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就在這個時候柴生的話還沒說完呢,邊上的柴大哥實在是忍不住了“啪”的一個嘴巴子抽了上去。

柴生明顯被這個大嘴巴子抽的愣住了,顯然沒有想到柴大哥會突然給他一個嘴巴子,只見此時柴生捂着自己的臉,一臉驚訝的樣子看着柴大哥。

而這個時候柴大哥顯然也沒氣到了,胸口一陣起伏的樣子,隨後柴大哥跟着看了一眼我和老易以後,跟着開口說道:“小道,小易,給你們見笑了。”

“哥,你爲啥打我?”柴生跟着扯着嗓子喊道。

顯然在這麼多人的情況下被柴大哥扇了一個嘴巴子他心裏也很是不樂意的樣子,而柴大哥這個時候回過頭看着柴生緩緩的說道:“柴生,你真的以爲我不知道你做了什麼勾當嗎?老爺子的屍體是怎麼丟失的你心裏沒數是嗎?”

我聽完以後也愣住了,難道柴生認識那個黑衣人嗎?想到這以後和老易對視了一眼。

而柴大哥這個時候繼續看着柴生說道:“你是我弟弟,我給你留了面子,家裏就咱們兩個男人,我給你留面子了,你冤枉小易,我也沒跟你計較,你三番兩次的來找茬我也忍你了,到了今天你還胡作非爲是嗎?”

“哥!”柴生張了張嘴似乎是想說什麼卻沒有說出來。

柴大哥衝着柴生狠狠的點點頭,笑了起來“你真的以爲我不知道你心裏想的什麼嗎?你不就是惦記着我爹那點財產嗎?”

柴生聽完以後跟着喊道:“哥,我沒這想法,我真的沒有惦記過大伯的財產啊!”

“有還是沒有,我心裏有數,如果從今以後,你還敢胡鬧,那我可以跟家族裏的人商量商量,將你逐出咱們柴家,以後柴家和你一分錢關係沒有!”柴大哥說完這句話的時候臉上的表情也是非常的堅決。

柴生聽完這句話的時候傻眼了,緊跟着趕忙搖着頭說道:“哥,我…我…”此時的柴生已經結巴了,能看得出來柴生害怕被逐出他們家族。

我跟着在一旁嘆了口氣沒有說話,誰知道劉易這個時候卻突然動了起來,他走到了柴大哥的面前衝着柴大哥搖了搖頭說道:“柴大哥,你別責怪他了,這事情都過去了就行了。”

柴大哥聽完以後回過頭看着劉易說道:“小易,給你添麻煩了,其實這些事情我之前就知道,因爲柴生這小子和外人聯合在了一起把老爺子的屍體盜走的,其實這個事情我早就應該跟你解釋的,但是開始我有點自私,因爲我想顧全家裏的面子,而且我就他這一個弟弟了,索性也就忍忍就過去了,只要老爺子最後安全下葬了就行了,沒想到發生了後面的事情。”說到這以後柴大哥不禁嘆了口氣。

而邊上的柴生此時已經傻眼了,他顯然沒預料到柴大哥居然知道他的這些勾當。

我看着此時的柴生,心裏頓時就爽了,活該,這種人就叫自作孽不可活,想到這以後我突然又想到了一個很嚴重的問題,那就是柴生爲什麼要跟外人聯合起來做這些勾當,而且我還想知道的一個問題就是,跟他聯手的人是不是那個黑衣人。

想到這以後我看着柴大哥,一臉認真的說道:“柴大哥,我想問柴生幾個問題可以不?”

“你儘管問吧!”柴大哥看着我說道。

我跟着點點頭,老易看了我一眼,我沒有搭理老易,而是走到了柴生的面前,看着他問道:“你爲什麼要跟別人聯手盜走柴老爺子的屍體?還有跟你聯手的人是誰?”

柴生聽完我的這句話的時候,臉上有些猶猶豫豫的樣子,而邊上的柴大哥顯然已經不想容忍他了,跟着一腳就踹了上去“問你話呢,啞巴了還是怎麼了?”

而老易這個時候趕忙一把拉住了柴大哥,而我心裏卻在暗暗得意,踹的輕,下次應該踹的再重一點纔好呢,想到這以後我心裏不禁鄙視了一下我自己。 219 事情的原委

我心裏想到這的時候,卻看見邊上的劉易不禁瞪了我一眼,我跟着訕笑了一下,沒有說話,而柴大哥顯然也已經停手了。

我看着柴大哥停手了以後,柴生反而有些畏懼的樣子看着我,我看着柴生現在的樣子根本不覺得他有多可憐,想想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所以對於他我是沒有一點同情心。

柴生這個時候被老易扶了起來,我看着眼前的柴生,語氣異常認真的問道:“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

而這個時候柴生擡起頭有些畏懼的看了一眼柴大哥,柴大哥看見柴生這個樣子顯然氣就不打一處來了,正準備動手的時候老易趕忙從邊上拉了一把柴大哥,衝着柴大哥搖了搖頭說道:“柴大哥,差不多得了。”

柴大哥嘆了口氣沒有說話,我看着柴生有些無奈的樣子說道:“說啊,你還不打算說是嗎?”說完以後我瞟了一眼柴大哥。

柴生跟着點點頭以後,有些畏懼的樣子開口說道:“我也不知道那個黑衣人是誰,他之前來找過我一次,就是我大伯快要遷葬前的時候,他來找過我。”

我看着柴生的樣子緊跟着問道:“他找你做什麼?”

“他說他能幫我爭奪到我大伯的家產,我大伯的家產確實很多。”說到這以後柴生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柴大哥。

柴大哥有些恨鐵不成鋼的樣子看了一眼柴生,狠狠的甩了一下衣袖便轉身走開了,而老易跟着也走開了。

我看了一眼邊上的幾個年輕人,緊跟着開口說道:“你們也都散了吧!”說完以後我衝着這些年輕人揮了揮手。

邊上的年輕人看了一眼柴生,柴生跟着點點頭說道:“你們都走吧!”

“那行,生哥,那我們走了!”說完以後帶頭的一個年輕人帶着這些人也都轉身離開了。

等這些人都走完了以後,我看着四下無人了,緊跟着看着柴生說道:“行了,你可以繼續說了,現在已經沒人了。”

柴生跟着畏畏縮縮的點點頭說道:“其實這個事情怪我太貪心了,那黑衣人說只要按照他的方法配合他的話,他會給我大伯做一個風水陣,這風水陣保證管用,而且還不會被我大哥發現,而且這黑衣人也說了,會幫我爭奪到我大伯的所有財產,你知道的,我大伯生前家裏就特別有錢,算是咱們村裏的大戶了,我確實是動心了,所以就答應着幫他了。”

我聽到這以後稍稍的點點頭,心裏不禁長長的嘆了口氣,人心不足蛇吞象,只是這柴生用錯了方法了,算計了半天還是被柴大哥識破了,雖然最初柴大哥什麼都沒有說,但是事到如今不說也是不行了。

柴生在邊上沒好氣的樣子繼續說道:“後來就是你們去看我大伯的墳墓的時候,他讓我帶着村子裏的人去抓你們一個正着,誰知道這黑衣人還真的算對了,那天下着大雨的時候我就召集了村裏的人,當時我大哥還挺不相信的,後來沒想到你們還真的就在那裏了。”

我跟着忍不住冷笑了一下,說道:“我和老易是爲了去幫你大伯抓那個給你們家老爺子墳墓動手腳的人,否則的話能被你捉到嗎?”說到這以後我不禁罵了一句“你這是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

而柴生咬了咬嘴脣,想說什麼卻沒有說什麼,我看着他嘆了口氣繼續說道:“你接着說吧。”

“後來你們兩個人被捉個正着的時候,我就跟我大哥說了遷葬的時間,沒想到老爺子的棺材沒了,然後那天晚上那個黑衣人又來找我了,他說棺材會在你們家門口出現,讓我帶人去捉你們,只要把你們逼的越走投無路越好,沒想到他都說中了,其實我當時也懷疑了,我也想過會不會是他安排的,但是那個黑衣人威脅我說如果我不繼續做下去的話,他就會把這些事情都告訴我大哥,但是當時已經沒辦法了,我相信我大哥要是知道了這些事情一定會跟我沒完的,只能硬着頭皮繼續冤枉你們了。”

我跟着在心裏冷笑了一下,沒有說話。

“後來就有了那天晚上的事情,但是我萬萬沒有想到你們還願意幫着我大哥,那天晚上我是故意出去的,爲的就是吸引你們的視線,爭取讓你們我大伯咬死,只有你們死了,你們後面的人才會出現呢,這是那黑衣人跟我說的,只是沒有想到我還被我大伯咬傷了,最後你們又救了我。”說到這以後柴生跟着又強調了一遍“當時我真的已經良心發現了,不想在繼續害你們了,畢竟你們是真心真意願意幫我們的,但是沒辦法了,我已經被逼上去了,我怕我大哥發現這一切的事情都是我做的,所以只能做下去了。”

我跟着笑了笑,搖着頭看着他說道:“爲時已晚了!”

惡少的迷糊寶貝 “我知道爲時已晚,所以我只能做下去了,然後今天也是那黑衣人讓我來找你們的,他說他想殺了你們,沒殺死你們,想讓我在逼你們一把,把你們逼急了,你們身後的人就會站出來了。”柴生依舊是一五一十的說道。

說到這的時候我不禁有些好奇了,這個後面的人到底是誰?但是,如此看來的話,這個黑衣人絕對不是衝着柴家來的,而是另有其人,至於是誰,那麼現在可能只有一個可能了,那就是老易的師傅,想到這以後我看着柴生問道:“那你大哥是怎麼知道的?”

“我大哥看見我跟那個黑衣人談話了,起初我還不確定我大哥是否真的看見了,然後我就按照那個黑衣人說的方法來找你們了,沒想到我大哥這麼快就過來了,現在想想我大哥恐怕是早就知道我的想法了,只是一直再容忍着我罷了。”說到這以後柴生有些畏懼的樣子看着我說道:“該交代的我也都交代了,至於你們想怎麼樣,那就隨你們了,我也知道自己做錯了。”

我看到柴生如此的模樣,心裏冷笑了一下,現在知道錯了,但是已經晚了,想到這以後我看着柴生淡淡的說道:“好在這件事情我和老易沒有受到什麼傷害,我倆也不會怪你的,這事情也怪不到你身上,至於你大哥能不能原諒你,那就看你自己了。”

而這個時候柴生,嘆了口氣,沒有說話,便轉身離去了,只是這背影看起來卻有些落寞了,跟之前囂張跋扈的柴生完全不是一個樣子了,也許這就是人心吧?

在財富面前,沒有人能控制住自己的慾望,柴生亦是如此,其他人也都是這樣,能控制自己慾望的人卻也是少之又少。

柴生離開以後,我一個人坐在門口,點了一支菸,心裏開始暗暗琢磨着這件事情,我不得不佩服這個黑衣人的手段屬實很高明,完全就是一個雙管齊下,一方面自己動手解決我們,另一方面又讓柴生玩着手段,逼着我們不要去管這件事情,但是如果我們兩個人真的不管這件事情了,那麼老易一定會跟他師傅說的,到了那個時候,我想老易的師傅自然也會出來親自處理這件事情。

想通了這一切以後,我不禁有些後怕,這黑衣人的手段確實很厲害,步步緊逼,只是他沒有想到我和老易如此的執着罷了,甚至還好好的活了下來,這些恐怕就是那黑衣人的預料之外的事情了吧。。

我想明白了這一切以後,把手裏的香菸掐滅了,直接進了屋裏,只見,房間裏面柴大哥和老易相對而坐,兩個人手裏還都叼着一支菸。

柴大哥看見我進來了以後,回過頭看着我說道:“小兄弟,這件事情真的對不住你了,我那傻弟弟絕對是被人利用了,我希望你別往心裏去。”

我跟着點點頭,在心裏笑了一下,不禁有些羨慕這個柴生,他的這個大哥絕對是個好哥哥,事情都到了這種地步了,柴大哥卻還在爲他求情,想到這以後我跟着開口說道:“柴大哥,事情都過去了,我趙小道也不是心胸狹隘的人,你放心吧,我不會往心裏去的。”

說着話柴大哥站了起來,看着我和老易就準備鞠躬了,好在老易手疾眼快,一下子就抓住了柴大哥,衝着他搖了搖頭說道:“柴大哥,你這是什麼意思?”

“實在是對不住你們了,讓你們兩個人背了黑鍋,不過你們放心,這件事情我一定會給村裏人一個交代的,也一定會把這事情一五一十的跟村裏人說了的,我知道你們都是好人,真的對不住了。”說着話柴大哥又準備鞠躬了。

老易一把攔住了他,衝着他搖了搖頭說道:“柴大哥,這件事情就別解釋了,沒必要了,何況我也不常在村子裏呆着了,這名聲不要也罷,而且你也有你的難言之隱,畢竟柴生是你的弟弟,我們都能理解,只是希望柴生可以懸崖勒馬就好了,剩下的事情我也懶得去計較了。” 220 柴生突然死了

柴大哥一聽老易這句話以後,頓時一臉感激的樣子看着老易,搖了搖頭說道:“小易,這件事情本身就是我們柴家對不起你們,怎麼可能再讓你們背黑鍋呢,你放心吧,這件事情我一定會解釋清楚的。”

我在邊上站着感覺有些無奈,而且很尷尬,根本插不上話,其實按照我的想法解釋不解釋不重要,重要的是柴大哥到底心裏是真的清楚還是假的清楚。

而這個時候老易在一旁嘆了口氣沒有說話,我看着柴大哥這幅樣子,心裏也是一陣無奈,緊跟着開口說道:“柴大哥,你們還是坐下來說吧!”

柴大哥嗯了一聲以後跟着就坐在了邊上,而柴大哥坐下來以後,柴大哥坐下來以後,看着我和老易說道:“其實這件事情我心裏就一直都懷疑來着,只是當時心裏不太確定,後來我看見了柴生和那黑衣人的談話以後,我便確定了這件事情,之前我就是想忍忍他,隨後跟你們解釋,沒想到事情已經發展到了這種地步。”說到這的時候柴大哥看着我老易問道:“你們身上這是怎麼回事?”

我跟着和老易對視了一眼,我倆的身上此時都已經是青一塊紫一塊的樣子,着實不太好看,我還沒開口說話呢,老易率先的說道:“其實也沒什麼了,就是昨天和柴老爺子打架的時候受了點傷。”

我跟着點點頭看着柴大哥解釋道:“你們家老爺子已經被做成銅甲屍了,現在能不能安全下葬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怎麼能讓你家老爺子不在害人就行了,那黑衣人着實厲害,用着一把古蕭就能控制那銅甲屍,也就是你家老爺子。”

雖然柴大哥之前知道自己家老爺子可能會被做成銅甲屍,但是聽到我這麼一說以後,柴大哥顯然還是有些猝不及防,跟着衝着我們有些不可置信的樣子,說道:“我家老爺子真的被做成銅甲屍了?”

我跟着點點頭,嗯了一聲,而劉易在邊上開口又對着柴大哥解釋了一番。

只見這些事情跟柴大哥說完以後,柴大哥的臉色也是異常的苦不堪言,任他怎麼都沒有想到會變成這樣吧,而這個時候我還在胡思亂想的時候,柴大哥從邊上嘆了口氣,說道:“罷了,這件事情已經不重要了,眼下就是你們看看怎麼能把我家老爺子這個危害除掉吧,別讓他禍害村裏人就行了。”說到這的時候柴大哥頓了一下,繼續說道:“也許從柴生做這一切的時候就已經註定好了,這都是命,罷了。”

我看到柴大哥如此大義凌然的一面以後,心裏不禁有些臉紅,從這點上來說,我確實做不到像柴大哥這樣深明大義,想到這以後我跟着點點頭說道:“你放心吧,我和老易會想辦法的。”

“那我就多謝謝你們了。”說着話柴大哥又準備衝着我來鞠躬了。

老易趕忙從邊上一把扶住了柴大哥,搖了搖頭說道:“柴大哥,你就別鞠躬了,你放心吧,沒這個事情我們一定會處理好的。”

我跟着點點頭以後,笑着附和道:“是啊,你放心吧。”

柴大哥這個時候看了看時間已經快中午了,跟着點點頭以後,回過頭看着我倆說道:“那行,那我就不打擾你們了,我先回去了,一旦有什麼事情你們跟我說就是了,需要什麼儘管跟我講吧!”

我沒有說話,劉易在一旁跟着點點頭說道:“好,你放心吧,柴大哥!”

柴大哥眯着眼笑了一下,便轉身離開了,但是不知道爲什麼,看見柴大哥剛剛那個笑容以後我心裏感覺有點怪怪的,但是也說不上哪兒裏怪,總之這一切的事情我感覺更加的朴樹迷離了。

而這個時候柴大哥正欲轉身的時候,劉易跟着走了上前,把柴大哥送到了門口,而我則是在房間裏思考着剛剛柴大哥那個詭異的笑容,但是想了半天也沒有想出來什麼頭緒,我跟着搖了搖頭,讓自己停下來了想法,不再去思考這件事情。

老易進來以後,看着我笑了笑說道:“對了,柴生那邊你問出來什麼了沒?”

我想了一下,緊跟着點點頭說道:“已經問出來了,這人不是衝着柴家來的,像是衝着你師傅來的,而且柴生也說了,他想讓咱們後面的人出現,那麼如此說來的話,咱們後面的人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你師傅了。”

劉易聽完我的話以後,跟着眉頭緊鎖的樣子思考了一陣,開口說道:“如此說來,現在我要叫我師傅回來了?”

我跟着點點頭說道:“那是必然了,不過我想你師傅只要一旦出現,就不會有好果子吃了,畢竟他既然是想逼着你師傅現身,那麼他肯定早就已經想好了對付你師傅的辦法了。”

劉易聽完以後跟着嘆了口氣“也對,現在就連我師傅我都聯繫不上了,也不知道我師傅到底在忙什麼呢。”

我聽完老易的這句話的時候,跟着提出來一個大膽的想法“會不會你師傅知道有人要逼他出現,所以纔會讓咱們來解決這件事情的?”

劉易聽完這句話以後有些不可置信的樣子看着我搖了搖頭說道:“不可能吧?畢竟咱們兩個的道行根本對付不了那個黑衣人,我師傅怎麼可能讓咱們來送死呢?”

劉易這麼一解釋,倒也是這麼回事,但是我實在是想不明白這一切的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腦袋裏此時已經是一團糟了。

而這件事情我和老易暫時沒有再去思考了,只是後來卻出現了一件更加詭異可怕的事情。

第二天,早上,我和老易正在家裏玩手機的時候,家裏的門被人敲響了,敲門聲還特別的急促,我心裏忍不住有些好奇了,這又是誰?

而老易打開了房門以後,只見來人不是別人,正是柴大哥,柴大哥過來以後,一臉焦急的樣子看着我老易說道:“出事情了!”

我看着柴大哥如此慌忙的模樣,心裏也有些好奇,有什麼事情能讓柴大哥如此焦急呢? 妖孽王爺不良妃 按照我對他的瞭解,他這個人不是那種特別魯莽的人。

劉易跟着趕忙開口問道:“柴大哥,到底出什麼事情了!”

柴大哥聽完劉易的話以後,臉上劃過一絲悲傷上的情緒,說道“我弟弟,死了!”

“柴生?”我下意識的問了一句。

“是啊!你們快去看看吧,我已經報警了!”柴大哥有些焦急帶着悲傷的語氣說道。

我聽完以後感覺這個事情又有些不可思議了,但是此時也顧不得那麼多,我和老易本來是光着膀子的,但是此時聽完柴大哥的話也顧不得那麼多了,我倆趕忙套上了外套以後便匆匆忙忙的跟着柴大哥離開了。

而我和老易到了柴大哥家裏的時候,只見柴大哥家門口圍着很多人,就連醫院的救護車都來了,我跟着走上前,柴大哥從邊上把周圍的人給我們驅散了一下,我和老易走到了房間以後,發現柴生已經躺在牀上一動不動了。

我和老易對視了一眼,緊跟着走近了一看,發現柴生的脖子上有着一個牙印,那牙印看着非常的明顯,根本不是人咬的,而且傷口周圍發青,明顯是怨氣所致,而我看向柴生的時候,下意識摸了摸柴生的鼻息發現柴生真的已經停止了呼吸。

而老易這個時候跟着回過頭看着我說道:“小道,柴生是被什麼髒東西給咬死的!”

我跟着點點頭說道:“對,你看像什麼東西咬死的?”

劉易跟着思索了一陣,回過頭看着我說道:“該不會是那銅甲屍吧?”

我聽到老易的這個答案以後並沒有說話,因爲我知道,這件事情絕對不是銅甲屍所做的,因爲我清楚的記得很多東西,想到這以後我跟着開口說道:“我也不知道,但是目前來看,肯定不是人爲的。”、誰知道邊上的柴大哥這一下就急了“那黑衣人到底是誰!”

我跟着搖了搖頭說道:“這就不知道了。”

重生幸福時光 而邊上的一個女人走了過來,看了一眼柴生以後,跟着“哇”的一下就哭了起來“阿生啊,你的命怎麼這麼苦呢?你不在了家裏的財產以後可怎麼分配啊!”說着話那女人的眼淚就流了出來。

我聽到財產兩個字的時候心裏不禁鄙視了一下這個女人,想來這個女人應該是柴生的妻子,而這個時候柴大哥從邊上看着眼前的女人,開口問道:“弟妹,你放心吧,阿生的錢是絕對不會少的,我這次回來除了給老爺子遷葬,另外就是把老爺子的財產什麼的分配一下,你放心吧,不會少了你們家的。”

我和劉易看到了眼前的情況,緊跟着識趣的離開了,家大業大就是不好,弄個財產都要爭鬥半天,想到這以後我不禁在心裏苦笑了一下。

而這個時候劉易和我走到了一邊,看了看四下無人以後,劉易看着我問道:“小道,你告訴我,你是不是知道了什麼了?” 221 巫蛇蠱

我聽完劉易的話以後跟着愣了一下,隨即搖了搖頭說道:“我什麼都不知道,一切只是纔想。”我跟着隨手掏出來一支菸點上了。

劉易從邊上看着有些懷疑的樣子看着我問道:“你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嗎?”

我聽到劉易的這句話的時候,心裏頗爲無奈,劉易肯定是看出來我心裏有想法,想到這以後我跟着在劉易的耳邊低聲的說了幾句話,說完以後,只見劉易的臉色變得特別的難看,他看着我有些不可置信的樣子,說道:“不可能吧?”

我想了一下,跟着聳了聳肩說道:“可能不可能不知道,反正現在這一切的一切也都只是我的猜想,至於事情到底是怎麼樣的就不知道了。”

說到這以後我又想到了之前的事情,在想到今天的事情,我心裏感覺這事情之間肯定還有着什麼緊密的聯繫,而我現在心裏卻有了一個非常大膽的想法,但是這個想法還不太成熟,也只是我自己的想法而已,但是我相信不管是誰殺了柴生的,都會暴露出來的。

隨後警察來了以後,我和老易怕麻煩,便和柴大哥告別了,柴大哥倒是很悲傷的樣子,將我和老易送到了門口。

我和老易到了門口以後,老易回過頭看着我說道:“小道,你爲什麼懷疑是柴大哥殺了柴生的?”

我跟着看了一下週圍,確定沒有人以後,便緩緩的開口說道:“因爲財產的問題,我總感覺他們這個財產爭奪的有些不明不白的,而且柴生也絕對不是銅甲屍殺死的,因爲銅甲屍根本沒有腦袋了,那銅甲屍的腦袋早就被我的符紙炸沒了,所以根本不可能是銅甲屍咬死的,而且再想想之前的事情,我越來越感覺這個柴大哥不是普通人,他甚至比柴生或者說那個黑衣人更加詭異。”

劉易聽完以後,臉色也不是特別好看的,跟着在邊上沒有說話。

我和老易到了家裏的時候,卻想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黑衣人什麼時候會出現。

當天中午我和老易在家吃了點飯以後,卻沒有想到我們兩個人也被警察傳喚了過去,因爲我和老易昨天和柴生也發生過矛盾。

索性警察問了半天也沒有問出來什麼便放了我和老易,而這警察局裏老易的村子卻很遠,而且周圍特別不好打車,我和老易只能步行回來。

可是出了警察局的時候天都已經黑了下來,我和老易也只好往回走了,漫天的星辰,我和老易一邊聊着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一邊往回走。

而我倆快到村口的時候,老易掏出來自己的手機看着我說道:“小道,我師傅給我回電話了!”

我聽見這句話的時候緊跟着開口問道:“那你趕緊回過去啊!”因爲剛剛在警察局的時候手機已經被警察沒收了,所以老易很可能沒聽到電話。

而老易再回過去電話的時候那邊已經關機了,我和老易也只得無奈的嘆了口氣,老易把手機收了起來以後,看着我無奈的說道:“小道,你說我師傅是不是已經回來了?”

我聽見這句話的時候,在想想現在已經亂成了一鍋粥了,緊跟着點點頭說道:“很有可能。”

而我剛剛說完這句話的時候突然周圍一陣陣的陰風颳了過來,這陰風吹的土路上的土頓時捲了起來,直接眯住了我和老易的眼睛了。

wWW✿тTk an✿c ○

而我倆揉着眼睛的時候卻聽見了一個詭異的笑聲“呵呵,沒想到還真讓我在這裏碰上你們了,今天你們還想走嗎?”

我跟着這個時候睜開眼以後纔看清楚來人,又是那個黑衣人,只見黑衣人瘦下的個子,左手拿着一支古蕭,邊上站着一個如同小山一樣的銅甲屍。

我跟着開口說道:“你到底是誰?”

而老易這個時候也緊跟着開口問道:“柴生是不是你殺得?”

而黑衣人聽見柴生死了這個消息以後好像並不好奇的樣子,跟着點點頭笑了起來“柴生是怎麼死的,我不知道,但是他就是一個廢物,死了也好,現在也輪到你們兩個人了!”說着話那黑衣人拿起來古蕭就準備吹奏了起來。

我緊跟着開口說道:“你是不是和老易的師傅有什麼仇恨?”我說完以後直直的盯着眼前的黑衣人,看看能不能從他身上看出來點什麼。

而這個時候黑衣人哈哈哈的笑了起來“你們現在才醒悟過來? 拒嫁腹黑闊少 是不是有點晚了?我以爲你們早就知道了呢,原來鬧了半天,你們也沒有這麼聰明吧?”

我心裏一下子就確定了,這黑衣人是想利用這柴老爺子的事情把他師傅逼出來,而我來則是這其中的道具罷了。

劉易聽見這句話以後慌忙開口說道:“你到底是誰?爲什麼要見我師傅!”

黑衣人跟着哈哈哈的笑了起來,緊跟着那黑衣人緩緩的摘下了面罩,看着老易笑了起來“我這張臉就是被你師傅害死的,如果當初你師傅沒有多管閒事,我也不至於落得今天這幅下場。”

我聽見這句話的時候愣住了,而這個時候老易也愣住了。

那黑衣人只是掃了我們一眼,彷彿這一切都在他的預料之中一樣,緊跟着那黑衣人看着我和老易冷笑了一下“既然今天打算送你們走了,那我也就讓你們死個明白。”

我沒有說話,因爲我知道此時說什麼都是多餘的,那黑衣人想說什麼,我們能知道,他如果不想說,我們肯定是無法知道的,而且這也眼下唯一能拖延時間的辦法了。

黑衣人見我倆不說話,緊跟着不急不緩的說道:“當年我曾經也是個好人,我也是個道士,說起來,我跟你們是同行,但是當有一天我從陰差的口中知道我還有半年的壽命的時候,我心裏有些不甘,我做了那麼多的好事,殺了那麼多的陰魂惡鬼,老天卻讓我早死,我不甘心,我只是用了幾個得了癌症白血病的人,用他們的命續了一下我的命,卻沒有想到被你師傅知道了,好在我的陽壽保留了下來,只是這臉卻被你師傅的烈火符燒成了如此模樣。”說到這的時候黑衣人的語氣裏透着無奈與不甘,甚至還有一絲絲的滄桑。

我跟着沒有說話,劉易聽完這句話的時候愣住了,隨即老易緩緩的擡起頭看着那黑衣人說道:“你是趙無良!”

只見那黑衣人聽到趙無良這三個字的時候身體明顯顫抖了一下,只見那黑衣人這個時候長長的嘆了口氣說道:“趙無良,哈哈,這個名字久的我都快忘記了。”

看來劉易真的猜對了,趙無良從邊上嘆了口氣,笑了一下說道:“看來你師傅還是告訴過你我的事情了吧?”

“你是罪有應得,人死本就應該順眼天道,強行續命永遠不會有什麼好下場的,你是活該!”老易厲聲的說道。

老易這麼一說話,我頓時就知道完了,老易這話肯定是會激怒這個趙無良的,而趙無良聽見這句話的時候好像並不生氣一樣,跟着突然笑了起來“隨便你怎麼說了,總之你死了,你師傅一定會出現的,到時候我再把你師傅也一起殺掉!”趙無良的語氣異常堅決,甚至還透着一股濃濃的恨意。

我在邊上緊跟着開口說道:“你爲什麼不去直接找他師傅,非得找我們呢?”

“他師傅不好找,只有找到他,因爲劉易和他師傅有着血脈相連的法術,只有劉易死掉了,我相信那個時候,他師傅一定再不想出現也會出現了。”說到這的時候趙無良忍不住哈哈哈的笑了起來。

看到現在幾近瘋狂的趙無良,我心裏也有些打鼓了,這廝明顯有些要瘋了的樣子,而就在這個時候趙無良突然開口說道:“該說的也都說了,你們兩個也該死掉了!”

說着話趙無良拿着自己手裏的古蕭就吹了起來,這古蕭吹奏起來以後,那銅甲屍再一次動了起來,但是我卻聽到了“絲絲絲”的聲音,這聲音聽這樣異常的詭異,好像是蛇在吐信子的聲音一樣。

我和老易對視了一眼,只見此時的老易也是一臉恐懼的樣子,緊跟着老易開口說道:“這特麼是巫蛇蠱!”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