在車上,我打開了手機。手機祕書提醒,有好幾個未接電話。而打得最多的,則是艾麗。我按照艾麗的電話打了過去。

“周然,你怎麼把手機關了。下一輪的競標賽馬上就要開始了,你不打算提起準備一下嗎?”艾麗在電話裏催促道。

“艾麗,對不起。我現在真的有急事。麻煩你跟周氏地產的總經理多溝通一下好嗎?我一會就跟他打一個電話,拜託你了。”我在電話裏求着情。

“周然,我只能儘自己最大的努力了。你知道萬盛地產的葉凱麗女士跟安軒是什麼關係嗎?葉凱麗是安軒的後媽。後來因爲種種原因,沒有跟安老爺子走到一起。於情於理,葉凱麗都會向着安軒這一邊,你自己也要做好思想準備。”艾麗說的話讓我大吃一驚,原來葉凱麗是安然的親生母親。

“艾麗,你是怎麼知道的?”我感動匪夷所思。

“周然,你忘了我是做什麼的了。我是一名記者,想查清一個人的背景,還不是分分鐘的事情。好了,不跟你說了。周氏集團唯一可以取勝的機會就是在項目策劃書上多下功夫,更不要出現上一次一樣的鬧劇。”

艾麗掛了電話,我陷入了久久的沉思當中。這才競標中,不僅僅均衡地產是勁敵。陳氏集團和孫氏集團又何嘗不是。

周律師跟我打電話,說謝染已經免除了訴訟。最關鍵的是周氏地產的李凱工程師願意擔保,策劃書不是被盜,而是他自己不小心遺失的。其實着也是我所期望了,只是陳媛的案子有些棘手。

例外劉琪的案子有些蹊蹺,似乎被抓得莫名其妙。

我告訴周律師,讓他去找周海濤。嚇唬嚇唬劉琪算了。只要周海濤不追着劉琪不放,劉琪的誣告罪就不可能成立。

現在,令我最頭疼的還是陳媛。要不要保她,怎麼一個保法,我心裏一片混沌。我叮囑周律師,時刻注意案情的動態。如果能夠將人撈出來,一定不惜任何代價。

掛了電話,汽車已經駛出了很遠,往清水村的方向而去。這個時候,電話卻突然想了起來,我拿起電話,又是一個陌生號碼。

“周然,你總算開機了,你大舅現在在我的手裏,當然還有他的家人。”一個男人的聲音,很陌生。

“你是誰?”我問。

“我是你外公的朋友,想要你外公一點東西。哪知道早上打電話打得好好的,卻斷了。我想老東西肯定是氣暈了過去。周然,你可想清楚,一本破書,換好幾條性命,是不是很值呢?”電話裏的男人冷笑了起來。

“你他媽倒底是誰?有種的跟我站出來,別鬼鬼祟祟的好嗎?”我破口大罵,早已不顧什麼斯文不斯文。

“周然,你要是覺得罵能解氣,就多罵幾句吧!不過,我告訴你。你要是在天黑之前還趕不到的話。你那個大舅,舅媽,還有小表弟,我會將他們扔進長江裏餵魚的。呵呵呵呵……”又是一陣怪笑。

“你現在在哪裏?我準備往清水村去。”我極力忍住怒火。

“在清水村調頭,你還真以爲我傻,在清水村等你。記得沿着那條沙石路,一直往江邊去。在清水村一調頭,我就會看見你的。”對方將電話掛斷,緊接着就是一陣盲音。

王八蛋!我破口大罵着,只是再怎麼怒罵,也出不了心裏的一口惡氣。在清水村調頭,往江邊而去。道路越來越糟,裏蓉城也就越來越遠了。

電話裏蹦出了一條消息。

“對,沿着這條路往前走,到了盡頭,就可以看到我了。別玩什麼花樣,這可是幾條活生生的生命。”

我沒有回信息,這人幾乎沒有了人性,跟他說什麼也沒有用了。我已經做好了將醫書交出去的準備。而今天整整一上午。安然將醫書了所以的內容都抄了下來…… 凌自在,天縱神資,甚至被人稱為神子!無論何時何地,哪怕是在億萬人群之中,他都是最為光芒耀眼的那一個,彷彿真是神祗在這世間的子嗣一樣,無論是身軀,還是面容,抑或是每一縷的髮絲,都灑出無量的光華!


這一切的一切,是那樣的特殊,又是那樣的引人矚目!然而此時此刻,就是這樣一個堪稱是特殊的存在,卻是直接分崩離析,炸成了碎片!但即便是在生命的最後一瞬,他卻還是爆發出璀璨的光芒,就像他的一生一樣,如流星,雖然短暫,卻放出過最刺眼的光華!

「死了……居然就這麼死了……一代神子,竟然落了這麼個歸宿……」

「我不是很相信,他是什麼人,就算他是地獄的人,可還是被稱作神子, 縱歡:狂傲梟鳳 ,這樣不凡的人,怎麼會這樣輕而易舉的死去?!」

場內所有人都在不斷的低語,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這個結果!

可事實就這樣血淋漓的擺在他們面前,那具往昔擁有著天縱神姿的軀體,就這樣瓦解,雖然釋放出的光華依舊耀眼刺目,可是終究還是要消散於虛無,化入天地,不留痕迹。.訪問:щщщ.。

「不是他不夠強,也不是他體內流淌的不是神祗的血脈,只是他選錯了敵手,他選擇的對手,要比他強大更多,要比他更為不凡,和這樣的人做對手,除了死,沒有其他『門』徑!」

而就在此時,場內有人卻是輕輕感慨出聲,言語之中,滿是複雜的涵義。

話音落下,場內靜默一片,所有人都知道,一切的確是如此人所說一樣,不是凌自在不夠強大,只是他為自己挑選的對手更為強大,所以他才會死!

林白,林白!在這一刻,場內所有人的內心,都只有兩個字存在,他們的眼眸中,也只有一個人的身形『挺』立,而每個人在想到這個名字,看到這個身軀,神情都無比複雜!

和這樣的人生活在同一個大世,不得不說,這是一種幸運,但也是一種不幸!

幸運的是,你可以看到一切反常,一切不可思議的事情在他的身上發生,可以看到有人能夠完成無數人翹首以盼的成就,讓你覺得也許堅持下去,就會看到曙光!

不幸的是,和這樣的人生活在同一個時代,那種強絕的反差,會讓人覺得,自己的存在,是那樣的渺小!這種極致的落差,會讓人覺得,哪怕你耗費再多的心力,窮盡再多的努力,都永遠會有一座無法逾越的山峰,橫亘於你的身前,叫你根本無法逾越其分毫!

但不管所有人願意承認與否,也不管所有人對林白的存在,心中所感究竟是喜是悲,但他們都明白,以他們的手段,都無法去改變這一切,除非有人能夠讓這座大山崩塌,否則的話,他會永遠甚至一直壓在所有人的頭頂,叫他們喘不過氣來!

「現在,你可還願與我一戰?!」而就在此時,林白並沒有理會場內那些神情複雜的看客們,而是將目光,緩緩投到了站立於身側擂台上的徐掠帆身上。

話音落下,原本靜寂的場內,登時又陷入了極致的喧囂中,所有人的目光都緊緊的注視著台上的徐掠帆,想要看看這個往昔與凌自在並列的天才,在目睹了同代人消亡的畫面后,在得悉了林白的真實身份后,究竟會退卻,還是會悍然一戰!

「我不知道是前輩您……」沉默許久后,徐掠帆緩緩開腔,雖然神情有些彷徨,但他的眼睛卻是如寶石般在發亮,緊緊的注視著林白的雙眼,仿若未聽到林白的話一樣,緩緩接著道:「前輩您是我最敬仰的人,也是我一路追趕的對象,甚至這一路走來,有許多人,都把我成為前輩您的第二,但我知道,我成不了前輩您……」

這一戰,怕是打不起來了!聽到徐掠帆的話,場內原本心情期待的諸人,神情陡然變得黯然了許多,甚至有許多人,還『露』出了失望之『色』!

但林白沒有出聲,只是靜靜的傾聽徐掠帆的話語。而且和場內諸人不同,雖然他聽得出來,徐掠帆的這些話,的確是發自肺腑,但這並沒有減少他眼眸中的戰意,甚至林白還發現了一個有趣的事實,似乎這個年輕人在知曉了自己的真實身份后,他眼眸中所蘊藏著的那戰意,要比之前不知道自己身份時,還要更為澎湃湛然許多!

他想要知道,這個年輕人,心中究竟是在想什麼,又是因為什麼,而在驅使他一戰!

「我成不了前輩您,前輩您也不會是我!原因很簡單,因為我是徐掠帆,不是林白……」徐掠帆仍舊在低語,他眼眸的光亮越來越璀璨,旋即陡然抬頭,眸光如天穹上的繁星,璀璨而耀眼,喃喃道:「我是徐掠帆,我只是徐掠帆,我不是什麼人的第二,我要做我自己,我不要自己生活在什麼人的『陰』影之下……」

我要做我自己,我不做什麼人的第二!話音落下,林白嘴角已是有笑意緩緩生出,眼眸中更有緬懷神情,此時此刻,他不禁想起了當初自己在方丈洲時所經歷的一切!

那時候的自己,和如今眼前的這少年是何其的相似!但林白知道,這只是相似而已,卻並不代表著,他林白要成為青蓮,抑或徐掠帆要成為自己!

而且林白也明白了,為何徐掠帆眼中的戰意會如此的澎湃,他的目的很簡單,並不是要求一個勝負,而是要向世人證明一件事情!他徐掠帆就是徐掠帆,而不是林白第二!

「所以,我要與前輩一戰,我要證明,我就是我,我要做我自己,而不是您的第二!」沉默片刻后,徐掠帆緩緩俯身,向著林白施了一禮,然後眸光愈發璀璨,緩緩道:「所以,請前輩您答應我這一戰的邀請,請您與我傾力一戰!」

話音落下,人群中已是靜默一片,甚至有不少人在望向徐掠帆的時候,眸光中更是多了許多訝異之『色』,彷彿是第一次認識了這個年輕一代之中,少有的沉默寡言的天才年輕人!


傻子,為什麼要去應這一戰,難道你就不怕死嗎?!但和諸人不同的是,人群中的古魅兒,神情卻是有著幾分暗淡,這小魔『女』的神情破天荒的多了一些緊張之『色』,嘴『唇』緊緊咬著,眸光聚集在徐掠帆的身上,似乎是想要用目光來打消他的舉動。

「雖然你說你要做你自己,但我不能否認,你真的和我很像,而且我很喜歡你!所以,我答應你!而且和你的一戰,我也等了很久!」林白輕笑出聲,言語中滿是異常的真誠,輕笑道:「所以,出手吧,來和我一戰,來做你自己!」

徐掠帆聞言,眼眸中的光亮陡然變得璀璨了許多!而後他的腰背,突然變得『挺』直起來,在這一刻,場內有許多人突然發現,原來這往昔沉默寡言的少年,身形竟然是如此的頎長,而他那平凡的容顏,在這堅毅氣質下,似乎比那被稱作神子的凌自在還要更耐看!

林白一怔,看到徐掠帆的這種氣勢,他突然想到了一位故人,那劍閣之中的泰阿!在這兩人的身上,都有著一種同樣的氣質,一種昂然的氣質!天才相士:.

而且和泰阿還有所不同的是,泰阿的那種氣質,最開始的時候,是在模仿昆吾,而後才變成了他的根本!但徐掠帆的這種氣質,卻像是天生的,刻在了骨子裡面!

氣血震顫,徐掠帆直接出手了,周身氣機蒸騰,就像是體內有什麼力量在這一刻全面復甦了!而且和尋常的天人、鍊氣士不同,似乎他並沒有什麼用來對敵的器物,他和人比拼之時,所憑藉的,就是他那看上去還有些稍顯單薄的軀體!

但這軀體雖然單薄,卻是沒有任何人敢去輕視!因為就在氣機完全散發開來后,那單薄的身軀,給人一種直衝雲霄的浩瀚感覺,叫人感覺,這一刻的徐掠帆,就像是一柄經過了千錘百鍊,開鋒之後便被藏入了鞘中,許久之後,才終於拔出的利劍!

一擊發出,四方雲動,那凜冽的氣機,甚至將天穹之上的浮雲,都盡數擊散了!甚至於雖然他這氣機明明針對的是林白,但在擂台周遭觀戰的諸人,還是忍不住心生躲閃之念!

當之無愧的年輕一代第一人!在這一刻,這是所有人心中的共識,甚至他們還錯愕的發現,雖然徐掠帆往昔並不如凌自在那般大出風頭,但實際上,這位凌自在的同齡人,他的修為,似乎還能隱隱強壓凌自在一頭!

假以時日,甚至不需要時間,這年輕人只要能夠在這一役中存活下來,能夠保住他的『性』命,以後他的成就,絕對會讓場內的這些耆老名宿們側目,甚至仰望!

我沒有看錯人,他就是我要找的那人!望著徐掠帆,林白只覺得自己手中的飛劍,似乎都在不斷的低鳴,向著那顫慄的飛劍掃視一眼后,他沒有遲疑,持劍欺身而上!–55789+dsuaahhh+26426497–> 這一刻我早已想開了,無論誰拿走了醫書。無過於兩個目的,按照上面的配方生產中成藥。之後便是將中成藥賣掉,換取更大的利益。


這裏面記載的都是絕世配方,如果成品藥問世,對廣大醫患者其實就是一個福音。外公即使是華佗再世,僅憑一雙手能夠救治幾個人,是我們當初的想法太狹隘了。汽車一直往前開着,崎嶇不平的道路顛得讓人遊戲作嘔。

突然電話又響了,我拿起電話。

“不錯,不錯。看見前面一個岔道口沒有。汽車往右拐……”電話裏又是那個男人的聲音。我真的不知道,那個人似乎在哪裏盯着我似的。

果然不久,前面就有一個岔道口。靶子幾乎是來了一個急剎,前面有一個深坑,要不是靶子眼疾手快,汽車非陷阱去不可。

這條路依舊很難走,不過似乎有江風吹來,帶着絲絲涼意。

“老大,快到江邊了,要不要準備準備?”靶子問我。


“你什麼意思?”我問。

“老大,一會你一個人過去,我就躲在後備箱了,等他們不注意,給他來一個措手不及。”靶子說道。

“不行,爲了一本破書,枉送性命划算嗎?靶子你記着,只有活着,纔會有希望。我們今天是來救人的,別救了人再搭進去性命,就不值了。記住,千萬別輕舉妄動。”我叮囑着靶子。

汽車到達了江邊,剛剛停下,十幾個男人便圍攏了過來,一個個帶着面具,跟凶神惡煞一樣。

“既然都做了,害怕別人認出來嗎?”我冷笑道。

“周然,我這是江湖道義。只能這樣才能保住人質的性命,你想想,若是人質認出了我們。我們肯留活口嗎?”這人冷聲說道,他說得似乎很有道理。

“謝謝,你將人給帶出來吧!”我說。

那人拍了幾下巴掌,從一岩石後面被推出了一對中年夫婦和一個七八歲的孩子。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