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這的玉龍飛,故作驚訝的樣子:“蒸籠塔?”

看到他驚訝的樣子,老者再次解釋道:“我們鑑定師部落,之所以如此風光,只因有它,如今之所以封閉,其中另有原因,現在不方便透漏!”

看到老者緊張的樣子,玉龍飛便知這蒸籠塔被封閉,其中定有倪端。

“所以,若是你看到這裏面有人的話,不要驚訝,當然也不要與他們發生衝突,不過要真發生的話,該殺就殺!”說道這的老者,不由將牙咬得吱吱作響。

蒸籠塔中,雖說精神力密佈,但裏面更多的是一股血腥味,所以玉龍飛相信,在這裏發生殺戮,是避免不了的。


既來之,則安之。

他是玉龍飛,他不會輕易殺戮一個人,但若是被人招惹到的話,他定不會繞過此人。

聽到老者提醒的他,不由點了點頭:“謝謝前輩的提醒!”

“呵呵,好了,你就在這裏修煉吧,我就不打擾了!”話音剛落,老者身體一閃,整個人便消失在玉龍飛跟前。

望着忽然消失的老者,玉龍飛微微一笑,之後便走進了丙級修煉室。

這間修煉室,和普通的密室一相似,但所不同的是,裏面有着強大的精神力,一走進,一股強大的精神力,便席捲玉龍飛全身。

感受到強大的精神力,玉龍飛身體一顫,之後他體內的精神力,也飄了出來。

而在他精神力飄出的剎那,密室中其它精神力,甚是威武的向玉龍飛襲來。

“嗤嗤”雖說這些精神力還沒靠近玉龍飛,但上面映射出的絞殺感,卻讓玉龍飛精神恍惚起來。

“怎麼回事?”在他印象中,他不論是精神力,還是定力,都不是一般的強悍,但在密室中,他這種信心,卻斷然消失,相替代的是身體的顫抖。

看到玉龍飛顫抖的身體,那些威逼着的精神力,越加強盛起來,道道精神力,猶如砍刀一般,只要接觸玉龍飛周身,便把周圍劃的錚錚作響。

“嗤嗤!”

伴隨着聲響的,還有那股濃郁的血腥味。

嗅到這股味道的玉龍飛,不覺有點乾嘔,臉色也變得蒼白,好似生命垂危的老人一般,身體顫抖極其嚴重。

“它們怎麼這麼強悍?”之前只聽說蒸籠塔,對精神力的修煉,具有極大幫助,但沒想到的是,在這裏面修煉,得承受如此大的痛苦,但慶幸的是,玉龍飛選擇的是丙級修煉室,不然此刻的他,定早已躺在地上,等待別人的營救。

“刷刷”

不過蠶食着他的精神力,並沒因他的虛弱,而有所懈怠,強者爲尊的世界,不是你死,便是我亡,儘管絞殺玉龍飛的只是一些精神力,但它們同樣遵守這樣的原則。

在它們的絞殺下,玉龍飛只覺腦袋要爆炸一般,龍氣在這一刻,也不能被調用,看到自己的腿,一點一點有點彎,他知道此刻的自己,已無法戰勝這些精神力。

但他並不想這樣躺下,而是繼續與這些精神力作着鬥爭。

“嗤嗤!”在他強制控制下,他身體內,蜷縮着的精神力,也是一點一點往外滲。

可是,令他沒想到的是,這些精神力剛剛露面,密室中其它的精神力,便直接把它們絞殺了。望着這一幕,玉龍飛才知道,當初老者在自己測試前,爲何一直強調,要想進入這座塔,精神力便要特別的突出,雖說當時的自己,還不相信,但這一刻,他卻不信不行。

將它絞殺後,密室中的殺氣,也濃郁起來“呼哧,呼哧!”它們猶如屠夫一般,只要看不慣的,定當將它置於死地。

此刻的玉龍飛,顯然是它們最佳人選,隨即,這些殺氣,不斷向玉龍飛身體靠近,似乎將他心靈震碎,之後完全將玉龍飛絞殺。

重生九零全能學霸 ,但慶幸的是,他是經過生死殺戮之人,就這點殺氣,還不足以將他內心擊碎。

穩定情緒後,他體內龍氣頓時週轉起來。

“刷刷!”


它們越轉越快,不斷威逼進入玉龍飛身體的殺氣,而隨着它們的追擊,玉龍飛那種乾嘔,才慢慢消失,相繼,臉色也和緩了不少。

見狀,那些絞殺着他的精神力,再次將他包裹起來,之後對着他身體,便是狂轟濫炸。

一把把由精神力匯聚成的飛刀,不斷在玉龍飛跟前飛舞。

它們飛動速度極快,飛行的範圍極大,滿眼的飛刀,也是擾亂了玉龍飛的視線,趁着這混亂的場面,一把飛刀,直接劃破了玉龍飛的衣衫。

頃刻間,一股刺骨的疼痛,便由他傷口傳來,伴隨着疼痛的,還有絲絲血液,此刻正一滴一滴,從玉龍飛身上,往下滑落。

不過,玉龍飛並沒因此而停下,因爲此刻, 海賊之我是大佬

“刷刷”

“咻咻”

隨着它們的飛行,玉龍飛身上,再次多了幾道傷疤,而隨着傷疤的增大,他身體已被鮮血完全打溼,整個人猶如血人一般,眼神冷酷的望着飛刀。

“嗤嗤”不知不覺中,他又被一把飛刀打中。但此刻的他,猶如沒了知覺一般,齜着牙,甚是得意的望着這些飛刀:“來啊!”

話音剛落,他便朝襲擊他的飛刀擺了擺手。他的舉動,似是觸動到了這些飛刀,它們一分爲二,數量倍增,再次急速朝玉龍飛劃去。

“嗤嗤!”隨着又一把飛刀的劃中,玉龍飛體內的精神力,猛烈的竄了出來,準備操控這些飛刀。

但它們一露面,在密室中待命的精神力們,都如餓狼撲食一般,奮不顧身的朝玉龍飛放出的精神力壓去。

佔有血腥味精神力,比起剛纔可要蠻橫的很,在這些“餓狼”們的絞殺中,不但沒立馬滅亡,相應的,還擊殺了幾隻“餓狼”。

這樣的結果,雖然不盡人意,但玉龍飛還是相當滿意,因爲他知道,他的精神力已經成長,所以這些精神力被絞殺後,他再次調集其它精神力。

“刷刷” 他再次滲出的精神力,相比於之前被絞殺的精神力,則是強了數倍,一從他體內出來,便席捲四周,好似要將密室中其它精神力吞噬一般。

但不幸的是,它們只是有氣勢,完全沒實力,片刻時間後,它們便被密室中的精神力,絞成了粉末。而隨着這一絲精神力被絞殺完,玉龍飛體內的精神力,也近乎枯竭,身體不由虛弱了幾分,但向他飛去的飛刀,還在他跟前繼續着。

“噗噗!”

被劃到後,他身上依舊流出了血。

在這樣的衝擊下,他虛弱的身體,也慢慢癱瘓了下去。

“嗤嗤!”此刻的他,只看到那些飛刀在頭頂飛翔,只要被觸碰到,定然流出鮮血,望着這般威武的殺氣,他也是明白了一個道理:“原來殺氣也能殺人!”

隨着他的癱瘓,這些殺人也不再難爲他,一把把由它們化成的飛刀,正一步一步,轉化爲殺氣,充斥起整個房間。

望着這樣的一幕,玉龍飛才鬆了口氣,之後不由朝跟前的三個修煉位看去。

“一號、二號、三號!”三個修煉位上,都標有數字,好像在告訴玉龍飛:“你要對號入座”

不過,玉龍飛並沒理會它們的寓意,而是朝離自己最近的三號修煉位坐去。

“嗤嗤”坐上的剎那,一股熾熱便由座位傳上他的身體。

“這是什麼?”這股熾熱竄進他體內的剎那,玉龍飛虛弱的身體,猛的充滿了能量,剛纔有點萎蔫的身體,在這股熾熱刺激下,身體往上一怔,便筆直端正的坐在了座位上。

相應的,剛纔那股令他乾嘔不已的血腥味,也沒了蹤跡。

感受到這些的他,才明白這一切都是修煉位在作怪,想到這的他,不再顧忌什麼,雙眼緊閉,便開始了瘋狂的修煉。

“刷刷”

進入修煉狀態的,吸收精神力的速度極快,剛纔還咄咄逼人的精神力,在這一刻,竟這般溫順,任隨玉龍飛往體內吸收。

感受到這一切的他,才拍手叫好起來:“看來密室中的精神力,只讓坐在修煉位的人吸收!”

就這樣,玉龍飛便不知疲倦的在三號修煉位,開始了瘋狂修煉。

……

這樣的修煉不知持續了多久,而經過這段時間的修煉,玉龍飛明顯感到自己的精神力,除了比以前多外,還有一股可怕的攻擊性,就像剛纔束縛着自己的那些精神力。

懷着這種興奮,他便要繼續進行修煉,可就在這時,一滿臉疙瘩的鬚髮花白老人,忽然走了進來。

望着忽然坐在三號位的陌生面孔,他也是疑惑起來:“小子,這地方是你能來的嗎?”

他年紀稍大,叫玉龍飛小子也不爲過。

不過玉龍飛並沒搭理他,而是繼續緊閉雙眼,猶如沒有被打擾到一般。

“和你說話呢!”在這裏生活久了,每個人多少會受到影響,眼前的老人受到的影響,顯然很嚴重,脾氣也是暴躁的很。

在他這一聲下,玉龍飛才發現,站在密室中的老人,竟然沒有受到精神力,還有殺氣的攻擊。這是怎麼回事呢?

顯然他不相信,這些精神力和殺氣,只攻擊他,而不攻擊別人。

想到這的他,故意拖住對方,看看剛纔的那一幕是否會發生,所以他緊閉的雙眼才微微睜開:“怎麼着,在這不可以嗎!!”

這種地方,本就是殺戮之地,你越是軟弱,對方就越是蹂 躪你, 名監督的日常 ,就是最好的證明。

聞聲,對他不滿的疙瘩老人,眉頭不由一皺:“小子,有種給老子再說一遍!”

他顯然不敢相信,這樣一陌生男子,竟敢和他叫板。但還沒等他話音落下,玉龍飛的聲音,便傳到了他耳邊:“怎麼着,想打架是吧?”

剛纔被精神力和殺氣將自己打成這樣,玉龍飛心中的火氣便不打一處來,眼下有人衝出來也好,可以讓自己釋放釋放。

玉龍飛冰冷的口氣,以及霸道的態勢,無疑讓疙瘩老人心頭一震,凡是能進入蒸籠塔的,都不是什麼軟柿子,玉龍飛滿身鮮血,顯然是一進入修煉室,被精神力和殺氣傷的,按理說,此刻的他,應該虛弱的很,但沒想到,此刻的他,竟有這般鬥志?


想到這的老人,故作沒聽到的樣子,扯着自己的耳朵,甚是囂張的望着玉龍飛:“小子,你大爺沒聽到,有本事給你大爺再說一遍!”

“媽的!找死!”玉龍飛最看不慣別人在自己跟前裝B,此刻的疙瘩老人,雖說裝B裝的很業餘,但他卻觸動了玉龍飛底線。

話音剛落,他袖中的玄金匕首,便從袖中飛出,直射老人扯着的耳朵。

一直在玉龍飛跟前叫板的老人,顯然沒想到這小子,竟會率先出手,所以在他玄金匕首射出的剎那,精神力暴漲,頃刻間,流動在半空中的殺氣,便形成一把把飛刀,朝飛來的玄金匕首而去。

“刷刷”

不管是射向老人的玄金匕首,還是射向玉龍飛的飛刀,在空中都展現出無比強大的威勢,把周圍空間刺的錚錚作響。

經過剛纔的那般折騰,此時的玉龍飛,竟然對射向自己的飛刀,沒了感覺,嘴角一動,自己剛剛增強的精神力,便飛出幾丈,同樣惡狠狠的朝疙瘩老人砸去。

“跟老子拼精神力!”疙瘩老人,在蒸籠塔中修煉時日已久,所以他相信,這名方進入蒸籠塔的毛頭小子,不可能打過自己。

信心滿滿的他,看到玉龍飛射來的玄金匕首,不但沒有緊張,反而還有點興奮起來:“狗雜種,就一把破匕首,好意思在老子跟前顯擺,老子今天就告訴你,誰是玩刀的祖宗!”

話音剛落,他蒼老的雙手,便迅速衝出,在玄金匕首飛到自己跟前時,將它抓住。


望着越加得意的疙瘩老人,玉龍飛不但沒緊張,反而更加興奮起來:“你口口聲聲,在我面前自稱老子,今天我就讓你見識見識,老子是怎樣寫!”

“不知天高地厚的東西!”被玉龍飛話刺激到的疙瘩老人,伸出的手迅速朝玄金匕首抓去。

可是當他把手伸出時,才發現自己錯了,因爲這把玄金匕首不同與普通的匕首,被他抓到的剎那,這把匕首猶如滑溜的泥鰍一般,竟是讓他去抓的手,劃了一道傷口。

“你”被劃破手的老人,顯然很氣憤,兩手一揮,被劃破的手上,一道龍火直接冒出。

望着對方燃起的龍火,玉龍飛不由一笑:“孫子,你就這點本事了嗎?”


鑑定師最厲害的攻擊,便是龍火,老人此刻將龍火放出的話,說明他已經黔驢技窮,堅持不了多久了。

被對方說破的老人,臉色不由一沉,但片刻後再次恢復過來:“我就先讓你得瑟一下,過會兒老子定然將你騎在胯下!”

話音剛落,他手中的兩道龍火,頓時畫着圈,在半空一步一步,朝玉龍飛逼近。看到朝自己而來的龍火,玉龍飛嘴角一動,之後一杆由火焰包裹的槍,便出現在他手中:“孫子,你還沒資格讓我出手!”說話間,被他射出去的赤焰槍,光芒大盛,直接將朝玉龍飛射來的飛刀,吞沒與內,之後,閃動着朝老人的龍火壓去。

“赤焰槍?”疙瘩老人不是土鱉,赤焰槍吞沒飛刀的剎那,他便認出了這件金龍裝備,隨即他精神力暴漲,想要阻止赤焰槍飛行的速度。

但赤焰槍的飛行速度,豈是他能阻攔住的?很快,這把包含火焰的赤焰槍,便來到了他跟前,一閃一閃的落在他面前。

隨後,劃破他手的玄金匕首,也來到了赤焰槍跟前,有點得意的望着赤焰槍。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