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就在慕容瑩瑩、紅蝶兩女翹首以盼的之際,道格拉斯與約翰、約瑟三人終於出現在通天橋之上,身影越來越大。兩女始終望着三人身後的方向,不曾看過任何人…….

“兩位小姐,對不起!對不起,都是我不好,沒有將前輩安全帶過來…….”道格拉斯瞬間來到兩女身前,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哭喊着,甚至還在不停的抽自己的耳光子,其自責的模樣,任何人見到都覺得傷心欲絕。

看着道格拉斯自責的抽自己的耳光,卻不說怎麼一回事。那莎看着身旁的慕容瑩瑩與紅蝶呆立的模樣,顯然還沒有回過神來。

“道格拉斯,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到底是說啊! 不要老在哪裏哭啊!”那莎也是着急的問道。

“當時,你們傳來信息催促着我們趕緊過來,於是我就帶着李前輩渡橋,誰曾想我們剛走到一半的時候,突然通天橋就晃動起來,而且是越來越劇烈。雖然如此,李前輩通天修爲還是抗住了洪流巨浪的衝擊,然而此刻青巖那畜生卻是在我們渡橋不久就私自踏上通天橋,陷李前輩與危險當中。”道格拉斯止住哭泣,自顧着說道。

“青巖,他人呢?”紅蝶平靜的問道。


“青巖大哥”那莎也傻愣愣不敢相信的看着道格拉斯。然而其身後的約翰、約瑟卻是低着頭顱不敢擡頭的表情,說明道格拉斯並沒有說謊。

那莎身子突然一軟讓後退去,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


“對!就是青巖那畜生害死李前輩的,他不但沒有經過允許就踏上通天橋,破壞了渡橋只能允許兩人的規則,他還出手偷襲李前輩,將李前輩一掌擊落通天橋,而李前輩就被滔天的洪浪捲走了!”道格拉斯咬牙切齒的狠聲說道。

“我問你青巖人呢?”紅蝶單手扶2已經昏厥過去的慕容瑩瑩,一襲黑袍無風自動舞動着,俏麗的臉龐就像是結了一層千年寒冰一般,冷冷的問道。

道格拉斯被紅蝶這突入起來的一幕,嚇得條件反射的往後退了退,感覺到一股冰寒刺骨的冷意席捲全身,道格拉斯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冷顫。

不由自主的回答道:“青巖已經被李梓安在沒入洪流當中之後,給揣下通天橋。當時青巖在偷襲李前輩成功之後,瘋狂的大笑,還說……還說…….”道格拉斯說道後面開始吞吞吐吐的不敢繼續說下去了。

“ 還說什麼了?”聲音已經不帶有一絲感情了,冷冷地逼問道。

“當時青巖一掌擊落李前輩之後,瘋狂大笑的說道:李兄弟,你走好啊!你的夫人與師姐我會替你照顧的。放心吧!哈哈哈……. ”道格拉斯學着當時青巖瘋狂的模樣笑道。

然而令道格拉斯沒有想到的是,原本自得的學着青巖當時說話的表情的他卻迎來了紅蝶的含怒一掌。道格拉斯硬生生的被一掌再一次拍到了通天橋之上。

道格拉斯的身體就如皮球一般一路滾到通天橋之上的,一路鮮血猶如不要錢一般狂噴,倒地那一刻已經不省人事了…….

而就在道格拉斯被紅蝶一掌打出幾丈遠之後,衆人身後的水靈聖族聖島之上傳來幾聲叱喝:“住手!”

“道格!”

伴隨着一聲一聲的驚呼之聲,幾道身影迅速來到了剛剛渡過通天橋的幾人身前,而其中一道身影卻是直奔已經昏迷不醒的道格拉斯而去……. 韓立和黃波濤的這番對話,其實韓立沒往心裏去,猜到了也就是這個樣子,差不多的情況。

用句俗話說就是水到渠成,就該是這個樣子。

他所關心的是道彥觀主,居然真的能未卜先知,猜測到了自己的到來。在飯桌上,他沒承認,但這一刻,可就是鐵打的真實情況了。

所以說完之後。

他便起身準備去找道彥觀主說說。

明天一早就要開來這裏,如果錯過這次機會,恐怕永遠都不會有了,便大步而出,往外走。

周衛國、李三、孟繁斌不明所以,他們沒注意到道彥觀主的表情變化,還問呢,“您不睡覺,幹嘛去啊。”

“去見個人。”

韓立頭也不回的走向了道彥觀主的房間。


結果。

法相等在了門口,打着哈欠笑呵呵的說道:“施主,你想見我家師父,請去後山吧,我師父這時間,基本都在後山呢。”

“好。”

韓立大步繞過了廂房去了後山。

李三、孟繁斌、周衛國跟了過來,笑着說道:“原來你要和觀主談心啊,哈哈,帶上我們。”

“對,也帶我們談談心。”

樂滋滋的感覺出了有貓膩。

韓立翻了個白眼,回頭嗔道:“回去,等我消息。”

“啊?!”

“是。”

不敢多言,一個個的回去了。

韓立自顧自的大步來到了後山,一看,這裏居然還有一片開墾過的土地,此時萬物凋零,這裏的植物居然還冒着綠芽。

當然,也只是一點點的,不如松樹那般,高鬆綠玉蔥蔥。

而道彥觀主正在提着水桶,一點一點的給小苗澆水,極爲細心,極爲謹慎,因爲水不多,幾乎每次都幾滴水。

韓立站在那就這般看着,不發一言,看着道彥觀主在那一棵苗一棵苗的澆水,澆了一個多小時。

韓立看了一個多小時。

等觀主走了過來。

韓立才說道:“觀主,辛苦了,我們來此一趟,吃您如此多的口糧,每層想到,這些都是您自己種的啊。”

“本就是給人吃的,給誰吃都是吃,沒浪費就好。”

道彥觀主笑呵呵的把木桶放下,擡頭看去。

這正月初五的天氣下,又是山頂,萬里無雲,晴空萬里,可以說是羣星璀璨,宛若駕齡天空啊。

韓立剛纔看了一會兒了,此時忍不住說道:“還是這山頂的星星漂亮,真應了那句話,徒手摘星辰啊。”

“哈哈,看久了,其實也就那樣了。”

道彥觀主此時纔算看向了韓立道:“你是不是想問我,怎麼知道你的身份的,對吧,其實我不知道,但道家祕法,可以觀測星辰,我看了昨夜的星辰變化,發現紫微星尤其亮眼,要駕齡與我這孤山之上,所以就派我的弟子去下山打探,這纔有了您上山一事。至於說在飯桌上美說實話,實屬無奈,不想節外生枝罷了。”

“這樣啊。”

韓立對於這個答案感覺一般,隱隱約約總感覺眼前的這位,在和自己打謎語,沒說什麼實話。

沒錯,一點實話都沒說。

但也不好直接逼問,一句一句的套了過去,“我不知道紫微星在道家裏代表了什麼,但我就想知道,天上那顆星是紫微星啊,我明天又要去哪裏啊。”

“來,我指給你看。”

道彥觀主這次倒是實誠,指了指天空中北端一個閃亮的星星道:“那就是紫微星,因處於正北九宮之中,所以,稱之爲紫薇。”

“正北九宮之中?!”

韓立看了看,看不明白,但他卻知道,天空中的星星看着似乎在一個方位,其實隔着有可能十萬八千里呢。

不,十萬八千里都是少說的,所以就笑呵呵的問道:“那按照你的說法,你能知道我該來這裏了,那麼,下一步呢,我會去哪裏啊。”

“你會前往北方,繼續做你要做的事。”

道彥觀主笑呵呵的看着韓立。

韓立自然是要去北方,去山海關的,但他還是不大信這些,仔細的又想了想,想點破這一切,想說的特別清楚。

但他感覺,自己不管怎麼說,道彥觀主肯定還是和自己打迷昏拳,不和自己說清楚,所幸就直接說了,“那道彥觀主,可知道我是怎麼來的,嗯,你通過星象看的清楚嗎?”

“這不用通過形象就可以看的清楚,你是母生爹養的,人均是如此啊。”

“哈哈。”

韓立乾笑了一聲,感覺有些頭大了,這話太讓人撓頭了,所幸就又說道:“我是我媽生的,我爹工作賺錢給我養大的,但問題是,我從哪裏居住,我是哪裏的生人,我住哪裏啊。”

“這我就不知道了,你肯定想說,我既然能看出你的方位,那麼,就能知道一切對吧,其實不然,紫微星代表的不永遠是你,最起碼一年前還不是你,是從最近三月左右,才變成的你,是你的本命星衝過了紫微星,你才成了紫微星的?”

“三個月?!”

其他的韓立沒聽,越高越糊塗,但這句話,韓立聽明白了,那就是三個月,仔細一算,自己到達這個世界也就三個多月啊。

這話可是有些作用的。

就又看了看天空,看了看滿天星辰,看了看那所謂的紫微星,想着,難道真的有些作用,真的能看清楚這一切。

韓立感覺依然不可信,可不可信,這孤山上的道士怎麼能知道這一切呢。

心中甚至暗暗盤算,占星師在中國古代的皇家是歷朝歷代都有的,和御醫差不多,不,比御醫還要身份尊貴。

御醫身份很一般的,只會醫病救人。

但占星師這個官職,可是關係着一切,上道皇帝生老病死,娶妻生子,下到皇帝和哪個嬪妃歡好,都會被過問。

至於說什麼打仗,官職任命,那更少不了占星師了。

位置極其尊貴。

難道說,這個自古就有的東西,是真的。真有高人能有這個能力,真有高人能有這個本領。

只不過失傳了而已。

韓立在他正常的2020年的世界裏,人們常說的一句話,自古就有的東西,不會騙人的,那句話怎麼說來這。

古人誠不欺我。

韓立笑了,覺得有點門道就說,“那你看看,我這一行,是吉是兇啊,不瞞你說,我是行軍打仗之人,這一戰我深入險地,只求速勝,所以還請您指點迷境啊。”

“哈哈,將軍敢孤身前往,就是勝券在握了,何必我一個野道士來算吉凶,哈哈,將軍乃是擁有大氣運之人,可以改變命運,改變運道,我給您算,也是算不準的。”

道彥觀主很直白的說,“事在人爲,命由天定,但將軍你這種人,那可是天命都難爲你啊,因爲你就是天命啊,你就那個可以改變天命,可以馳騁天命之人啊。”

“我就是天命,哈哈,不敢當,不敢當啊,您是想多了,想多了。”


韓立被這麼一誇還不好意思了,樂呵呵的便連連晃手。

道彥觀主接着說,“我可不敢隱瞞將軍,將軍乃是爭奪天下之人,而能爭奪天下之人,基本都是身帶天命之人,這不會有假的。”

“爭奪天下,哈哈,那將軍您看我是項羽,還是劉邦啊。”

“您是誰我不清楚,但現在天上有三顆氣環繞於紫微星身旁,到底誰能定鼎天下,一切都是彈指一揮間,我還沒有這個本事啊。”

道彥觀主所說的三人?

韓立想了想,明白了,立刻拱手道:“好,那我就多謝前輩告知了,嗯,我這次行動,也借您吉言,馬到成功。” 一襲藍色長袍且胸口繡着一朵浪花花紋的華髮老者不停的往道格拉斯身體輸送水屬性元靈之氣,正給已經重傷的道格拉斯療傷。

而一同而來的還有四位華髮老者穿着打扮一樣的老者站在一個身穿白色長袍的老者後面,衆人雙眼睜的老大的看着紅蝶身旁的慕容瑩瑩。


雙目泛光。

紅蝶顯然發現剛剛出現的幾人的異樣,將慕容瑩瑩的身體往身後靠了靠,欲脫離幾個老者的視線。紅蝶細微的動作令幾個老者難得露出一絲尷尬。

“拜見族長與各位長老!”此刻那莎與波娃還有約翰、約瑟兩兄弟終於反應過來,立刻跪拜行禮。幾人因爲從來沒有見到幾位長老以及族長能夠同時出現。

令他們覺得有點不可思議,一時失神。

“起來吧!孩子們。”此刻站在衆人中間的白袍老者微笑虛託幾人起身,露出溫和慈善的笑容,微笑的說道。

此刻道格拉斯在那名華髮老者的救助之下,終於悠悠轉醒過來,張開眼見到是自己的爺爺後,道格拉斯瞬間竟然開始哭泣起來了。

此次出聖島執行族內任務,算得上九死一生了。同時也是他從來沒有經歷過。吃盡了苦頭不說,差點永遠回不來,此刻見到他最親最崇拜的人,瞬間崩潰,開始嚎啕大哭起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