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女人的長相非常的漂亮,雖然沒有辦法跟妖精一般的清姬相提並論,但是放在普通人當中也絕對能夠算得上是個大美女了,身穿一件紅色的包臀短裙,身材火辣,帶著一副墨鏡,烏黑的秀髮自然的披散在肩膀之上。

能夠看的出來,這兩個人家境都非常的不錯。

而這位美女直接將自己那修長白皙的大長腿搭在了對面的座位上,陳天跟清姬的座位正好要經過這兩個人,所以陳天猶豫了一下之後,輕聲沖著那個美女說道:「麻煩讓一下,我們要進去……」

美女在聽到了陳天的話以後愣了一下,隨即將自己的視線從手機屏幕挪到了陳天的臉上。

當美女看見陳天以後,直接愣在了原地,只不過因為此時美女還帶著墨鏡,根本就看不見美女的眼神。

這次陳天去台州島是為了尋找歐陽玖的,而譚家人抓走歐陽玖本身就是沖著陳天來的,陳天為了方便譚家人能夠自己主動的送上門來,並沒有使用幻術改變自己的模樣。

所以此時這個美女看見陳天的模樣就是陳天真正的模樣,要知道陳天現在相貌已經完全能夠秒殺娛樂圈裡面任何一個明星了,無論是什麼樣子的女人在看見陳天的模樣之後都沒有辦法控制自己的情緒,這也是為什麼清姬如此甘心給陳天當奴隸的原因。

美女看見陳天的長相之後,直接將自己臉上的墨鏡摘了下來,然後將自己那修長白皙的美腿收了回來,笑盈盈的沖著陳天說道:「不好意思啊,我不知道裡面沒有人……」

「沒關係……」

陳天淡淡回了一句,然後直接帶著清姬走到了座位前面。

陳天跟清姬坐下之後沒一會飛機便起飛了。

而那個美女扭頭打量了陳天一眼,忍不住的笑聲感嘆道:「好帥啊,這個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帥的男人呢?」

而美女身邊的青年在聽到了這句話以後,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不悅,但是並沒有多說什麼,繼續低頭玩著自己的手機。

美女看見陳天長相英俊帥氣,氣質非凡,而清姬妖艷嫵媚動人,兩個人還是一塊出來的,所以她不能的認為陳天跟清姬應該是情侶關係,所以心中還是非常失望的,畢竟在這個飛機上面要是能夠來一次刺激的艷遇,美女心裏面也是非常開心的。

飛機起飛之後,陳天直接閉上了眼睛進入到了修鍊狀態當中。

陳天心裏面非常的清楚,譚家人現在已經已經做好了對付自己的打算,所以陳天必須要保證自己是用最好的狀態去面對譚家人,畢竟譚家人清楚陳天的實力,在準備對付陳天的時候肯定也會做好充足的準備。

而且台州島那個地方跟國內還是有很大的不同的,根據陳天聽清姬說的情況,譚家甚至還能夠動用台州島的軍隊力量。

一旦要是真的有軍隊的力量參與進來,那即便是陳天可能也會出現危險。

畢竟現代化的武器雖然沒辦法給陳天帶來什麼傷害,但是一旦這些武器多了起來,對陳天的身體也會有很大程度的消耗。

而坐在陳天身邊的美女似乎有些不忍心放棄這麼好的機會,在猶豫了一會之後,輕聲沖著陳天說道:「你好啊,我叫范晶晶,你叫什麼名字啊?」

坐在美女身邊的青年在聽到了美女的這句話以後,臉上的表情似乎更加的不悅了。

而陳天在聽到了這句話以後緩緩的睜開了眼睛,發現此時自己身邊的這個美女,將那修長白皙的腿伸到了自己的腳底下,彷彿是在勾引自己一般,但是不管如何,這個范晶晶還是非常有資本的,一雙修長白皙的腿十分誘人,甚至能夠跟那些國際名模相媲美了。

「你好,我叫陳天!」

陳天淡淡的回了范晶晶一句。

范晶晶看見陳天對待自己的態度如此的冷漠之後,愣了一下,畢竟她身邊的追求者也非常多,從小就是被男人捧在手心裏面的存在,什麼時候被人如此冷漠過。

但是范晶晶覺得陳天長的這麼帥,高冷一些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所以並沒有太過介意,反而主動把自己的小腦袋湊到了陳天的面前,然後繼續笑著問道:「你們兩個是去台州島那邊旅遊的嗎?」

「算是吧!」

陳天想了一下之後輕輕的點了點。

「那這個大美女是不是你的女朋友?」

范晶晶看著陳天繼續問道。 飛機上面。

范晶晶在跟陳天說話的時候故意將自己的小腦袋靠近了陳天,而且是不是還會沖著陳天吐氣如蘭,這個動作明顯就是在赤裸裸的暗示。

而范晶晶身邊的青年終於有些受不了了,低聲沖著范晶晶喊道:「晶晶,你能不能注意點?你是不是有點太不把我放在眼裡了……」

「我為什麼要把你放在眼裡啊?」

范晶晶撇著小嘴問道。

「你別忘了,我是你的未婚夫!」

青年咬著牙似乎有些崩潰的喊道。

「你是我的未婚夫?」

范晶晶十分無奈的笑了笑,然後低聲說道:「我什麼時候同意這門婚事了你告訴我?你這個人怎麼這麼不要臉啊?我從小到大都沒有見過你這麼不要臉的人我告訴你……」

「不管你承認不承認,這都是事實,你都是我的未婚妻!」

青年小聲回了一句。

范晶晶狠狠的瞪了青年一眼,然後沖著青年冷聲說道:「我這次旅遊本來是不想帶你來的,但是你非得跟著我我有什麼辦法啊?而且咱們兩個什麼關係都沒有,我跟別人說話跟你有什麼關係,你要是不樂意看的話,你現在就可以回去……」

青年聽到了范晶晶的這句話以後,臉上的表情十分尷尬,但是也不敢反駁什麼,只能兇狠狠的看了陳天一眼。

「對了,我之前是不是跟你說過不要喊我晶晶,弄得好像咱們兩個很熟似的……」

范晶晶看著青年繼續說道。

「我知道了……但是我就是你的未婚夫,我不希望你跟別的男人說話……」

青年悶聲回了范晶晶一句。

「你要是看不習慣,你現在可以滾,我不攔著你……」范晶晶淡淡說道。

青年愣了一下,一臉的無奈,只能繼續低著頭看著自己的手機不說話了。

陳天通過這兩個人的對話能夠分析出來,這個青年應該是范晶晶的追求者,而范晶晶本身是不喜歡這個青年的,所以范晶晶對青年說話才會如此的不客氣。

「陳天,這個人是不是你的女朋友啊?」

范晶晶看見青年不說話以後,輕聲沖著陳天問道。

「我不是陳公子的女朋友,陳公子是我的主人!」

陳天還沒有說話,清姬主動回答道。

「他是你的主人?」

范晶晶聽到了清姬的這句話以後直接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十分不解。

畢竟現在已經是現代了,根本就沒有古時候那種主人僕人奴隸的說法了,但是此時清姬竟然承認自己是陳天的奴僕,這實在是有些讓人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你在開玩笑呢吧?」

范晶晶猶豫了一下,輕聲說道。

「哼,這都什麼已經什麼時代了,連菲佣都沒有了,竟然還有僕人,他們兩個肯定是在吹牛!」坐在范晶晶身邊的青年忍不住冷哼了一聲。

「不是,張銘我發現你今天的廢話怎麼這麼多啊?你能不能把嘴給我閉上,我不想聽你說話知道不知道?」

范晶晶根本就不給這個叫做張銘的青年一點面子,語氣十分不耐煩的沖著張銘喊了一聲。

而張銘在聽到了這句話以後,臉上的表情也是尷尬萬分,但是他也知道範晶晶是個什麼性格,再加上范晶晶的家境比張銘的家境好上很多,現在就算是給他一萬個膽子他也不敢得罪范晶晶,只能是無奈的閉上了嘴巴。

「我沒有開玩笑,我就是陳公子的僕人,陳公子是我的主人!」

清姬語氣十分平靜的說道。

清姬此時臉上的表情十分認真,而且再加上清姬高冷的氣質,讓人覺得清姬應該不會用這種事情開玩笑。

范晶晶看見清姬再次承認了這件事以後,心中也是震驚不已,因為她實在是想不明白清姬這樣的大美女為什麼會成為陳天的僕人,而且這一切似乎都不是陳天強迫的,因為她能夠感覺到清姬確實非常的尊敬陳天。

而范晶晶身邊的張銘臉上的表情異常的不解,心裏面甚至還有些嫉妒,畢竟能夠成為清姬這樣大美女的主人,估計能夠滿足任何一個男人心中的征服欲。

「我覺得這個人應該就是個變態,都什麼時候了啊,竟然還讓自己的女朋友喊自己主人,實在是可笑!」

張銘擔心范晶晶說自己,所以說這句話的時候還是非常小聲的。

但是清姬卻聽的非常清楚,陳天沒有任何反應,清姬眼神當中則閃過了一絲寒意,然後直接轉身沖著張銘說道:「你已經不是一次兩次挑釁主人了,主人不願意跟你一般見識,但是如果你繼續廢話,我保證下了飛機之後你看不見台州島的太陽!」

清姬並不是一個普通的女人,相反在台州島的時候她是真正的控制著譚家,所以清姬身上的氣勢也是渾然天成的。

而且清姬剛才這句話也不是在開玩笑,畢竟譚家在台州島的地位也是非常恐怖的,想要殺死一個人還是非常容易的。

「不是,你什麼人啊?」

張銘有些不服氣的沖著清姬喊道。

「我是台州島譚家人!」

清姬語氣清冷的說道。

張銘在聽到了這句話以後整個人都愣在了原地,因為他對於台州島那邊的情況還是非常了解的,他非常的清楚台州島的譚家確實是非常恐怖的存在。

但是張銘肯定不會因為清姬的一句話就真的認為清姬是譚家人,但是他也不願意因為這點事情真的招惹到譚家人,所以最後猶豫了一下之後還是閉上了嘴巴,不敢說話了。

只不過此時張銘心中對於陳天的怨恨也就更深了。

范晶晶並不知道譚家人是做什麼的,所以心裏面也並沒有把剛才清姬說的那些話放在心上,而是輕聲沖著清姬問道:「美女,你為什麼要喊陳天主人啊?你們兩個是不是男女朋友,只不過稱呼有些特殊而已?」

「不是……」

清姬直接搖了搖頭,然後繼續說道:「我的這條命是陳公子給的,我只有認陳公子為主人我才能夠活下去,能夠成為陳公子的僕人是我的榮幸!」

大明星和小才女 此時的清姬覺得陳天就跟神仙一樣,而且她覺得自己必須對陳天表現出絕對的忠心陳天才能夠保護她的周全,此時的清姬知道這個世界上只有陳天一個人能夠讓她活下去,剩下其他任何人包括他的父母都沒有這個能力。

如果清姬的父母能夠保護她的安全,那當初吉田家族的人就會把鬼魂放在清姬的身體裡面了。

「什麼?」

范晶晶聽到這句話以後臉上的表情似乎更加的不解了。

因為如果是因為陳天救過清姬,清姬以身相許,范晶晶覺得還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但是此時清姬說的這些話也是一個頭兩個大,什麼只有跟在陳天的身邊才能夠活下去,這些對於范晶晶這樣的普通人實在是沒辦法了解。

「你是什麼什麼病嗎?」

范晶晶輕聲沖著清姬問道。

「不是的,我跟主人之間的事情並不是你這個普通人能夠理解的,知道的太多對於你來說並沒有什麼好處!」

清姬淡淡的回答道。

范晶晶雖然看見清姬都已經這麼說了,但是心裏面對於陳天的身份還有陳天跟清姬之間的關係還是非常好奇的,開始不厭其煩的打聽了起來。

但是打聽了半天,什麼都沒有問出來,最後也就無奈放棄了。

「你們兩個怎麼不問問我的事情啊?」

范晶晶看見陳天跟清姬對於他們兩個的事情都是隻字不提以後,主動說起了自己的事情。

「不感興趣……」

陳天淡淡回答道。

「額……」

范晶晶聽到了陳天的這句話一臉的無語,但是她似乎也早就已經習慣了陳天的性格,輕聲說道:「其實我來台州島就是為了散散心,最近這段時間心情一直都不是很好……」

清姬扭頭看了范晶晶一眼,淡淡問道:「你為什麼心情不好啊?」

「還能是因為什麼啊?」

范晶晶撇著小嘴回了一句,然後直接伸手指了指自己身邊的張銘,低聲說道:「就是因為這個人我的心情才會不好的!」

「為什麼?」

清姬繼續我問道。

「我家裡面的人一直都催著我結婚,然後還給我介紹了一個對象,就是這個張銘,但是我根本就不喜歡這個人,所以便一個人偷偷跑出來了,但是我沒有想到這個張銘竟然這麼的不要臉,跟我一塊出來了,我現在都要煩死了……」

范晶晶根本就沒有避諱的意思,直接說道。

「晶晶,我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你啊!我是真的愛你……」

張銘語氣激動的喊道。

「你能不能把嘴巴閉上,我說過了咱們兩個不熟,你不要喊我晶晶,還有就是我不喜歡你,你不要纏著我了!」范晶晶語氣十分激動的呵斥道。

「你為什麼不喜歡我啊?難道我對你不好嗎?」

張銘連忙問道。

「不是你對我不好,我就是不喜歡你,你要是長的跟陳天一樣我就喜歡你,我也可以給你當僕人,但是可惜你長的這麼丑,誰會喜歡你啊!」

范晶晶低聲說道。

張銘聽到這句話一臉的尷尬,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才好。

但是其實張銘長的還算是可以的,只不過范晶晶不喜歡罷了,跟陳天相比那更是天差地別。

「這個人不就是長的帥點嗎?」

張銘忍不住小聲嘀咕道。

「帥就行了,本小姐我就是喜歡帥的,你有什麼意見嗎?」范晶晶直接說道。

「你們的這些事情跟我的事情相比都是小事!」

清姬看著范晶晶淡淡說道。

范晶晶在聽到了清姬的這句話以後忍不住愣了一下,隨即語氣不解的問道:「那你到底是碰到了什麼事情啊?」

「有人要殺我!」

清姬看著范晶晶淡淡一笑。

「有……有人要殺你?」

范晶晶聽到這句話以後直接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非常不可思議。

張銘在聽到了這句話以後也扭頭看了清姬一眼,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不解。

「那你為什麼不報警啊?」

范晶晶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沖著清姬喊道。

清姬聽到這句話淡淡的搖了搖頭,然後面無表情的說道:「警察也幫不了我的,現在這個世界上只有陳公子一個人能夠幫我活下去……」

「真的假的啊?」

范晶晶此時似乎是有些懷疑清姬說的這些話到底是不是真的。

而清姬現在不想跟一個陌生人解釋太多,僅僅就是淡淡一笑,並沒有繼續多說什麼。

「如果真的要是有人要殺你的話,我覺得你最好還是報警,萬一要是真的出了什麼事情,到時候你可能後悔都來不及……」

范晶晶看見清姬不說話以後繼續勸道。

「謝謝……」

清姬看著范晶晶淡淡一笑,但是並沒有繼續聊這件事的意思。

…… 市醫院,外科,百葉等人挨個排隊等著上藥。

對此,風玫表示鄙視,不就被人打了兩拳嗎,竟然還往市醫院跑,一個個究竟是有多金貴,實在金貴就別打架啊。

風玫心中吐槽著,臉上是毫不掩飾的嫌棄——

別誤會,她不是嫌棄百葉他們。

作為一個討厭吃藥的人,她雖然不討厭醫院的消毒水味,但絕對是談不上喜歡就是。

所以,她是嫌棄自己,怎麼就腦抽要跟著跑到醫院來,還浪,浪個毛線啊,還不如在警局看她的小哥哥呢。

咦,幾個時辰不見,有點想小哥哥了。

究竟該怎麼撩小哥哥啊,沒經驗,有意無意的撩了幾次,均以失敗告終。而且,好似,似乎,大概,可能……她還有意無意地被小哥哥撩了幾次。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