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管家的話,黎曉曼瞳孔傒地撐大,驚訝不已,「什麼?霍雲烯出了車禍,爺爺暈倒了在搶救?」

黎曉曼拿著手機,清澈的雙眸中情緒複雜,小臉上滿是震驚與不敢置信,還有對霍業宏的擔憂。

霍雲烯怎麼會出車禍的?

她可以不管他,但是爺爺她能不管嗎?

龍司昊進入卧室時,她還傻站著。 「曉曉……」龍司昊大跨步走上前,英挺的俊眉深蹙,狹長的幽眸緊緊的睨著她,沉默了一會,才問道:「霍家的管家給你也打電話了?霍雲烯出了車禍,爺爺暈倒了。」

黎曉曼回過神來,抬眸睨著龍司昊點了下頭,蹙眉說道:「司昊,爺爺他正在搶救,我們先去……」

龍司昊白皙的大手輕捏著她的下巴,狹眸深睨著她,猶豫了好一會,才下定決心說道:「我們先去醫院。」

「嗯!」黎曉曼睨著他點頭,纖細的雙手緊緊抱著他的勁腰,將頭靠在他健碩的胸膛上,低聲說道:「司昊,等確定爺爺沒事了,我們就去領證結婚。」

龍司昊微微斂眸,雙臂一收,將她緊緊摟著,白皙的下巴抵在她額間,應道:「好。」

如果不是因為霍業宏在搶救,他是斷然不會答應她先去醫院的。

霍業宏畢竟是他爺爺,縱使他曾經做過什麼,但他也不能在這個時候置他於不顧。

只是錯過了這次,他怕會生出什麼變故來,最讓他害怕的是他想和她結婚,會變成他這輩子不能實現的夢。

他垂眸緊睨著黎曉曼,目光深情認真,「曉曉,答應我,這輩子都不要離開我,嗯?」

黎曉曼抬眸睨著他,神色認真,「司昊,你對我這麼好,我怎麼可能離開你?」


龍司昊英挺的俊眉輕蹙,狹長的幽眸眯起,目光銳利的睨著她,「僅僅只是因為我對你好,你才不離開我嗎?曉曉,你是不是到現在還沒愛上我?」

黎曉曼微垂眼帘,輕咬著下唇,「就是!我還沒愛上你,所以你繼續努力吧!我們先去醫院。」

話落,她便拿出衣服來換,雖然龍司昊還在,但她已經沒有那麼拘束和害羞了。

潛意識裡,她已經把他當成是自己的老公了。

所以,在自己的老公面前換衣服,沒有必要那麼拘束。


她雖然沒有回答龍司昊她有沒有愛上他,但答案已經刻在了她的心裡,倘若一點都不愛,又怎會和他同居?她交出的又何止是身體?

和霍雲烯的感情失敗,婚姻失敗,令她現在不敢輕易的交出自己的心,但龍司昊的真心付出,還是令她不受控制的一點一點的把心交給了他。

……

黎曉曼和龍司昊趕到醫院時,霍業宏已經被轉入了豪華的VIP病房,而霍雲烯還在搶救。


「爺爺,你怎麼樣了?」進入霍業宏所在的病房,黎曉曼急忙走到了霍業宏的病床前,清澈的雙眸擔憂的睨著他。

此時的霍業宏半躺半坐的靠在病床上,眉頭緊皺,臉色有些蒼白,比起之前,憔悴了不少。

他抬眼看了看黎曉曼,又看向了龍司昊,聲音有些孱無力的問:「司……司昊,曉曉,雲烯……他……怎麼樣了?他……沒事吧?」

黎曉曼秀眉輕蹙,剛剛他和龍司昊問過醫生了,霍雲烯還在搶救中。

害怕霍業宏會擔憂,她抬眸睨著他,安慰道:「放心吧爺爺,他不會有事的。」

霍業宏愁容滿面,皺緊眉說道:「我們霍家……這是造了什麼孽啊?要……報應就……報應到我老頭子身上,為什麼……要報應到……我的孫……咳……咳……」

霍業宏話沒說完,因為有些激動,咳嗽了起來。

「爺爺……別說了,總會好起來的。」黎曉曼見他咳的臉都紅了,伸手上下來回的輕撫著他的胸膛替他順氣,秀眉擔憂的蹙起。

霍業宏氣息順暢之後,雙眼無力的看著黎曉曼說道:「曼曼……爺爺想喝水,幫爺爺……倒杯水。」

「嗯!爺爺你等會。」黎曉曼睨著霍業宏說完,便去為霍業宏倒水。

霍業宏則是看向了一直沒出聲的龍司昊,語氣無力,「司……司昊,你……能來看爺爺……爺爺很欣慰,雲……雲烯他現在……出事了,公司……里的事就……交給你了。」

龍司昊目光深沉的睨著他,薄唇輕抿,並沒有回他的話。

霍業宏見他不出聲,眉頭皺的更緊,「司昊……你真忍心……看著霍氏不管嗎?別忘了你……答應過爺爺,要幫助……爺爺重振霍氏……咳……咳……」

黎曉曼端著水進來,正好見到霍業宏咳嗽,她睨著似乎無動於衷的龍司昊蹙了下眉,才快步走到霍業宏的身前,擔憂的睨著他,「爺爺……先……喝水。」

喂他喝完水,黎曉曼又伸手撫著他的胸膛替他順氣。

霍業宏欣慰的看著孝順的黎曉曼,蒼白的臉上露出了溫和的笑意,「曼曼……扶爺爺起來,爺爺……要……要去看雲烯……」

黎曉曼秀眉蹙起,雙眸擔憂的睨著他,「爺爺……可是你的身子……」

「曼曼,爺爺不去,就……沒人去看他了,這孩子……太可憐了,都是因為……他那個媽,他才會變成……今天這樣……曼曼,雲烯他本性不壞……只是……」

一直沒出聲的龍司昊不等他說完,狹眸目光深沉的睨著他,沉聲說道:「既然你沒事,我們也該回去了。」

他走上前,伸手拉起黎曉曼,目光深情柔和的睨著她,「曉曉,我們走。」

「司昊……」黎曉曼蹙眉睨了眼躺在病床上的霍業宏,隨即抬眸睨著龍司昊,澄澈的眸子中閃過一絲疑惑與不解,「爺爺這裡需要人照顧。」

龍司昊緊握住她纖細的小手,狹眸緊鎖她,聲音低沉溫柔,「我會請看護來照顧他。」

話落,他拉著黎曉曼就出了霍業宏的病房。

黎曉曼見他硬要拉著他離開,掙扎開了他白皙的大手,清澈的雙眸越發疑惑不解的睨著他,「司昊,那是你的爺爺,我不明白,他還在病床上,你為什麼就這麼離開?你這樣太……」

緊咬下唇,黎曉曼頓了下,才吐出三個字,「不孝了。」

她的話令龍司昊的心中如針扎一般的痛了下,他斂眸,目光深沉的凝視著她,「曉曉,我能來看他,還叫他一聲爺爺,已經是仁至義盡了。」

「仁至義盡?」黎曉曼抬眸睨著龍司昊,秀眉深蹙,「司昊,你和爺爺之間是不是發生過什麼事?」

隨即她想起霍雲烯說過的話,睨著他試探性的問:「是不是和你的媽媽有關?」

龍司昊聽她提到他的媽,他狹長的幽眸凜冽的眯起,眸底閃過一絲戾氣,俊美的臉上線條冷硬下來,白皙的大手暗自握拳。

黎曉曼將他的變化看進眼裡,走上前,伸手握住他捏緊的拳頭,蹙眉睨著他,「司昊,我不知道你,爺爺,還有你媽媽之間發生過什麼事,但是爺爺始終是你的親人,這是永遠也更改不了的,爺爺他年紀已經很大了,身體也越來越不好,如果你心中真對爺爺存在著芥蒂,可不可以暫時放下?」

龍司昊英挺的俊眉深蹙,垂眸目光深沉的睨著她,白皙的大手輕撫著她清麗的小臉,薄唇輕抿,「曉曉……」

「嘭——!」

突地,兩人身後的VIP病房裡傳出響聲。

「爺爺……」

黎曉曼一驚,急忙進入了病房,見霍業宏摔倒在了地上。

「爺爺……」

她慌忙上前,蹲下身將霍業宏扶起來,見他閉著雙眼,像是摔的不輕,已經暈過去了。

「爺爺……爺爺……」

她喚了兩聲,見霍業宏沒有反應,抬眸擔憂的睨向了隨後進來的龍司昊,「司昊,爺爺他暈倒了,快叫醫生。」

龍司昊大跨步上前,蹙眉神色複雜的睨了眼霍業宏,將他抱到了病床上,並打電話叫來了他的主治醫生。

霍雲烯還在搶救,由霍家的老管家在搶救室外守著,霍業宏因為摔倒暈了過去也沒醒來。

黎曉曼和龍司昊不得已在醫院裡留下來。

VIP病房裡配有客廳,兩人都坐在客廳里的沙發上。

龍司昊目光深沉,俊美的臉上表情深邃,令人琢磨不透。

黎曉曼則是秀眉輕蹙,心中擔憂不已,霍業宏雖然不是她的親爺爺,可她一直當他是親爺爺看待。

他摔倒了到現在還沒醒過來,她真怕他有個什麼。

她是一個很害怕親人離開的人,尤其是對她好的人,她更害怕他們離開。

龍司昊見她滿臉的擔憂,伸手將她擁進懷裡,目光深情柔和的睨著她,「曉曉,放心,爺爺不會有事的。」

「嗯!」黎曉曼抬眸睨著他點頭,纖細的雙手回抱住他的勁腰,將臉緊緊的靠在他的懷裡。

這時,病房的門被人推開,霍宅的老管家霍嚴和一名醫生,兩名護士急急忙忙的走了進來。

霍嚴見龍司昊在,便急忙說道:「大少爺,二少爺失血過多,需要馬上輸血,醫院O型血庫存不足,這老爺雖然是O型血,但老爺這麼大年紀,又……」

不等霍嚴說完,龍司昊便沉聲說道:「我是O型血。」

話落,他垂眸睨著黎曉曼,聲音低沉溫柔的道:「在這裡等我。」

黎曉曼抬眸睨著他,蹙眉問:「你準備去給霍雲烯輸血?」

龍司昊斂眸,目光柔和的睨著她,薄唇輕抿,「怎麼?你不希望我去給他輸血?」

黎曉曼清澈的雙眸深睨著她,粉唇輕抿,「不是!我只是有些意外。」

她的話令龍司昊英挺的俊眉深蹙,狹長的幽眸目光深沉的睨著她,心中有似針扎般沉痛,「曉曉,在你心裡,我就這麼冷血嗎?」


見龍司昊俊眉深蹙,沉下臉色,狹眸中蓄起一抹痛楚,黎曉曼這才反應過來,她剛剛的話有些傷龍司昊的心。

她並沒有認為他冷血,只是聽到他說要給霍雲烯輸血,她很驚訝而已,僅僅只是驚訝,今天的他怎麼那麼敏感?

她抬眸睨著他,秀眉輕蹙,「我……」

她剛要出聲,龍司昊不等她說完,便跨步徑直離開了病房。

「少夫人,老爺就有勞你照顧了。」老管家霍嚴看著黎曉曼說完,和他一起進來的醫生護士離開了病房。

黎曉曼則是見龍司昊不等她說完就離開,秀眉深蹙了起來,他不會真的因為這個就生氣了吧。

她拿出手機,發了條信息給龍司昊。

信息內容便是向他解釋,她並沒有覺得他冷血。

她一直盯著自己的手機,見信息發出去半會了,龍司昊也沒回過來,她有些失落的收起手機,然後起身推門進入了裡面的房間。

霍業宏依舊沒有醒過來,她走上前坐在了他病床前的椅子上。

霍雲烯經過了一天一夜的搶救,到了天亮后,從急救室轉入了重症監護室,仍舊沒有度過危險期。

黎曉曼昨晚一直守著霍業宏,天快亮時,龍司昊也沒回信息和返回,她有些犯困,便趴著睡了一會。

等她醒來,見霍業宏已經醒了,正掙扎著要起來。 「爺爺……你總算是醒了,太好了。」黎曉曼笑睨著霍業宏說完,便起身扶起他。

今日的霍業宏氣色好了許多,他看了看她的身後,又看向她問:「司昊呢?」

聽他提到龍司昊,黎曉曼秀眉深蹙了下,他昨天離開病房去給霍雲烯輸血后就一直沒有出現,按理說,輸血不需要一個晚上,他沒來病房,或許是還在因為昨天的事生她的氣吧。

霍業宏見黎曉曼神色有些不對,沒再問她龍司昊,而是說道:「曼曼,扶爺爺起來,爺爺要去看看雲烯。」

黎曉曼擔憂的睨著他,「可是爺爺,你的身子……」

霍業宏笑看著她,「曼曼放心,爺爺覺得身體比昨天好多了,扶我起來。」

黎曉曼見霍業宏堅持要起來,伸手正欲將他扶起來,身後便傳來腳步聲,是老管家霍嚴走了進來,手裡還提著吃的,袋子上印著御宴樓的標示。

「老爺,少夫人,這是大少爺給你們準備的早餐。」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