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見到你這位聖女大人,我就滿足了。”

“就此告辭吧,來日方長,別送了!”

秦羿笑道。

神月心中雖然有萬般不捨,但秦羿的話已經說的很明白了,唯有駐留在原地,默默的看着那個神一般的青年,消失在視線內。

PS:今日就這兩更了,剩下一更,明天補上,晚安,朋友們 光明廣場,法皇、雷登親自領着上千教衆,整齊而立。

見秦羿出來,每個人都向這位東方的救世主行東方之力,拱手相拜,致以崇高的敬意。

“秦侯先生,這是你要的茶葉!”

“洗禮之事,只怕還要再等等,到時候我會讓神月通知你。”

法皇親自奉上了茶葉,客氣道。

“好說!”

“各位保重,再會。”

秦羿很平淡的點了點頭,並無多餘話語,負手要走。

“侯爺,我此前魯莽衝撞,多有得罪,霍利向你請罪。”

“老夫凱隆感激侯爺對公會之恩,還望寬恕此前衝撞之罪。”

霍利、凱隆、布萊文等人全都單膝跪地,祈求秦羿的原諒。

秦羿連頭也沒回,揹着身揮了揮手,徑自而去。

“哎,秦侯心胸寬廣如海,我等慚愧啊!”

凱隆站起身,凝望着他的背影長嘆了一聲。

……

英吉利王室,掌控了王室大權的愛德華此刻正在密室內會見一位重要來賓。

“亞瑟先生,唐德敗了,這該死的打亂了我全部的計劃,如今東方人馬上就要離開了,那船上的古董都是空箱子,一旦他發現,後果不堪設想。”

愛德華踱步擔憂道。

他當然不會傻到把東方的至寶拱手讓出去,尤其是秦羿還和神月走的那麼近,無論如何他都不能讓秦羿活着離開西歐。

家有萌妻:老公太霸道 “何止是你,我的兩位副會長還有三百個弟兄全都死了。”

“你放心吧,我已經在碼頭邊佈下了天羅地網,秦侯與唐德剛剛大戰,肯定是元氣大損,就讓我親自來給他送葬吧。”

說話的男子晃動着酒杯,那張英俊的臉上浮現出一絲殘酷的笑意。

他正是天神公會的首領亞瑟,外號奧丁之子,掌控着風雷火冰四大法則,是北歐第一高手,在整個西歐大陸,也是頂尖級別的存在。

“如果你能搞定秦侯,如今的黑暗、光明兩大公會都是半死不活,我以英吉利王室王儲身份給你製造輿論,提供金錢支持,西歐大陸就是亞瑟你的了。”愛德華嘿嘿笑道。

“當然,神月聖女,還有國王之位,也會是你老兄的囊中之物啊。”亞瑟心照不宣的笑道。

秦羿此刻就站在甲板上,眺望着碧海藍天,工人們小心翼翼的往船上運送着箱子,約翰在穿透用外語大叫道:“都小心點,裏面可是好東西,砸了一件,你們的人頭堆在一塊也賠不起。”

說來也是寸,正巧一個力夫腳下一滑,其他幾人都失去了重心,一個大箱子砰的摔在了地上,箱蓋掉了下來,裏面的海綿、塑料膜掉了出來。

“你們這羣廢物,這下壞了!” 尋芳記:少爺哪裏逃 約翰扔掉正啃了一半的蘋果,連忙奔了過去。

這些可都是華夏的國寶,任何一件都價值連城,要是摔了,秦侯還不得瘋了?

力夫們都嚇傻了,正擔心之餘,其中一人大叫道:“這裏面是空的,什麼都沒有!”

幾個人快速的扒開箱蓋,約翰衝了過來踢開那些塑料,一看,登時傻眼了:“快,快把這些箱子給老子打開。”

工人們把箱子都打開了,每個箱子裏都是空的!

約翰轉過頭看向秦羿,一臉的惶然。

秦羿滿臉冰霜,冰寒的眸子死死的盯着面前的空箱子,擺了擺手道:“有點意思,耍到我頭上來了,讓他們都退下!”

就在這時,渡口邊傳來了一陣警報聲,原本還在忙碌的船員們在聽到警報後,一窩蜂的全跑了。

原本還喧鬧無比的碼頭,瞬間死一般的寂靜,唯有海水拍打船舷的晃動聲。

“唰唰!”

數百個拿着各式武器的天神公會成員,如潮水般涌向了碼頭!

打頭的男子高大英俊,手執一柄鑲滿藍色寶石的雷錘,一身金色的長披風在風中飛揚,可不正是奧丁之子,亞瑟。

“是亞瑟!”

約翰渾身一顫,極爲惶恐。

“秦侯先生,咱們的賬還沒算完,這麼急着離開,不太好吧?”亞瑟大搖大擺的走上了甲板,冷笑道。

“約翰你先下去!”

秦羿擺了擺手。

“慢着,你這個叛徒,待我解決了他,回頭有你好看的。”

亞瑟一把扣住約翰的肩膀,殺氣森然道。

約翰嚥了口唾沫,壯起膽道:“亞瑟,你能先活下去再說吧。”

“行,那就讓你多活一會兒,當個見證者,看看我是怎麼滅掉你主子的。”亞瑟並不急着收拾約翰,對他來說約翰不過是無足輕重的一條狗罷了,他真正的對手是秦羿。

約翰識趣的退了下去,同樣是使雷錘的,他不過是個小成員,而亞瑟卻是得到了北歐神王奧丁的傳承,擁有西歐大陸最強的雷神體,可引來最強神雷,絕非他能比的。

“安東尼他們是你殺的吧。”亞瑟問道。

“沒錯,只用了一拳!”

秦羿揚起右手,淡漠道。

“呵呵,夠狂,我喜歡!”

“偉大的天神之父奧丁,請賜予我無窮的雷電之力,摧毀世間一切的邪惡與黑暗!”

亞瑟舉起雷錘朗聲一喝,霎時虛空烏雲密佈,雷電翻滾,一道道水桶粗的雷電在秦羿的頭頂盤旋着。

“哎!”秦羿無語的搖了搖頭。

“你笑什麼?”

“怕了麼?我知道你跟唐德一戰,只剩下不到一半的修爲,若是你肯與我簽訂神契,歸順我天神公會,我或許可以考慮留你一命!”

亞瑟得意非凡道。

“我笑你是一條蠢狗!”

“算了,還是我自己來吧。”

秦羿不待亞瑟引雷,雙手一張大喝道:“雷來!”

轟隆隆!

原本在虛空盤旋的雷電,如同數百條巨龍,同時砸在了秦羿的身上。

原本清瘦的少年,瞬間被藍色的電光包裹!

巨大的雷電反震之力,將大半個甲板都給劈碎了!

亞瑟與天神公會的人全都傻了!

見過橫的,不要命的,但沒見過這麼不講理的。

在西方掌握雷電素來被視作與神最接近的人,雷乃公正、光明的化身,威力無比,對一切黑暗力量有着強大的打擊作用,亞瑟憑藉着這手雷電,誰不敬畏三分。

“他瘋了嗎?”亞瑟一撓頭髮,頓時懵逼了。

“不知道啊,東方人都是傻子嗎?”

旁邊的一位副手更是一臉的不解。

這數百道雷電,幾乎耗盡了他雷錘的能量,原本是用來嚇唬秦羿的,最好能收爲己用,迫不得已纔會用來擊殺,但沒想到,他還沒動手,秦羿就主動求死了。 驚雷陣陣!

稍傾,雷電散去,讓亞瑟等人更驚訝的是,秦羿非但沒在數百道驚雷下化爲灰燼,反而是毫髮無損,渾身氣場愈發的強大、精神了。

“艹!”

“發生了什麼?”

亞瑟抻着腦袋,看向他所有的下屬。

他引以爲榮,無比強大的雷電,竟然連人家一根頭髮絲都沒搞定,這無疑是奇恥大辱啊。

“要論玩雷電,我是你祖宗!”

秦羿冷笑道。

想他重生以來,多次突破都是藉助天雷。

他本身的幽冥體,早已成爲了幽冥雷體,天雷對秦羿來說,就像是最美味的補給品,是以亞瑟憑藉着雷電能與法皇、暗皇叫板,但在他面前還真就是一個不堪一擊的活**罷了。

“不可能,這一定是假的,一定是假的。”

“誰能告訴我答案,這到底是怎麼了?”

亞瑟殺手鐗、信念被摧毀,痛苦、無奈的怒吼道。

“看雷!”

秦羿右手法指向天,轟隆,一道碗口粗的紫雷砸在了亞瑟的頭上。

“我不服,我纔是雷電之王。”

亞瑟回過神來,一臉不甘的舉起了雷錘,渾身一道凹形的護盾,竟然也是生接雷電。

他能成爲奧丁之子,正是因爲天生擁有這種可吸納雷電爲能量的特殊天賦,剛剛在秦羿面前吃了憋,這會兒自然是要找回來這個面子。

更何況,秦羿的雷不過是他的十分之一大小,量也沒多大威力!

雷電貫體!

無比的酥麻,那是亞瑟一生中從未有過的體驗,彷彿整個靈魂、軀殼都要分離了一般。

他發誓這輩子從沒嘗過如此“酸爽”的雷電!

“好,好麻!”

原本英俊無比的亞瑟,口中冒着黑煙,滿臉焦黑,衣衫成碳,金髮俱焦,怎一個狼狽了得。

“我的雷電威力還不錯吧,再來幾道。”

秦羿森然邪笑,手指一揮,轟隆隆!

一道道雷電砸在了亞瑟的腳邊,嚇的亞瑟如同猴子一般,東一跳,西一跳,怎一個悽慘、狼狽了得。

“別,別打雷了,我服,我服了!”

亞瑟高舉雙手,尖叫道。

他很納悶,同樣是雷,爲什麼他的雷打不死人,而秦羿的雷威力卻是如此龐大!

亞瑟是個很聰明的人,懂的識時務者爲俊傑,這位來自東方的救世主,壓根兒就是把他當做一個屁,在逗着玩呢,真要打,只怕舉手便可要了他的命,難怪一拳便可要了安東尼的命。

“你們呢?”

“我們也服了,都服了!”

其他人趕緊跪地求饒。

“哈哈,亞瑟,這會兒相信我說的不假了吧。”約翰在一旁哈哈大笑了起來。

富家小白 他心裏也很納悶,爲什麼強大無比,可與法皇、暗皇三分天下的亞瑟,在秦羿面前會是如此的不堪一擊。

“你留下來,陪我去王室走一趟!”

“至於你們嘛,吃一頓麻辣燙是必須的!”

“都給我跳下去!”

秦羿指着船舷道。

衆人起初不明白什麼叫麻辣燙,還有點猶豫,秦羿幾道雷電砸翻了兩個,便一個個爭先恐後的跳到了海水中。

秦羿這纔不急不徐的引來了幾道兩人合抱粗的雷柱,砸在水中,頓時,海面上如同引爆了炸彈,原本還哭爹喊孃的天神公會衆人就像是水中的游魚,全都飄在了海面上,成爲了焦屍。

“你,你竟然殺了他們?”亞瑟惶然大叫。

“你以爲呢?我可不是光明公會的上帝!”

秦羿聳了聳肩道。

“魔鬼,你,你是比唐德狠毒一萬倍的魔鬼!”亞瑟絕望叫道。

“在我們東方有句話叫,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斬草除根!”

“走吧,帶我去見愛德華!”

“這世上還沒有人敢賴我的賬。”

秦羿提起亞瑟的衣領,跳下了渡輪。

……

愛德華此刻正坐在王宮的後花園內,叼着雪茄喝着香檳,等待着亞瑟歸來的好消息。

他很久沒有這麼高興了,一旦亞瑟滅掉秦羿,他便再無後顧之憂,與亞瑟一政一修,統治整個西方大陸。

到時候法皇還不得乖乖把美貌無雙的聖女送到他的牀幃,以供享樂?

一想到純潔、聖潔、高貴的神月即將淪爲他的誇下嬌娃,愛德華渾身就激動的打顫。

“愛德華!”

喜盈門 安妮走了過來,手中抱着一個畫夾,嫣然笑道。

“我的妹妹,看起來心情不錯,說吧,有什麼事?”愛德華成功當上了第一王儲,對這個主動讓賢的親妹妹,還是有些好感的。

“你跟那位東方的秦先生應該很熟吧?”安妮滿面桃紅問道。

“當然!”愛德華放下酒杯,皺眉道。

“大哥,能不能幫我把這個交給他?”安妮羞澀的把手中的畫夾遞給了愛德華。

愛德華打開一看,上面竟然全都是秦羿的畫像。

數十張畫,栩栩如生,畫的是如此的傳神,如此的英俊!

“可惡!”

愛德華猛地舉起畫夾子砸在了地上,他明白了,妹妹竟然也暗戀上了他的情敵,那個該死的東方人!

“賤人,你是王室的公主,是我的妹妹,怎麼可以喜歡那個下賤、無恥的東方人。”

愛德華一把掐住安妮的脖子,單手將她提了起來。

總裁毒愛:致命的淪陷 “他,他是我的救命恩人,他是天使……”

安妮不知道大哥爲何突然憤怒,但仍是沒有絲毫的動搖自己的認知。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