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這時騰峰家主從牆壁上的一個個小柜子里找出了一個小盒子。而後他打開了這個盒子拿出了一份寫著字跡的破布。

他將這塊布癱在了桌子上說道:

「諸位族兄弟。請看。」

那塊布不是什麼寶藏更不是什麼功法,上面僅僅只是記載著一件事。

上面記載著千年前這片土地上人族盡為妖族奴僕,人族深受妖物欺壓奴役。人族的一生沒有一絲光明。

就在這時有一會飛的人族修士跨海而來,其所到之處無論是何等級的妖怪盡皆一劍斬之。

而當時統領這片天地的四大妖王合謀共屠之此人。

結果人族修士一劍出,北海道離之,而宗谷、津輕自此現。

自此四大妖王無影無蹤。

人族自此翻身做主。

一日,人族修士欲離去,感其恩德之人紛紛跪拜,乞求修士留下護佑人族。

修士曰:

「始皇令,尋葯。今不得,當速歸。」言畢,飛天而起,漸不見蹤影。

眾人大哭。

……..

「族長,你是說這個會飛的不夜城少主,有這等實力?」

「不,族兄。這等實力當為天上人。只是這個不夜城少主好像還只是個孩子啊,未來可期。」

「你的意思是我們要效忠這個少年么?」

「唉,不是我們要,是我們不得不啊。那個人要求我們賠償一千萬兩黃金而且還要小為趴著說話。

為的什麼?僅僅只是羞辱敲詐我們嗎?可是他還要了兩百萬擔糧食!他這是謀求這個天下啊!而且會飛的人族的傳言你們也是從小聽到大的。

非妖王巔峰不可敵!

但是會飛的人族絕不是什麼妖將所可以抗衡的。小為他們不就被人一下秒了么?

既然如此,我們除了效忠與他還能有什麼選擇?」

「可是家主!傳言是真是假我們不得而知,你看這上面的記載,不是說人族已經翻身做主了么?怎麼現在……」騰峰佐為此刻有些著急,臣服那個少年他的仇豈不是永遠也報不了了么?更何況!他騰峰也想要角逐這個天下啊!

「你是想說我們為什麼再一次被這些妖怪欺壓么?那是因為那個人沒有留下他的傳承,當年的那些原本弱小的妖怪強大起來了呀!你的那點小心思就給我收起來吧!」看到還在頂嘴的騰峰佐為,騰峰家主捏起了拳頭。忍著將之一下怕死的怒氣。怒斥道:

「我最後給你一次機會,現在立刻派人去把不夜城打下來獻給那位大人!這是你最後的機會了!休讓老夫親手白髮人送黑髮人。」

「是的,那無恥匪徒就是在獅子大開口。請家主在給我一次機會,這一次我一定滅了他們。」 「兄長大人,我們真是要回家了么?」十六夜坐在馬上緊靠在灰原誠的身上。緊抱著自己的哥哥。雖然她感覺現在的生活更好更快樂。但是在不夜城的房子里卻有著和媽媽一起的回憶。果然她還是想回去的。

感受到十六夜的聲音變的有些顫抖,灰原誠知道,十六夜可能流下了淚水。他沒有回頭,因為他知道十六夜不想讓他看見她哭泣的樣子。他以為十六夜此時的淚水是喜極而泣。

畢竟沒有哪個小孩不渴望回自己的家。他應該早一點注意這一點的。於是他用肯定的語氣說道:

「是啊,小幺。我們回家了,以後沒有人能讓我們離開的。」

「嗯!」十六夜乖巧的應了一聲,只是淚水卻是怎也止不住。


「抱緊哦,小幺。我們回家咯。」本來灰原誠是想讓十六夜和宮水她們一起坐馬車的,至於他得騎馬護衛著四周,自是不可能陪她們一起坐車。可是十六夜自從那一戰之後就一直粘著他。

雖然說他並不討厭,但是她又不是蘿莉控,戀童癖啥的….總是會有有些許煩惱的。

只是他也明白,十六夜是害怕,更是擔心他的。這樣的妹妹無論如何都是不可能討厭起來的呀。

雖然依舊有些擔心十六夜受不了這路途的顛婆,但是看到她眼裡的堅持,緊抓著他的的小手,拒絕是不可能的。

慢慢走吧…..

……….

幾天後,灰原誠才帶著百來號人陸陸續續的來到原不夜城現永明城的城腳下。

得到消息的騰峰佐為帶著城民到城底下早早迎接。而且還準備好了一些禮物等待灰原誠的接受。

灰原誠帶著十六夜騎著馬慢慢到達了這些人的面前,這一次十六夜坐在馬前頭。灰原誠率先下馬將十六夜抱了下來。走到了騰峰佐為的面前。

「七夜將軍,城裡的叛匪已經掃除乾淨了。全城的子民都在等候您的歸來。」騰峰佐為看上去很是恭敬,宛若他真的是灰原誠的下屬。

「你乾的不錯,賊首呢?」

「賊首都已經被活捉了,靜等七夜大人處置。」

「行,他們我之後自會處理。宅邸還能住么?」

「七夜大人放心,由於是單方面的勝利,大人的宅邸幾乎沒有損壞,只是街道上還是有些不能入目。不過大人放心我們騰峰商會很快就能整修完畢。」

「這樣嗎!很好,前方帶路吧!」此前,騰峰商會已經將拜服信送到了自己的手裡。這不得不讓灰原誠小小興奮一下。

他本來是不怎麼抱有多大的希望,只是在買了一些精準情報之後,灰原誠做出了大膽的嘗試。沒想到居然成了。

現在暫且不說騰峰家的傢伙們抱著怎樣的心思,但是現在已經到了他的手下,以後想要轉換門庭那是不可能的!

他將以這個商會作為基礎而後征服這個世界!宏圖霸業就此始。


……

「哇,這裡就是少爺的房子么?好大啊!」

「那不是廢話么?這可是城主的房子當然大呀!」

「唔!那少爺以後是不是就是城主大人了?我們是不是會被少爺收編成正規軍啊!」

「嗯嗯!很有可能的說。而且我們這麼早就跟著少爺,而且少爺還親自訓練我們!說不得會讓我們當親衛呢!」

「唉,你們說我們以後是不是有機會當將軍啊!嘿嘿。。。」

「你在想屁吃呢!黑熊!就你還想當將軍!」

「就是,想屁吃呢你!」

農民出身,現為土匪窩一員沒見過什麼大場面的土匪們,哦不。應該說是之前是土匪窩一員的他們何曾進過如此豪華壯觀的宅邸,以前的他們甚至連靠近觀看的資格都沒有。

內心泛出的喜悅激動自豪之情,讓他們紛紛議論起來

以前沒見過什麼大場面,那無所謂。他們現在在少爺手下當差,那可是神一樣的人物,前途不可限量。見過少爺種種不可思議的他們,深信不疑的相信著少爺會得到這個天下、。

而他們身為元老們,少爺以後肯定也不會虧待他們的!雖說嘴上說不可能當上將軍,但是萬一可能也許奇迹出現了呢?做人要有夢想,也許他們以後就是某某將軍呢!

無限美麗的將來在他們的眼前展現。一時間嘿嘿嘿的噁心笑聲不時響起…..

………..


「媽媽,以後我們也可以和少爺他們住到這大房子里么?」

「阿水。記住哦,如果不能住在這裡,一定不能鬧哦!要乖乖聽少爺小姐的話。不過我們說不定可以住在這裡的哦,畢竟我們是要隨時伺候少爺和小姐的。」

「好,阿水最乖了,一定聽少爺的話。」

看到自己的女兒乖巧的某樣,美子不禁感到心疼,伸出手的同時不忘將一旁少言的日暮一起抱在了懷裡。這個娃也是一樣的可憐丫頭啊!

…..

此時往昔不夜城主整理政務的地方。灰原誠很是滿意這個宅邸的完整度,至少和他印象里的樣子沒有多大差別。

此時的他正抱著十六夜坐在地板上瀏覽近些日子的重要信息。十六夜知道自己的兄長大人在辦正事,很是乖巧安靜的坐在灰原誠的腿上。大眼掙小眼的看著她看不懂的文字。

而騰峰佐為此時正和灰原誠新收下的小弟龍口九安靜的大眼瞪著小眼。

……

事實上…..

在秋名山上那一戰後。

龍口九知道在他做完決定之後,這個騰峰家未來的繼承人所遭受到的恥辱一定會全報到他的身上,他一定不可能放過他。騰峰家有幾個特點世人皆知。

一是極為注重承諾,這也是騰峰家發展到如此繁華的根本原因。

二是臉面,倒不是說騰峰家的人極為看重自己的臉面。恰恰相反。騰峰家不要臉到了極致。如果被實力卑微的人辱了面子他們會拔掉對方几層皮。如果招惹到惹不起的傢伙們!他們會伸出自己的臉讓他們打。

三是小肚雞腸,斤斤計較。沒有人能到最後還能佔到他們的便宜。

龍口九知道如果回到騰峰家他將面臨什麼樣的結局。直接殺了他雖然是不可能,但是遲早還是會被壓榨掉所有價值。

那還不如死了。

他回想了那一天所發生的事情!他決定拼一把,如果他猜的沒有錯,那麼他的活命之機也許就在這秋名山上了! 謝峰的手下就開始在一旁生火,他們在燒烤著帶的鹿肉。

大家一起等待著鹿肉烤熟。酒和小菜已放在了桌子上,這樣的時節,桃花絢麗。桃花花瓣不時飛下,一切如此的美。

謝媛也坐在了小我敬你們,看到你們一家和睦融融一起出遊,真是羨慕。我從小就知道修鍊,現在才知道,原來人間的幸福比什麽都好。一切名利都是虛無的!」

桌子前,她靜靜不語。

雷鳴面具已經摘下,謝媛看到這個男子是如此帥氣,雖然歲月已讓他略帶滄桑,可是那是一張讓她心動的面容。

「這是小女謝媛,國師!媛媛,這是我們王朝國師,你不是在學法術嗎,我們國師的法術可是我們王朝最好的。你的師父也是高人,不過,多學習是很好的!」謝峰說道。

「哪裡!我的魔法也不是當世最好的,只是大王信賴我,讓我擔任國師一職,我也很慚愧!」雷鳴說道。

「國師客氣了,能夠成為國師,那一定是綜合才能很出色的!」謝峰哈哈笑了。

「是呀,國師的世界,一定很精彩!」謝媛說道。

雷鳴的眼睛開始發亮。他沒想到謝媛會這樣說,那一刻,他想起了自己那些過去,那些風霜。

原本以為那些風霜沒人可以傾訴,可是這個女孩子竟然能看出。誰說年紀小的姑娘不懂事,原來她們什麽都懂。

雷鳴舉杯,「來,

「國師不客氣。都是一樣的,我們都是王朝的人,一定是不能自由的。只是我謝峰這人,一向隨遇而安。王朝覺得我有才能,讓我做這個職務,哪天有合適的人了,我隨時可以交班,絕不戀棧。」謝峰哈哈大笑道。

向往的生活之悠閑人生 謝大人的心態很好,雷鳴佩服!」雷鳴說道。

這時,他悄悄看了下謝媛,謝媛也在偷看他。

此刻,多年後的雷鳴想起了後來他和謝媛的故事。

他們一見鍾情,那天,雷鳴是和謝峰他們一起回到朝歌。

在歧路分別時,他們大家微笑致意,可雷鳴明顯看到了謝媛眼裡的柔情。

他心裡一動。


終於,他們悄悄開始約會。他們經過了很多次約會,留下了快樂的記憶。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