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領兵也能治政,倒是個全能型的人才。

馬龍對布勞繆克斯女公爵的了解並不多,他只知道這位精靈女公爵是天啟四騎士之一,實力很是不俗的一個女騎士。至於其他的,恕馬龍孤陋寡聞了。

事實上。除非那些名氣非常大的英雄,如阿爾薩斯,如伊利丹,否則一般的玩家誰會去關係boss身後的故事?

見馬龍沒有說話,克爾蘇加德也沒有停下來。他繼續陳述著:「召喚了布勞繆克斯之後,我覺得瑟里耶克也應該召喚出來。這位爵士生前是個聖騎士,或許對治理領地不太擅長,但訓練士兵,領兵出征卻也有著非凡的能力。由於您與法赫家族達成了同盟,相信吉安娜很快能與威斯特瑪商議妥當,通過這兩條渠道暴風領即將迎來一個人口上漲的高峰期。而我們這裡又要為進攻地獄位面做準備,大規模的徵兵迫在眉睫,單靠烏瑟爾一個人訓練士兵是忙不過來的,瑟里耶克作為他的助手會為他分擔很多事情。」

克爾蘇加德考慮問題考慮得很全面,布勞繆克斯和瑟里耶克是夫妻檔,兩人都有單獨領兵的能力,而且布勞繆克斯還能幫著管理領地,瑟里耶克也可以作為烏瑟爾的助手。相信有了他們兩個加入之後,暴風領的政務和軍事方面人才匱乏的窘境會得到緩解。

「老克,不用那麼謹慎,我不是個不講理的人。只要你有充分的理由,你儘管放手去做。」

馬龍對克爾蘇加德的做法相當滿意,他不是個死抓著權力不放的人,只要手下人做事有效率,能達到他預定的目標,他是不會管得太嚴的。

「多謝您的信任,我尊敬的主人。」

克爾蘇加德對馬龍的信任表示了感謝,大巫妖是個技術宅,對權力方面並不太敏感,他只會做自己認為合適的選擇,至於這個選擇是不是上位者需要的,他一般是不理會的。其實這一次錯非布勞繆克斯提醒他,他還真想不到去給馬龍解釋。

女公爵見克爾蘇加德與馬龍的對話告了一個段落,趁機插言道:「主人,領地內的政務吉安娜暫時還能照顧得過來,我待在領地內也沒什麼事,我的建議是讓我加入到對天災軍團的重建中,為主人進攻地獄訓練出更優秀的士兵。而瑟里耶克則去烏瑟爾大人那裡報道,暴風城的軍隊需要及早擴編。」

馬龍偏了偏頭,對一側的一個穿著冰藍色魔紋戰鎧的戰士問道:「發火,你怎麼看?」(未完待續。。) 怎麼看?

反正不是用眼睛看。

屍體發火的眼眶依舊空洞,只不過比起以前來這空洞中參雜了些別的東西,那是對地獄的刻骨仇恨。這仇恨可以燒盡他的一切敵人,也可以把他自己燒成灰燼。擺脫了地獄控制的屍體發火可以說是活在仇恨中,他和他手下的亡靈存在的意義就是向奴役他們的地獄,向殺死他們的惡魔復仇。

活在仇恨中,存在的意義就是為了仇恨,說起來很悲哀,但身為人族戰士卻被地獄奴役數百年,這不是更悲哀?

屍體發火他們還算是幸運的了,要不是有了馬龍,要不是藉助馬龍的方法除去了身上的地獄位面的烙印,等到惡魔大舉入侵人類世界的時候,被迫作為先鋒的他們日子會更難熬。

以亡靈特有的陰沉語氣,屍體發火說道:「能提升士兵的戰鬥力,這一點我沒有異議。」

布勞繆克斯女公爵提議讓自己加入到訓練亡靈的計劃中,提高亡靈的戰鬥力,身為亡靈們首領的屍體發火自然不會反對。能增加手底下亡靈的能力,能更好的向惡魔復仇,屍體發火找不到任何阻止的理由。不但不阻止,屍體發火還樂見其成,畢竟只有麾下的亡靈戰鬥力強了他才能殺掉更多的惡魔,才能更好的向地獄復仇。

「既然沒有意見,那就執行吧。」

屍體發火不是自己召喚出來的下屬,馬龍在某些時候必須得考慮他的意見,無論最終的結果如何,馬龍至少要體現出自己對他的尊重。見屍體發火贊同了布勞繆克斯女公爵的建議,馬龍自然也就順水推舟的同意下來。

不要問布勞繆克斯女公爵如何提升亡靈的戰鬥力,要是沒有足夠的把握布勞繆克斯除非傻了才會說這話。想想她曾是高等精靈的女公爵。又是天災軍團的天啟四騎士之一,無論在哪一個陣營都屬於位高權重的大人物,訓練士兵這點小事哪能難得住她——無論高等精靈,亡靈亦或者是人類都不是問題。

屍體發火和他麾下的亡靈都屬於新加入馬龍的勢力,而且是一大股勢力,由不得馬龍不對他們的事上心。因此把這事單獨提出來說到也並不奇怪。這也顯得他對屍體發火的重視不是。儘管屍體發火對此並不在意,馬龍至少態度是拿出來了的,作為領袖,很多時候不需要你真正的做什麼,只要你拿出一個態度,表明自己的意思,就是最好的支持了。

克爾蘇加德隱秘的沖布勞繆克斯女公爵做了個手勢,後者會意的點了點頭,站在了屍體發火旁邊。

對這兩個同為亡靈的傢伙的小動作。屍體發火感覺到了,他也清楚克爾蘇加德和布勞繆克斯的意思,不過屍體發火併不在意。

他和他麾下的亡靈與克爾蘇加德和布勞繆克斯女公爵有很大的不同,前者算是馬龍的嫡系,而他們則是新來的。大巫妖對他們有所防備再是正常不過,誰讓他們的數量是如此之多,頗有喧賓奪主之勢。要是換了屍體發火是克爾蘇加德,他也會防備。

馬龍正要示意繼續議事。他的傳訊水晶亮了起來,傑斯有事要向他稟報。

「領主大人。卡洛琳伯爵到暴風城了,吉安娜政務官讓我帶她來找您。」

果然來了。

馬龍心中暗道一聲果然。

自從他決定將位面戰場上的亡靈帶走的時候就料到了卡洛琳會來暴風城,誰讓她與屍體發火的關係不一般呢。

瞟了瞟屍體發火,馬龍對這位新晉的天災大統領說道:「發火,法赫家族的當代家主卡洛琳來了,你要不要見一見?」

以前的屍體發火沒法同人類正常交流。自他被地獄的力量復活,成為地獄的奴隸的那一天起,數百年的時光里也就泰摩和馬龍可以同他交流。其實並非屍體發火以前不會說人話,而是地獄的力量在監視著他,防備著成為亡靈的人族戰士與敵人私丶通。亡靈們只能用亡靈語同其他生命體交流,錯非馬龍就職了死亡騎士,亡靈語成為了就職后的附贈品,他同樣無法與屍體發火溝通。

屍體發火沉默了好一會方才回答道:「反正都是要見面的,見見也好。」

早見遲見都要見,既然結果都一樣,那還不如早點見面,大家也好早些溝通,免得生出誤會來那就不好了。

從納克薩瑪斯中回到暴風城的馬龍剛看到卡洛琳,後者就迫不及待的問道:「馬龍,聽說你……」

話還沒有說完,卡洛琳的目光就落到了屍體發火身上,看到這個將身體隱藏在冰藍色鎧甲下的亡靈戰士,卡洛琳的話沒有再說下去。

馬龍偏了偏頭,他知道這裡自己不是主角,所以示意屍體發火說話。後者也沒有矯情,以低沉的聲音問道:「你是哪一房的子嗣?」

卡洛琳的身體輕微的顫抖兩下,她是在聽聞位面戰場出現異變,那漫山遍野的亡靈突然消失不見的消息才跑到暴風城來的。因為據她掌握的消息,在這之前馬龍進入了位面戰場,並且為了讓菲尼克斯同意打開位面戰場的傳送門馬龍不但在位面要塞等了大半天,還付出了不小的代價。有了這個情報,要推斷出位面戰場發生的事與馬龍有關並不困難。

只是推斷到與馬龍有關是一個情況,真正確定了又是另一回事,更為關鍵的是,馬龍進入位面戰場后究竟發生了,亡靈們為什麼消失,他們去了哪裡……等等情況除了當事人外,其他人現在是兩眼一抹黑,全然不知。卡洛琳來暴風城就是向馬龍詢問消息的,沒曾想她與馬龍還未說話,答案就已經有了。

「您……」卡洛琳深深的吸了口氣,穩住了心神后才說道,「先祖是艾尼.法赫,您的第五個兒子。」

「那個懦弱無能的廢物居然是你的先祖,這可真讓我意外。」

屍體發火一開口就噴,換了旁人這麼說自己的祖先卡洛琳定要讓他嘗嘗拳頭的滋味,可換做這位主兒的話她就只有捏著鼻子忍了。雖說以前她恨不得將屍體發火從這個世界上抹去,但那是有原因的,畢竟沒人能忍受自己的先祖被敵人奴役,成為屠殺同族的劊子手。

馬龍翻了個白眼,屍體發火這個傢伙就不能說點好聽的?

瞧他說的是什麼話,居然說自己的兒子是廢物,想必這貨活著的時候也是個狼爸。

看了看卡洛琳,又瞟了瞟屍體發火,馬龍很自覺的走到了一旁,把空間留給了他們。人家祖孫輩一家子有話說,他插在中間也不是個事。與其做電燈泡讓人嫌棄,倒不如知情識趣的走開來得好。

好在卡洛琳和屍體發火都不是什麼多話的人,兩人之間的談話並沒有持續多久,大約過了一刻鐘的時間屍體發火就向馬龍示意,讓他過去。

「卡洛琳,很久不見了,再次見到我你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馬龍人還未到,聲音就先傳了過去。


卡洛琳聞言白了他一眼,馬龍弄出那麼大的動靜來驚的確是有了,特別是看到屍體發火的那一刻,在與屍體發火談話過後喜也有了,不過這樣的驚喜卡洛琳寧願少發生,因為這太考驗人的心臟承受力了。


馬龍可不覺得自己的做法有什麼問題,卡洛琳的白眼他受得莫名其妙。

感情我把你老祖宗從地獄的奴役中解放出來,幫他脫離苦海,就得到你一記白眼啊。你不但不感激我,還送我一對衛生球,我這是費力不討好,比竇娥還冤吶。

「卡洛琳,相信你也知道了,位面戰場上那些被地獄奴役的人族戰士的亡靈今後不會再出現,我已經通過某種儀式讓這些亡靈成為了我們的人。不但是發火大統領他們這些已經存在的亡靈,就算以後誕生的人族亡靈也會成為我們的一份子,因為這些亡靈不再是地獄力量能轉換得了的,在規則的作用下他們自另一個位面誕生,而我則擁有唯一的能將他們召喚到這個世界的能力。」

以位面意志對抗位面意志,在位面戰場這種不屬於任何位面的位面裂隙中,作為被轉換的對象,屍體發火他們的意願會被放大無數倍,成為左右結果的關鍵。很明顯,在對抗惡魔的戰爭中戰死的人類戰死是不願意被地獄所奴役,他們會選擇與庇護所世界沒有利益衝突的艾澤拉斯,然後再響應馬龍的召喚以亡靈的身份來到庇護所,重新加入到對抗惡魔的戰爭里。

其實不用馬龍多做解釋,卡洛琳在同屍體發火交談的時候就得到了這些訊息,這個消息讓卡洛琳輕鬆了許多。沒人願意將刀劍對準自己的戰友,更沒有人願意在自己戰死之後被敵人奴役,成為敵人入侵自己家園的幫凶。馬龍這麼做無論出於何種目的,卡洛琳都要感謝他,因為他幫助庇護所世界的人類解決了困擾在他們心頭數百上千年的大難題。

卡洛琳看著馬龍,過了好半晌才開口道:「我現在相信你有能力反攻地獄了。」(未完待續。。) 什麼叫你現在相信了,感情以前你是不相信的,真以為我說的反攻地獄是在吹牛,像這麼大的事我能逗你玩?

馬龍被卡洛琳噎了個夠嗆。

這熊孩子,真該讓你的祖宗教你怎麼做人。

在心裡吐槽了一句,在實際行動上馬龍可沒這麼不著調。卡洛琳來了暴風城,這樣正好,他可以借著這個機會與卡洛琳商議合作的具體細節。相信有了屍體發火和他手下的那批亡靈戰士,卡洛琳對馬龍的能力會更有信心,對暴風領能否撐得住來自血色荊棘鳥家族的明槍暗箭再無半點疑問。

看到了暴風領的實力,了解了這個在世人的觀念中依舊是貧瘠落後的土地擁有怎樣恐怖的潛力后,卡洛琳自然清楚自己該做什麼樣的選擇。

郎有情,妾有意,**一點即著……好吧,其實真實的情況是馬龍和卡洛琳有著合作的意願,也有著共同的利益訴求,他們沒理由的不結盟。

法赫家族與暴風城,再捎帶上威斯特瑪那些渴望崛起的新貴族,這股力量之強大足以撼動王國的政局。相信在得到這個消息后,哪怕是最頑固的老牌貴族也不得不正視起這個聯盟來。

有了忌憚,他們行事時就不會那麼囂張,更不會明目張胆的對付馬龍,加上菲尼克斯一心想要王國穩定,至少在表面上會將雙方一視同仁,如此一來某些人想要正大光明的對付馬龍就行不通了,他們只能在暗地裡偷偷摸摸的搞小動作。想用陰謀詭計來對付馬龍,想要靠些上不得檯面的手段來阻礙暴風領的發展,馬龍對此嗤之以鼻,他會用事實告訴所有人。對他玩陰的不會有好下場。

由於有屍體發火守衛,以亡靈對生命能量的敏感,哪怕是高位英雄也無法順利的靠近,馬龍與卡洛琳商議了什麼,其內容外人完全無法得知。唯一能確定的就是,當卡洛琳離開時這位法赫家族的現任族長面帶笑容。顯然她與馬龍的談話十分順利。

幾乎是在卡洛琳到達暴風城的同時,她與馬龍接觸的消息就擺在了菲尼克斯的案頭。看著昔日的下屬與好姐妹在接觸,菲尼克斯的心情十分煩躁。

法赫家族的卡洛琳,一個擁有極強實力的老牌貴族,加之順利的吞併了國王港,不但解決了腹背受敵的困境,更擁有了一座繁華的大港口,本就是王國內屈指可數的頂級大貴族的他們更進一步。菲尼克斯觀其勢頭,法赫家族的卡洛琳大有取代血色荊棘鳥家族的趨勢。

看到這一幕。菲尼克斯禁不住想起了以前的自己。

在將李奧瑞克推翻前,菲尼克斯自己與王室的關係不正是如此?

在攻入崔斯特瑞姆之前,菲尼克斯是怎麼也沒想到自己最好的朋友會成為自己登上王位后的最大對手。

諷刺!

實在是太諷刺了。


想到以前兩人的親密無間,想到以前法赫家族與血色荊棘鳥家族聯手對抗王室,菲尼克斯連苦笑都笑不出來。

世事無常,不過如此。

馬龍可不清楚菲尼克斯的煩惱,哪怕他知道了也只能表示愛莫能助。自從菲尼克斯決定登基為王的那一刻開始,雙方就註定會由合作走向對抗。誰讓馬龍是割據一方的大軍閥大領主。而菲尼克斯則是王國的女王,雙方的利益有所衝突再所難免。

送走了卡洛琳。馬龍立刻回返納克薩瑪斯。

他之前同卡洛琳說的話可不是在吹牛,更不是在忽悠,只不過是掩蓋了一點小小的事實。這個被掩蓋的事實就是,召喚那些被轉化的亡靈並不需要馬龍親自動手,納克薩瑪斯自己就可以進行。前提是馬龍必須得配合克爾蘇加德,幫大巫妖建立一座大型的召喚法陣。只要為這座召喚法陣提供魔力,馬龍的亡靈大軍就可以源源不斷的進駐到納克薩瑪斯中。

比起有了動力就能全天候二十四小時工作不休的法陣來,親自去召喚這種事既費力又費時,還不討好。如果沒有別的辦法馬龍也就認了,有了替代之法。以他能偷懶就偷懶的性子,哪會讓自己那麼辛苦。


「法陣嘛,發明出來就是用的,有了召喚法陣為什麼還要手工操作,這不傻的嗎?」

站在即將啟動的召喚法陣前,馬龍如此說。

他這話倒是深得克爾蘇加德之心,大巫妖也持著同樣的觀點,若是辛辛苦苦弄出來的法陣不使用,那還研究它幹什麼?吃飽了沒事幹是不是?真要是閑得慌的話還不如找點有意義的事來做。

聽了馬龍的話后,克爾蘇加德贊同的點了點頭,說道:「主人說得對,我等辛苦鑽研魔法,耗費無數精力,為的是哪般?不就是為了讓魔法更實用,影響更深遠?像那些口口聲聲說著為了魔法的奧義,卻反對將研究成果用於實踐,這樣的人哪怕擁有再高深的魔法知識我也看不起他。我們是魔法師,不是空想家,沒有經過實踐的魔法理論上再完美又有何用?」

克爾蘇加德似乎是想到了什麼不愉快的事,少有的露出了憤慨之情。

對於他的經歷馬龍倒是了解不少,大巫妖的口中所說的學以致用,將魔法研究成功用於實踐,該不會就是他那缺陷多多的通靈術吧。

一想到克爾蘇加德弄出來的通靈術,馬龍就忍不住暗暗搖頭。

大巫妖弄出來的這玩意兒,表面上看起來很美,似乎能讓人擁有無盡的生命力,可以極大的延長人的壽命。但當他真正用於實踐時,那叫一個問題多多。看看當初這傢伙對巴羅夫家族所做的一切,看看相信了他的巴羅夫家族成員的凄慘下場,馬龍不難理解為什麼安東尼達斯等人會將這位**師給驅逐出了達拉然。要不是這樣,阿爾薩斯哪裡能誘惑到一位人類**師?

拍了拍克爾蘇加德的肩,馬龍說道:「老克啊,有毅力是件好事,人這一輩子不能沒追求。但當執著變成了執念時,那就未必了。有些東西錯了就是錯了,沒必要死不承認。」

克爾蘇加德為了研究他的通靈術,害了多少人?

這個數字多到他自己也數不過來,儘管他的魔法理論看上去很完美,但在實踐中卻是一敗塗地。

這說明了什麼?

說明克爾蘇加德的研究方向有誤,他所提出的魔法理論看上去很美,實際操作上卻無法實行。至少,不能在人類身上實行。

被馬龍這麼一說,克爾蘇加德的情緒也低落下來。經過了無數次失敗之後,他雖然摸出了點門道來,但也不能不承認自己當初的設想確實太不實際。

永生不死,這是神靈也未必能做到的事——畢竟強大如神靈也會有隕落的時候——遑論一介凡人?

「尊敬的主人,我承認我的研究方向有誤,一開始我就不該將它放在人類身上。」

克爾蘇加德的意思馬龍聽懂了,不該將研究方向放在人類身上,那麼將研究對象轉換一下,變成其他物種的話他的通靈術就未必行不通了。

看來克爾蘇加德還沒有死心。

馬龍對此倒是並不怎麼擔心,克爾蘇加德也說了,不該將研究方向放在人類身上,也就是說,他不會再拿人類來做實驗。只要保證了這一條,馬龍就不會阻止他的魔法實驗。


想想也的確是這樣,克爾蘇加德在加入天災軍團之初確實是抓了無數人類作為小白鼠,而到了後來他就沒那麼做了。看看納克薩瑪斯中的洛歐塞布和邁克斯納等非人類怪物,難道還不能說明克爾蘇加德的研究方向正在轉變?

「說到這個我倒是想起來了。」馬龍對克爾蘇加德問道,「老克,你當初用蜘蛛弄出了邁克斯納這樣的天災強者,那麼庇護所世界的野獸你也能做到嗎?」

將野獸改造,增強它們的能力,甚至於將野獸們的王變成足以與英雄生物對抗的強大變異怪物,這是克爾蘇加德曾經做到過的事,馬龍希望在庇護所世界克爾蘇加德也能辦到他在天災軍團中所達成的成就。

「這個不成問題,不過我需要時間。您是知道的,每個生物的構造都不相同,艾澤拉斯上的研究成功也不能直接拿到這個世界來,我必須得好好想想,找出他們的共同點后才能動手。」

說起自己曾經的輝煌來,哪怕是克爾蘇加德這樣的大巫妖也顯得十分得意。能與英雄生物對抗的巨型蜘蛛邁克斯納等經他之手改造出來的變異生物,戰鬥力之強曾讓無數與天災軍團為敵的強者頭疼,現在該輪到地獄位面的惡魔了。

「好吧,那我等你的消息,期待你的研究成果。」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