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鵬飛還在霹靂啪噠打着字,白小鳳進屋,他也沒啥反應。

白小鳳也沒理會,找到紙筆,就將需要的資源清單全都寫了出來。

他勢單力薄,想要完成復仇大計,很困難。

華青月的加入,正好彌補了他的短板,背靠整個華家,還怕缺資源了?

緊跟着,華青月就進了房間。

他看到胡鵬飛後,登時柳眉一蹙,嗔怒道:“你房間裏怎麼還有別的男人?”

正列寫清單的白小鳳虎軀一震,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

華娘娘真的太不正經了啊!

他狠狠地一咬牙:“死娘炮,我房間裏有沒有人,關你屁事啊?”

華青月俏臉一紅,忙解釋道:“不是你想的那個意思,我是說你怎麼會住雙人間的?不是該單人住嗎?”

末代公主榮壽 白小鳳皺了皺眉:“這事怪我咯?他們安排的呀。”

華青月蹙了蹙眉,他是知道白小鳳是童姥特邀的,以天師聯盟的實力,但凡特邀,絕對不可能怠慢。

只要特邀前來的天才,那都是以最高規格的禮儀接待的。

白小鳳現在這待遇,分明就和普通待遇毫無差別。

不過,白小鳳沒計較,他也沒必要說下去了。

很快,白小鳳就將清單遞給了華青月:“喏,你看看。”

華青月接過清單仔細一看,登時瞳孔緊縮起來:“你是要……”

不等說完,白小鳳就做了個噤聲的動作,打斷了華青月的話。

然後,他就帶着華青月往房間外走去。

剛走到門口呢,身後忽然傳來胡鵬飛的聲音。

“喲,白兄弟可以啊,這麼快就認識到妹紙了呢?”

轟隆!

這話,恍若驚雷炸響。

華青月登時臉色就陰沉了下來,豁然轉身,張口就準備怒斥。

混蛋啊!

怎麼跟着這傢伙身邊的人,都要這麼揭人家的逆鱗?

然而。

沒等他話說完,胡鵬飛就眼睛一亮,騰地一下站了起來:“我勒個去,妹紙漂亮啊!我叫胡鵬飛,是一名作家,初次見面,幸……”

“幸你媽個大頭鬼!”華青月怒罵道。

白小鳳聽得癟癟嘴,嘀咕道:“自己娘,還不讓人說咯?”

“……”華青月。

好痛苦。

好絕望。

我也不想這樣的啊,這是天生的啊!

白小鳳也懶得理會華青月的臉色,便介紹了一下:“老哥,這是我們第三位盟友,他是男的。”

“嘶!”胡鵬飛倒吸了一口涼氣,對着華青月一抱拳:“打擾了打擾了。”

然後,就又坐了下去,繼續啪嗒啪嗒打字。

白小鳳帶着華青月走到了一個僻靜的角落。

華青月終於平復下來,他看了看手裏的清單,愕然道:“你是想佈陣?”

“嗯。”白小鳳點點頭,對華青月,他也沒啥隱瞞的。

“可你這材料也太多了點吧?”華青月看着滿滿一張a4紙的材料,整個人都有些方了,這些材料,以他的實力,自然分辨的出。

可這數量和種類,這哪是佈陣啊,造顆原子彈都夠了呢。

“不多,不多。”白小鳳笑着擺擺手,眯着眼睛,一股強烈的殺意釋放出來:“也剛夠本大爺明天裝個比而已。” 華青月嬌軀一顫,駭然地看着白小鳳。

這傢伙,搞這麼多材料,就是爲了裝個比?

混蛋啊。

敢情敗的不是你們家呢?

雖說清單上的材料對華家來說,不過是九牛一毛而已,可被白小鳳拿去只是爲了裝比。

華青月忽然覺得,心,痛的無法呼吸啊。

他這次拿回了完整版的以這份功績,再加上他華家第一天才的實力,只要後邊不故意作死,那他就是板上釘釘的下任華家家主了,誰都無法撼動。

換句話說,現在白小鳳都是敗他的家,拿他東西裝比啊。

想着,華青月決定勸一下白小鳳。

勤儉持家,賢良淑德,這是作爲每個女人,啊呸,是每個家主的必修課呢。

他深吸了一口氣,道:“白小鳳,要不,你再考慮考慮?”

“沒得考慮,你給本大爺這些材料,本大爺就和你結盟,不給,咱就拉倒。”白小鳳語氣不容反駁。

即便華家不給他,可他依舊有別的辦法獲得這些材料。

童姥特邀他來參加“真龍天驕令”,他要是向童姥開這個口,童姥還能不答應了?

“……”華青月。

媽咪大作戰 緊跟着,白小鳳又說道:“你身爲華家天才,應該知道這次金陵分部來帝都的時候,飛機出事吧?”

華青月反應過來,他確實知道飛機出事的事情。

堂堂天師聯盟的飛機,還是搭載的參賽天師,半路出事,這事,誰都瞞不了。

“你在那飛機上?”華青月說。

白小鳳冷冷一笑,神情陡然冰冷下來,凌冽的殺意仿若九幽吹出的寒風釋放出來,讓華青月臉色大變。

白小鳳冷聲說:“確切地說,飛機出事,是奔着本大爺命來的。”

轟隆!

華青月嬌軀不受控制的顫抖了起來,目瞪口呆。

忽然,他反應過來:“你不是要裝比,你是要報仇?”

白小鳳擡手揉了揉鼻子,這一刻,他的臉上冰冷的好像覆蓋了一層寒霜似的,冰冷的聲音緩緩吐出:“想害本大爺,那就該十倍百倍的還回來!”

這一刻。

華青月感受到白小鳳身上釋放出來的殺意,如墜冰窟,渾身惡寒。

半晌。

華青月沉聲道:“那好,明天給你材料。”

說完,轉身就走。

……

回到房間。

白小鳳也沒理會胡鵬飛,直接躺在牀上,然後拿出諾基亞手機玩起了俄羅斯方塊。

事情已經全部安排妥當,就等明天“真龍天驕令”第一場開賽了。

或許明天那樣做,會激怒整個天師聯盟。

但,白小鳳無所畏懼。

“生死看淡,不服就幹”,張鎮使他們都奔着他的命來了,不報仇,難道還等着過年嗎?

且,他可不想因爲參加個“真龍天驕令”搶奪殘片,就變成了別人的棋子,成爲別人較量的籌碼。

區區一個張鎮使,還幹不出這麼大膽的事情。

白小鳳決定,讓張鎮使身後那人,好好感受一下他的怒火!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

晚宴就在山莊內進行。

白小鳳和胡鵬飛吃了晚飯,就回到了房間。

胡鵬飛那貨繼續在電腦前碼字,像是不知道累似的。

白小鳳也懶得理會了,反正這貨明天是打醬油的,就算明天在第一場比賽中,胡鵬飛直接睡過去,他也有十足的把握拖着這貨進第二場比賽。

確定所有的計劃都沒有錯誤後,白小鳳就閉眼睡了過去。

第二天一大早,還是胡鵬飛把他叫醒過來的。

睜開眼睛,看了看時間,已經是早上八點了。

白小鳳伸了個懶腰,坐了起來,仔細一看胡鵬飛,登時就愣住了。

尋找愛情的鄒小姐 這傢伙一臉蒼白,頂着倆大大的熊貓眼,就跟要掛了似的。

他問道:“老哥,你昨晚幹啥了?”

胡鵬飛打了個哈欠:“昨晚趕稿子呀,有個推薦,得給老鐵們加更,熬了個通宵。”

“……”白小鳳。

這時,胡鵬飛又在房間桌上拿起了紅牛,打開了一罐,咕咚咕咚喝了個乾淨,然後一抹嘴巴,笑道:“放心白兄弟,老哥絕不會拖後腿的,今天說罩你,就罩你。”

說着,他起身伸了個懶腰:“差不多要出發了,剛纔天師聯盟的成員已經來叫過一次了。”

白小鳳進洗手間洗漱了一番,換了一身符寶衣,然後就背上從天師聯盟分部碰瓷來的玄階下品長劍,又挎上了挎包。

一旁的胡鵬飛看着白小鳳,愣了一會兒神,驚歎道:“還別說,白兄弟你這麼一背劍,氣勢整個就上來了,透着一股子高人逼格呢。”

“開玩笑!我認真起來,我自己都怕。”白小鳳笑了笑。

然後,他倆就離開了房間。

此時。

山莊大廳內,已經人山人海,聲如潮浪。

白小鳳和胡鵬飛走進人羣中,靜靜等待着。

白小鳳仔細聽了一下附近天師交談的內容,無非和胡鵬飛一個想法,想臨時湊個隊伍,增加第一場大混戰的獲勝機率。

而大廳四周,站着的一大羣天師聯盟成員,也全當沒聽見似的,並沒有阻止。

看來,天師聯盟確實想要這第一場比賽,越精彩越好呢。

白小鳳摸着鼻子眯着眼睛笑了起來,心道:就是不知道,真的精彩到爆了後,他們遭不遭得住?

等了約莫半個小時,所有的天師全部到場。

“各位,靜一靜。”

一道熟悉的聲音響徹在山莊大廳內。

白小鳳循聲一看,老熟人了,是周執事。

周執事走到人羣前邊,雙手虛壓,讓大家安靜下來,然後嚴肅地說道:“諸位,我天師聯盟真龍天驕令第一場比賽即將開始,這第一場比賽,乃是大混戰,將在我天師聯盟的祕境中舉行。”

“諸位也知道祕境的重要性,所以,等下諸位將貼上‘鎖識符’,然後上車,由我天師聯盟帶諸位去祕境入口。當然諸位也可以選擇不貼符,但,將失去參賽資格,且,前往祕境路途中,擅自撕下符,同樣將失去資格。”

時太太軟萌又旺夫 隨着周執事話說完,全場一片安靜,也沒有人反駁。

畢竟,祕境之事太過重要,天師聯盟能開放出來作爲比賽場地已經極爲罕見了,保密工作做得不嚴,那纔怪了。

況且,即便一些不知道祕境的天師,也不會因爲“鎖識符”這事而放棄召集令的比賽資格。

緊跟着,周執事便讓天師聯盟的成員將一沓沓“鎖識符”分發下來。

白小鳳接過“鎖識符”也沒猶豫,直接就貼在了胸口上。

登時,耳邊嗡的一聲輕響,他就感覺到四周的天地之氣瘋狂灌入體內,像是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殼子,將他包裹其中。

五官感知,這一刻,全都消失。

彷彿一下子掉進了無盡黑暗中。

與此同時。

山莊大廳旁的一條走廊內。

張鎮使、五錢天師和項天明、諸葛青兒靠在牆角,視線盡皆看向大廳中的天師人羣。

“二位,記清楚那人了嗎?”張鎮使諂媚的笑着,面前的這兩位,可不是他一個小小天師聯盟分部鎮使能夠得罪的。

“看着好弱。”項天明甕聲甕氣的說道。

一旁的諸葛青兒則咯咯笑了起來:“不過,小哥哥長得好俊呀,真的要殺他嗎?”

“當然。”張鎮使森然一笑,“二位,真龍天驕令,馬上開始了,還請也準備一下吧。”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

白小鳳就感覺包裹自己的天地之氣怦然散開。

他的五官感知隨即恢復過來。

睜開眼睛,所處的環境有些昏暗,空氣中,還有一股奇特的香氣。

四周,全是烏泱泱人海,嘈雜鬨鬧的聲音恍若浪潮席捲而來。

人羣密密麻麻,一眼根本望不到頭。

“這就是天師聯盟的祕境?”白小鳳嘴角勾勒起一抹笑意,“這麼多人,這次參賽的,肯定上萬人了呢。”

這時,忽然旁邊的人羣分散開,一個人擠了過來。

“白兄弟,可算找着你了。”胡鵬飛激動地喊道。

白小鳳一陣無語,這大哥還真是打算把組隊進行到底了呢。

上萬人裏找到他,也是夠費勁的。

“老哥,第一場比賽規則具體是啥,你知道不?”白小鳳問道。

雖說第一場比賽是大混戰,可總得有個規矩吧?

沒規矩,難不成上萬人在這祕境裏要無休止拼下去,直到最後只站着一個人,才結束?

想想都覺得不可能。

“規則啥的等下自然有天師聯盟的人宣佈,你先給我來。”胡鵬飛拽着白小鳳就往人羣的一個方向擠去,一邊擠一邊回頭說道:“那個長的賊漂亮的小哥正找你呢。”

華娘娘!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