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的林夕瑤和心語一愣一愣的,葉寒在說啥啊。

“哥哥你在說什麼?”林夕瑤問道。

葉寒把雞蛋吞下去後,喝了口牛奶,說道:“我說,我等會要去學校找校長,所以我要自己開一輛車,不過我會先跟你們去紫海中學。”

“麻煩你下次說話先把嘴裏的東西吞了再說。”心語冷冷的說道。

葉寒:“…………”

“就是就是。”林夕瑤也跟着吐槽。“哥哥剛纔都不知道在說什麼,搞的我跟心語姐姐一頭霧水。”

“好吧我錯了。”葉寒低下頭繼續吃着早餐,還說話的話估計又要被吐槽了,還是做個安靜的美男子比較好。

吃完早餐,葉寒伸了個懶腰,對着林夕瑤和心語說道:“準備出發了,都七點多了。”

“恩恩。”林夕瑤把杯子裏的牛奶喝完,跟着站起身,“我去拿包包。”說完,轉身跑回二樓。

葉寒聳了聳肩,拿着鑰匙往車庫走去,看了看車庫裏的車,葉寒決定還是開回自己的法拉利458,藍色的,帥。

葉寒把車緩緩的開出車庫,林夕瑤和心語緊隨其後。

看着心語的勞斯萊斯幻影跟了上來,葉寒才猛踩油門,法拉利458咆哮的離開了西湖別墅區。

陳紫馨一直在家中等待着葉寒和林夕瑤的到來,因爲昨天晚上葉寒說了今天會來接她去學校,雖然現在時間有點晚了,心裏也有點着急,但陳紫馨還是在等待着葉寒和林夕瑤的到來。

陳紫馨的母親譚美林一大早就去工作了,雖然陳紫馨勸她休息兩天,但譚美林不喜歡欠着別人的,還是決定繼續打工。

終於,喇叭聲提示着,葉寒來了。

陳紫馨揹着個書包,走了出來,葉寒看着這個16歲的小女孩,她的身上有一種獨特的氣質。

“紫馨妹妹,來這裏。”林夕瑤對着陳紫馨揮了揮手。

陳紫馨坐上心語的車後,葉寒帶上墨鏡,踩着油門,率先在前面開路。

紫海中學葉寒雖然沒去過,但這個世上,不是有電子地圖麼,按一下就知道怎麼走了,方便,快捷。

十五分鐘後,葉寒的車來到了紫海中學校門口,門衛很快就放行了,不爲別的,就憑葉寒的法拉利458,還有心語的勞斯萊斯幻影,紫海中學畢竟是貴族學校,所以門衛見過不少豪車,但還真沒見過有人開着勞斯萊斯幻影進來的,一次都沒有。


葉寒和心語把車聽在停車場上,葉寒率先走下車,但墨鏡並沒有摘下,適當的時候,裝裝酷也是很不錯滴。

此時還沒上課,不少學生都聚集在教學樓走廊裏,大部分都看到了葉寒和心語這兩輛豪車。

“快看,法拉利458。”

“臥槽,看後面那輛勞斯萊斯幻影,這才吊。”

“媽的,真有錢,我爸也就開奧迪而已。”

“看,車主下車了,好帥啊!我要嫁給他。”

很多人都議論紛紛,當他們看到心語和林夕瑤下車後,頓時混亂了。

“我靠,好漂亮。”

“哇,女神啊,這比我們的前任校花陳紫馨還美。”

“看看看,陳紫馨下車了。”

當看到陳紫馨從勞斯萊斯幻影車裏走下來後,更加亂了,陳紫馨是紫海中學公認的第一校花,不少富家子弟追求陳紫馨都失敗了。

“陳紫馨好像跟那帶墨鏡的人是一起的,擦,陳紫馨不會被那傢伙包養了吧。”

“媽的,那傢伙有兩個女神了,現在把我們的女神陳紫馨要包了。”

頓時,陳紫馨被葉寒包養的謠言就傳了出來,所有人都知道,陳紫馨的家是很窮的,也知道她家負債的事情,很多有錢人家都說幫她還債,只要做他們的女人就可以了,但陳紫馨統統拒絕。

但現在看到陳紫馨從勞斯萊斯幻影走下來,還跟着葉寒一起,紫海中學的學生們頓時覺得世界混亂了,想不到自己心目中的完美女神居然被人包養了。

陳紫馨聽到周圍議論紛紛,有點害怕,林夕瑤則拉住她的手,輕聲說道:“別害怕,我們在呢。”

“恩恩。”陳紫馨點了點頭。

在學校的時候,陳紫馨總是自己一個人,也沒有朋友,因爲這裏的都是富家子弟,千金小姐,而她只是一個窮苦人家的孩子,壓根跟他們談不來,而且男的都想上她,女的都看不起這個窮人,更多的則是嫉妒陳紫馨的美貌。


葉寒走在前面,眼神掃視着正在圍觀的學生們,每個被葉寒看到的學生,都有一種從心底冒氣的寒意,這就是葉寒的威懾力,看你一眼就讓你害怕。

“接下來該幹嘛?”葉寒問道。

“先去找我的老師,我上次是輟學了,現在要先跟她報個道。”陳紫馨低聲說道。

葉寒聳了聳肩,說道:“走吧,你帶路。” 清靈下顎輕點,對同伴們說道,「放心,在生死歷練來臨之前,我會儘力讓你們的修為都達到分神期的。」

清靈別的沒有,有的是丹藥,她也在考慮靈冰襲和清瑩突破的時間裡自己也好找個地方煉丹了,只要煉出適合緣峰赤和雲戴戴所服用的丹藥,不怕他們不突破。

緣峰赤站在一邊有話要說,聽了雲戴戴的話之後他倒是閉嘴了,臉上神色古怪,漸漸地緩和下來。

…………

十萬大山之中,不乏連綿大山,山中自然有獸洞,在這偏外圍的一片的山林之間,清靈一行人四處尋找,終於找到了獸洞的存在。

這片的小山附近有十多隻摸樣似巨大棕熊般的四級魔獸存在,因為是四級魔獸的群居之地,因此即使數量較少,也沒有其他魔獸敢來侵犯。

這種土熊獸是一種可以操縱土牆、地刺的魔獸,相當於人類修真者元嬰期的修為,實力不弱,但是卻遲鈍的厲害。這裡的山洞很多,幾乎每一隻土熊都有一個屬於自己的洞穴,甚至還有多餘的洞穴存在。

這裡正好是清靈一行人所暫時停居的好地方,有著四級魔獸存在保護,天然的洞穴,只要把洞口封印起來,就不會有土熊進來打擾了。

在清靈的要求下,她獨自一人佔了一個山洞,因為自己會煉藥的事情還不想讓同伴們知道,其他人也各自找到合適的洞穴入住,至於洞口處的封印,對於幾人來說是輕而易舉的事情,能夠修鍊到這個程度,封印也不可能全然不會。

清靈在自己的洞口處貼上幾張符咒,一個幻術陣法形成,讓外面看這邊看不到山洞,而是和洞口旁邊一樣的岩壁、土牆,做好了這些時候,她又臨時畫好幾張符咒,注入真元,同時貼至洞口處,一個封印就這樣完成了,只要外面想要進洞的魔獸低於清靈的實力,都不可能進入這個洞穴之中的。

做好了這一切,清靈也安心下來,在五米深兩米多高的山洞中選了一塊平地出來,取出葯鼎盤膝煉藥中……

其他人也同樣如此,特別是靈冰襲和清瑩兩人,各自進入山洞做好封印之後,就催動體內的**,讓真元循環在體內的各大經脈之中流動旋轉起來。爭取早日突破。

唐嫣自己找了個山洞也修鍊起毒功來,她已經全然的捨棄了頂級的火屬性,把火屬性當做輔助來修鍊毒功,等到毒功大成,她整個人都會是一個毒人,一滴血液、一根髮絲也能夠毒死千萬生靈。

這就是當初龍王所賜予的毒經只厲害,唐嫣也發誓要把毒功給練到最頂級。

雲戴戴和劍天共處一個山洞,美名其曰云戴戴怕黑,劍天去保護,其實大家都懂得這兩個人之間的感情有些貓膩,所以都默契的沒有揭穿,而是讓兩人順其自然,趁此機會發展一下感情也好。


緣峰赤一人獨處,盤膝而坐,眼帘微閉,身前一個銀色光球和一個紅色木塊漂浮著,正是當初未到仙道學院時在海上得到龍王賜贈的寶物,聚靈珠和火積木。

這兩件寶物在修真界之中可謂是得天獨厚,前者佩戴之後,等於是隨身帶著一個聚靈陣,就算不修鍊,修為也在不停的增加中。從緣峰赤無心修鍊可修為依舊猛進就可以看得出這件寶物給他帶來的巨大好處。

而後者火積木的存在對於緣峰赤來說意義更大,他本就是火、木屬性的體質,木生火相輔相成修為的提升會比其他修真者容易的多,再加上這個和他屬性完全一致的火積木,只要他把這個拳頭大小的火積木完全煉化時,那他將得到巨大的好處。

緣峰赤佩戴這枚火積木已經有將近一年的時間了,在這些時間裡在周身的靈氣和真元的漸漸感染之下,火積木也變得和緣峰赤體內的真元極度默契,上一次他能夠從元嬰後期直接突破到出竅後期,也是因為得到了這火積木的一些好處。而這點好處不足以是火積木能夠帶給他的全部,他決定趁此機會徹底的將火積木煉化,說不定自己的修為會進一步突飛猛進。

…………

數日之後,十萬大山之中五環之地的一片小山林間氣候古怪,一片冷的結冰,讓人不敢親近,一片各處各處草木枯萎,死寂的沒有一絲生機,一片樹木繁茂,鬱鬱蔥蔥的生機勃勃,一片香味四溢,卻讓人找不到香味的源頭在哪裡。

……………………………………… 四人來到了高三的教學樓,此時上課鈴聲已經響了,但還是有不少學生站在走廊看着葉寒四人。

高三的教師辦公室在三樓,葉寒四人一路走上四樓,老師們也聽到了混亂,都走出來走廊看發生什麼事了。

看到了陳紫馨的到來,所有的老師都愣了愣,特別是陳紫馨的班主任。

陳紫馨的班主任叫胡芬蘭,是國家一級教師,當初陳紫馨下定決心要輟學的時候,胡芬蘭是想盡辦法挽留,但還是沒攔住陳紫馨,如今看到陳紫馨回來,胡芬蘭很驚訝,也很驚喜,這個當初名震東海的中考狀元,現在終於肯回來學校學習了。

“老師。”陳紫馨走到胡芬蘭面前。

胡芬蘭鬆了口氣,拉着陳紫馨的手說道:“來吧,進來再說。”

葉寒三人緊跟其後。

紫海中學不愧是貴族學校,班主任都配有獨立的辦公室,胡芬蘭拉着陳紫馨坐到沙發上,說道:“紫馨同學,你終於肯回學校上學了嗎?”


陳紫馨點了點頭,“我已經決定了,老師,我還能回來上課嗎?”


“可以,當然可以,不過你這麼久沒來上課,課程都落下不少了,有時間我幫你補課。”胡芬蘭別提有多激動了,陳紫馨可是學霸中的學霸啊,如果將課程補上的話,肯定是高考狀元。

“謝謝老師。”陳紫馨心裏很是感激,對自己好的人太多了。

葉寒和林夕瑤同時微微一笑,這事完成了。

“這幾位是?”胡芬蘭擡起頭看着葉寒三人。

“他們都是我的朋友,如果沒有他們的幫助,我也不可能回來學校上課。”陳紫馨滿臉微笑的看向葉寒三人。

“哦,紫馨的朋友啊,真的是謝謝你們的幫忙了,紫馨她啊,是我們學校最優秀的學生,當初她說不讀的時候,我可是傷心了很長時間呢。”胡芬蘭摸了摸陳紫馨的頭。

葉寒微微一笑:“老師您有心了。”

“老師,那我可以上課了嗎?”陳紫馨問道。

“恩恩,可以,快去課室吧。”胡芬蘭笑道。

葉寒轉過頭,看着林夕瑤,輕聲說道:“沒我們啥事了,走吧。”

“紫馨妹妹,你好好讀書哦,我們先走了。”林夕瑤對着陳紫馨揮了揮手。

在陳紫馨不捨的眼神中,葉寒三人離開了高三教學樓。

在回停車場的路上,林夕瑤來着葉寒的手說道:“哥哥,我跟你一起去學校吧。”

“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可以了,我很快就回來。”葉寒笑道。

“可是…..”

“好啦,又不是上刀山下火海,用得着那麼擔心麼。”葉寒摸了摸林夕瑤的頭,笑道。

林夕瑤嘟起小嘴,“可是人家擔心嘛。”

“我又不是去很久,放心吧,這樣吧,你想去哪裏,我都會讓心語帶你去,好嗎?”葉寒說道。

林夕瑤仰着頭想了想,“好吧,哥哥你要快去快回哦。”

葉寒笑着點了點頭。

重新回到自己的法拉利458裏,葉寒的墨鏡依然沒有摘下,對着林夕瑤揮了揮手,葉寒率先離開了紫海中學。

林夕瑤坐到車後面,想了想,對心語說道:“心語姐姐,我們去市場買些菜,等會做好等哥哥回來吃。”

心語點了點頭,緩緩的踩下油門。

葉寒的車在馬路上狂奔着,很快,就來到了東海大學門口,將車停在校門外,因爲現在東海大學是上課時間,不允許任何車輛進入,除非你是校領導神馬的。

葉寒將墨鏡摘下,回了學校就不能繼續裝酷了,這次可是去見校長來着。

整理了下衣服,葉寒緩緩的走進東海大學,葉寒的腳剛剛踏進東海大學的校門,端木蝶的電話就來了。

“老師?”葉寒接通電話。

“葉寒,你現在在哪裏?”端木蝶問道。

“我現在在校門口啊,怎麼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