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思亂想中,王昃離開了這個巨大的球型空洞。

又經歷了一次抓紫色小顆粒的遊戲,又受到白衣女子看怪物一樣的注目禮,又做了一次不知名的電梯。

只是在回程之中,王昃好似聽到了一聲怒吼,而且並不屬於他所有認知的生物。

他晃了晃腦袋,再聽卻又什麼都沒有聽到,問了女神大人,後者也是什麼都沒有聽到。

帶着這份疑慮,王昃又回到了那個黃土坑中。

四下看了看,王昃不由得打趣道:“你還用什麼汽車,這樣遁地來的多快啊。”

白衣女子狠狠挖了他一眼,卻是在她的臉上已經顯出了一份疲勞。

王昃又問道:“那個大空間到底是怎麼回事啊?爲什麼那裏會如此的明亮,好像……有太陽一樣。”

白衣女子說道:“那就是太陽的光線,那裏有一種遠古陣法,玲瓏閣組建之前好像就有,能把地面上的光線轉到地下這個空洞來。”

“哦,是這個樣子的啊。”

白衣女子呵呵笑了一陣,說道:“你想問的不光是這個吧?”

王昃一陣傻笑道:“你如果不想說,我是不會問的。”

白衣女子點了點頭道:“還算你這個小色鬼有些優點,到了能告訴的時候,自然會告訴你的。”

她把大包裹放在地上,賊頭賊腦的慢慢解開,好似偷了誰家的傳家寶一樣。

嘩啦一聲,隨着絲絹布的張開,裏面所有的東西都立即散成一片。

王昃感嘆道:“好大一堆破爛!”

說是破爛……其實也並不爲過,裏面裝的大多都是有些年頭有些破損的東西,什麼瓶瓶罐罐首飾兵刃,應有盡有。

王昃眼皮一陣抖動,忍不住問道:“姐姐您是‘O’型血嗎?怎麼有儲物癖?”

白衣女子大怒,伸手欲打,還嬌喝道:“什麼破爛?!你有沒有眼光?這些可都是寶貝啊!”

愛已欠費 說完還一一拿起,挨個介紹起來。

“這個是‘張天師’的遺物,對就是這個鈴鐺,傳說可以控制屍骸,要是茅山那些傢伙看到了,還不瘋狂來搶纔怪!”

“還有這個這個,這可是更爲難得的東西,盤子?你什麼眼神?這可是袁天罡的羅盤!呃……她以一己之力,讓道家在國家裏擡不起頭,也算是大有能力之人了,你問爲什麼?要不是他得罪了武照至於全國大型佛法嘛……算了算了,不提他了。”

“你看這個……”

王昃呆呆的聽她介紹完一大堆的東西,突然問了一句:“哪個東西是有用的?”

白衣女子一愣,思考一會,臉騰的一下就紅了起來。

王昃搖頭苦笑道:“怪不得你也不喜歡玲瓏閣,而且你的房間在裏面也僅僅算是普通,原來你的待遇……唉……”

白衣女子突然喪氣起來,蹲在地上把玩着那些‘寶貝’,精神頭明顯不足。

王昃感覺自己絕對是被坑了,原來好不容易幫她辦了件事,竟然什麼都沒有得到。

他突然擺手道:“算了算了,又不是圖你這點東西才幫你的,反正我都得到這麼個小寵物了,反倒是應該謝謝你,再說……我什麼事都沒做啊。”

白衣女子眨了眨眼睛,想了想果然認同了王昃的看法。

弄得王昃一陣汗顏,心道我這就是客套客套而已啊……

白衣女子思考了一會,突然說道:“既然來到了這裏,我這些東西你又不喜歡,那我領你去一個好地方,至於能不能找到相中的東西,能不能帶走,都看你個人的本事了。”

王昃還沒等發問,就被她拽回到跑車上,又是一陣飛沙走石,經過三個多小時的旅程,兩人來到了一片‘旅遊區’。

此時已是傍晚,兩個人忙活了一整天到現在都沒有吃東西。

要說吃在河南,自然是‘肉夾饃’。

至於其他什麼麪條‘羊湯’‘牛骨湯’……王昃是真的不喜歡。

羊湯,可不像傳說中的羊雜湯,濃厚的一碗配上兩個‘饃’,別提多美味,但那是西安。

河南的羊湯很淡,湯很濃但味道很淡,因爲根本就‘不放調料’。

完全是羊骨和羊肉羊雜,硬生生熬出的一鍋白湯。

客人要自己從桌子上找來鹽巴和辣椒扔裏,而且……抱歉,沒有味精,也沒有芥末。

牛骨湯大同小異。

只是麪條還有些看頭,不過相對於川味的麻辣酸,顯然味道就不太吸引人了,唯獨‘熱乾麪’頗對王昃的胃口,倒上點山西老醋,配上那濃厚肉沫香,還有蒸熟的馬鈴薯,確實算得上‘過癮’。

但這些跟‘肉夾饃’一比,就顯得有些‘弱’了。

肉夾饃,又稱‘白吉饃’,一說‘白吉’是個地名,但其實它指代的是兩件大事‘紅事’和‘白事’,說白了就是結婚和死人。

需要家裏大擺宴席的時候,‘白吉饃’就閃亮登場了。

‘流水席怎麼少得了白吉饃?’

白吉饃用的是‘脆皮餅’,咬起來乾脆過癮,肉是肥瘦相間的豬肉。

大多選取胸腹肉和臀肉,也就是帶着肥肉的裏脊。

用三十多種調料,文火慢燉一天一夜,肥肉酥而瘦肉滑。

連湯帶肉一起剁成粉末,再配上新鮮的青椒香菜……

餅吸了汁水,肉沁了百味,一口咬下去……就根本停不住,肯定一口氣吃到十成飽。

王昃對於四九城街邊的‘山寨’肉夾饃本就是喜愛,如今吃到‘正牌貨’,更是激動不得了。

就連女神大人都不由得吞了口口水,雙手搖晃着王昃的腦袋,沒有說話,但顯然是在抗議。

河南就是這樣一片地方,髒亂卻深沉,單調卻考究,受盡非議做透壞事,卻是人們生活無法或缺的。

誰不吃點火腿腸?誰不吃點速凍水餃和湯圓吶?

當然,很多人也喜歡吃蜂蜜。

王昃就納悶過,根本不養蜜蜂的省份,爲什麼是全國最大的蜂蜜生產地,而且檢驗部門還驗不出真假。

但不管好壞,不管金屋狗屋,這裏確實是中華大地的‘故鄉’。

就像吃飽喝足的王昃眼前的‘殷墟’一樣。

殷墟,對於很多人來講,這個詞可能有些陌生。

但其實幾乎所有人都‘很接近的’瞭解過它,因爲小學課本中提到的‘司母戊鼎’,就是從這裏挖出來的。

殷墟總面積有一千多公頃!

這是一個三千年前所建造的墳墓,何其壯麗!

王昃皺眉道:“殷商?還真他孃的久遠!”

白衣女子笑道:“當然遠了,這裏可是政治權力鬥爭的開始之地。”

王昃看了看她,突然問道:“話說……你想要給我的寶貝,不會是讓我在這裏‘打劫’吧?”

殷墟幾乎是歷史上最悠久最有價值的一個墓穴,但……它已經被‘開採’完了,在盜墓者的眼中,這裏絕對是最讓人氣憤的一塊地方。

白衣女子嘿嘿一笑,說道:“哦?即便我讓你在這打劫,這裏又有什麼東西是你能看得上的?”

這句話要是問向其他人,別人都會認爲這個一襲白衣的美女是個神經病,可是她問的是王昃。

王昃仔細思考了一會,搖頭道:“還真沒有。”

他愛錢卻不貪錢,對於現在的他來說,自己的錢很足夠。

他又不是一個正牌的收藏愛好者,要不然也不會拱手將寶藏上繳國家。

王昃覺得白衣女子有些‘話中有話’,就試探的問道:“你是說,這裏面還有沒被挖掘的隱祕墓穴?”

白衣女子理所當然道:“那是當然的了!越是久遠的墓穴,就越是存在那些任誰都不能去觸碰的東西,好比那具木乃伊,不是誰碰誰死?鐵達尼號都沉了!”

王昃抗爭道:“淨胡說,鐵達尼號是因爲當時的驅動技術和監控技術跟不上它那麼大體格的船隻,發現冰山無力回頭,所以才撞冰山沉掉的!”

白衣女子啞然失笑道:“這麼白癡的話你也信?你覺得可以設計出這麼大船隻的設計師是白癡?你覺得擁有幾十年航海經驗的船長是白癡?還是覺得那成千上萬的旅客是白癡?要不就是它整個國家都是大白癡?!”

王昃懵道:“這個……”

白衣女子攤手道:“算了,你也只是個人家說什麼就信什麼的小鬼頭而已……你是不是到現在還認爲我是狐仙?”

總裁今天又寵我 王昃馬上一副自己被打敗的模樣,蹲在地上從懷裏硬生生把極不情願的小白蛇從睡夢中拽了出來,拿在手裏不停的讓它變着各種形狀。

白衣女子馬上得勝似的哼了哼,然後一隻手直接扯上王昃的後脖領,拖着他就往裏面走去。

此時早已日落西山,殷墟皇陵遺蹟早已關上了大門。

可白衣女子就這樣大搖大擺的走了過去,那些守夜的人彷彿根本沒有看到她一樣。

鐵門上有鎖,白衣女子兩指輕輕一掐就弄開了。

進了門,就算是到了皇陵的地界。

這裏就像是一個極大的主題公園。

而‘主題’就是草坪。

映入眼簾的都是青青綠草,在月光之下顯出盈盈碧波。

除了草坪,就是零星的石造門閥、牌坊,圓形門的小屋子。

穿過兩排‘整齊’的樹木,王昃就看到很多‘大棚’。

就像東北在冬天種菜一樣,搭上支架扣上一層塑料布,裏面可以保持溫度。

這裏也是一樣,只是下面的並不是‘菜’,而是一個個挖掘出來的小坑,裏面就是屍骸或者陪葬品。

再往裏走,又不一樣。

有很多明顯是剛剛建起沒幾年的復古式大屋子。

進去一看,就像是一個小型的博物館,牆上地面都掛滿了展覽品和說明文本,當然地上還是那些小坑,裏面黃土重重中透露出一點墓穴的痕跡。

說實話,王昃很失望。

白衣女子笑道:“跟你想象中的不一樣吧?”

王昃無奈的點了點頭。

白衣女子沉聲道:“所以說,古墓的美,只有在地下,只有身在其中才能感受得到,挖掘出來,見了光,看起來不過是一堆土坑而已。”

她領着王昃又往裏走了很遠,突然在一片草坪處停了下來。

她眯着眼睛說道:“來,我帶你去看看真正的殷墟王陵是個什麼樣子!” 故技重施,白衣女子又坐在了地上,王昃也坐了一回‘土電梯’。

他只覺得白衣女子這個技能實在太適合盜墓了,連盜洞都不用挖,來去自如。

下墓穴唯一不好的,就是見不到光線,漆黑一片。

不過還好女神大人可以提供視線,對於王昃來說,跟在白晝中沒什麼太大區別。

他深吸一口氣,愣道:“有氧氣?”

養氣是存放物品的大忌,不管是熟食還是屍體。

白衣女子笑道:“這裏又怎麼可能那麼簡單?”

王昃擡眼望去,果然發覺這裏面跟其他的墓穴區別很大。

當前的一條甬道,左右兩邊都是類似‘門’的孔洞,粗略一算,竟有數十個那麼多。

走過去一看,他發現每個‘門’裏面都擺着一件事物,看起來特別像博物館的小展廳。

他將手伸了出去,下意識就想去夠那些物品,可伸到一半又縮了回來。

王昃突然感覺自己又被騙了。

是的,又被這個白衣女子給騙了。

這些物品一看就知道是‘寶貝’,可是如今卻仍然擺在這裏,就證明……沒有人可以從這裏拿走東西。

數千年,沒有一個人。

白衣女子嘿嘿一笑,在一旁解釋道:“這裏是殷墟王陵的藏寶室,應該是當時的君王把自己心愛的物品都放在這裏,共計一百零八件,都在這裏了,你喜歡哪個就拿好了。”

王昃無語的轉頭看向她,問道:“有你喜歡的嗎?”

白衣女子趕忙道:“當然有了,這些可都是真正的寶貝!”

王昃眨了眨眼睛,冷冷問道:“那爲什麼你不拿走?”

白衣女子直接愣在當場,吱吱唔唔了半天,才臉紅道:“你……你猜的沒錯,從玲瓏閣組建之初,就知道這間藏寶室,可是這麼多年過去了,確實沒有一個人能帶走任何東西。”

王昃又問:“強行去拿又會怎樣?”

白衣女子道:“烤焦。”

王昃滿頭黑線,恨不得上去把她活活掐死。

使了半天勁,王昃嘆了口氣蹲在地上。

大婚向晚 他有氣無力的問道:“這甬道的前面是什麼?這一百零八件寶貝又是屬於誰的?”

白衣女子沒有急着回答他,而是伸出芊芊玉手拉起王昃,徑直往前走去。

她邊走邊說道:“殷商,這個橫跨六七百年的國度,曾經遷都數次,從最開始的‘毫’也就是如今的商丘,輾轉幾個地方,最終纔在這裏安穩下來,這是有原因的。”

王昃試探道:“風水的緣故?”

白衣女子笑道:“也對,也不對。由於當時記錄條件匱乏,所以絕大多數的事情都消失在歷史長河之中,比如……人們耳熟能詳的殷商開國之主‘湯’,他被葬在哪裏一直是個迷。”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