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臥槽,誰他媽手賤掐我!”

我怒聲的吼道,結果就是圍在門口的人全部都看向了我。

就連艾良言都是皺眉一臉嫌棄的表情看着我,又一次重複道:“麻煩精!”

向後退一點把我拉進他懷裏繼續向裏面走,這一個動作我還沒有反應過來,人羣裏就是一陣的轟動。

被他這麼一抱,就算是我神經大條,平時做事像個男生,可到底還是個女孩子,特別是在這麼多雙嫉妒的眼神下,我的臉刷的一下紅到了脖子根。

終於我們三個走出人羣,裏面是十幾個保安圍着人不讓進來。

我們進去後,我剛出了口濁氣,耳邊就聽見艾良言嫌棄的語氣。

“想的真多!”

說完轉身就往裏面走,我在後面瞪大了眼睛一陣無語!

這傢伙是上天專門來埋汰我的吧!

旁邊的尚卿卿也聽到了他的冷嘲熱諷,看我一副火氣快要上來的樣子,趕緊拉拉我的手輕聲勸道:“餘妖精,別生氣,別生氣,他可是警察,今天他還救了你呢,熄火,熄火!” 「嗯,可是那多麼的麻煩!我們去太祖的地方看看吧!這樣有什麼喜歡的可以讓你自己挑選是不是?」墨九狸笑眯眯的繼續教育女兒道。

洪荒來了 「好啊好啊!還是娘親說的對!」寶寶立即開心的笑著說道,小手卻是借著開心的時候,故意舉起來揮了揮,一些誰都看不到的粉沫,看似無意實則非常有目標的飄向了某一處。

然後,寶寶悄悄給自家娘親眨了眨眼,表示已經搞定了!墨九狸收到女兒的暗示,眼神看向之前墨辰雲看的地方……

開始那裡並沒有什麼變化,不過墨九狸一點也不擔心,她家女兒的藥粉,絕對是效果強悍的!不管暗處藏著的是人是獸,就是鬼也會被逼出來的……

墨辰雲和其餘幾人看到墨九狸的眼神,一直盯著某個地方看,墨辰雲剛想開口勸說墨九狸是找不到時……

就見原本空無一物的小院角落,忽然空氣扭曲了一下又一下,看起來非常的詭異。分明那是一個什麼都沒有的角落,可是偏偏此刻哪一處的空氣不斷的扭曲著……

彷彿裡面藏著什麼東西,出不來卻又很難受的樣子!

「寶寶,還要多久?」墨九狸有些不耐煩的問道。

「哎呦,娘親那傢伙好像實力不低,不過,馬上出來了!五,四,三,二,一!」隨著寶寶稚嫩的聲音,數完最後一個數字后。

「噗通……」

「嗷嗷……嗷嗷……」

幾道聲音同時響起,眾人看到扭曲的空氣終於撕開,裡面甩出一隻紅毛的怪鳥!這鳥長得大概有一米多高,渾身上下都是紅色的羽毛!

不過現在它身上的紅毛,已經所剩不多了,因為它的羽毛都掉落了滿地,要不是滿地的紅色羽毛,還真難知道它究竟是什麼東西。

此刻,這隻身上羽毛都要掉乾淨的大鳥,正躺在地上不斷的翻滾著,似乎非常難受的樣子……

「娘親,這丑鳥是什麼獸?」寶寶有些嫌棄的看著地上的鳥問道。

「我也不認得!」墨九狸看了半天無奈的說道。她確實不認得這鳥,看起來跟現代的公雞差不多,不過是長得大了些,究竟叫什麼名字,她還真的不清楚。

「這是?這東西怎麼會在這裡?」墨家四個老祖,看到大鳥出現的那一刻,就紛紛變了臉色。

墨辰雲和墨辰落,只是疑惑的看著忽然出現的怪物,對於這鳥他們兩人也沒有見過……

「墨小子,你何時知道這東西在這裡的?」墨家老祖回過神來,看向墨辰雲問道。

墨辰雲看了眼眾人,才開口說道:「我並不知道這裡有什麼東西!只是從10年前開始,我修鍊的時候偶爾總會感覺到,有一股若有似無的視線,在盯著我!

開始我並沒有當回事,而最近幾年這種被窺視的感覺格外明顯!我也是這一次突破紫玄時,才終於抓到那一抹視線來自那個角落的!老祖宗,這是什麼東西?」

墨九狸等人也看向四個老頭兒,看四人的表情就知道,他們是認得這鳥的!她也非常好奇,這種可以隱藏在空氣中,又監視自家三舅10年之久的,究竟是什麼呢?

「真是沒有想到啊!原來10年前他們就對我們墨家打了主意了!」墨家老祖看了眼眾人,然後抬起手,一道藍色的玄氣打在了地上翻滾的紅鳥身上。

片刻后,原本一米多高的紅毛大鳥,就在藍色玄氣的包裹下慢慢變小,最後變成了一隻巴掌大的小鳥!

墨家老祖將它用玄氣包裹著提到半空中,對著墨九狸問道:「丫頭,你可會馴獸?」

墨九狸點點頭,直接將手放在那鳥的頭上,不過幾個呼吸的時間,原本眼神狠辣瞪著眾人的紅鳥,就變得溫順無比,已然是被馴化了……

墨家老祖們和墨辰落兄弟兩人,看到墨九狸那風輕雲淡馴獸的樣子,都忍不住狠狠的抽了抽嘴角。

墨家老祖其實有辦法制服這紅鳥的,他不過就是隨口問了墨九狸一句罷了……

沒想到這丫頭不但會,而且馴獸的實力還這麼的彪悍,墨家老祖幾人心裡對墨九狸是又多了幾分喜愛,這才是他們墨家的後代啊……

其實,他們不知道的是,這還是墨九狸第一次馴獸呢!這馴獸也是在大爺器靈小書碎碎念后,丟給了她一本上古馴獸決后,她利用了幾天時間給學會的。

不過,因為墨九狸根本沒有遇到什麼看上眼的魔獸,也沒有契約的念頭!所以,這馴獸的事情她一直都沒幹過……

因此,剛才墨家老祖問她的時候,她便直接動手了,心裡還想著,這馴獸的功夫總算是有用了……

這要是被那些馴獸工會的人聽到,估計都要氣的吐血了!別人學都學不會的本事,到了她這裡,竟然只是經常用不上的玩意,她還能再囂張一點么……

而墨九狸在馴化完這隻紅鳥之後,也了解了它的一些基本的信息!此鳥名喚紅息,是一種非常特別的飛行魔獸……

紅息的天賦技能就是隱身和藏匿,就像墨辰雲雖然幾次察覺到了紅息的存在,卻一直找不到它的原因……

「丫頭,你應該已經知道這是什麼鳥了吧!」墨家老祖看著墨九狸道。

墨九狸點點頭,表示自己確實知道了一點……

「這鳥叫紅息,是飛行獸中比較特別的一種魔獸!它們生性聰明,嚮往自由,不喜歡跟人類契約。即便是已經馴化的紅息,在契約的過程中也不一定會成功,想要契約它們,必須要它們心甘情願才行!但是,它們會為了需要的一些資源,跟人類做交易,就是你給它一些好處,它為你做一些事情!紅息最擅長的就是隱身和藏匿,因此,許多人都會用它來監視自己的敵人……」墨家老祖解釋道。

「雖然你馴化了它,但是想要讓它說出我們想知的事情!還必須能夠讓它心甘情願,或者是能夠契約它才行!不然,它是不會開口的!」墨家老祖見墨九狸等人沒有說話,又繼續說道…… 被尚卿卿這麼一拉,我的理智才慢慢的回來,對,他是警察,就算他的嘴毒了一點,但是剛纔也去確實他救了我。

我深深的吐了兩口濁氣,跟着尚卿卿走上前去。

在餐廳東邊的餐廳,地上是一片一片的鮮血,那個阿姨已經斷了氣躺在滿是鮮血的地上,表情還是惡狠狠的樣子,眼神由之前的狠毒變得暗淡無光。

離她不遠處有兩隻還在往外面冒着鮮血的斷臂,還是半握着的姿勢。

我沒有害怕,只是看到地上破碎的碗盆還有那摔得細碎的腦漿有些噁心,倒是我旁邊的尚卿卿看到這種場景嚇的驚呼一聲,讓幾個人都看向了她。

弄得她有些不好意思,拉着我的手往我身後躲了躲。

幾個人看了我們兩個一眼,沒有在意,轉頭看向了地上的屍體。

我看了地上一遍之後,看了看艾良言:“怎麼了?”

爲什麼都是站在這裏不動。

艾良言只是斜着看了我一眼,還是他旁邊的警察看我疑惑的樣子,慢慢移到我旁邊低聲解釋道:“剛纔艾隊長解釋說在阿姨身體裏的鬼魂跑了,現在那些保安不准我餓們去追,只能在這裏等着這學校裏的領導過來解決一下這件事情,可是校長不知道怎麼回事,就是一直讓在這裏等着就是不過來,現在過一個教導主任,說什麼都是不知道。”

我後面聽着的尚卿卿也學着那個警察一樣小聲的問道:“那現在就在這裏乾等着嗎?那個校長要是一直不來,那我們就要一直等着嗎?”

那個警察做了個無奈的手勢,看見艾良言正在往我們這邊看,趕忙離我們兩個遠一點生怕因爲我們兩個遭殃一般。

我沒有阻止,轉頭對上了艾良言的視線,他只是看了一眼,就轉開了目光,對着旁邊剛纔和我們說話的那個警察側耳說了什麼,就看見那個警察朝我們這邊意味不明的看了一眼。

弄得我疑惑不解,艾良言那個毒舌對旁邊的警察說了什麼,他竟然用那樣的眼神朝我們這邊看,見我看他趕忙轉開了眼神,和那個教導主任一塊出去了。

艾良言卻像是看不見眼前那些骯髒的東西,坐在旁邊的椅子上託着下顎,眉頭微皺,不知道在想什麼。

沒過一會,我就看見外面幾個大腹便便的男人向我們快速的跑過來,其中好幾個都是氣喘吁吁的,拽着肥胖的身子在艾良言面前停下,還有幾個看到眼前的情況直接雙腿一軟倒在了地上。

我心裏無語,尼瑪!

那些整日在我們面前趾高氣揚的領導們竟然見到這個場景直接癱軟在了地上,身後尚卿卿竟然直接笑出了聲,我趕緊擋在了她面前,以免被那些平時高高在上的領導們看到。

這要是被這羣小肚雞腸的人看到,還不知道要怎麼折磨她呢。

我這麼一個動作也讓尚卿卿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趕忙憋住了,趴在我耳邊小聲說道:“餘妖精,你快看,你快看,最左邊的那個楊副校長,他坐在那一片已經溼了!”

我聽她這麼一說,有些驚訝,轉頭連忙看向尚卿卿說的那個人,艾瑪,還真是耶。

他屁股下面已經溼了一大片,還有往外延伸的架勢,門口的人羣中也有人看到,大聲尖叫的嘲笑道。

“哎,你們快看,楊校長被嚇尿了,他屁股下面溼了,溼了!”

隨着這一聲尖叫,不少的人都探着頭往他那邊看,隨後就是一連串的爆笑。

還帶着男生的口哨聲,一直響個不停。

楊校長的臉唰的一下紅到了脖子根,嘴顫了幾顫終於憋出來了幾個字:“你

···你們···你們他媽的都給我滾開!讓我在看見誰在這裏,我他媽開了誰!”

他這一聲喊得相當的激動,直接在整個餐廳都回響着他破了音的吼聲,隨後在外面人羣中又是一陣的爆笑,不少前面的人雖然笑着但是也怕被暴怒的楊校長記住了。往後面退了退。

其實其他幾個領導也沒有好的那裏去,只有年齡大一點的校長雙腿雖然發軟,但是還是扶着餐桌站穩,臉部表情相當的僵硬笑着說道:“艾警官,這···這是怎麼回事?”

說着手顫巍巍的指着地上一大片血跡。

艾良言竟然沒有被剛纔的鬨笑給打擾,被校長這麼一叫才反應過來,轉過頭面無表情的看着校長。

眨眼間,臉上就掛上了適當的微笑,嘴角上翹,外面不少的女生都激動的小聲尖叫着。

“李校長,你好,再次自我介紹一下,我是警察局的偵探隊長艾良言,不知道剛纔李校長是不是不記得我了,讓保安去請你竟然沒有請動你,是李校長太忙還是不給我面子呢?”

他的聲音溫潤如玉,沒有一絲一毫的質問和生氣,但是說的話還是毫不留情的毒辣。

這話一出,李校長的臉上立馬就浮現了一絲尷尬,臉上的笑意更加的僵硬。

“沒···沒,艾隊長開玩笑了,我···我哪敢忘了艾隊長你呀,我剛纔···剛纔是有些太忙,而且是保安沒有說清楚,沒有說清楚!”

艾良言卻沒有繼續聽他的解釋,指着地上恐怖的屍體說道:“我想要她的資料,李校長能幫助找出來嗎?”

李校長尷尬的笑笑,忙點頭附和道:“是···是,馬上就調出來!”

說完就趕忙對他旁邊站着的教導主任使了使眼色,那一直低着頭的教導主任沒有看見。

讓李校長直接急了,一腳踢在了那個教導主任的腿窩處,我就聽見撲通一聲。

低着頭的教導主任直愣愣的跪在了艾良言的腳下。

就連一向淡定自若的艾良言都微微愣了一下,以後臉色立馬黑了下來。

外面的人羣中又是一陣的爆笑。

我就看見李校長的臉色立馬變得鐵青,咬牙切齒的說道:“你傻愣的跪下幹什麼,趕快給我去調這死的女人是誰呀!”

那位教導主任才反應過來,起身就想往外跑,又被李校長攔住:“等一下!等會把食堂裏的人全部給我叫出來!”

卻被艾良言給打斷:“不用叫了,這裏的都死光了!”

他這話一出口,引起一片譁然!

我實在忍不住了,上前到艾良言旁邊小聲問道:“怎麼可能!這食堂裏可是有百十號人呢!怎麼可能全部死光,一個人都沒有!”

他擡頭看了我一眼,嘴角又掛起那虛僞的微笑。

這人!實在是太虛僞呀!可是又很聰明,我想不通只能無奈的過來問他。

“你想想,要是有人,發生這麼大的事情,怎麼可能沒有人出來瞧瞧,按照時間,他們應該有一部分人是昨天晚上死的。

之後的一部分是今天早上死的,現在有兩種情況就是要麼是這個人就是他們這裏面的人!那些鬼上了她的身,被發現了所以被殺!

另一種就是她不是這裏的人,可是需要這些人的腦漿,身體等等作爲食物,還有一部分或者給你或者他們吃了!”

說完用眼神指了指門口圍觀的人,還好這話聲音不大,只有我們兩個人聽的見。

不然這句話應該比剛纔楊副教授嚇得尿褲子和教導主任突然下跪更加引起譁然!

我不可思議的看着他,張了張嘴,只發出“不可能”三個字。

他卻不理會我,還是皺眉思考,眼睛瞄向了四周。

“你是怎麼知道這些的?”

我還是有些不敢相信,他根本就在那裏站了會,之後坐在椅子上就沒有動過,怎麼知道這些呢! 「哦?這麼說不契約它或者不讓它心甘情願,它是不會開口說話的?」墨九狸倒是沒有想到,這紅息還蠻有個性的呢。

「沒錯,這也算是紅息的特點之一吧!寧為玉碎不為瓦全!」墨家老祖無奈的說道,這紅息魔獸的性子也算是清高的!只是想到有些人,竟然從十年前就開始打他們墨家的主意了,讓他還是非常的鬱悶!

墨九狸看了看手上巴掌大,溫順無比的紅息鳥。果然安靜的不像話,卻是沒有開口說話的意思……

想到這裡,墨九狸看了眼自家女兒,還不等她說話,寶寶就嫌棄的說道:「娘親,我可不要契約它,這麼丑,還沒我的小白可愛呢!」

好吧,墨九狸也覺得紅息剛才的樣子,確實蠻丑的,隨即眼神掃了一眼其餘幾人,在幾人的注視下,墨九狸忽然做了一個極其彪悍的舉動……

她直接將手裡的紅息鳥給來了一個,紅鳥大翻身,讓它兩腿朝天的仰躺在她的手裡,然後往紅息的某處一看……

眾人見狀滿頭的黑線,都被墨九狸給雷到了。他們很想吼一句:「你丫的這麼看一隻鳥的性別真的好么?鳥也是有尊嚴的行么!」

就連已經被馴化的紅息,也是一陣惡寒的抖了抖身子,企圖用翅膀護住自己的貞操。奈何墨小姐想看,又豈會讓它礙事了……

在確定了紅息的公母之後,墨九狸眼神一轉落在了三舅墨辰雲的身上道:「三舅,你契約了它吧!」

在墨九狸說這話的同時,她驚訝的感覺到手裡的紅息,身體竟然微微有些發燙。墨九狸囧,不會是她想的那樣吧?這鳥難道對三舅日久生情了?墨九狸越發的覺得,自己剛才的做法太正確了……

雖然,看著幾個老頭兒的臉色,似乎這鳥是來監視三舅的!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她總覺得這鳥的來意似乎不只是監視呢……

「我?還是算了!我現在只想閉關修鍊,並不需要契約獸!」墨辰雲愣了一下拒絕道。

他說的是實話,他必須努力提升自己的實力!他只想修鍊,契約獸現在給他也是浪費……

墨九狸感覺到手中的紅息鳥,在聽到自家三舅的話后,身子微微一顫,墨她更加確定自己的猜測了。於是對著三舅直接霸道開口道:「三舅,就給你了!因為這裡就你能成功契約它!而且,我要知道它來這裡的目的,所以,你必須契約它!」

墨辰雲沒有想到墨九狸會這麼說,雖然他有些不想契約。不過因為對墨九狸的疼愛,還是讓他把拒絕墨九狸的話給吞了回去,最後只好點點頭答應了……

墨家幾個老祖也有些疑惑,為何墨九狸那麼確定這小子就能契約成功呢。墨家三老祖更是有些擔心的說道:「丫頭啊,要是契約失敗的話……」

「放心吧,有我在,不會失敗的!」墨九狸微微一笑的說道。

然後,直接將手裡的紅息鳥,遞給了墨辰雲。墨辰雲也沒有想太多,直接用玄氣劃破手指,一滴鮮血落在了紅息鳥的額頭……

緊接著一道紅色的契約光芒,將一人一鳥包裹在其中……

片刻后,契約的光芒消失,出現在眾人眼前的不再是一人一鳥,而是一對璧人……

沒錯,契約之後,原本的紅息鳥竟然直接化形成了一個紅衣的女子!

女子雙眸剪若秋水,眉不描而黛,眸光清澈明凈,一襲火紅色衣裳襯脫出她超凡脫塵的靈氣,美得如夢似幻!

就連墨九狸也不得不讚歎,這個世界的獸獸化形之後,果然是美極了……

「主人!」紅衣女子直接對著墨辰雲道,然後便站在了墨辰雲的身邊,不再說話。

除了墨九狸之外,其餘幾人半天才回過神來!就連墨家四位老祖也是唏噓不已,他們都聽說紅息一旦跟人契約,就會幻化成人形,沒有想到竟然是真的……

「娘親,沒想到這鳥長得很漂亮啊!」墨寶寶有些意外的說道。

「嗯,是很漂亮!」墨九狸不吝讚美道。

「九狸這是……」墨辰雲回過神來,有些無語的道。要是契約一隻鳥就算了,可怎麼忽然變成一個女人了呢。

「咦?三舅,難道你不知道紅息跟人類契約之後,就會自動化為人形么?」墨九狸故意調侃自家舅舅道。

墨辰雲很想昏倒,他怎麼可能知道啊!他今天都第一次見到和聽到這種魔獸好么,怎麼可能知道那麼多啊!這個九狸,分明知道他除了修鍊別的都不知道,還故意要他契約,真是……

墨九狸看著自家三舅俊臉微紅的窘迫樣子,和站在他身邊一臉清冷高傲的紅衣女子,越看越覺得非常般配。至於什麼一個是人一個是獸的,早就被她自動忽略了!只要是真愛,****神馬的都不是事啊啊啊啊……

「你可有名字?」墨九狸決定不再逗自家三舅了,還是來問正事的好。

紅衣女子沒有直接回答墨九狸的話,而是看向身邊的墨辰雲……

墨辰雲見狀知道已經契約的獸,再怎麼不滿意也是沒有辦法了。大不了以後就讓她待在契約空間裡面好了,於是看了眼自己的獸說道:「九狸問你什麼就說什麼,嗯……把你知道的都說出來!」說完直接不再理會自家的獸扭頭站在一邊去了,他需要一個人安靜一會兒……

紅衣女子看著墨辰雲只是眼神閃了閃,卻沒有說什麼,只是點點頭看向墨九狸說道:「我叫伊墨幽!」

「你為何來到墨家,為何守在我三舅的身邊十年?」墨九狸開門見山直接問道。

「是你娘親墨綵衣要我留在他的身邊,保護他還有等你回來!」伊墨幽態度依舊清冷,簡單的說道。

不過她看著墨九狸的目光,卻是帶著幾分柔情,幾分懷念,彷彿透過墨九狸在看另外一個女人。

墨九狸從她的眼神中,知道她說的是真話!她透過自己在看的人,應該是自己的娘親。她想過很多種這隻紅息的來歷,唯一沒有想到的,竟然是自家娘親留在三舅身邊的……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