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此言,周圍之人並沒有否認,反而笑的更大聲了。

「嘿嘿,倒是不傻,不過眼下你還是想想想自己的處境吧!」為首一人冷笑道,等於是默認了背後的江浩,這讓林楠心底的冷意更甚。

「很好,果然是他!」林楠點頭,低語。

周圍之人見狀,冷笑之意更甚了,為首一人直接朝周圍之人示意,要直接動用麻醉槍,先前距離有些遠,而且漆黑一片看不清,但眼下周圍四桿麻醉槍都對著林楠,如此距離,根本讓人無法躲!

林楠沒有再開口,陰沉著臉,在等待著結果,周圍四名手持麻醉槍的人眼中露出殘忍的笑意,不過就在四人準備扣動扳機的時候,陡然間意外發生了。

無聲無息的,四人甚至都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直接倒地,連帶著他們身邊的其他人也一個個倒地。

「什麼?」這一刻著實嚇傻了磚廠口的四五人,他們距離林楠稍遠一些,而且正好處於上風口,為此受到的影響也稍微小上一些,此刻看著眼前這一幕,當真是嚇個半死。

不動不響的,七八人就這般倒了?

「你做了什麼!」 非你不可 一人眼中滿是懼意,沉聲質問,不過卻忍不住想要倒退,害怕之極。

「哦?你也看到了,我什麼都沒做,估計他們都太困了,這大半夜的,還是睡覺舒服!」林楠淡淡開口說道,整個人依舊還在不斷上前,手中的玉瓶依舊還在繼續揮發著。

磚廠的幾人看到林楠上前,眼中的恐懼之意更甚,這大半夜的,無聲無息的一群手下突然間暈倒,任憑林楠如何說,他們也不相信和他沒關係。

「你別過來!」一人開口,充滿了懼意,手中更是拿出一支短刀,充滿了警惕之意的看著林楠。

「怕什麼,只要你們老老實實的告訴我江浩和陳佳影在哪,我可以保證你們能看到明天的太陽,否則的話我就無法保證了。」林楠淡淡開口,但聽起來卻極其的瘮人。

這種手段,讓人驚恐!

不過很快,幾人也反應過來,尤其是為首的兩人,都是練家子,真正的高手,眼看這種情況,他們眼中陡然間充滿了狠意,與其坐等林楠動手,他們反倒是願意主動出擊,準備聯手幹掉林楠再說,到時候管林楠有任何手段,都無濟於事。

「一起動手,滅了他!」一人冷喝一聲,然後毫不遲疑的動手。

身邊幾人雖然害怕,但眼下也沒有選擇,連忙一起動手,直接朝林楠撲了過來,要先下手為強!

然而,還未等幾人剛剛靠近,還不曾真正接觸到林楠的同時,幾人突然間感到一陣頭暈目眩,根本沒有任何的反抗之力,剎那間直接暈死過去!!! 磚廠內,林楠坐在一個廢棄的檯子上,地上躺著兩人,正是剛剛被林楠迷暈的為首的那兩人,任憑他們實力再強,也抵擋不住這東西,在林楠看來,簡直是無往不利。

十幾人,短短時間內,直接沒有任何反抗之力的暈死過去。

這種東西,真正的無色無味,不知道比公共廁所門上寫的那些迷+葯強上多少倍!

當然,價格也極其的昂貴,就那麼一個極小的玉瓶,耗費了林楠兩千靈氣值,換算下來的話,價值數百萬之巨,可想而知,好在效果也沒有讓林楠失望,非常的順利。

在磚廠內找了一圈,確定沒有其他人,沒有江浩與陳佳影的蹤跡,林楠只能將二人帶到磚廠內,然後找了個繩索將二人綁住,隨即直接倒提著來到一旁的小水溝邊上直接倒掛放了進去。

這種半步香的效果驚人,但卻也很容易破解,直接灌水就行,林楠如此做,兩人很快醒來,順帶還一不小心的喝下了很多的河水,讓二人嘔吐個不停,整個臉都快綠了。

此刻被林楠丟在磚廠的地上,渾身發寒,實在是不知道林楠到底是如何做到的,他們自問也算是高手,但卻沒有任何抵抗之力,這就恐怖了!

「說吧,江浩和陳佳影在哪,我的話依舊湊效,我只想救人,對殺人沒興趣,不過倒是可以直接將你們這樣丟河裡,是死是活那我可就不管了。」林楠淡淡說道,要從他們二人口中問出江浩和陳佳影的所在之地。

二人臉色難看,做夢都想不到會是這種一個結果,果真是在陰溝裡翻船,而且還翻的那麼徹底。

他們不想說,那是出賣老闆的事情,一旦傳出去,他們估計也難以再混下去了,不過面對林楠,他們恐懼了,尤其是在被林楠一陣狂揍之後,二人鼻青臉腫的,終於扛不住了,老實道出了江浩以及陳佳影的位置。

隨即,林楠兌現自己的承諾,隨手兩巴掌將二人打暈過去,然後就這般丟在這裡,連同外面的人,也一通都丟在這個廢棄的磚廠內,估計一時半會他們也醒不過來。

距離磚廠一里的位置,其實並沒有多遠,按照那兩人所指,林楠很快便悄然摸了過來,在打暈二人之前,林楠還特意讓二人和江浩聯繫了一次,免得江浩起疑。

而今的江浩,正坐在這裡等待著手下們將林楠帶過來,然後帶回去好好的報個仇怨再說,心情頗為不錯,在想著如何報復折磨林楠之事。

殊不知,就在這個時候,林楠已然悄然摸了過來,守護在江浩車邊上的兩名保鏢,連反抗都沒有,瞬間被林楠撂倒,和之前那些人一樣,直接被迷倒暈死過去,至於江浩,還依舊坐在車裡做著自己的春秋大夢!

然而就在剎那間,車門突然被打開,江浩一度還以為手下帶著林楠要到了,正好開口之際,通過身前的鏡子看到了身後之人的面孔。

一瞬間,江浩有著一種見鬼的表情,臉色瞬間狂變,差直接喊了出來。

「林楠!」江浩幾乎是顫顫驚驚的開口,臉色煞白。

雖然有著高手幫助,也安排的很圓滿,讓他克服了對林楠的懼意,成功的轉化成了恨意,但此刻再見,陡然間再度發作,那種懼意發自內心深處的。

尤其是此刻,林楠是如何突然間出現在自己車上的,而且正在江浩身後的位置上,看是一臉的淡笑,但在江浩看來,充滿了寒意。

「不錯,看來還不傻,還記得我,不過你貌似記性不夠啊?」林楠微微點頭,但表情真的很冷很冷。

江浩當真是嚇破了膽,再看看周圍,哪裡還有自己手下的蹤影,完全沒有半點聲音,自己那一幫人好似不存在一樣,正待他準備開口給林楠變個法的解釋的時候,林楠終於到手了。

這人已然準備置自己於死地了,他又怎麼會客氣。

「蓬!」林楠動手,直接一把抓住江浩的頭髮,猛然間撞擊在方向盤上,剎那間讓江浩響起一道殺豬般的嚎叫聲。

「啪、啪!」

緊接著,又是兩道極其響亮的巴掌聲,直接將江浩打的頭破血流,嘴角鼻孔都在溢血,看上去慘不忍睹,如同一個豬頭。

「你是不是想死?」接連一頓教訓,林楠也解氣不少,淡淡開口說道。

江浩此刻怕極了,在林楠這種狀態下,他感覺到了死亡的味道,雖然他干過不少這種事情,但主角卻不是自己。

「別打了,我錯了,再也不敢了!」江浩一把鼻子一把淚的,發自內心的膽寒,那麼多人都不是林楠的對手,連四把麻醉槍都不是對手,這究竟是什麼人啊。

「說,你把陳佳影綁架到哪了,為什麼要殺我?」 腹黑總裁的契約夫人 林楠沉聲詢問,在這種狀態下,江浩一個字都不敢隱瞞,哭著將一切都道了出來,當然還是想找各種借口,不過這對林楠而言也夠了。

只要讓江浩親口道出這段話,也就足夠了,甚至林楠還讓江浩將自己干過的一些不為人知的犯法勾當都講了出來,江浩大氣不敢喘,真怕林楠會殺人,全部道了出來,果真還真有著一些乾貨。

兩年前的一個少女失蹤案也給他一不小心道了出來,同樣也是江浩乾的,然後被姦殺處理掉,其他的還有不少,聽起來讓林楠毫不客氣的多打了兩個耳光。

「真特么的一個畜生不如的東西!」林楠怒罵了一句,隨即這才從將手中的電話正面翻了起來,原來竟然正處於通話狀態之中。

「都聽到了吧,我又幫你破獲了一個大案估計,也算是大半夜打擾的一種補償,這種人渣,你們趕緊處理掉算了,免得禍害人間。」林楠不客氣的對著電話說道。

一旁豬頭臉的江浩見狀,更是害怕之極,先前老實道出自己干出的勾當,也是真的害怕了,希望自己的『坦白』能得到林楠的寬容,沒想到還被林楠傳了出去。

「你給誰打的電話?」江浩微微顫顫的說道。

「警察!」回答他的,只有這兩個字,但瞬間卻讓江浩的臉色更是難看了好幾分!!! 德雲這些年來其實已經開始走下坡路,沒有一個藝術形式能一直火下去,這一點老郭也早有預料,不過現在相聲市場,德雲還是排在第一的。

「爸,一會兒我扶著您吧?」

大霖問了一句,老郭沒吭聲,大霖這些年都習慣了。

這次德雲選了一個新場館,能容納一萬八千人,本來以為會空出來一些座位,沒想到開票的第一天就售空了,很多都是老觀眾買的。

「爸,我想去看電影。」

「陪爸看看吧,這是爸的青春,估計以後就沒機會了。」

這樣的對話有很多,二十年間他們都成家立業,生兒育女,甚至當了爺爺,這一次聽說德雲的老人全都來了,大家都不約而同的想到了自己的青春。

「當年我和你媽就是因為相聲認識的,還記得我們兩個為了追老郭的相聲,從北方到南方,只要能搶到票都去看,你媽走的那年對我說,還想一起去看一次相聲,只可惜她沒有等到今天,如果她在天有靈,會知道我今天來完成和她的約定了。」

很快,所有觀眾都完成了入場,大霖和老二扶著父親看了一眼,老郭看到這麼多人笑了。

到了這個年齡,已經不為了觀眾的票錢,而是這麼多老觀眾還記得他們,他很感動,當年,他帶著一群人,在爭議中摸爬滾打,創造了一個屬於相聲的時代,而依靠的就是這些觀眾,如果沒有這些觀眾,那也就沒有現在的德雲。

「準備好了,爸,咱們上場吧。」

熟悉的聲音響起,還是當年一樣的開場,大家一一走到台上,觀眾看著自己熟悉的演員,猛烈的開始鼓掌,很多演員都是互相攙扶著走出來的。

小四,餅餅,二爺,嶽嶽,總管隨著出場的熟人越來越多,大家眼眶都濕潤了,最後老郭和於老師互相攙扶著走了出來,好多觀眾忍不住,直接哭了出來。

看到這些人,他們好像就看到了自己,當年他們在台上意氣風發,他們在台下也是這樣,看著他們,如今台上的他們老了,而自己也只能是對青春進行回憶了。

「老郭,我愛你!」

熟悉的喊聲,只不過沒了當年年少時的活力,多了沉穩,但是熱情還是那個熱情。

「哈哈哈,好好好,沒想到這麼大歲數了,還這麼多人喜歡我,今天是高朋滿座……」

老郭雖然七十多了,但是除了腿現在不能長時間站著,其他的都沒問題,於老師比他大幾歲,身體也不錯,就是現在偶爾耳背了點兒。

老郭還唱了兩句,都是老的唱,老觀眾特別熟悉,這邊唱那邊就跟上了,唱到一半老郭就不行了,嗓子直接就啞了,不是唱的,激動,他看著台下觀眾,回憶過去,心裡感動,用哭腔把戲唱完了。

「歲數大了,越來越不中用了,大家見笑,今天我們這群人來了,大家都上來和大家打個招呼,然後咱們再開始節目,從我先來吧,我是……」

老郭開頭,後面大家一個一個的上來做介紹,看到一個個熟悉的演員現在都老了,就有觀眾開始哭,可能是連鎖效應,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抽泣,不知道的還以為有人走了呢。

「師弟,來,到你了。」

易陽走出來,他其實上台的次數不多,但是他本身的影視作品加上幾次出來都很出彩,所以好多觀眾都認識他。

「看到大家都這麼傷心,我其實也很傷心,為什麼呢,我知道,大家都覺得他們這些人都老了,他們這些人看著身體就不太好,他們這些人……哎,別動手啊。」

「哈哈哈哈哈……」

老郭直接給了他一下,觀眾也笑了,情緒好了許多。

「你說你們都不保養自己,就和你們出去,我叫叔叔都覺得把你們叫年輕了,再看我,大家都叫我哥哥,歐巴啥的,我兒子都沒我受歡迎。」

說完還在台上擺出一副我很帥的樣子,雖然大家都覺得他很不要臉,但是看看易陽,要看看自己,還真是像跨越了兩個時代的人。

因為易陽的插科打諢,現場氛圍終於變了回來,演出正式開始了,今天所有表演的都是當年的段子,就是為了紀念德雲走過的這四十年。

「這茶不錯,二寶回頭給我送家點兒。」

「行,師叔,能別二寶了嗎,我都三十多了。」

「知道了二寶。」

……

大家都是看著他長大的,叫二寶叫習慣了,大霖如果不是生的早,一個大寶是逃脫不了的。

「沒正經,為老不尊,兒子,回頭給他茶葉里加點兒辣椒粉,多加。」

老郭再那幫兒子說話,果然,什麼師弟師叔,上陣父子兵才是真的。

易陽其實和好多人都很長時間沒見過了,大家不上台之後就都離開了帝都,只有老郭過生日的時候回來,易陽有幾次都是提前去的,就沒看見,不過看著大家過的都不錯。

「師叔,你這保養的真好,看我還能不能拯救一下了。」

原來的小岳現在的老岳也來了,他都快六十了,別說,和挺多人比,真是挺年輕的,估計是因為胖。

「你這保養的不錯了,我這是天賦,別羨慕,你外孫子這幾天沒鬧你啊,我看天天逼你唱歌跳舞的。」

嶽嶽的大女兒結婚了,孩子都四歲了,想想也真快。

「大千小芊有了孩子你就知道了,我和我閨女都沒這樣過,結果被這小傢伙給治住了。」

一會兒大家都過來聊天,大家不時還說著過去的事情,都很開心,也很追憶,現在想想,如果能回到那個時候,該有多好。

「媽,我爸喝多了,好大的酒味兒。」

易小芊把自己老爸接了進來,她還是第一次看到爸爸喝醉,以前不是易陽沒醉過,是她沒看見。

「五十多的人了,你自己不注意點兒,喝多了身體出問題怎麼辦?」

周子怡一邊收拾,一邊進行教育。

「身體怎麼了,我身體很好,我沒老,我還年輕,我還要看著我兒子我女兒結婚生子,我要等他們老了我才敢老,還有你,你也不許老,咱們要一起老,聽到沒有。」 大半夜的,和上次一樣,夏冰剛剛睡著,便被林楠一個電話給叫醒,儘管心中有著諸多的不情願,但還是接通了電話,然後林楠讓她注意聽著,並且做好錄音,雖然不知道林楠要幹什麼,但她還是第一時間照做。

但沒想到一直到後來,竟然是這麼一個結果!

這是一樁綁架案,甚至是蓄意殺人案,而且本身還牽扯出不少其他的案情,更甚有失蹤少女的毀屍滅跡案!

當聽到這些,夏冰可謂是觸目驚心,整個人臉色都相當的精彩,萬萬沒想到林楠在這三更半夜的送過來這麼一份大禮!

這件案子一旦公布出來,絕對驚人!

「你別妄動,等我!」夏冰不敢耽誤,直接從床上跳起,一點睡意都沒有了,連忙對林楠交代了一聲,哪怕是這人再惡貫滿盈,但也有法律,林楠不能妄動。

隨即,夏冰直接波動了刑警隊的電話。

「我是夏冰,通知大夥立刻全部出隊,跟著我的手機定位走!」

少卿,夏冰開著車子,一個加速便飛奔而去,與此同時公安局內,三輛警車緊接著也飛奔而去,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夏冰大晚上的打電話,肯定是大事。

磚廠外,這一刻江浩臉上一片死灰,先前驚嚇之下,一切都說了出來,但不曾想竟然直接被林楠傳到警察那裡,一想到那可能存在的後果,想想都讓他駭然,真正的面若死灰,差點暈死過去。

就他做的這些事,哪怕是死不了,也足夠他吃一輩子的牢飯了!

且不管它臉色如何難看,林楠再度動手,這種人渣,沒什麼好客氣的,直接兩巴掌下去,打暈過去,然後丟在一旁,等待著稍後夏冰等人來收拾,他自己直接又回到磚廠,開著自己的車子,直奔江浩所言的小別墅趕去。

與此同時,林楠想了一下,又給吳俊凱打了個電話,先前的閑聊中,林楠基本上完全確定了這傢伙對陳佳影的好感,表露無疑,真若是什麼不靠譜的人,林楠也不會給他機會,不過這段時間的接觸來說,吳俊凱還算是不錯的,之前主要是太遊手好閒了而已。

為此,林楠毫不吝嗇的給他打個電話,要將這個英雄救美的美差留給他。

電話那頭吳俊凱一直沒休息,在等待著林楠的消息,此刻一聽林楠的招呼,哪裡還耽擱,直接攔了一輛計程車,兩張百元大鈔一丟,火速朝林楠發的定位趕了過去。

兩者相距並不遠,不過四五公里而已,林楠心中擔心,速度很快,不過五六分鐘的時間,便趕了過去,此刻大門緊閉,悄然將車子停到一旁,林楠便靜靜的等待著吳俊凱趕來,先前已然從江浩口中得知並沒有對陳佳影下手,此刻還完好無損,林楠也就沒有那麼著急了。

一直到二十分鐘左右,吳俊凱火速趕來,一路上司機為了那兩百塊錢,油門很踩,總算是及時趕了過來。

「林楠,人呢?」剛一到,吳俊凱就顯得著急不已,先前電話里也說不清楚。

「放心,人沒事,就等著你來救人了。」林楠輕聲說道。

吳俊凱聽到這話明顯一愣,等自己來救?這是什麼意思,他可是知道林楠的實力,連他都不行的話,自己這點實力,差太多了,儘管他自己非常想救人。

看出了他的疑惑,有些沒有反應過來,林楠索性再度說的明白點。

「裡面有兩個保鏢,佳影就被綁在四樓那個房間內,等會我去把兩個保鏢搞定,你上去救人,懂?」

吳俊凱雖然之前微楞,但此刻林楠這般解釋,他瞬間明白了不少,臉上當即露出喜色,也明白了林楠的好意。

「好,謝謝!」吳俊凱感激的點點頭,這種英雄救美的橋段,在他和陳佳影之間,出現的絕對是最適合的,當即也不遲疑。

隨即,林楠沒有再耽擱,這座小別墅林楠早已暗自打量過,也從吳俊凱那裡得知,這裡眼下也就兩個保鏢,外加二樓一個被他包養的小情人,除此之外也就剩下四樓的陳佳影了。

兩米多高的院牆,一般人或許不行,不過對林楠而言,身形一閃,一個助力,便直接翻過,沒有驚動任何人,別墅大門口的兩位黑衣保安依舊在低聲閑聊著,絲毫沒有發現。

就兩人,林楠也懶得再浪費好東西,身形一閃便出現在二人身前,對於突然出現的林楠,兩人一瞬間甚至都沒有反應過來,林楠雙手一晃,兩人猛然間相撞在一起,剎那間雙雙暈死過去,乾淨利索,毫不拖泥帶水的。

隨即,林楠走來到大門口,悄然打開大門,讓吳俊凱進來。

龍鳳寶貝偷偷藏 「剩下的交給你了,二樓有一個女人,不用理會,帶走佳影就行。」林楠開口+交代道。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