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龍老問道,我便緩緩的開口說道:“既然你兒子不喜歡文送,那我就只能武送了!”

說罷,我伸手從衣服口袋裏摸出了那包沒有用完的硃砂粉末。

二人見我拿出這東西,都不由的有些疑惑。此時只聽中年男人不解的問道:“道長,這是什麼東西?”

“這是硃砂,專克這陰煞之物。那水鬼不是笑話我不能下水麼?我就給這池水來上一包,讓它的保命水,頃刻之間變成一片灼它魂魄的火海,到時候我看它怎麼囂張……”說到此處,我便不在理會那中年男子和龍老。

既然好言相勸不成,那也別怪我下狠手!

我提着硃砂便來到了水池旁,然後再次大聲的對着水中只露出一個死人頭的水鬼說道:“老子再給你一次機會,要麼接受我的詔安,要麼老子就用硃砂灼死你!”

此時我放出了狠話,並且拿出了硃砂,可是那水鬼依舊死不悔改:“哼!你以爲就憑這硃砂能殺得了我嗎?有什麼本事你就使出來把!”

見那水鬼這般狂妄,我當即便準備將塑料袋中的硃砂,全都給倒在水裏。等硃砂染紅了池水,老子看它還嘴不嘴硬。

可TM就在我站在水池邊,準備把硃砂全都倒進水裏的時候。也不知道是誰,這會兒竟然在我身後,猛的推了我一把。

當時我根本就沒有想到會有人在我身後推我,結果身體當場就失去了平衡,只聽“噗通”的一聲,水花四濺。

我怎麼也沒想到,我竟然被人給暗算了,我此時被推進了水池之中,心中不由的有些慌了事兒。

如果這是一個普通的水池到沒什麼,畢竟我有道行在身,並且游泳技術不錯,掉水了根本就沒什麼大礙。

可是掉進這池水裏,那可就糟糕了,因爲這水塘是那隻水鬼的天下了…… 我剛落入水中,那水鬼詭異的聲音便傳進了我的耳朵:“哼!那就看看誰不客氣。”

聽到這兒,我只感覺身體都涼了一半。

現在可不是白天,周圍也沒有活人,更沒有十幾個精壯漢子的陽氣震懾這水鬼。如今落入水中,此刻這水鬼完全可以肆意妄爲。

此時我第一反應便是馬上爬出水池,而不是去思考是誰把我推下水的。

畢竟這池水是水鬼的天下,最好避免與那水鬼在水裏搏鬥。

畢竟我再厲害,也得呼吸是吧!要是我被拉下了水底,那可就麻煩了。

我奮勇向着岸邊游去,想爬出水池。

雖然我是這麼計劃的,但現實是殘酷的。

水中的水鬼在說出那句話之後,早就向我撲了過來。雖然我離岸邊很近,但在快也快不過那水鬼!

就在我要摸到水池岸邊的巖壁時,我只感覺雙腳一沉,身體直接就沉入了水底。

此時我只感覺耳邊不斷傳來“咕咕咕”水泡聲,同時和岸邊有些模糊的人影。

雖然我此刻被拉下了水,但我卻沒有過分慌張。

畢竟長期的生死一瞬間,早已經讓我能冷靜的做出判斷,也上我有了反戈一擊的能力。

我屏住呼吸,低頭向下望了望,發現那水鬼正一臉扭曲的望着我,並且雙手還死死的抓住我的腿。

我不敢怠慢,心知只能以靜制動,不可毛躁。

我暗中運轉道氣,儘量不讓他發現,然後把手中的硃砂包快速撕開,好讓裏面的硃砂散落而出。

而剛一扯開包裹着硃砂的熟料袋,周圍的池水便被染紅。

而拽着我腿的水鬼,在見到散落出的硃砂之後也是一驚。

短暫的驚訝之後,它的面色開始變得猙獰恐怖,並且在水中開口說道:“該死的,我一定將你吸乾!”

說罷!那水鬼猛的一用力,直接就把我拽到了水底。

因爲我在水中,不能說話也不能呼吸,所以只能乾瞪眼,感覺很是憋屈。

此時剛被拉入水底,便以爲那水鬼就會立刻撲上來,然後與我生死搏鬥。

如果到了那個時候,我在猛的施展出道行,殺它個措手不及。即使不能殺它,也能將其重傷。到了那個時候,我在游到那片被硃砂染紅的水域,藉此逃生。

侯門棄女最富貴 可我怎麼也沒想到,我剛一落入這水池底部。那水鬼不僅沒有直接對我撲過來,在我腳下的污泥之中,這會兒竟然還猛的探出了十幾雙人手。

並其中一雙手一把就抓住了我的腳踝!那雙手力道之大,我竟然發現一時間掙脫不開!

正當我被水底的鬼手抓住腳踝的時候,水底另外一邊的水鬼竟然很是囂張的對我說道:“哼!量你道行在高,今天也只能被憋死在這水潭之中!”

聽到這話,我的眉頭猛的一皺,臉色也是變得難看之極。本想破口大罵,可是剛一張嘴,一口水便灌進了嘴巴!

不過還好,我即使閉嘴,不然我還真會在這水給嗆着。

那水鬼見我張了張嘴,然後又閉嘴,臉上的笑容笑得更加燦爛,還很是囂張的說道:“我已經殺了十九個人了,只要今晚殺了你,我的法力就會再增加一分。到了那時候,我就可以離開這水池。我就可以殺了我爸,你就快點憋死吧,讓我吸了你!”

聽到這裏,我猛的咬了咬牙。這小子真是死性不改,還想殺他親爹。

宮闈浮塵 想到此處,我心中提了一口氣。準備一會直接開啓至陽道氣,看樣子這水鬼不打算和我搏鬥,準備我吧活活憋死在這水底。

要是在這麼僵持下去,形勢只會對我越來越不利。

我計算了一下,我按照我如今的道行,在水中閉水的能力應該是普通人的十倍。

也就是十分鐘左右,如果超出了十分鐘,即使我有精魄巔峯的道行,也得在這裏溺水身亡。

所以在這水裏,每一秒鐘對我都很重要。

此時我不敢怠慢,雙手猛的在手中合十,直接結出了一道劍指印。

同時全身猛的運轉道行,並且準備直接外放我的至陽道氣。

我準備與那水鬼拼死一搏,就算在水中行動遲緩。但我有至陽氣,在道行全開的情況之下,應該有一搏之力。

想到這裏,只見我的身體在水中一震,一道漣漪便以我爲中心,開始向着四周蔓延而開。

這道漣漪剛剛波動而出,除了抓住我腳踝的那雙手,其餘冒出到底淤泥的十幾雙手,此時全都猛的縮了回去。

並且不遠處的水鬼在感受到這至陽道氣之後,也是迅速的向着身後遊了去,不敢阻其纓鋒。

同時間,我做出一道劍指印,然後猛的往下一戳,對準了抓住我腳踝的手臂就點了出去。

雖然此時在水下,但我道行卻沒有被削弱,我這一下直接就點在了抓住我腳踝的鬼手之上。

如今我運轉足了至陽道氣,即使沒有符咒在手,在被我劍指印點了這麼一下之後,抓住我腳踝的鬼手也是猛的鬆手,並且地底之中突然傳來了一聲哀嚎!

見鬼手鬆手,同時恢復了行動能力,我在也沒有遲疑,對準了那水鬼便遊了過去。

可是我在水中游得怎麼會有那水鬼快?所以接下來的兩分鐘裏,那水鬼根本就不與我交手。只是游來游去,甚至還挑釁我,說出一些譏諷的話語。

那些話雖然都很是難聽,不堪入耳。但我此時卻沒有被他擾亂心神,我知道此時越是慌了聲兒,越是危險,甚至今晚還有可能死在這裏。

因此,即使我很是不爽,但我內心深處卻一直有一個聲音在提醒我,冷靜、冷靜!

大約四分鐘過去了,總時間已經過去了七分鐘。但我依舊毫無收穫。並且我的心跳已經加快了很多,氧氣對我也越發重要。

如果我再過三分鐘呼吸不到氧氣,那麼等待我的就只有死亡。

我看着不斷在我身旁游來游去的水鬼,以及水底淤泥之中不時伸出的一雙雙人手。

我知道在這麼耗下去,我依舊抓不到那水鬼,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迅速離開這水裏,回到岸上。

雖然我這麼想,但那水鬼會讓我安全的回到岸上?明顯不可能,所以我必須想出一條計策!

正當我思索着如何對付那水鬼的時候,我突然靈光一閃,好傢伙!計上心頭,有辦法了……

剛纔我不是被人陰了一把,從身後被推入了這水池中嗎?

那現在我也就陰這水鬼一把,給它來一個回馬槍,即使殺不了它也聲重創它!想到此處,我直接向着已經被硃砂染紅的那片水域游去。

那水鬼見我向着硃砂那片水域游去,臉色也是一變,感覺我要溜。

見到此處,它怎能給我溜走的機會?

“哼!你認爲你跑得掉嗎?”水鬼的聲音突然在水底中響起,並且對準我就遊了過來。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那速度之快,可以用驚人來形容,要是它去參加奧運會,別拿獎,就算拿個金牌也是分分鐘!

雖然驚訝它的游泳速度,但見它對我遊了過來,我嘴角不由的露出一絲詭笑。

心中暗道;別以爲就你能耍心機,老子玩兒起心機來,就會要了你的命!

我沒有停留,繼續向着那片被硃砂染紅的水域游去。可就在這幾秒鐘的時間,那水鬼已經游到了我的身後,並且一把抓住了我的後腿,同時準備把我往後拖。

我此刻假裝出掙扎,並且做出想往前遊的姿勢,用來迷惑那水鬼。

結果果不其然,那水鬼以爲我此刻已經憋不住氣,現在只顧逃命,更是放下心來拽我的腿,把我往後拉。

可就在此時,我右手卻已經暗暗結出了一道單手劍指。並且在同時間,腰部猛的一用力。身子直接的往後一彎,手臂突然往後橫打,一道劍指直接點向那水鬼的腦袋。

那水鬼此時只顧把我往後拖,想把我拖到遠離那片硃砂水的位置。可它哪曾想到,我竟突然殺它一個回馬槍?

當它發現異常的疑惑,卻已經晚了。

它只見到一張冷峻的臉,以及一道帶着滾滾陽氣的劍指猛的向它的腦袋襲來…… 我在水中都被這水鬼折騰成這樣了,此時也沒有絲毫留手。

準備一指印戳死這水鬼,畢竟這小子生前幹了那麼多傷天害理的勾當。

而且死後還殺了十九個活人,今晚我殺了它也算替天行道。

劍指印帶着滾滾陽氣,根本就不等那水鬼反應,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戳中了那水鬼的腦袋。

我身體中的至陽道氣本就厲害,是專門剋制陰煞的一種“正氣”,此時這水鬼被我一指戳中鬼門,它還能有活路?

只見它當即發出“嗷……”的一哀嚎聲,然後猛的向後退去,並且在同時間,全身開始發抖,身體開始變得虛幻。

“你、你,你竟然、竟然陰我?” 金剛骷髏 那水鬼此時憤怒無比,看着自己開始迷糊的身體,知道自己已經在劫難逃!

聽那水鬼這麼說,我最水中不由的一笑,露出一臉的陰冷之色。

他姥姥的,剛纔這水鬼折磨我的時候,囂張無比,甚至猖狂到了極致。

常言道;風水輪流轉,今年到我家。本以爲在這水中吃定我的水鬼,最後卻因爲疏忽大意,遭了我的暗算,如今落得就快魂飛魄散的下場。

雖然沒有和水鬼光明正大的來一場大戰,甚至最後還陰了一把水鬼,感覺有些卑鄙。

但對於這生前死後都害人的水鬼而言,陰它一把又如何?我給了它選擇的機會,是這水鬼自己不珍惜。

水鬼見我陰冷的對它笑,它此時面露猙獰,變得青面獠牙,就在它魂飛魄散之前,這水鬼竟然還大聲的在水裏對我咆哮道:“該死的,即使是魂飛魄散,我也要拉你墊背!”

說罷!那水鬼竟然藉助身體中最後一絲力量,對準了我就猛衝了過來。

見到這兒,我臉色也是一沉,不知好歹。

我的道行本就比這水鬼高強,只是在這水裏這水鬼站了地利,要是它真敢與我近身搏鬥,我滅殺它也就分分鐘的事兒!

我不躲也不閃,全身道行全部打開,就準備對上那水鬼的最後一擊。

水鬼迅速在水中游來,帶動起池水猛烈翻滾,並且水面上還不時傳來“啪、啪啪”的水浪拍打的聲音。

不到兩秒,水鬼便已經靠近了我的身體,並且在第一時間便伸出了一隻鬼爪,對準向我的心臟襲來。

但我怎麼可能給它傷到我的機會?一瞬之間我猛的探出手臂,對準了那鬼爪便迎了過去。

只聽“砰”的一聲悶響,我們周圍的池水,直接被我二人的掌力震出了一道漣漪,然後向着四周迅速震盪而出。

不過這還沒完,如果剛纔說我是偷襲得手。那麼我現在就拿出真正的實力與它對戰,讓這水鬼看看,即使不陰它,它也不會是我的對手!

我和水鬼對了一掌之後,我腳下一擺動,身體猛的向前撲了過去,並且我另外一隻手直接拍向了那水鬼的腦袋。

我不想在給這水鬼留下任何機會,如今都到了這個份兒上,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不能有半點仁慈。

我的動作極快,也就在一眨眼之間完成,所以那水鬼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便被我一掌拍中了腦袋。

“砰”又是一聲悶響,同時再次引發一陣陣漣漪波動。

而我這一掌之後,那水鬼別說哀嚎,就算哼哼聲都發不出來。

因爲我這一掌直接打碎了那水鬼的鬼門,而且力道極重。所以那水鬼當場便被我打得魂飛魄,消失在了這水池之中。

可就在這水鬼剛被我打得魂飛魄散之後,這池水的水底之中,這會兒竟然再次伸出了十幾雙人手,不過這一次卻有些不一樣。

那些人手在伸出池底的污泥之後,並沒有停止,而是繼續且慢慢的往上伸……

到最後,只見一隻只厲鬼從水底淤泥之中緩慢的爬了出來。

見到這兒,我不由的打了一個寒顫,TM的死了一個猛的,現在又來這麼多小的。這些剛從水底淤泥中爬出來的鬼魂,必然是被剛纔那水鬼殺死的亡魂,死後被那水鬼威懾,所以只能留在淤泥之中。

如今水鬼死了,沒有了水鬼的威懾。

這些道行並不高的小鬼便一個個爬了出來,並且他們在爬出水底之後,全都扭頭望向我,並且那雙雙眼睛就和死魚眼一般,純白無比。

見到這兒,我那剛怠慢,雖然感覺這十幾只死魚眼的水鬼道行並不高。但卻鬼多,如今十分鐘馬上就要到了,要是我在再這裏耗下去,我可能就有生命危險了。

我哪敢怠慢?當即便轉身便向着被硃砂染紅的水域游去。

而剛爬出的十幾只普通的水鬼,哪能放過我這個大活人?

這些普通的水鬼都需要通過殺活人找替身。見我想跑,一個個拼了命的往我這個方向遊了過來,並且嘴裏不時發出“嗷嗷嗷……”的滲人嘶吼。

此時生死一線間,我拼命的迴游。就在那些水鬼將觸碰到我的腳,馬上就可以把我再次拉入水底的時候,我終於一頭扎進了被硃砂染紅的水域之中。

而那些水鬼見我遊進了被硃砂染紅的水域之中後,全都停在了外面,不敢進入,只能在外對我不斷嘶吼,並且一個個都露出了猙獰的表情。

見到這兒,我只感覺心有餘悸,差一點就被再次拉下水底了。

短暫的平息之後,我迅速向着水面游去,畢竟我在這水底已經憋了八九分鐘的氣,這會兒心臟都要跳出了嗓子眼兒。

要不是我有道行在身,恐怕我早就被活活憋死在這水底之中,更別說與水鬼搏鬥了!

我此刻迅速往水面游去,不到一會兒,我便一頭冒出水面,剛把頭伸出水面,我便開始大口大口的呼吸新鮮空氣。

只感覺能呼吸真好,在呼吸了幾口新鮮空氣之後,我開始迅速向岸邊游去。

而這水底的十幾只水鬼,我也不用在管了,被硃砂染紅的水已經擴散了半個水池,只要等整個水池都被硃砂水染紅,那這水池中的普通水鬼必定被這硃砂水“燒死”。

所以我接下來要做的,就是查明剛纔是那個陰險狡詐的傢伙把給推下水池的。

我此刻雖然奮力遊向岸邊,但不敢又絲毫大意,畢竟岸上有害我的人……

此時根據我的揣測,剛纔推我下水的人,不是中年男子就是龍老。

不過他們倆都沒有理由推我下水啊?難道這其中還有什麼隱情不成?

想到此處,我更是摸不着頭腦,不過這會兒想了也沒用,到了岸上之後,自然便會見分曉。

我加快了速度,不到半分鐘,我便來到了岸邊,見周圍沒有危險,我便迅速的爬上了岸。

可是我剛一上岸,眼前的一幕我卻驚呆了,只見離我不遠處的地面上,這會兒正躺着一具乾屍。

面露驚恐,皮膚乾枯,雙眼凹陷,就好比被風乾的鹹魚幹。

看其衣着,我一眼便認出那是誰!他不是別人,正是這會所的總經理,也就是剛纔的那個中年男子。

可他這會兒怎麼被變成乾屍了? 我在時光深處等你 想到這兒,我立刻便想到了龍老。剛纔一定是龍老推我下水的,想讓我被水中的水鬼給咬死……

不過龍老現在人呢?他爲何要這麼做啊?要知道那水鬼可是龍老親手種下的禍根,並且還揚言會殺了龍老,龍老推我下水這不是自尋死路嗎?

這一連串的疑問這會兒讓我的思路有些短路。

因爲想不通,所幸我也不在思考。便上前檢查了一下那具乾屍,發現這具乾屍身上沾染了濃濃的陰氣,如果猜測沒錯,中年男子應該是被鬼魂給吸乾的……

可正當我尋找着是否有什麼蛛絲馬跡留下的時候,我突然聽到附近綠化帶裏有些許動靜“吱吱、吱吱吱”…… 在聽到這個聲音之後,我的心頭不由的“咯噔”一聲,這聲音聽上去怎麼就那麼的詭異呢?

我不敢怠慢,當即便尋着聲音向着綠化帶靠了過去!

可當我靠近綠化帶時,眼前的一幕不由的把我給驚呆了。

只見綠化帶之中,這會兒正有兩個人抱做了一團,並且其中一個女的很是主動,不停的舌吻那個男子。

見到這等香豔的場景,我並沒有覺得呼吸急促、以及不好意思,反而是憤怒、大怒。

這二人之中的男子我認識,就是已經七十多歲的龍老,而那個女子則有些問題。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