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錢一星被發現出事是在週一。天合科技公司週一會進行例行會議,總經理如果沒有出差或者有特別的事情之外,都會出席。然而當天早上,錢一星一直沒有出現,公司衆人打電話也沒回應。有人也聲稱週末給錢一星打過電話,但是也沒回應。

所以那時候,大家才意識到錢一星可能出事了。果然,當天下午,警方在錢一星林間別墅發現了錢一星死在鄰家別墅二樓的陽臺上,心口位置插着一根箭。經過法醫推斷,錢一星應該是在週日就已經死亡。所以接下來警方調查的重點是,週日還有誰曾經來過林間別墅。

當年之所以將馬華亮再次列爲嫌疑人,除了八年前馬華義死亡懷疑過馬華亮之外,還有一點就是,三年前那個週末,馬華亮恰好在森林公園附近出現過。所以種種巧合,纔會讓馬華亮又一次成了最大嫌疑人。除此之外,天騰和天合當時也在一些業務上存在激烈競爭,兩位掌舵人也曾經發生過罵戰,外界炒作人兩人關係不佳。

那,馬華亮真的殺死了錢一星?至少現在在江笑楓的腦海中,馬華亮的嫌疑不大,他反而懷疑,錢楓和胡帥纔是最有可能對錢一星下手的。

錢楓爲什麼那麼在意胡帥的安置問題?天合沒有更好的位置給胡帥,錢楓就馬上把天合一弄起來讓胡帥做老大。而且,種種跡象表明,錢楓明擺着知道胡帥存在很多個人問題,一旦爆發會對公司不利,可他還是讓胡帥成了最高管理者!

錢楓不僅親自制定了天合一特殊的管理制度,讓胡帥這個總經理對公司干擾程度降到最低。這樣一來,胡帥將來真的出事了,天合一也不會一瀉千里!他還處處幫着胡帥。在胡帥騷擾女員工,最後發展到強姦問題後,他這個幕後的董事長竟然親自出面,出錢擺平此事。他雖然不是當事人,但是能幫就幫,而且是盡心盡力的幫,這背後意味着什麼?

陳璇的回憶中,胡帥親口承認錢楓欠他的。那這個欠他的是什麼!

錢一星是三年前死亡的,死亡之後,錢楓舉薦褚振宇做了天合的總經理。而天合一是兩年前創立的,恰好就是在褚振宇做了天合總經理後,讓胡帥過來做天合一的老大的。這中間難道也是巧合!

“從資本運作來看,天合規模很大,錢楓又是二股東,而他這個二股東實際能力卻很大,所以背後牽扯到的利益更多。說不定其他他能控制的股份加起來,甚至於會超過大股東。天合一旦運作不利,會對他的資本產生影響。所以,他肯定會推薦最合適的人做天合的管理者。褚振宇絕對比胡帥靠譜,錢楓心知肚明。但是,如果錢楓承諾胡帥做天合總經理,事後卻食言了,這的確會被胡帥利用。正因爲如此,爲了堵住胡帥的口,錢楓隨後建立了天合一,讓胡帥做老大,平息胡帥的怨氣。錢楓爲何擔心胡帥生氣?胡帥說,他倒黴,錢楓的日子也不好過,聯想到錢一星的死亡,最合理的解釋就是,胡帥參與了錢一星刺殺事件。而胡帥的參與,錢楓至少是知曉甚至是默許的。所以,錢楓就得堵住胡帥的口。那接下來一個問題就是,錢楓爲什麼要殺錢一星。”

江笑楓打通了錢一星死亡的思路,現在,他需要一個最合理的邏輯。

錢楓是一個純粹的資本玩家,他不是想把企業做大,在他的思維中,企業死活和他都無關,他要的是他自己的資本最大化。有時候甚至他會主動玩死一些企業,從而讓自己在其他方面得利。

在胡帥就任天合一總經理後,錢楓如果是用這家新公司安撫胡帥,他也不會任憑胡帥把自己的資本玩死。所以,他不僅親自參與了公司特殊管理制度的制定,還親自把很多實力強悍的牛人挖到了天合一,爲的,還是要保住他的資本利益不受侵害。

以此邏輯推測,當初天合科技公司在錢一星的帶領下蒸蒸日上,公司越發做大。那如果錢楓真的參與設計殺害了錢一星,勢必是因爲錢一星的某些決策,雖然對天合有利,但是卻損害了錢楓的資本利益!

“錢楓是天合的二股東,理論上。天合得利,他就得利。那還有什麼是天合得利,他卻有損失的呢?”江笑楓凝眉思索,不斷的將各種可能在腦海中過了一遍。

沒一會兒,他終於想到了,資本玩家,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也是一個賭徒。而賭徒經常會在兩邊下注,將外界賭資吸納到最多之後,他來操控那邊會最終獲勝。

“當年天合和天騰在一些業務上存在激烈競爭,錢一星和馬華亮曾經產生劇烈爭執!”江笑楓再次回味這番話。

他馬上上網搜索三年前關於天合和天騰公司的一些相關信息,而最後,在天騰和天合矛盾點上,他搜索到了一個關鍵詞VR女友計劃。

三年前,依託虛擬技術,天騰和天合都在希望利用VR技術創造宅男喜歡的私人女友相處遊戲極其配套程序設備。錢一星和馬華亮都在爭奪這個市場,兩人也互相挖牆腳,將對方的技術骨幹挖到自己陣營。可以說,爲了這個項目,兩家公司吵得不亦樂乎。也正是因爲這個矛盾,變成了外界炒作的,馬華亮和錢一星關係不佳。

江笑楓又立刻查閱案件卷宗資料,上面的確記載了馬華亮因爲錢一星死亡後接受警方質詢,其中就有因爲這個計劃矛盾,而造成兩人關係緊張的證詞。

錢楓不僅是天合的二股東,他在天騰也有股份。那,這個VR女友計劃是否和錢楓有關!這個計劃,是否損害了錢楓的利益?

閉上眼睛,江笑楓將一幕幕設想在腦海中浮現。就像一下子驚醒一般,他迅速的離開市局,上了一輛車後,直奔天騰總部。

在車上,他又馬上給林佑天打去一個電話:“方一航那邊有什麼動靜?”


“暫時沒有,就是上班,休息,並無異樣。”

“緊緊盯着他,另外要密切注意方一航是否和錢楓,胡帥等人有過聯繫。”

“錢楓和胡帥?”林佑天好奇道,“方一航是天騰的,胡帥是天合一的人,這兩人難怎麼有交集?江隊,你又查到了什麼。”

“我現在懷疑錢一星的死和錢楓還有胡帥有直接關係。但是,弓箭殺人案是一個系列案件,所以即使我們確定了錢一星獨立的死亡過程,也要和四起案件綜合起來看。如果錢楓和胡帥參與殺死了錢一星。張永海,歐陽泰和麪罩女參與殺死了羅天龍。嫌疑人方一航和樊裕美也有作案嫌疑。張曉陽和馬安雅也存在巨大疑點,我們就不能放過他們中間可能存在的任何關聯。”

“明白了江隊,你會密切留意你剛纔所說的人員之間任何一個聯繫點。”

如果江笑楓設想正確,至少四起殺人案,目前兩起找到了主要嫌疑人,而另外兩起,也漸漸有了眉目。正如江笑楓所言,現在缺少的,就是方纔說的那些人之間的聯繫點。

他又給萱世蕊打去一個電話,除了瞭解馬安雅的情形之外,也把自己的設想告知了對方。萱世蕊也回覆會密切注意馬安雅和其他幾人的聯繫。


如今,就是要覈實錢楓的動機了。八年前和三年前,馬華亮都是主要嫌疑人,可是江笑楓來到C市這麼久,還從來沒和馬華亮見過面。

天騰總部裏,人員都在緊張的工作。和江笑楓上次去找樊裕美和方一航不同,總裁辦公室這邊明顯更加大氣,甚至於絕對科技化。天騰科技公司每次有新的科技產品出現,管理層都會首先體驗。而馬華亮作爲總裁,更是喜歡使用自己公司的產品。所以,在江笑楓進入馬華亮辦公室之前的這一段路上,他就見識了天騰公司諸多高科技產品的運用。

而當他徹底進入馬華亮的辦公室後,頓時有種科幻片中才有的感觸,後現代的各種黑科技,讓人目不暇接。 霸道總裁坐在一個充滿科技感的豪華辦公室內,面前擺放着各種電腦和大屏幕,桌子上還有各種文件需要處理,身邊則是一個性感的高跟黑絲帶着眼鏡的絕美女祕書。這是電影和各種YY小說中才該出現的場景。但是在馬華亮的辦公室,這些元素全部存在。單單看馬華亮正在吩咐的那個女祕書,江笑楓估摸着,都可以去拍時尚雜誌封面的水準。

在吩咐完女祕去做事情後,馬華亮起身,拉了拉西服,伸手道:“江警官,請坐。”

“馬總裁,很抱歉打攪你的工作。”江笑楓坐下的同時,女祕已經將茶水倒好,接着轉身離開,將門輕輕帶上。

諾大的辦公室只留下兩位男性,而馬華亮隨意的按了按桌子上的一些按鈕,房間的燈光就出現了變化,剛剛旁邊牆上的幾個屏幕也收了回去。

江笑楓哇哦了一聲:“天天待在這個辦公室,想想都帥呆了。”

馬華亮毫不掩飾對自己公司科技的信賴,充滿驕傲道:“將來我們每個人的生活都會被科技左右,科技會服務於我們生活的每一處角落。如果江警官想要這樣的生活,很簡單,定製我們公司的產品就行。”

“哈哈,一看就知道這些東西太貴,我可用不起。”江笑楓仔細觀察馬華亮說話的姿態,這傢伙對於科技的癡迷,就差直接寫在臉上了。如果馬華亮屬於反現代工業犯罪團隊成員,那江笑楓覺得,這個世界真的太可怕,人人演技都可以爆表了。所以在第一時間,至少在江笑楓的內心,他反而把當初的第一嫌疑人馬華亮排除在反現代工業犯罪團隊之外了。

馬華亮問道:“江警官今天來,肯定不是參觀公司的。剛剛我通過公司信息搜索系統,第一時間知曉江警官的個人資料。知曉奇案組來到C市的目的。所以我想,你所問的問題,肯定和弓箭殺人案有關。好吧,你是想問我堂兄馬華義的事情,還是三年前錢一星死亡的事情。”

從辦公人員通報,到江笑楓進入馬華亮的辦公室不過幾分鐘。這短短時間內,馬華亮不僅安排了祕書的工作,還把江笑楓的底查清楚了。看來,天騰的科技的確發達,至少江笑楓和奇案組一些公開的信息,很容易被馬華亮知曉。

江笑楓豎起大拇指,點讚道:“馬總裁厲害,我都沒開口,你就知道我要問什麼。那我們也不拐彎抹角,直入主題吧。我今天來,首先想要弄清楚的就是錢楓董事的事情。我知道, 錦貓 。三年前,天騰和天合因爲VR女友項目有過激烈的競爭。馬總裁和當時的錢一星總經理隔空對峙,兩人關係被炒作非常不佳。而後,錢一星忽然死亡,馬總裁也被列爲第一嫌疑人。事情過去這麼久,不知道馬總裁是否對這件事情有一個評斷。”

“我能有什麼評斷。錢總不是我殺得,這一點我在當年就說的清清楚楚,警方也沒有證據指證我。江警官現在跑來又問這事,莫非是又有什麼證據指向我?哈,我倒要聽聽,你們又有什麼新奇的發現。”

“馬總裁誤會了。這次我來,不是針對你。而是針對我前面已經提到的那個人。”

馬華亮眉頭一皺,道:“錢楓!”

“是的。難道馬總裁真的從來沒懷疑過錢楓和當年錢一星的死有關?”

馬華亮搖搖頭:“我每天要處理的事情很多,和我不相干的事情,我很少主動去想。錢一星雖然是我的競爭對手,但是我們天騰的對手很多,我不可能把所有心思都放在這個人身上。只是你剛纔說到錢楓,我倒是想起來了,當年VR女友計劃確實和錢楓有密切關係。”

“是什麼關係!”江笑楓整個人都坐直了,繃緊神經,生怕少聽了一點。

馬華亮回憶道:“當年VR女友計劃,一開始是天合那邊開啓的項目,而如果我沒記錯,天合那邊的主要倡導者之一,便有錢楓。錢楓甚至於在這個計劃中投入了大量資金,算是一種長遠投資。只是後來,他發現天合的技術不成熟,而且規劃出現了問題,和他的想法背道而馳。他擔心自己的投資在天合那邊血本無歸,於是想到了將計劃交給我們天騰。說實在的,當初天騰啓動這個計劃的初始研究團隊,還是錢楓幫着我們從天合挖來的。也就是因爲這個挖牆腳行爲,錢一星一直和我爭鋒相對,對我橫加指責。”

“錢楓真的有這麼大的能量左右你們兩家公司的研發?”

“江警官有所不知。從我接手天騰總裁之後,我就經常吸納外部資本進入公司。但是爲了保證公司的絕對控制權,平衡公司各大股東的利益,所以我啓用了一些特別的方案。其中一點就是,讓資本直接注入某個項目,而不去直接注入公司。簡單來說,外部資本可以對我們公司的某些項目擁有極大的話語權,這個話語權在於對這個項目的投資金額。但是,項目歸項目,公司權利歸公司權利。當年錢楓對VR女友計劃非常看好,所以,他對這個項目投入了很多資金,擁有很大的話語權。可是,他畢竟在天騰是不是大股東,對我們公司的整體方略影響有限。”

“換句話說,錢楓是天合的二股東。但是錢楓不看好VR女友計劃在天合的前景。所以,他在天騰開啓了VR女友計劃,並且注入了更多的精力和資金。”

“可以這麼說!”馬華亮點點頭,“當年天合科技公司在錢一星的領導下的確蒸蒸日上,可是他們在VR虛擬技術上卻根本不是我們天騰的對手。據我所知,錢楓一開始希望天合引進國外的VR技術,在藉助天合的平臺進行研發。但是錢一星卻堅持用天合自己的技術,所以,這讓錢楓擔心整個計劃的前景。最終,錢楓將VR虛擬女友的投資資金逐步向我們天騰轉移。因爲他本身就是天騰的股東之一,而我們公司又有股東優先計劃,所以,有他注入資金,並且主導VR女友計劃,藉着我們天騰的公司平臺研發,這個並無問題。”

“那這個計劃最終結果如何?錢一星的死,是否對這個計劃產生了重大影響?”

馬華亮又摁了幾個按鈕,在他面前的辦公桌上,平板電腦上出現各種數據和資料,很顯然,這些都是當年VR女友計劃的詳細說明。可是牽扯到公司機密,這些說明只能被馬華亮看到。


江笑楓想要探身去看,就被馬華亮把屏幕一拉,阻止道:“江警官,涉及到商業機密,我不可能告訴你項目的所有細節,以及後期的商業數據。但是我能告訴你一個大致的方向。錢楓的確在天騰這邊投了不少錢,而在錢一星死之前,因爲兩邊的競爭關係,再加上天合是最早的研發方,並且手握關鍵研發團隊不放,我們天騰遇到了點麻煩。可是在錢一星死之後,新任總裁褚振宇雖然也沒放棄VR女友計劃,可是他對於研發團隊卻有了新思路,決定啓用新人,所以,早起的研發團隊不在嚴格限制。其結果就是,錢楓將天合早期VR虛擬女友的研發團隊全部挖了過來。結果你也能猜到了,天合早期的團隊再加上我們天騰的團隊,強強聯手,我們這邊的VR虛擬女友計劃進展非常順利。三年時間,這個項目一直盈利,後期的配套設備和程序也開發的相當不錯。我們公司賺了不少,錢楓作爲項目的主要投資人,也賺了不少!”

江笑楓嚴肅道:“可不可以這麼說,如果錢一星不死,VR虛擬女友計劃還會在兩邊公司扯皮。錢楓的投資就會變成無底洞,一直都不到回報。”

“一直得不到回報就誇張了。準確來說,如果一方的研發不能取得關鍵進步,這個投資將會繼續,而回報的週期將會很長。 大清巨鱷 ,研發進展非常順利,所以可以馬上見到回報。”馬華亮又在平板上操作了一下,道,“順便還有一點,我剛剛幫你查了天合那邊VR女友計劃的後期數據。根據我們市場調研人員的資料,在褚振宇出任天合總經理後,他的思路是藉助國外技術,在天合平臺進行一些改造創新。所以,他們的研發週期也變得很短。而且,因爲他們後期開發出的項目和我們倒是有些互補,所以結果是我們天合和天騰雙贏。他們的這個項目,目前盈利狀況應該也不錯。”

“總而言之,最大的贏家是錢楓。對不對!”

“你這麼說,我不反對!”馬華亮用手放在下巴上,挑了挑眉毛道,“江警官這麼說,是認定錢楓殺死了錢一星?那他的作案時間和作案經過呢?又或者,他是買兇殺人?”

“先找到作案動機就行了,至於經過,我自有設想。其實我這麼想,馬總也應該很開心吧。這些年,你一直揹負殺死你堂兄馬華義還有錢一星的罪名。只要真兇沒有落網,外界對你的壓力就會一直存在。如今我要幫你洗脫罪名,你真該謝謝我。”

“哼,等你找出真正的兇手,我再謝謝你吧。江警官,你還有其他問題嗎?”

“有!” 錢楓的問題已經越發明瞭了,作案動機已經出現,而胡帥和錢楓特殊的關係,也讓兩人協同作案的可能性增大。當然,考慮到弓箭團隊的存在,是否是錢楓直接出手,還是背後另有人幫他們出手,這還需要更多指向。

江笑楓接下來想問的,自當是馬安雅的問題:“你的堂妹馬安雅曾經在幾個月時間內,因爲弓箭誤傷他人而幾次被警方逮捕,聯想到她哥哥馬華義因爲弓箭被人射殺,那麼,你對馬安雅使用弓箭有何看法?”

聽聞這個問題,剛剛還態度平和的馬華亮皺了皺眉頭,將手上的文件直接往桌子上一扔,雙手交叉擺在桌面上,有些不滿道:“江警官,我能冒昧的問一句,你們警方是基於什麼假設誰有嫌疑的?當初你們認定我殺了我堂兄,現在,難道你還去懷疑小雅殺了自己的親哥哥?如果你們警方真的腦洞太大,麻煩也把這個邏輯弄得合理一點。”

“別別別,馬總裁別激動。我到現在還沒說馬安雅是嫌疑人,只是就馬安雅使用弓箭的問題和你交流一下。”

“還交流什麼?這個問題有什麼好交流的。當初你們懷疑我,我就不想說什麼了,如果你們還要懷疑小雅,我不得不警告你們警方,雖然公民有配合警方調查的義務,可是我們也有維護自身名譽和權益的權利,我不允許有人無端對我的堂妹進行懷疑。特別是,還是去懷疑她殺了自己的親哥哥。”

馬華亮如此激動,的確出乎江笑楓的意料之外。當初聽聞馬華亮“大義滅親”,執意要將馬安雅開出天騰,江笑楓還以爲這傢伙是個冷血的,一心就想着公司的冷酷總裁。如今看他對待堂妹的態度,他維護家裏人似乎也不在話下。

當然,他的激動不無道理。整整八年,他都揹着殺害自己堂兄,篡奪公司領導權的嫌疑。而如今,如果再把馬安雅拉下水,這一家的名聲的確得出問題。

所以,江笑楓連忙帶着歉意,道:“抱歉,馬總裁,也許我的問題尖銳了點,讓你有了不好的聯想。但是既然我來了解問題,自當希望知曉更多和案件有關的內容。從常理上而言,馬華義死於弓箭射殺,那作爲他的親妹妹,馬安雅在短短几個月時間內,數次利用弓箭傷人,我只是想知道這背後到底有何隱情。”

“還能有什麼隱情?我堂兄是八年前死亡的。而小雅因爲弓箭傷人被警方帶去問話是三年前,這中間相隔了五年。五年時間,小雅有些特別的愛好,又有什麼奇怪的。再者,小雅曾經親口對我說過,她想調查哥哥爲何死亡,所以,她很想站在兇手的角度去思索問題。”

江笑楓驚訝道:“這話是馬安雅親口說過的?那爲何在警方的筆錄中從未出現過?”

“哼,警方先懷疑我。而後因爲小雅弓箭傷人把她帶走調查。我們還想多嘴給自己找麻煩嗎?自當沒問的就懶得說了。”

“你這懶得說,可是差點讓我們錯過了重要細節啊。馬總裁,我想知道,馬安雅說這話的時候,是她被警方帶走調查之前,還是之後?”

“當然是之後了。因爲她那幾次弓箭傷人,警方也找過我談話,想要扯到當年我堂兄的案子上。我當然不爽,懶得理睬警方。可是小雅是我堂妹,我當然想要和她聊聊。她便告訴我了上面的話語。”

馬安雅在調查她哥哥的死因?並且還站在弓箭殺手的角度?她真的是這麼做的?又或者,她還做了些什麼?

江笑楓坐在那裏陷入了沉思,直至聽到馬華亮敲擊桌子的聲響後,這纔回過神來,他連忙又問道:“馬安雅和她哥哥馬華義的關係如何?”

馬華亮冷笑不屑道:“當然很好了!我堂兄雖然醉心於工作,但是對待妹妹沒話說。只是缺少時間去陪她罷了。小雅平時話不多,可是也瞭解我堂兄的工作繁忙。”

“據我所知,你堂兄父母對你堂兄抱有很大期望,但是對馬安雅似乎一直不怎麼期待?”

“這是什麼話。哪有父母不希望自己孩子好的。我伯父伯母只是覺得小雅天生內斂,所以不想給她太多壓力。我這個堂妹,從小話不多,以前很多事情只能跟我堂兄說,可是我堂兄後來工作越來越忙,她能說話的機會也越來越少。你看看她,這麼些年,身邊也沒啥關係太好的朋友。我所知道的那個郭靜湘以前和小雅關係不錯,但是郭靜湘因爲指點小雅幾次投資失敗,後來也漸漸和小雅關係疏遠,或許是覺得對不住小雅吧。”

“如果馬安雅連郭靜湘這個朋友都沒了,那她平時的交際圈在哪?”

馬華亮哎的一聲:“其實說起來,我們大家都挺對不住小雅的。她從小就內向,除了跟我堂兄和我話話題多一點,也沒啥聊天的朋友。後來因爲我堂兄的事情,小雅受到了點刺激,她在大學期間就更加很少跟人來往。直到畢業後,或許想走出陰影,自我改變,便在我的鼓勵下,先把形象做了更改。”

江笑楓詫異道:“你的意思是說,馬安雅從當初標準學生妹的姿態,變成了後來的冷豔御姐形象,是聽從了你的建議?”

“這有什麼奇怪的。想要改變自我,就要先從自我形象入手,這是我們很多人都知道的常識。而小雅極爲內向,幾乎走向性格極端,那我自當要用狠藥,讓她變成另一個極端。我根據她很少說話,還有外貌的特點,讓她嘗試走冷豔路線。 桑田人家 ,做了形象改變。之後,她自己也喜歡上了這個形象,風格也一直保持到現在。當然,對她抱歉的是,我當初讓其改變形象,其中的原因就是想讓她進入天騰可以適應工作模式,只可惜,她在天騰做的很不好。我和伯父伯母商量後,還是勸說小雅主動離開了公司。這對她來說應該又是一個打擊,從此她只能自己去創業。結果創業接連失敗,直至到了開了一家書店。如今那家書店能穩定經營,我也算心中愧疚少了點!”

媽的,把問題想的太複雜了!江笑楓自嘲的摸了摸臉頰。因爲馬安雅的形象變化,之前他們三人還做了很多假設,結果沒想到,理由竟然這麼簡單!而且簡單的理所當然!

江笑楓又仔細打量了馬華亮一番,對於面前這位總裁,他又有了新的認識。霸道總裁,如果只有霸道,那應該就剩腦殘了。真正的霸道總裁,都是剛中帶柔,充滿人格智慧的。

“我有幾個選項,想要讓馬總裁幫我做下選擇題。這些評價都是針對馬安雅的。正義或者邪惡?”

馬華亮厭惡的情緒寫在臉上,深呼吸後,冷冷道:“當然正義。”

“聰明還是愚蠢。”

“聰明!”馬華亮的音調都變了,估計江笑楓再要問一些極端的問題,這位霸道總裁真要爆發。

“冷靜還是衝動。”

總算第三個問題選項沒有明顯的貶義詞,馬華亮撇撇嘴:“冷靜。”

“善於心計,還是單純如水。”

“單純如水。”

“眼光長遠,還是計較眼前。”

“眼光長遠!”馬華亮終於忍不住了,“江警官,你到底想問什麼。如果你真的想了解小雅,你自己去找她不就行了。”

“有時候,別人的評價纔會更加客觀。因爲很多時候,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幹嘛。”江笑楓看上去得到了滿意的答案,起身後,學着之前馬華亮整理衣服的樣子道,“雖然你對我的情緒越發不滿,但是我想,很快,你該會謝謝我的。馬總裁,再會。”

這間辦公室很科幻,江笑楓很喜歡,但是,他可不能在這裏長時間的逗留,因爲留給他的時間可不多了。

今天一天其實收穫挺多,但是江笑楓覺得還不夠,趁着還有時間,他從天騰出來後便直奔C市鑑證部門。

上次從歐陽泰家弄出來的物件,到現在還沒出結果,不管是不是有人從中作梗,江笑楓也要一個答案了。所以,他幾乎坐在那裏,盯着鑑證人員對剩餘的物價進行鑑證。

只是,鑑證物件可不是一會的功夫,更何況歐陽泰那拿過來的東西很多,間隔時間也比較久,需要的鑑證技術也不同。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