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了這話,原墨辭露出驚訝的表情,他從未想過還有這樣的母親這樣教育孩子。

難道不是女子本弱嗎?

當然,他的鬧鬧真的一點都不弱。

「我保護你就夠了,我會努力的,我保證今天的事情一定是最後一次。」原墨辭說道。

「其實你可以依靠我的。」

話到這裏,兩個人都是笑笑並沒有再說到底是誰保護誰的問題了。

事實證明,老子媽的方法並不一定適合她。

老子媽喜歡強取豪奪,至於她嘛,能用一點手段獲得甜甜的福利那為什麼一定要去強取豪奪?

原墨辭和浮光說了許久的話,一直到一個時辰結束,藥效過去,浮光才閉上了嘴。

喉嚨處傳來細微的疼痛,浮光知道藥效已經過去。

「鬧鬧?」

浮光含笑搖頭,她指了指自己喉嚨,然後握住原墨辭的手,把他帶到自己身邊,二人相擁而眠。

原墨辭有些僵硬,可是今天的事情對他衝擊性太大了,他一時間還覺得心有餘悸。

從那次浮光大鬧鎮國公府之後,鎮國公府陷入了詭異的平靜,不過原墨辭倒是頻繁出入辭園,雖有外出他卻拒絕了所有詩會,這是三天兩頭往宮裏跑。

曾經陛下經常請他入宮作畫,偶爾是一些詩詞歌賦,當今陛下十分看好原墨辭,並且一心想立他為世子,只是鎮國公一直沒有鬆口,而之前的原墨辭自己也不上心,以至於陛下都不好說這件事。

這段時間原墨辭經常在陛下眼皮子底下晃,偶爾還幫陛下解決了當下的難題。

原墨辭是一個很聰明的人,這不僅僅是文學造詣上,便是官場政事他也能說上一二,這便讓陛下越發看好原墨辭。

如今的鎮國公政績平平,當今皇帝本身就對他不太滿意,以前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現在既然有了更好的選擇,皇帝自然開始盤算著自己心裏的打算。

這一日,皇帝大發雷霆,他一個奏章扔到鎮國公面前,然後說道:「鎮國公,這就是你給朕交上來的答案?」

鎮國公戰戰兢兢的跪下,他說道:「陛下,陛下恕罪,老臣一定會竭盡全力處理這件事。」

皇帝冷笑一聲,他說道:「你處理這件事?罷了,朕再給你三日時間,你若是處理不好就自己摘掉烏紗帽吧。」

鎮國公心裏更害怕了,不僅如此,他還覺得這次的事情很莫名其妙,最近陛下似乎一直都在針對他,可是他也沒犯什麼大錯啊。

皇帝又說:「這耶都那邊一直有不少匪類,這件事一直得不到很好的解決。」

他似乎很是苦惱,鎮國公也不敢說什麼,其他的內閣大臣也都是苦惱的很。

為何?

這耶都當地的匪類武功高強,而且謀略也甚是不錯,之前朝廷也有派兵去圍剿,然而一直攻不下來。

這個時候誰要是再說帶兵去圍剿,那絕對就是去挨罵的。

「這……陛下,不知老臣可否為陛下推薦一人?」這是一個年紀比較大的大臣了,他是內閣大臣中的王閣老,此人可以說是陛下的心腹大臣了。

皇帝說道:「好,你說來聽聽。」

他揉揉眉心,顯得很是疲憊。

王閣老說:「老臣認為鎮國公府嫡長子原墨辭原大公子可以去處理這件事。」

鎮國公立即抬起頭,他急切的說道:「不可。」

王閣老說:「為何不可?」

鎮國公說道:「各位又不是不知道犬子不會武功,是個文弱書生,他去剿匪這聽起來實在是天方夜譚。」

王閣老聞言,這頓時就笑了,他說道:「鎮國公啊,您老武功可以吧?」

「您武功很好,可為何圍剿耶都匪類三次次次都不能成功?」

鎮國公頓時噎住,他有些踟躕的說:「那,那些匪類實在是過於狡猾了。」

王閣老輕笑,說道:「此言有理,所以才要讓這京城第一鬼才去試試看。要老臣說,鎮國公年紀也這麼大了,也是時候該歸家養老了,不如,就拿這次的事情考驗考驗原大公子?」

「陛下以為如何?」

皇帝看向王閣老,再看看鎮國公,然後點點頭,說道:「王閣老此言有理,原墨辭本身就是你的嫡長子,按照律法來說他都該繼承你的位置。」

鎮國公想到最近原墨辭天天往宮裏跑,那賞賜也是三天兩頭的下來,再加上今天王閣老和陛下的話,鎮國公立即明白了,陛下這是想讓他退位。

「陛下,臣還在壯年,還想為陛下分憂解難幾年。」

皇帝聞言,很是欣慰的點點頭,說道:「你這想法倒也不錯。不過你若是不想讓你嫡長子繼承你的位置,那朕就重新封你家嫡長子也可以。」

。 正當薛維準備關掉手機的時候,那群里又開始活躍了。

風鈴:「諸位大大好久不見。」

奈何橋上看風景:「我曹!風鈴小姐姐出來了!(震驚)(震驚)」

三把刀:「快點啊!大夥,風鈴出來了!」

老狗會唱歌:「風鈴仙女!求直播!求直播!我好久沒有聽到你的琴聲了!不聽你的琴聲簡直難以入眠!(抓狂)(抓狂)」

小柔:「呀!風鈴姐姐出來了!(驚喜)(驚喜)」

頓時,群里開始了不斷刷屏。

這讓薛維有點搞不清頭腦,這位風鈴是哪位大神?

風鈴:「這段時間一直在修鍊,前不久剛剛突破了三魂小天劫,穩固了一段時間后才開始活動。(害羞)」

小柔:「哇!風鈴姐姐竟然突破了三魂小天劫!羨慕!求帶!」

雲芝:「風鈴可以啊,竟然偷偷摸摸的突破了三魂小天劫。」

風鈴:「哈哈哈,雲芝姐姐說笑了,好了,今天我給諸位大大直播一下吧,最近我練習了一個曲子,可以安神醒腦。(玫瑰)」

老狗會唱歌:「靜等!」

奈何橋上看風景:「+1!」

……

頓時,在微信群的上方有了一個信息。

「風鈴正在直播中…..」

薛維不禁挑了挑眉毛。

我滴個槽,好傢夥,這玩意還能直播?要不要這麼誇張?

懷著好奇的心思點了進去,頓時,那場面直接把薛維給鎮住了。

在手機屏幕里的是一片片仙山雲霧繚繞,一根根白玉樹木十分晶瑩剔透,天空中神鳥飛行,一輪圓月掛在空中。

一個身穿藍衣長裙的女子盤坐在地上,前面是一把古琴。

女子長得如同天仙,十分溫潤爾雅,那身上散發的氣質完全和凡人搭不上邊。

就拿秦韻來說,秦韻很美,頂級的美,但是那也只是趨於凡人,可是這位風鈴那超凡脫俗的氣質,就像那句話,可遠觀而不可褻玩。

左下角的評論的瘋狂刷著。

「風鈴姐姐好美!」

「風鈴小姐姐我愛你!」

「風鈴!風鈴!」

……

但是讓薛維更吃驚的來了。

老狗會唱歌送給主播一個七彩琉璃燈!

雲芝給主播送了一個青蓮如意!

…….

媽的,這個還能刷禮物?

果然,在左邊有一個禮物的標誌,薛維一點進去,那臉色直接抽搐了。

一個七彩琉璃燈竟然他媽的要一千陰德!

一個如意青蓮他媽的要五千陰德!

這也太尼瑪誇張了吧!

甚至還有更誇張的。

天道花:一萬陰德。

九轉聖魂燈:八萬陰德。

七轉還魂丹:三萬陰德。

…….

得,打住!薛維真的不敢在看下去了,他怕在看下去會瘋!本以為五百萬陰德已經是一筆巨款了,沒想到……。

恐怕這一場直播下來得足足有十幾萬,甚至幾十萬!

他媽的!這簡直不能比啊!

風鈴輕輕笑了一下,這一笑差點讓薛維心跳暫停了。

「感謝大家送的禮物,請不要在送了哦,奴家為大家表演一手青山月便休息了。」

說罷,那一雙芊芊細手直接在古琴上悄然的撥弄著。

頓時,一陣美妙的音樂逐漸響起。

薛維大腦不知道為什麼竟然逐漸放鬆了下來,一陣陣無形的力量彷彿在安撫著薛維的大腦和身體,那種舒適的感覺簡直無法用言語來表達。

這時候的薛維感覺自己渾身輕盈,雖然隔著手機屏幕,但薛維彷彿置身其中一般。

不知不覺,薛維便逐漸進入了夢鄉。

在夢裡薛維彷彿夢見了一個藍裙女子在彈琴,自己坐在她旁邊無比享受,甚至酌飲一杯,那簡直如同神仙一樣。

次日,薛維早早的醒來,現在不過六點,東方已經染成一片紅霞。

這是薛維幾年來第一次這麼早起床,甚至完全感受不到一絲的疲憊。

翻了一下聊天群,發現昨晚是聊天群最安靜的一次,不過當查看了一下昨晚風鈴的打賞,足足三百六十萬陰德!

尼瑪的,這是要逆天啊!

自己需不需要搞一下直播?就像某手某音一樣,老鐵雙擊六六六?

現在的薛維小腦袋裡已經開始醞釀著怎麼成為一個主播了。

查看了一下陰德和物品欄,現在自己大概有四百多陰德和一張姻緣符。

薛維停頓了一下。

姻緣符,可以給一個異性增加三點姻緣。

當想到異性的時候,薛維幾乎完全沒有任何停頓的想到了秦韻,尤其是拉著秦韻小手的時候,小心臟幾乎都在蕩漾。

雙擊了一下姻緣符,那姻緣符竟然奇迹一般的消失了!

恩??

就這樣使用了?這麼草率?

甚至薛維都感受不到那姻緣符的作用。

只是薛維不知道,在冥冥中有一條姻緣線將薛維和秦韻連在了一起。

滴滴滴滴…..

微信群此時又有了動靜。

老狗會唱歌:「昨晚睡得真是舒服,風鈴小姐姐的琴聲真是美妙。」

雲芝:「沒錯,風鈴的琴聲真的又增進了一步。」

三界第一帥哥:「昨晚本將軍也是甚得滿意,本將軍心情好,發一個紅包助助興。」

奈何橋上看日落:「三界哥大氣!三界哥威武!」

老狗會唱歌:「就沖你這句話,三界第一帥哥的頭銜讓給你了。

三界第一帥哥:「(傲慢)(傲慢)好了!本將軍開始發紅包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