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恆毅壓抑的含怒聲音時,湖白潔奮力站起來,又驚又喜的一把從後面緊緊抱著他。片刻前,她還以為自己必將墜入恐怖的煉獄,而片刻后的現在,白光已經照亮了希望。

「你來了,你真的來了……恆毅,你真的來了……」一時喜極而泣的湖白潔渾然說不出別的話來,只是含淚喃喃重複著這話。

「白潔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恆毅雖然憤怒,可也疑惑。


他覺得湖白潔也不是惹出這種事情的性格,怎麼初來乍到就出現這樣的情景!更難以理解門規森嚴的巔峰派里怎麼會出現這種事情,即使有人欺負,也不該這麼多人一起,倘若是因為湖白潔跟這些人里的某個過去有仇,那倒最有可能。

「他們欺負我,就是欺負我!」湖白潔說著,拳頭不由自主的緊握,這就是理由,唯一的理由!

儘管她認定是陳自在背後授意,可沒有證據她無法說,說了恆毅也不會相信,也更不能說,倘若說穿,陳自在甚至連恆毅的情面都不會顧忌,反而把恆毅也給害了。

「你就是湖海派修行考校一挑幾十的恆毅?」小霞見恆毅根本沒有因為勢單力薄而顯得害怕,反而一副含怒模樣,只覺得這個看起來外貌絕不非常兇狠的男子實在不該是如今正被巔峰派里熱議的那個狂傲天才!

「請教師姐為何領眾圍攻白潔?」恆毅含怒質問,過去在湖海派遇到惡狗那樣的人欺負師弟妹們,想不到來了巔峰派,本以為這些都是了不得的人物,竟然做事同樣如此無理!

神門精英,一個個都是人類文明裡天資出類拔萃、甚至天才的人物,做的事情竟然跟湖海派惡狗之流沒有差別,跟城神公子一樣殘忍冷酷,毫無人性!

「師弟不要胡說,我們是在切磋請教。白潔師妹既然是地尊二層修為,這些地尊一層修為的師弟們又怎麼會是她的對手?按本門規矩,為了修鍊需要當然可以多人同時請教!」恆毅剛才的先聲奪人讓小霞有些心驚,傳聞中恆毅是地尊三層境界修為,高一層境界的真氣便強一倍,一時倒有些猶豫是否就此罷休。

「白潔明明已經受了重傷,哪裡還能切磋動手!分明就是聚眾圍攻!師姐說這樣的推脫之言,是何道理!」恆毅聽了更怒,不但欺人太甚,甚至說這種鬼話玩弄手段,敢做不敢當,還一副理所當然的姿態,毫無悔改自責內疚之意!

那個早對湖白潔打定主意動念頭的十八歲的男弟子冷冷道「以一敵幾十這種笑話別人信,我可不信!算你修為領先也沒有那麼多真氣戰得了那麼多人!看你渾身上下法器都不全,分明是湖海派弄虛作假!仗著那虛假的虛名敢在我們面前放肆?以為唬得住人嗎?真以為北象山沒人了?以為誰都怕你!我倒要試試看你到底有多少本事!」

他說著,拔出法劍,催動真氣,就等恆毅答話,眼看湖白潔跟他如此親昵本就無名火起,更不信恆毅的那些傳言,早就有心較量,聽恆毅說話張狂,根本不把他們放在眼裡,哪裡還能按捺!

小霞原本還猶豫是否就此罷休,可是恆毅一副不給台階不下的架勢,猶自怒氣沖沖的質問不把人放在眼裡的姿態讓她異常激怒,仗著人多勢眾,索性再無猶豫的狠狠道「好你個恆毅,當真狂傲的可以!就算你在湖海派真是一打幾十,以為我們是湖海派的雜碎可比?給你臉不要臉,還真以為我們怕了你!就是明擺著欺負她怎麼了?現在連你一起打——我今天還要打的你們這對低賤貨灘爛泥里一塊抱頭哭喊求饒,讓你低賤的嘴臉原形畢露,那時看你連懇求**湖白潔放過自己的話都一樣說的出來!」

人群里有把聲音嘲弄道「師兄一個人上不是看不起人家一打幾十了?咱們當師弟的一起請教才對得起恆毅師弟的威名啊!」

有人發話,剛才被能量爆發震飛,彼此撞到的人無不一肚子怨氣,聽了全都響應的緩緩逼近。

小霞本就怕那個來幫忙的師兄一個人不是對手,因為說到底那個師兄雖然十八歲,也還是地尊二層境界修為,把握不會比她高,見其它人都被恆毅的狂妄激怒,心有怨氣,立即順水推舟的喊叫道「恆毅的名字大家誰不知道!既然今天來北象山撒野,我們當然應該一起請教請教他一打幾十的本事!」

恆毅沉眉怒目,再不壓抑內心的憤怒!掃著周圍一圈的人,憤然道「我本來只想讓你們給白潔認錯,沒想到你們一個個都是神門弟子里的天才,竟然如此蠻不講理!絲毫沒有作為神門弟子嚴以律己的原則!以眾凌寡一個女人,被我當面說破不但沒有反省愧疚之態,反而變本加厲!簡直不可思議——既然你們如此沒有是非之心,事到如今仍然欺人太甚毫無廉恥,那就算你們不動手,我也要打到你們認錯為止!」

說罷,恆毅雙手護腕亮起紅光,兩把紅色能量短劍一閃握在手上。

湖白潔在自身修鍊的心法和身上法器的恢復作用下,雖然體內的重傷未愈,但已經回復兩三成真氣,儘管明知道自己真氣沒有多少,仍然咬牙舉起金光盾,站在恆毅身側。「我替你擋,當心他們的法術招式,很快很靈活,還能製造一定程度抵抗攻擊的真氣防護層,類似咱們的法衣效果。」

一番話,說的周圍北象山的弟子個個咬牙切齒,怒容滿面!他們從沒想過世間竟然有如此狂妄自大,目空一切的瘋子!不過地尊三層境界,以為可能打贏這麼多人?還說些莫名其妙讓人聽不懂的笑話!是非之心?強者就是對,弱者就是非!

「你這狂徒簡直是找死!」小霞氣的哆嗦,她堂堂北象山十六歲圈裡的大姐大,此刻竟然被人如此不放在眼裡!本對恆毅的一絲顧忌此刻全都變成怒氣,別說不在乎從此結仇,甚至連殺人的心都有了!「今天不讓你後悔,我就不叫小霞!」

周圍一群憤怒的北象山弟子紛紛發動北象山最強的七絕套路中的神風衝擊!

利用特殊對氣流的力量,讓御風飛行的速度短時間內提高一倍,一個個驟然加速飛沖之勢,帶出一道道殘影,四面八方的全撲向恆毅!

巔峰派的門派絕技套路比湖海派高明的多,所謂的法術絕技套路必須是套路中的招式能夠連續不間斷的施展出來,那才能夠叫做套路,也就是說套路內的招式真氣流過的經脈沒有重複的,不會彼此影響到別的招式的調息時間。湖海派的絕招只有四種,也只能夠達到四種,而巔峰八絕的每一種套路都有七種法術招式。

北象山的套路中心法招式,持續生效的是縱氣如意,能夠提升其它所有招式的效果,也正是心法的這招效果才是支撐別的招式施展的基礎,換言之就是套路里的核心。

此刻施展的神風衝擊恆毅雖然從來沒有見過,但他看見周圍的人全加速衝過來的同時,就立即飛甩出手裡的兩把無限之劍,劍甩出手,迅速一把攬腰抱住白潔,發動瞬斬,一閃出了人群包圍圈,施展起御風飛行疾飛的同時,旋身又甩出兩把化作白色光刀的極限刀華!

湖白潔想不到瞬斬還能帶著她,但從距離上她立即判斷出因為自己讓瞬斬的閃移距離只有本來的一半,連忙從儲物法符里取出靈風鞋甩到恆毅雙腳,法鞋化光瞬間包覆上恆毅雙腳,讓恆毅飛行的速度立即提升一截。

「太好了!瞬斬能帶著我有很大機會逃脫。」湖白潔剛才還以為難以倖免,一群三十多個地尊一層、四個地尊二層的圍攻之下,恆毅哪裡能夠打的過!

尤其恆毅連法器都只有湖海法衣和那把不知名的劍,這可不是湖海派的比武考校實力差距懸殊,一招就能夠把人打趴!

敵人的法術招式更不是湖海派的能比,只是現在施展的神風衝擊就決定圍攻下絕對有追上他們,殺死他們的本錢!

湖白潔本來沒想到瞬斬能帶著人一起閃移,現在知道了,當然不會想打。

不料恆毅沉著臉,氣流中凌亂飛舞的發下那雙星眼裡怒火燃燒,邊飛退邊盯著一群飛追過來的人,義憤填膺的道「我們不能就這麼逃走!無理的是他們,要讓他們給你認錯!」 「你瘋了!」湖白潔難以置信的急喊一聲,想到恆毅當初比武考校的作為,毫不懷疑他真有這個膽子!「你打不過這麼多!他們全是地尊修為!一人給你一拳也能要你命——」

「打不過也要試試——師父說過,遇到為非作歹的人不儘力拼拼就算不上修鍊的人,就對不起苦練的本事!力不濟阻止改變不了作惡是一回事,袖手旁觀置身事外又是一回事!巔峰派這麼大的神門的弟子怎麼能這樣?神不是這樣!神門的這些天才弟子也不該是這樣!」

恆毅越說越激動,湖白潔越聽越害怕,她今天才知道恆毅較真發瘋起來能到什麼程度!

「白潔你先走。」不等湖白潔再勸,恆毅又一次瞬斬拉開一段距離,憑藉樹木對視線的阻擋,趁追擊的人片刻看不見他們的間隙將湖白潔甩到更高的交錯樹枝之間。

湖白潔落在交錯的樹枝上,勸阻的話再也說不出來,她知道自己的傷勢情況很難幫上忙,可看著下頭追擊的人呈包圍之勢窮追不捨,距離還在迅速拉近,不由自主的緊抓著樹枝,眼也不眨的關注著戰況,那雙平素滿是風情的桃眼裡此刻卻只有焦急的擔憂,一頭絲髮凌亂的隨風拼拼打在臉上也顧不得收拾整理。

追擊群敵的神風衝擊雖然不如瞬斬神奇,可是加速的持續時間有兩息,一段距離的追擊后,不但有人追上,甚至兩側都快形成包圍之勢,這當然也是因為剛才恆毅帶著白潔瞬斬的距離只能達到平時一半,否則不會如此。


恆毅觀察那些接近過來的人身上都有一層半透明的氣牆,料想是白潔提醒的防護法術。

他知道這種法術有神奇的效果,猶如女神戰衣和湖海法衣那樣,形成的特殊防護層雖然被一定強度以上的攻擊擊中就會消失,可是也能夠代替護體真氣承受一次性法術攻擊的最強殺傷力部分。

恆毅的無限之劍早已修鍊到四層境界,修行考校后的晚上又練成極限刀華的第四層,在自己一個人修鍊運用的時候發現這兩種本身可以同時施展的絕技在都達到四層境界后還可以融合一體。

本是單體攻擊性法術的極限刀華在跟無限飛劍融合后殺傷力雖然會被分成五份,可是極限刀華附帶的刀華能量造成的後續殺傷力卻絲毫不受影響。

眼下面對北象山的防護氣罩,恆毅立即想到無限飛劍和極限刀華招式融合使用的價值!

當有追擊者距離接近過來的時候,恆毅手裡兩把無限之劍上驟然融合了極限刀華的白光,變成兩把被白色光霧環繞的紅色能量劍,而劍頭部分也變成了亮眼的白色。

意識牽引作用下,恆毅手裡的無限之劍接連飛甩出手——

高速飛旋的劍一閃砍中個北象山弟子格擋的手臂,碰撞處白光一閃而逝!

與之同時,恆毅清楚的看見那個人的防護氣層也果然被極限刀華的能量擊破!

紅光閃動,無限之劍擊破護體真氣,在那人手臂上留下寸深的劍痕同時,吸收著中劍者的能量,劍尖維持著一團白光,閃電般順恆毅意識牽引,又飛砍上了下一個!

緊隨飛甩出手的另一把無限之劍,立即又飛旋而至!

被第一把無限之劍上的極限刀華能量擊破防護氣層,又被無限之劍震碎護體真、經脈還受到創傷的人在被第二把無限之劍擊中的同時,身上極限刀華留下的光霧同時被觸發!

幾乎眨眼間,五個連續中劍的北象山弟子在被第二把無限之劍擊中的同時,全都驟然閃亮的白色能量光柱吞沒了身體!

沉重的不可思議的傷害震的他們只覺得五臟六腑彷彿全都移位,無不口吐鮮血、唯恐慢了片刻的飛退落回地上運功恢復。

「這些光霧是什麼東西?」五個后怕的人看見身上仍然有第二次無限之劍擊中時留下的光霧,全都莫名其妙,卻都知道光霧的可怕,那重創他們的白色光柱就是這些光霧形成。

「這傢伙的法術絕技殺傷力強的不可思議!兩層修為的差距就有這麼大?」

重傷的其中一個北象山女弟子心有餘悸,剛才如果再被打中,她覺得自己必死無疑!可恆毅連法器都不全,憑什麼兇猛迅快的招式還能有這等可怖的威力?這卻又讓她百思不得其解。

首先重傷敗下的五個人後怕的議論著,可恆毅卻為如此不能更沉重的殺傷對手的結果而凝重。

正如湖白潔所說,這些人的修為不是湖海派修行考校的那些海尊修為的弟子可比,那時候一把無限之劍就足以讓任何一個人重傷的喪失戰鬥力,還是他有所留手的情況下,而現在,等於是兩把無限之劍加極限刀化配合光霧能量爆發形成的三重傷害,每一擊他都灌注了吸收的全部天地自然之氣!是竭盡全力的攻擊——

但從那五個人的情況看來,如果有片刻的時間修養,還能夠勉強再投入戰鬥。

『神書絕技上說過,『無堅定殺敵之心,無以發揮極限威力』還真是這樣……可眼前是同門爭鬥,哪裡能夠殺人!』

恆毅清楚,正因為不能殺人,所以他的無限之劍攻擊取的都是讓人容易招架的方位,否則第一把不說,緊隨之後的第二把無限之劍絕對能夠選擇刁鑽角度,就有極高直接命中敵人要害的可行性。

神書九絕的第四種持續生效的心法本也只有在殺人的時候才能夠發揮威力,甚至因為這第四種絕技,讓神書中的所有絕技都只有在殺人才能發揮出超越尋常許多的強大力量!

只是,眼前並不能殺人。


無限之劍和極限刀華同時施展,兩種招式真氣流過的經脈一陣陣酸痛,不經過短暫調息絕無法再次施展。

五個北象山的弟子重傷脫離追擊隊伍,但其它人卻仍然兇猛追擊,反而因為那五個人的受傷而更惱火憤怒!

堂堂北象山的精銳弟子,群起圍攻之下半晌沒有追上對手,反而被人打傷了五個!傳了出去,簡直顏面丟盡,被人笑死!

「天羅地網陣!」小霞咬牙下令,別的弟子一聽,有人微微吃驚,但她是十六歲弟子里的頭領,發了令,旁人儘管覺得太兇險,很容易鬧出人命,卻也沒有人違背。

追擊的陣勢立即應陣的發動而改變。

恆毅在甩出無限之劍后瞬間立即又吸收了自身極限的天地自然之氣。

這是他天生的優勢,擁有用之不盡的真氣。

眼前的群敵施展的神風衝擊突然不再是直線奔向自己,後面的人發動神風衝擊撲向前面的人,然後一腳踢上前面人的腳下,與之同時前面的人立即發動神風衝擊,飛馳的速度更快,距離更長!

如此一層推一層,片刻之間本來跟恆毅還有距離的人突然加速衝到了恆毅面前!

最先衝過來的五個人齊齊施展開北象山套路絕技中的流星快打,每一個人的拳腳都被獨特心法生成的氣流推動而變的速度飛快,舞成五團光影劈頭蓋腦的亂砸過來——

瞬斬還差片刻才能施展,面對這種奇怪的圍攻,別說五個,即使只有一個,恆毅也知道自己擋不住,眼前除了能量爆發,根本沒有別的選擇。

聚集吸收的天地自然之氣驟然爆發,涌噴的白光能量把那五個衝到面前的人一起震飛!

那五個人卻沒有功成垂敗的失望,臉上反而掛著冷笑。

眼看他們倒飛數丈的時候,後面趕上來的人雙手一推,立即又讓他們加速前沖,再一次飛撲恆毅過來。

五個人以遠超御風飛行的正常速度二次接近的同時,途中突然一起大喝,雙拳合一朝前擊出,施展的正式北象山絕技套路中的氣波破幻!

五團能量光流星般先行飛到恆毅面前,面對這無從預料的攻擊,恆毅當機立斷再次施展瞬斬,身形一閃,避開躲過。

五團能量光失去目標,在那五個人的意念操縱下驟然炸開,化成一陣陣波紋四面八方的迅速蔓延擴散。

「哪裡逃!」小霞飛走中一路踏樹借力,在憑藉後面同門的助力,很快就從左側接近了顯身的恆毅,只看那接近的速度恆毅就能料到,不過三息工夫一定會被小霞追上,而那時他的瞬斬還不能再次使用,若只是小霞一個還好,但那個十八歲的地尊二層弟子在另外兩個十八歲的同門幫助下從右側不比小霞慢多少的也快追到。

這一刻恆毅更意識到這天羅地網陣的厲害,追擊的敵人看起來很分散,但其實彼此都能很快接應前面的人,用自己的力量替前面的人製造加速飛沖的力量。而且這種分散針對的本是他瞬斬的移走能力,讓他即使一直直線後退也快不過陣勢兩側的敵人包抄。

在這陣勢面前,恆毅自知一定會陷入敵人的圍攻,越戰下去同時圍攻他的人就越多,敵人不再一股腦的齊沖,而分成了三層,讓他的瞬斬和能量爆發都合理用上和無從改變局勢。

樹上的湖白潔揪心恆毅的情況,見人都追前,她也小心的從樹枝間跳躍前進,追著關注交戰的情況。

同樣看出恆毅的險境讓湖白潔在樹上空自焦急,恨不得下去幫忙,可眼前局面別說她下去有沒有用,即使下去也根本來不及飛趕到恆毅身邊助他抵擋兩個高手的合擊。

小霞驟然發動神風衝擊的同時,那個十八歲的北象山弟子默契的同時發動神風衝擊。

兩人各自帶著一條殘影,直撲恆毅!

交戰至今,恆毅在計算他們的招式調息間隙,他們也同樣在計算恆毅的。

此刻是最佳時機,恆毅既不能閃,也無法用爆發的白光把人震飛。

這個間隙只有一息半的工夫,但一息半對於他們而言,足以做很多事情! 『看你這狂徒知不知道厲害!』小霞首先撲到,出手便是北象山絕技,拳腳在心法形成的氣流推動作用下,速度遠超尋常!

恆毅化出額頭印記里藏著的紅色寶劍,竭盡全力的揮動迎擊扑過來的拳腳光影!

可是,劍剛刺進去恆毅就發現不妥,這不是剛才那五個人施展的招式,雖然很像!

小霞施展的的確不是流星快打,而是神影招架,這是北象山的防禦絕技,一是為了防備恆毅還有別的手段沒用;二是為了確保這難得的一息半時間能夠起到絕對足夠的價值。

小霞的飛快變化的雙拳每一下都精確的打在恆毅的紅色寶劍劍身,儘管劍身傳來的反震能量大的讓她護體真氣一次次承受著震蕩,可小霞兇猛的連擊也讓恆毅手裡的劍遞出去后無法收回,拳力的衝擊讓劍在被攻擊中不斷偏擺,儘管竭盡全力的控制,卻因為不如小霞的拳擊變化速度更快,根本無法掙脫這種變相的控制。

剎那,意識到這一點的恆毅知道自身陷入了危險。

小霞臉上的冷笑透出的幾乎是勝券在握的得意。

那個十八歲的北象山弟子這時候衝到,施展的是連環快攻的流星快打!

小霞自己放棄攻擊的機會,為的就是用絕技在剎那間牽制恆毅,粉碎恆毅的抵擋招架能力。

剎那之間,飛閃舞成一片的拳腳以瞬息間超過數百次的高速全轟在了恆毅身上!


遠處樹上看著的湖白潔不由自主的緊緊捂嘴,險些發出驚叫——如此迅快的攻擊速度簡直匪夷所思之極,讓她根本不敢想象後果。

後面那些北象山的弟子眼看師兄得手,無不精神振奮,平日訓練有素的他們卻沒有人因此停下,仍然以天羅地網陣繼續形成包圍之勢。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