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救人,也不是完全沒可能,但很難,最起碼張青峰覺得無法做到。

按照以前的經歷判斷,想要拯救被x物質感染的人,只有兩種方法:一是找到類似肥遺肉之類的東西,那玩意包治百病,這種程度的感染,一口肥遺肉絕對除根兒!

但找那玩意難度不亞於找到七顆龍珠,所以想都甭想了。

二是找到感染源,也就是蘊含x物質的東西,然後送去日本的實驗室,也許能做出疫苗來。

但這個方法也不現實,一是路太遠,隔著半個地球呢;二是x物質每樣都不同,並非找到感染源就一定能做出疫苗來的;最主要時間有限,如果張青峰判斷沒錯的話,24小時后,即便有疫苗,他們也沒救了。

因為安琳說過,x物質完全融入人體需要24小時,所以拖過24小時,這些人即便不立刻自燃,也屬於晚期了,區別就是魂力高的能多活幾個月,但早晚死路一條。

當然,這些只是他的推斷,但他覺得,最多也就是時間上的差異,結果不會錯。

倆人說話聲音不大,但其他人還是聽見了,阿雅沒出聲,柳夢瑤卻說:「你們想逃出去?能不能帶我一個?」

張青峰無可無不可的說:「想來就來吧。」

邊找合適的下水道入口,張青峰邊開始思考這次事件的經過。

毫無疑問,這次肯定還是和某種「x物質」有關,但這次的「x物質」卻很是奇特,跟他們前幾次見過的完全不同。

簡單說就是被感染后發作的方式,不是直接變異,而是使人自燃,而且產生的變異怪物也很奇怪,居然是一群不會主動攻擊的蝴蝶,只要不惹它們,它們就毫無攻擊性,只會自顧的鑽入地下,不知飛哪兒去了……

但要是招惹了它們,它們就會立刻產生攻擊性,方式是變成火蝴蝶將人引燃,而被火蝴蝶引燃的人,則會變異成喜歡抓斷人脖子放血的血屍怪。

這種異變比以前遇到過的複雜多了,完全想不通是什麼原理……

正想著,大廳方向隱隱又傳來一陣廣播,是法語,而在廣播響起后,一群女模都面露喜色,有幾個甚至歡呼雀躍,大廳中也隱隱傳來歡呼聲!

所有人絕望的情緒瞬間被一掃而空!

張青峰納悶:「剛那廣播說什麼了?難道真找到七顆龍珠了?」

阿雅也面帶喜色,說:「外面的人說會送進來一些成人雜誌和床上用品,包括安全套和潤滑油之類的,我們要不要去取一些?」

張青峰有些斯巴達:「就這?然後就士氣大振了?」

柳夢瑤趕忙說:「阿雅在開玩笑,他們說警方正在努力尋找解決自燃的方案,gign已經出動,一個叫巴斯德的生物學家也已經率領他的小組趕來這裡,讓我們不要慌,凌晨之前一定會找到解決辦法的。」

張青峰問:「巴斯德是什麼人?很厲害嗎?」

柳夢瑤不知道,一個法國模特用英語說:「巴斯德是法蘭西……不,是全世界最頂尖的微生物專家,cnrs微生物部門的首席生物學家,哦,cnrs就是法國國家科研中心的簡稱。所以如果有人能救我們,那麼一定是巴斯德博士!」邊說邊一臉激動。

龐大海嗤道:「巴斯德算哪棵蔥?x物質全世界都沒轍,法國佬有個屁轍!」

這貨為了顯示存在感,嘴又開始沒把門的了,好在他說的是漢語,沒幾個人能聽得懂。

張青峰趕忙瞪他:「別瞎說!」


果然,一聽龐大海的話,柳夢瑤疑道:「x物質?那是什麼?你們是不是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張青峰只能裝糊塗:「x嗎,初中生都知道的,未知數嘛!我們這是軍事用語,x物質就代表未知物質!」

柳夢瑤不信:「不對,你們肯定知道什麼!」

龐大海想將功贖罪,趕忙介面道:「真不知道,我們就是被阿雅糊弄來的,就是想看看長腿大洋馬。既然法國專家已經來了,你們也沒必要緊跟著我倆了!咱們塞古德拜吧!誒,瘋子,永別英語是古德拜不?」

永別你妹!你丫能別在不該認真的時候認真嗎?

張青峰氣的恨不得踹他一腳,趕忙說:「再見就說再見,古德拜就是再見,就是咱們有緣下次再相見的意思……諸位美女趕緊去大廳等著專家吧,估計警察一會兒也該進來了,我們哥倆就不跟你們去搶vip通道了,咱們青山不改綠水長流,日後相見再續前緣。」

邊說邊拽著龐大海往後走,一拐彎就準備開溜。

走了沒多遠,卻發現其他妹子都走了,阿雅和柳夢瑤卻又跟上來了。

張青峰文:「兩位美女還有啥事兒?」

柳夢瑤說:「你們肯定在隱瞞什麼,不說清楚甭想甩了我。」

張青峰說:「我們能知道啥啊,人家世界級的專家都來了,你們得相信科學!」

柳夢瑤說:「那你給我用科學解釋一下,外面那些人都是怎麼死的?還有,你手上的傷、還有那胖子肚子上的傷為什麼好的這麼快?難道吃了仙豆了?還是說你倆其實是那美剋星人?」

張青峰被憋住,半晌,吐槽一句:「女人太聰明小心嫁不出去!」

柳夢瑤說:「這就不用你操心了,反正我們決定相信你,身為中國人,被磚家坑的還不夠多麼?」 張青峰垂死掙扎:「外國專家還是比較可信的。」

柳夢瑤說:「我這人愛國,不崇洋媚外,寧可被本國漢子坑,也絕不騎外國流氓。」

阿雅也說道:「因為我能聽懂漢語,所以我能聽出來,你們肯定知道這次事件的緣由。而且你們兩個的眼神讓我覺得很害怕!也許你們自己沒感覺,但你們兩個看我們的眼神充滿了憐憫,就好像在看一群垂死之人!我不想死,尤其不想不明不白的死,所以即便你們不想救我們,但也應該告訴我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張青峰驚愕,指著自己臉問龐大海:「我表情有那麼明顯嗎?」

龐大海還沒說話,柳夢瑤和阿雅不約而同一指龐大海:「是他明顯!而且他說過很多容易讓人起疑的話。」

張青峰踹了龐大海一腳:「就你這張碎嘴,不說話能憋死是不?」

然後對兩女說:「不是我們想隱瞞,是說了你們也不信,而且有些事也不能說,因為你們畢竟都是守法公民,我倆卻不是啥好人。這麼說吧,我們倆現在要辦的事兒估計也跟這有關,如果能幫你們解掉感染的話,肯定會幫的。」

柳夢瑤興奮:「我怎麼有點這個殺手不太冷的感覺呢!」

阿雅也是眼睛一亮:「感染?你們果然知道自燃到底是怎麼回事!」

龐大海在一邊落井下石:「看看,你也說錯話了吧?」

張青峰矢口否認:「你聽錯了,我啥都沒說!」

柳夢瑤一舉手機:「我都錄下來了,雖然你沒明著說,但警察肯定能聽出端倪的,已經死了這麼多人,到時候法國警察肯定會死揪著你們不放!你要把我們甩了我就去舉報。」


張青峰一愕,緊接著大怒:「呦呵!威脅我是不?你就不怕我殺人滅口?還是先奸后殺!」

柳夢瑤胸一挺:「你都說了,我們死定了,還怕啥啊?再說誰奸誰還不一定呢!」

龐大海也落井下石:「你一童子雞就別拿這威脅人了。」

兩女聞言眼神兒古怪,上下打量張青峰。

張青峰頓時無奈:「你們想聽,那我就說說,你先把錄音關了。事先說好,我說的離譜你們不信可別怪我,更不能拿著錄音去舉報我們!」

柳夢瑤收起手機點點頭:「看吧。」

張青峰:「看……得,簡單說吧,你們體內被一種東西寄生了,就是大海之前所說的『x物質』,這就是一概稱,實際成分我們也不太清楚的,所以也別追問。不過這種東西現代醫學無法檢測出來,而且超過24小時就會徹底被人體吸收,所以我們才會認為你們沒救了,因為x物質這玩意兒,確實挺不好解的。」

柳夢瑤問:「你意思是說,那慕斯林引爆的炸彈,其實就是一擴散x物質的生化武器?」

張青峰點頭:「嗯,可以這麼理解。」

阿雅問:「那你們兩個為什麼沒事?」

身為受害者,她們顯然更關心這個問題,畢竟誰都不想死。

張青峰說:「我們倆天賦異稟,自幼習武,分別練的是少林童子功和葵花寶典,功力渾厚爐火純青,要不然我為啥不敢破身啊……」

龐大海正在一邊點頭呢,想了一下才醒過悶兒來,大怒:「你丫才練葵花寶典!要不要驗貨?」作勢就要脫褲子。

張青峰趕忙說:「其實你練的是九陽神功行了吧?別動不動耍流氓,有外國友人呢,注意點國際形象!」

柳夢瑤說:「你能不能別扯淡了?告訴我們活命的方法有那麼難嗎?」

張青峰無奈道:「不是不說,是確實沒啥法兒,我們倆屬於特殊情況,無法複製。至於其他方式,有種動物叫肥遺,它的肉可以解除感染,就是不太好找。」

龐大海說:「哪是不好找啊,比『onepiece』都難……」

張青峰說:「我說你能不能別打消人積極性?咱們一介草民找不到,這兩位可都是世界名模,有錢有勢,沒準兒發個朋友圈弄來的肥遺都能擺個百雞宴了。」

倆人這麼一說,柳夢瑤和阿雅再遲鈍也能聽出來「肥遺肉」有多難找了,柳夢瑤又問:「那就沒有其他辦法?」


張青峰嘆了口氣,決定還是給她們一線希望:「也許有,但很難,找到蘊含x物質的感染源,然後送去東京大學的生物實驗室,他們也許能製作出疫苗來,但時間有限,所以還是很難……」

阿雅想了一下,說:「那就去找吧。你們兩位是不是也要找這東西?」

張青峰說:「其實不是,但我們暫時打算先去找找看,因為我們來這裡的目的是找一個人,但這人失蹤了,所以我們覺得也許跟x物質有關。說白了就是瞎貓撞死耗子呢,因為沒別的線索。」

阿雅說:「那請你們帶我一起去,我不想死,所以我可以答應你們的任何條件!」

柳夢瑤也在一旁點頭:「我也是。」

張青峰一臉為難,說:「我不是嚇唬你們啊,x物質周圍必定有被其感染的怪物的,弄死個把人不比捻死個螞蟻難多少,這蝴蝶和血屍都是小兒科,到時候我們倆肯定自顧不暇,別說照顧你們了,帶你們去就是送死。還不如安心在外面等著,我們真要能找到那東西,肯定會幫你們聯繫製作疫苗的。」

他這話也就是個安慰作用,自己都不信的,先不說這次蘊含x物質的東西到底是不是在巴黎地下,就算真在,肯定也不是那麼容易能拿到手的,就沖趙軍他們一群驅魔人都失手了,就能知道這東西有多危險!

阿雅想了想,搖頭道:「不是我不相信你們,但我不想把自己的命運交到別人手裡,真要死在裡面,也是我自己選的。如果你們能幫我,我願意付出一切,我的人,和全部財產,都是你們的,不論成功失敗!」

柳夢瑤也說:「我也是……」隨即臉一垮:「不過能不能讓我給父母留點兒養老錢啊,他們把我養這麼大也不容易……」邊說邊抱著張青峰胳膊亂晃。

張青峰還是不想帶倆累贅,勸道:「說實話啊,你們有錢不如想辦法儘快找肥遺肉去,那玩意兒還沒24小時限制,只要還沒死,吃了立馬解。」

阿雅十分有主見:「兩種方法都不能放棄,先去找你們所說的感染源,等離開這裡手機有信號了,我就馬上聯繫經紀人,包下一架最快的飛機,隨時準備飛往日本。」

柳夢瑤趕忙介面:「花費算我一半兒!」

張青峰一看,這累贅是徹底甩不掉了,無奈道:「得,那就走吧!」

龐大海咧著大嘴一摟阿雅:「嘿嘿嘿嘿,從今往後你就是海爺的人了……放心,海爺我求色不求財!吃軟飯的事兒海爺我幹不了!」

阿雅眼中閃過一絲厭惡,不過她隱藏的好,沒人看見。

既然要走,就不能再磨蹭了,阿雅和柳夢瑤先去後台找了兩身輕便的運動服,鞋也換成便於行動的平底鞋,張青峰和龐大海總算從身高上找回了一些自信。

然後四人找到一處下水道入口,這裡的下水道都是古董,花崗石雕刻的石質地漏,一米見方,足有數百斤,還被石楔固定著。

不過架不住張青峰和龐大海一身蠻力,直接上演暴力拆卸,將古董地漏直接砸碎,龐大海還振振有詞:爺們這也算為國爭光了,總算把圓明園丟的份兒找回來點……

然後張青峰和龐大海一前一後,護著倆女人進入下水道。

他們選擇的下水道是有蝴蝶飛進的,那些蝴蝶也不是見下水道就鑽,而是有選擇的,直到進到裡面,張青峰才發現蝴蝶飛進的下水道都是早已被廢棄的古下水道,也就是說都是19世紀以前的,內部全部由大塊兒的花崗岩砌成,雖然廢棄上百年,但依舊堅固無比。

既然是廢棄的下水道,所以裡面並沒有多少水,當然也沒光,好在張青峰和龐大海早有準備,之前搜刮保安槍支的時候拿了幾根手電筒,小巧的戰術手電筒只有一掌大,照明範圍也就十來米,但總比兩眼一抹黑強。

下去后先是一段低矮的支水道,一米來高,只能貓著腰走,好在走了幾十米后就是主水道,主水道就寬敞多了,高足有五六米,寬有六七米,頂的上一雙車道了。

剛下去,不遠處一個黑影「嗖」的一下躥了過去,柳夢瑤驚叫一聲,牢牢抱住張青峰,豐滿的胸部毫不客氣的壓在他胳膊上,超模走秀基本沒穿bra的,隔著衣服都能感覺到彈性極佳,絕對原生態,張青峰頓時有些激動,趕忙平復了一下心情,說:「就一老鼠,能別大驚小怪不?」

柳夢瑤理直氣壯:「女人怕老鼠不挺正常嗎?」

張青峰其實也沒看清,好像是只老鼠,不過個頭似乎有些離譜了,居然有一尺來長,嘴裡似乎還叼著個什麼東西,好像是什麼動物的屍體。

估計是這地方老鼠沒天敵,活得久了個頭大點兒也正常,他也沒在意。

舉著手電筒仔細照了照周圍,周圍分支岔道眾多,幾乎是隔著幾米就是一個岔道,用四通八達來形容也毫不過分,這讓張青峰很是頭疼。

他原本的打算就是下來後跟著那些蝴蝶,看看它們去哪兒的,但下來之後卻發現這想法不太現實,本來步兵追空軍就難,對方還帶隱身色的,這些下水道中的岔道還高低錯落,根本沒法全速行動,想跟上一群會飛的蟲子,根本沒戲。

不過既然下來了,也只能見步行步了,當然,當務之急是先找個出口,把倆妹子忽悠出去,免得她倆礙手礙腳。

走了沒幾步,張青峰就看到前面有一坨黃色的油膩,仔細一看頓時嚇了一跳:蠟屍?這裡怎麼還會有這種東西的?難道這廢下水道里還有活人?

不過馬上他又察覺這具蠟屍似乎不是人類的,因為姿勢太彆扭,體型也比人類小,大概就是個高一米五左右的三角形,還有就是這具蠟屍周圍的地上也密密麻麻鋪了一層屍蠟。,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