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這話,黃元道眉頭微皺,孔老三心頭也是輕輕一嘆,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臉上掛著一抹毫不掩飾的失望之意。

「玄靈丹宗么!」

聽到這個名字,黃元道最終苦笑一聲,搖了搖頭,朝著孔老三的方向望來,「孔師弟,並非師兄不願幫你,只是老夫已經到了天壽之年,想要從這裡前往玄靈丹宗,沒有二十年根本不可能到達,只能靠師弟自己了!」

「無妨,孔某聽說這部功法是從古墓中所得?若是不介意的話,道友可否仔細說說,這古墓到底是哪裡?」齊齊中文網

思索片刻后后,孔老三似乎隨口問了句。

「古墓……唉,相比道友也聽說過中州仙朝的來歷。三萬年前魔劫天降,九大仙門去四存五,才有了如今的五大仙朝。覆滅的四大仙朝中,除了當初號稱第一仙門「落辰宮」外,還有「妖刀殿」、「風雷門」以及最為神秘莫測的「衍魂宗」,我們去往的那處古墓,正是「衍魂宗」最後一代宗主的墓葬所在!」

婦人說著,似乎想到了什麼,面色有些煞白。

「原來如此,想必這《衍化天經》應該與這「衍魂宗」大有關聯才對!」

孔老三點了點頭,眸中透出幾分明了。

「的確如此,我們夫婦二人曾經勘察過一些典籍,《衍化天經》的確是「衍魂宗」最主要的秘典傳承,不過當初名聲不顯,沒想到卻這般詭異!」

「老道聽說這部功法能夠隨著觀看人的不同,內容也會隨著做出相應的變化,可有此事?」

「的確如此,我們夫婦二人同時參悟功法中的內容,若非一個偶然的機會相互印證,怕是永遠都不會知道這件事!發現這個情況后,妾身感覺功法太過邪異,因此便停止了修鍊,只是我那夫君卻將此當做機緣,繼續修鍊下去。不曾想,僅僅三年後,便身隕道削,千年苦修淪為泡影,丟下我們孤兒寡母……」

說到最後,婦人搖了搖頭,一臉孤苦。這般模樣,看得黃元道眉頭大皺,似乎頗為不忍,緩緩開口道,「我和知老弟相識三百多年了,若是弟妹不嫌棄的話,不如隨老夫一起返回藍玉宗,做一閑散長老可好?」

聞言,婦人卻是毫不猶豫的搖了搖頭,「多謝黃大哥了,妾身生於此地,長於此地,更是和夫君在此地相識,今生今世,妾身是不會離開這裡的!」

聽到這話,原本還想要勸說的黃元道頓時嘆了口氣,眉宇間儘是蕭索。

「罷了,既然如此,我們這便告辭了,以後弟妹若有難處,儘管前往藍玉宗找老夫便好!」

說著,便起身告辭,不過在出門前,婦人似乎又想到了什麼,目光最終落在孔老三身上,「若是道友想要前往玄靈丹宗的話,妾身這裡倒是有個不情之請,妾身的一位本家後輩近期準備北上,前往「玄元城」中售賣一些自己煉製的靈丹,道友若是方便的話,可否捎帶一程?另外,妾身這裡有封家書,道友去往玄靈丹宗后,可否交給林兒?放心,妾身定然不會讓道友白忙活的!」

說著,便從旁邊架子上取來三匹晾曬的妖獸皮毛,「這些元嬰妖者的皮毛乃我們夫婦二人的珍藏,值不少靈石,如今妾身能夠拿出手的,也只有這些了!」

孔老三僅僅一忖便點了點頭,「都是小事罷了,道友無需客氣,把家書給我便好,這些皮毛道友還是留著吧,孔某身為藍玉宗長老,黃師兄又和你們夫婦二人相交莫逆,道友莫要見外!」

孔老三的堅持,加上黃元道在一旁勸說,最終婦人還是將這些妖獸皮毛收了起來,足足一炷香后,步履匆匆的婦人走出竹舍,手中捏著一封信箋,如同珍寶般,雙手遞給道人,「有勞道友了!」

見狀,孔老三將信封揣在懷中,便隨著婦人一同朝著不遠處另一座山頭飛遁而去,「妾身這位本家後輩姓素,單名一個「緣」字,本身實力雖說只有築基,不過煉丹天賦頗為不差,這些年來時常煉製一些靈丹靈液,賺了不少靈石。」

說話間,一行眾人已經來到一處幽深靜謐的山澗中,婦人隨手一抬,一點靈光已經悄然彈出,朝著眼前陣法內沒入而去。 小院當中,古色古香,竹屋四周,隱隱繚繞著一股特有的葯香,整個獨門小院只有一位少女居住,眼前少女約莫十七八歲的模樣,身材嬌小,模樣與婦人有著三分相似,只是眉宇間的神色冷清了許多。

「叔祖,您今天怎麼來了? 綁愛成婚:總裁他又精分了 緣兒過兩天正要去找你呢!」

見到眾人,少女微微一禮,便有些興奮的挽著婦人的手腕,親昵之極的開口道,神色間帶著幾分少見的喜意。

「呵呵,先不忙,我先給你介紹幾位前輩!」

說著,便將少女拉到身前,一身素裝,髮髻高挽,整個人如同一朵素蓮,渾身上下透出一股寧靜祥和的氣息。

「這位是黃前輩,乃藍玉宗的太上長老,與你叔祖相交莫逆;這邊是藍玉宗的孔長老,過幾天你不是要前往「玄元城」中的「玄靈閣」么,正好孔道友順路,我便拖了個人情,讓你一起同行,路上也好有個照應!」

聲音落下的同時,少女便斂衽一禮,黃前輩、孔前輩的稱呼著,神色間恭敬之極,只是見禮完畢后,一雙杏眸便朝著孔老三身後的元尊身上望來,臉上儘是疑惑之意,「叔祖,這位難道是妖族某位前輩?」

「你這丫頭,不得無禮……」

「無妨,這頭血猿乃是老道煉製的傀儡,喚作元尊。」

見到婦人訓斥,孔老三倒是呵呵一笑,擺了擺手解釋了一句,只是聲音剛落,少女便一臉驚奇的近前兩步,繞著元尊仔細打量起來,「傀儡之術?孔前輩這尊傀儡是什麼境界?」

「大概和老道實力相仿,能夠與一般的元嬰老怪相較一二!」

「元嬰?!」

少女驚呼一聲,聲音中透出濃郁的震驚之意,好半晌后才緩緩開口道,「緣兒只聽說過「九煉仙門」中有著一尊元嬰級別的傀儡,一直被當做鎮門之寶,沒想到前輩手中也有一隻!前輩到底是如何煉製的?」

「緣兒,你剛剛說過兩天要去找我,是有什麼事么?」

聽到眼前少女這般口無遮攔,婦人眉頭一皺,趕忙引開話題道。此刻少女似乎也意識到了什麼,抬頭望了一眼孔老三,吐了吐香舌,兩步便來到婦人身前,「叔祖,最近緣兒煉製了一爐養顏丹,據經書上介紹能夠讓人青春永駐,緣兒好不容易煉製成功,過兩天得空便準備給叔祖送過去,沒想到叔祖倒是先來了!」

說著,腰間一拍,手中赤光一閃,便多出了一隻木盒。

「養顏丹?我倒是聽說過這種丹藥,服用一粒,便能永葆青春,據說需要用到許多珍貴之極的靈材老葯,價格昂貴,不過由於煉製手段太過繁瑣,市場上有價無市,許多女修豪擲千金,依舊求而不得,若你真能煉製成功的話,這次前往「玄靈閣」便多了幾分把握,若能得到苦大師的引薦,拜入玄靈丹宗倒是輕而易舉!」

婦人說著,目光已經落在少女手中的木盒上,輕輕一彈,木盒應聲而開,三隻古黃色的玉瓶靜靜地躺在其中,瓶口傾斜,一粒黃騰騰葡萄大小、泛著濃郁葯香的丹丸滾落而出。

「三瓶養顏丹,每瓶九粒,這瓶便孝敬叔祖了!」

少女說著,便從木盒中取出一瓶,不由分說的便塞到婦人手中,只是婦人卻呵呵一笑,親昵的撫了撫少女的腦袋,「緣兒有這份心便足夠了,我這般年歲,要這些養顏丹做什麼,都帶去「玄靈閣」吧,換些靈石資源也是好的!」

「呵呵,老道對這養顏丹倒是有些興趣,若是可以的話,倒是有意收購一瓶,不知小友意下如何?」乾坤聽書網

就在這時,一旁的孔老三心思一動,開口說道。

「前輩需要這養顏丹?若是這樣的話……這瓶丹藥就當孝敬前輩了!」

少女說著,便將丹藥塞到孔老三手中,見狀,道人呵呵一笑,不著痕迹的將手中的瓷瓶收起,單手一招,一柄泛著青芒的小劍、一隻黑水流珠、以及大量的靈石便落在院中,看得少女眼鏡瞪得滾圓。

「這小劍乃是當初老道斬殺一位仇家所得,雖說僅僅只是靈兵,卻有幾分溝通天地之力的能力,以你的實力剛好能夠驅動;黑水流珠算是一件異寶,催動之下能夠發出大片黑霧,阻隔神識探查頗為好用;最後這些靈石用來採購一些靈材靈藥,也算孔某的一點心意吧!」

兩天後,孔老三、元尊、素緣三人一起駕馭飛舟,一路朝著「玄元城」的方向疾馳而去。

玄元城毗鄰青竹山,不過中間有著腐澤大川相隔,距離極遠,即便以孔老三如今的速度,最起碼也要三個月之久。

飛舟之上,元尊駕馭飛舟,道人盤坐舟尾,少女素緣則是好奇的趴在舟沿,朝著下方望去,雖說白雲悠悠,什麼也看不到,不過少女還是樂此不疲。

此刻孔老三的心神完全不在外界,意識凝聚,最終匯聚在右掌掌心當中,自從進階元嬰以來,原本如同磐石般巋然不動的聚玄神光似乎有了絲絲鬆動,這讓道人心中大為震動。

聚玄神光,三萬年前落辰宮歷代傳承至寶,擁有煉化山川大地、甚至熔煉一片小世界的威能。當初落辰宮第九代宮主星雲子為了斬殺妖族三聖,以落辰宮萬年底蘊為依託,布置了一方煉妖絕陣——「邪蓮化元煉妖大陣」,並且以落辰宮至寶——「聚玄神光」煉化了一方界域空間,繼而以「星禁術」將整片空間徹底封印,最終演化成了令人聞之色變的「一奇三災」。

星雲子臨終前,將聚玄神光傳給了自己,只是未曾進階元嬰前,根本無法操控這道神光之力,如今心思空明下,倒是察覺到了神光鬆動,似乎有了幾分操控的可能。

隨著體內靈力涌動,右掌掌心當中,點點黃豆大小的紫光凝聚,一股奇異之力緩緩醞釀,此時此刻,體內靈力以一種似緩實疾的速度消耗著,如同投入了一道黑洞,根本看不到盡頭。

僅僅一盞茶后,體內的靈力便已經消耗了十分之一左右,即便道人心性堅韌如鐵,也不由得生出了幾分遲疑,想了想,剛要斷掉靈力輸送,就在這時,掌心當中的紫色光點似乎「吃飽」了般,氤氳紫光瞬間大放,手掌上方三寸處,如同托著一個三尺左右的紫色太陽,盤繞不定。

這般異狀頓時將少女的目光吸引而來,望著眼前這團如夢似幻的光團,素緣想了想,並未開口多言,只是靜靜地望著道人接下來的動作。

就在這道紫色光團凝聚成形的瞬間,孔老三陡然睜開雙眸,略有些蒼白的臉上毫無意外露出一抹欣喜之意,想了想,左手一招,手中頓時多出一柄小劍,眼前小劍僅僅只是普通鐵石煉製而成,算是一件下品靈兵,輕輕一拋,小劍便朝著紫色光團鑽了去。

下一刻的變故卻讓兩人睜大了眼鏡,紫光當中,原本三尺長劍竟緩緩消磨起來,雖說極為緩慢,不過讓道人慶幸的是,這種變故並不需要消耗自己體內的靈力。

約莫兩個時辰后,三尺長劍已經縮小到了巴掌大小,凝實厚重、靈光湛湛,雖說體型縮小了許多,不過品質明顯提升了不止一籌。

心念一動,紫色光團消失的無影無蹤,同時,巴掌大小的小劍被道人托在手中,仔細探查起來,原本普普通通的靈兵經過聚玄神光的去蕪存菁,此刻品質明顯已經達到了極品靈兵的層次,就連原本的凡鐵也凝聚一團,幾乎堪比先天劍胎。

「這……」

見到這一幕,少女素緣一臉震撼,有些不可思議的開口道,「緣兒曾聽當年落辰宮的至寶聚玄神光有著煉化天地山川之神力,甚至以大法力催動之下,還能夠撕裂空間,進行虛空挪移,前輩這神光難道就是落辰宮的聚玄神光?!」

「呵呵,你這丫頭倒是博聞多見!」

微笑著回應了句,道人既沒有否認,也沒有承認,旋即再次閉目,雙手急速掐起一道古怪之極的印決。 印決捏起的同時,道人周身皮膚忽然變得晶瑩剔透起來,旋即,一股冥冥中的神力好似能夠溝通九霄虛空般,道道星辰之力匯聚而來,最終聚集到掌心當中,隨著道人輕輕一點,一道隱隱的虛空星紋凝聚成形。

眼前星紋似虛似幻,透出一股熾烈到極點的瑩白色澤,如同七道星鏈交織凝聚般,給人一種極為神聖的感覺,就在星紋凝聚成形的剎那,孔老三心中一動,神念之力牽引下,三道嬰兒手臂粗細的星光鎖鏈從星紋中蔓延而出,朝著船頭的元尊纏繞而去。

「全力掙脫!」

聲音落下的同時,星光鎖鏈已經將元尊裹了個嚴嚴實實,此時此刻,一股清冷神聖的氣息從鎖鏈中蔓延而出。

「吼!」

隨著道人一聲令下,元尊周身紅光涌動,體內靈力已經催動到了極限,就連體型也大了一圈,只是任憑元尊如何掙扎,星光鎖鏈如同附骨之疽般,根本甩脫不得。在道人的感知中,星光鎖鏈似乎能從虛空中不斷汲取力量,若是沒有外力干擾,怕是會一直存在下去。

見到這一幕,孔老三滿意的點了點頭,同時心念一動間,掌心上方,虛空星紋如同泡影般,頃刻間化作虛無,同時,原本延伸而出的三道星光鎖鏈同樣消失的無影無蹤。

「前輩果然得了落辰宮的傳承!」

就在這時,少女素緣緩緩開口道,聲音中透出一抹掩藏不住的艷羨之意。

「你這般年歲能夠知道落辰宮,倒是見識廣博!」

孔老三欣喜之餘,忍不住開口讚歎了句。

「這些在整個中州大地倒也算不上隱秘,當初落辰宮隕滅於魔劫之下,留下的傳承雖說不多,卻也不少,並未真正斷絕,許多以前的落辰宮弟子早已改換門庭,加入了五大宗門,就連玄靈丹宗內,也有許多落辰宮的道統,只是前輩剛剛熔煉飛劍的手段和藉助星辰之力施展的秘術倒是從未見過。」

「落辰宮的傳承在整個中州大地很常見么?」

聽到這裡,孔老三不由得眉頭微皺,有些奇怪的問道。

「自然,自從萬年前落辰宮遺迹被挖掘出來后,這些幾乎都已經算是半公開的隱秘了,不過據說真正的傳承並沒有被挖掘出來,不過,還有個傳聞……」

說到這裡,少女沉吟片刻,才緩緩搖了搖頭,「這件事我也是聽師祖偶然談起的,是真是假並不能確定,據說千年前,五大宗門已經掌握了落辰宮真正的傳承之地,所以除了玄靈仙朝的玄靈仙宗外,其餘三大宗門都已經將總部搬去了青蟠仙朝境內……還有傳聞說,五大宗門一些尊者聯手,一直在想辦法破開那處傳承之地,近年來已經有了極大的突破,或許要不了多久,便會有消息傳出吧!」

「原來如此,你知道那個地方在哪裡么?」

孔老三心中一動,隨口問了句。

「這個緣兒就不清楚了,不過應該就在青蟠仙朝境內。前輩有暇倒是可以去碰碰機緣,那落辰宮的傳承非同一般,三萬年前人族第一仙門,特別是那位第三代宮主星塵子,據說利用落辰宮的傳承至寶聚玄神光,修鍊成了元嬰金胎,單憑體內靈力的積累,便是普通尊者的十倍還多,被譽為當初人族第一尊者,只可惜這位星塵子飛升太早,否則魔劫降臨之時,落辰宮不一定會被滅亡!」

素緣侃侃而談,似乎對落辰宮極為了解,聽到這裡,孔老三倒是心中一動,同時又有些疑惑的開口道,「以聚玄神光凝練元嬰金胎?難道不怕將元嬰隕滅?」

「傳聞就是這樣的!」青青

少女頗有些無辜的開口道,聽到這般說法,道人頓時陷入了沉默,最終還是搖了搖頭,「罷了,先去玄元城吧!」

白雲悠悠,輕舟疾馳。

三個月的不間斷飛行,雖說未曾消耗任何靈力,不過孔老三依舊感到有些煩悶。然而,就在接近玄元城的前一天,一場秋雨悄然而至,虛空當中,黑雲凝聚,豆大的雨滴悄然滑落,遠遠望去,整座玄元城好似披上了一層水霧,顯得靜謐深邃。

「終於到了!」

虛空之上,少女素緣感慨的說了句。

玄元城隸屬於玄明州,乃玄明州一百八十座城池之一,或許是位於邊城的緣故,這裡的商貿十分發達,無數修者、妖者來往其間,各種五花八門的珍寶秘術、靈材靈物從四面八方匯聚於此,堪稱不夜之城。

整個玄靈仙朝人口超過百億,玄明州只是一千三百七十餘座州府中的一座,如此廣大的地域面積,想要做到及時溝通非常困難,因此,玄靈丹宗耗費千年時間,在一千三百七十餘座州府中修築了大量的傳送法陣,當然,這些傳送法陣僅限玄靈丹宗的修者使用,其餘修者想要使用的話,除了需要交納大量的靈石外,還要至少一位玄靈丹宗金丹級別的老祖擔保才行。

知道這個消息后,孔老三頓時便起了心思,問清楚那位玄靈閣的苦大師早已達到了金丹巔峰后,便詢問素緣能否引薦一番,得到肯定的答覆后,便也沒了閑逛的心思,入城之後,便隨著素緣來到了玄靈閣。

玄靈閣背靠玄靈丹宗,乃玄靈丹宗的直屬產業,也是唯一的產業。玄靈丹宗以煉丹術名震中州,開設玄靈閣的目的除了售賣一些丹藥外,還有著收集丹方、收購靈材老葯的功能。對於整個玄靈仙朝的修者來說,玄靈閣可以說是大名鼎鼎的存在,一千三百七十餘座州府,每座州府平均一百三十座城池,幾乎每個城池都有一座玄靈閣。

眼前閣樓分三層,四角八棱,通體翠綠,似乎由某種靈木鉚合而成,還未進門,一股淡淡的香氣便縈繞而來,不知是丹藥的葯香還是這座閣樓本身材質的清香。

「孔前輩,隨我來!」

門前,素緣招呼一聲,已經朝著閣內行去,剛剛入門,便見一位身著白袍的青年男子迎了上來,眼前男子約莫二十多歲,面冠如玉,手上套著一枚古玉扳指,銀白色的道袍上,綉著一枚三足小鼎,只是看這道袍的模樣明顯不是玄靈丹宗的弟子,讓孔老三感到有些奇怪。

「呵呵,小師妹終於來了?師傅正在二樓會客,你要稍等一下了。這兩位是……」

男子朝著素緣身後望了一眼,有些疑惑的開口道。

「苦大師還未答應收我為徒,雲大哥可別亂叫,這位是我叔祖的好友孔前輩,這位……這位是元前輩!」

素緣輕聲道,聲音落下的同時,一道清朗的聲音陡然從二樓傳來,只是聲音中夾雜著幾分奇異之色,「丫頭,你和身邊的這位前輩一起上來吧,楓兒,泡上六杯上好的藥茶端上來!」

聲音落下的同時,素緣面色一喜,招呼一聲,便率先朝著二樓跑去,身後孔老三愣了愣,下意識的神念朝著二樓一掃,頓時明白過來,只是面上卻露出幾分古怪之色。

聽到師尊的吩咐,喚作楓兒的青年男子則是微微一愣,忍不住多瞧了孔老三幾眼,倒是不敢怠慢,朝著後堂小跑而去。

整座玄靈閣佔地極廣,二樓面積大概相當於一樓的一半,不過即便如此,依舊如同深宮廣殿,足足一盞茶后,三道身影才堪堪停在一間雅閣前。

張雲的古代生活 不待素緣敲門,雅閣便直接開啟,同時一道熟悉又陌生的驚喜聲傳入耳中,「孔師弟?!沒想到在這中州大地,我們還能再次相見!」

聲音落下的同時,一位青袍老者、一對中年夫婦從雅閣中緩步而出。 「沒想到剛來到這中州之地,便遇到了雲師兄、火兒師妹,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啊!」

道人目光灼灼,掠過青袍老者后,便直接落在左側的伉儷身上,聲音中透出無限的感慨,當初在三聖島上最後一面后,至今已有千年之久,沒想到同門師兄妹還有機會再見。

「呵呵,幾位都進來吧,今天老夫做東,請你們嘗嘗玄靈閣的藥茶!」

幾人魚貫而入,旋即落座,元尊緊緊隨在孔老三身後。青袍老者便是素緣口中的苦大師,一身實力已經達到了金丹巔峰,只差一步便能碎丹凝嬰,然而就是這一步,將這位苦大師生生困在這個境界七十餘年,如今已經不抱希望。

豪門遊戲 苦大師左側,素緣也不客氣,落座的同時,手中木盒已經拿了出來,獻寶似得捧到老者面前,「苦師,這是緣兒煉製的養顏丹,有著永葆青春的功效,若是方便的話,還請品鑒一番!」

聲音落下的同時,成功將堯火兒的目光吸引過去,千年未見,當初那位古靈精怪、在門中師兄弟的追捧下,嬌笑著幻化出一朵朵火焰精靈的女孩如今已作婦人打扮,體態豐盈,似乎過得不錯,就連本身實力也早已達到了金丹境界,不過僅僅只是金丹初期罷了。

「養顏丹?!緣兒的煉丹天賦著實不比楓兒差上多少,今天火兒就向苦大師討個人情,不如就收下緣兒如何?」

堯火兒目光一亮,灼灼的盯著緣兒手中的木盒半晌,才輕笑一聲,忍不住開口道。

「呵呵,苦大師早有此意,只是之前看緣兒年歲較小,才磨鍊一番罷了,如今藉助這個機會,倒是推脫不得了。」

見到火兒開口,一旁的雲天啟倒是呵呵一笑,同樣開口說了句,聲音落下的同時,便直接朝著苦大師的方向望來,一副不答應誓不罷休的模樣。

「唉,你們吶……罷了,既然如此,素緣,你可願拜老夫為師?」

聲音剛剛落下,身側的素緣面色大喜,旋即倒頭便拜,「弟子素緣,拜見師傅!」

「呵呵,好了,拜師儀式等過幾天我會好好準備一番,今天就算了,起來吧!你要好好感謝一番堯道友,若非她開口,我這個師傅,恐怕還得等上一段時間!」

苦大師說著,明顯是在提點自己這位新收的小弟子,而素緣也是玲瓏剔透,苦大師聲音剛落,一瓶養顏丹已經捧到堯火兒面前,樂的堯火兒咯咯直笑,這般少女心性,倒是讓孔老三感慨良多,腦海中自然而然的浮現出一道同樣精緻的面容來。

「火兒師妹,你姐姐堯風兒不知去了哪裡?」

沉吟片刻后,孔老三還是忍不住問了句,倒是沒有別的心思,只是當初自己的肉身被鬼雲子佔據,斬殺那位金穹風后,便惡了堯風兒,以至於反目成仇,自己卻又解釋不得,如今見到堯火兒這位孿生妹妹,自然便想到了堯風兒。

「我姐姐她……」

說到這裡,堯火兒眉頭微皺,卻又搖了搖頭,「當初離開遺棄之地前倒是見過她一面,只是她的性情非常奇怪,給我一種很陌生的感覺,僅僅說了一句要跨海北去后,便直接離去了,那個時候她已經達到了金丹境界!我姐姐那人表面看起來非常和善,不過性子非常執拗,認準一件事後便一定要達到目的!」

就在這時,雅閣外波動一起,剛剛那位模樣不凡的白袍青年已經踏入閣中,手上托著六盞晶瑩剔透的紫玉茶杯,剛剛入內,一股特有的葯香味兒已經迎面撲來,同時,五杯藥茶之上,碧綠色的水汽凝聚,隱隱間竟幻化出百種異獸的模樣,讓人驚奇不已。

「呵呵,楓兒來了,也坐下吧,以後,緣兒便是你的小師妹了,日後你們要多多照應!」

見到青年,苦大師呵呵一笑,開口說了句,喚作雲楓的青年似乎早有所料,聽到這個消息也不吃驚,一雙俊朗的眸子微微眯起,呵呵一笑道,「小師妹,今後我們可要多多親近親近!」

略有些曖昧的聲音剛剛落下,六盞藥茶已經擺放在眾人面前。

「諸位嘗嘗吧,老夫特製的藥茶,看看味道如何!」

紫玉茶盞,四周雕琢著精美異常的圖案,托在手中有種冰涼涼的觸感,眼前藥茶似乎並非普通的靈茶,茶水碧綠,濃郁似漿,輕輕品上一口,渾身毛孔大開,同時,一股來自神魂深處的舒暢之感襲遍周身,在孔老三的感知中,這種藥茶似乎對神魂有著極大的裨益。雲南

「好茶!不愧是玄元城中煉丹第一人,這藥茶竟有溫養神魂之效,若是可以的話,老道倒是想收購一些,價格定會讓苦大師滿意!」

孔老三讚歎一聲,著實驚訝不已,忍不住試探道。

「好說,這藥茶也是老夫剛剛摸索成功,前輩還是第一個客人,又是雲道友的同門師弟,老夫自然不會吝嗇!」

苦大師呵呵一笑,似乎對孔老三的讚歎極為滿意,當下便拍著胸脯保證道。

「說起來,千年時間,孔師弟便已經修鍊到了這般境界,著實讓師兄汗顏了,如今師兄雖說已經達到了金丹巔峰,不過想要更近一步,怕是終其一生都不可能了,如今有著火兒陪伴,眼見楓兒又拜了苦大師為師,師兄這一生倒也知足了。」

雲天啟感慨頗多,此刻孔老三倒也知道了這位喚作雲楓的青年,正是雲天啟與堯火兒唯一的子嗣,倒是心中一動。

「這倒是趕巧了,先前老道剛剛煉製了一柄飛劍,沒想到這就要送出去了!」

孔老三說著,單手一翻,一柄巴掌大小的小劍已經朝著雲楓的方向飛去,「觀你如今已經達到了築基後期,這件極品靈兵,算是老道的見面禮吧!」

「多謝師叔厚賜!」

得手一柄靈劍,雲楓頓時大喜起來,把玩著小劍,一副愛不釋手的模樣,一旁的素緣見到這一幕,倒是望了孔老三一眼,沒有開口多說什麼。

「罷了,苦兄,雲某這就告辭了,師弟,若是有暇,就去我那裡坐坐,我們師兄弟找個時間,不醉不歸!」

一杯藥茶入腹,雲天啟似乎想到了什麼,有些急不可耐的告辭起來,說話間,便扯著堯火兒慌忙離去。

見狀,孔老三微微一愣,眉頭微皺,似乎想問清楚有何要事,不過最終還是輕輕一嘆,將心底的疑惑壓下,一旁的素緣倒是極有顏色,見到雲天啟夫婦離去,便扯著一旁的雲楓同樣走出雅閣,將空間留給了苦大師、孔老三兩人。

「實不相瞞,這次與素丫頭同行,也是有事相求,不知苦大師能否作保,讓孔某搭乘玄靈丹宗的傳送法陣前往帝都?」

「哦?孔前輩想要前往玄靈丹宗?」

「沒錯,當初我那記名弟子被玄靈丹宗的一位長老收為弟子,臨行前倒也沒有告知一聲,老道放心不下,想去看看!」

「你那記名弟子叫什麼名字?」

聽到這個消息,苦大師似乎十分意外,忍不住開口確認道。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