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黃泉寶藏內的重寶,對所有人都有無法衡量的吸引力。

但對白小鳳而言,活着纔是首要,活着纔是王道!

想明白後,白小鳳便掛了電話。

……

三亞,海邊度假酒店的房間中。

嘩啦。

窗簾打開,外邊沙灘上明亮的燈光晃動着,人潮洶涌。

對於這樣的度假聖地,即便是夜晚,也依舊無法沉靜下來。

“怎麼?那些三點式小妮子,有老孃好看了?”身後,一道埋怨的聲音響起。

和尚淡然一笑,吧嗒抽了一口煙桿,道:“阿彌陀佛,貧僧不過抽一支事後煙而已。”

說着,他仰頭望向漫天繁星的夜空,目光深邃起來:“風起雲涌,風雲際會,這天,終於變了呢。龍騰九霄,亦或龍沉九幽,就看小鳳能不能紅塵中索到這一道機緣了。”

“你在擔心小鳳?” 官場先鋒 婦人道,“既然擔心,爲什麼還帶着老孃在這瞎晃,你還不如回去幫他?”

“嘿嘿……”和尚咧嘴一笑,吐出一口濃煙:“紅塵三百丈,人生百十年,貧僧該最後浪一把了。另外,小鳳跟着貧僧十八年,都解決不了鬼王封印,如今才入凡塵多長時間?機緣便是出現?這紅塵機緣,因果共存,貧僧此時回去,便是壞了因果,壞了紅塵,這點,你懂吧?”

“懂,老孃自然是懂了,不過……”身後的婦人停頓了一下,忽然笑了起來:“人家想要摘星星呢。”

“唉……”和尚無奈地擡手錘了錘腰間:“貧僧這腰子啊,真滴要掏空了,舉高高就舉高高,說成摘星星,這麼文藝幹嘛?”

說完,和尚抖掉了煙桿裏的菸灰,拉起窗簾,轉身,走向牀榻。

昏黃的燈光下,透過窗簾。

能清晰地看到,那道人影,佝僂、緩慢,彷彿……身體被掏空。

……

十萬大山深處。

羣山峻嶺,毒障橫行。

月夜下,山林中一片死靜,鳥語蟲鳴充斥其中。

一座山巔之上,夜風習習。

月光照下,一個人影站在懸崖邊上。

風吹起了他的長袍,蕭瑟而又肅殺。

懸崖四周,一片死靜,連蟲鳴鳥叫都消失不見。

嗡!

忽然,那人身後空中突然閃爍起紫色幽光,無比妖異。

突兀的,磅礴如潮的陰氣涌現出來,圍繞着紫色幽光形成了一個風旋,直衝天際。

一道眉心跳動着紫色魂火的鬼影緩緩顯露出來。

咔咔……

隨着鬼影顯露,凌冽磅礴的陰氣瞬間將他身下的岩石凍出了一層厚厚的冰層。

一出現,鬼影便是跪在了地上雙手一抱拳,恭敬道:“尊主,一切很順利。”

“試探結果如何?” 嫡女重生之傾國驚世妃 人影站在懸崖邊上,眺望着遠處的羣山峻嶺,聲音充滿磁性。

“正如情報所說,七大世家八大宗門勢力,確實存有殘片,不過我們的代價也付出的很慘重。”鬼影恭敬道,後邊的語氣有些低沉。

“最慘不過全死了而已。”男人笑了笑:“無妨的,這點代價一點都不重的,幾個藍紫色魂火的鬼王而已,你知道的,我們,最不缺的便是這些鬼王了。”

“屬下明白。”鬼影應道。

對於他們鬼盟而言,十幾個鬼王,確實不值一提。

事實上,派出去的那些鬼王,也是出於試探而已,但,無一例外,那些勢力太過強大,最終被發現,全都魂飛魄散。

“洪荒教那邊呢?”男人繼續問道。

鬼影眉心上的魂火跳動了幾下,沉聲道:“啓稟尊主,失敗了,洪荒教此次不知出了什麼變故,教內守衛極爲森嚴,我們派出的紫色魂火巔峯的鬼王,連洪荒教的大門都沒進入,便是被發現,然後魂飛魄散了。”

“哼哼……有點意思。”男人笑了笑,彷彿再大的事情,也不足以引起他情緒的變化,“洪荒教此次怕是要有大動作了呢,洪教和荒教是要合併了嗎?嗯,有這個可能。

不過,應該沒那麼容易吧?洪教荒教本身就比那些廢物世家宗門更守衛森嚴,失敗了也在情理之中。他們那麼大的勢力,若是沒有殘片,纔怪了呢。”

頓了頓,男人又說:“既然確定了那些廢物世家宗門都有殘片存在,那後續,便讓那些廢物全交出來,他們,不配擁有。”

男人又想到了什麼,道:“對了!那個天師聯盟真龍天驕令第一名的試探結果呢?”

話音剛落。

跪在地上的鬼影眉心魂火猛然跳動了幾下,卻沉默了下來。

“說啊!”男人聲音有些冷。

鬼影顫抖了幾下,抱拳道:“啓稟尊主,那人,是個變數。”

“什麼意思?”男人問。

“派去的藍色魂火鬼王並沒有和那小子硬碰,但他身爲第一名,應該確實在他身上。”

頓了頓,鬼影眉心魂火跳動的越發劇烈了,他聲音顫抖,恐懼道:“不過,那位鬼王,也魂飛魄散了,那小子身邊有個女鬼,很厲害,橙色魂火的實力,卻將那鬼王殺掉了。”

“什麼?!”

男人身軀一震,顯然沒料到是這種結果。

鬼影忙一揮手,登時大片陰氣朝着男人面前的空中飛去,構造出了一副影像,他說:“這是那位鬼王臨死前,以陰氣凝聚傳送回來的圖像。”

畫面中,正是豆豆吞噬藍色魂火鬼王的過程。

男人靜靜看完,揹負在身後的雙手漸漸地緊握成拳頭:“有點意思,有點意思呢。”

他聲音一下子冰冷下來:“此子先不管吧,抓緊時間拿到那些廢物世家宗門手裏的殘片,下邊那些大老爺們等不及了,不先給他們點成績,就麻煩了。” 白小鳳就醒了過來。

他查看了一下豆豆和皮皮的傷勢。

豆豆除了還在昏睡外,完全沒有一點受傷的樣子。

而皮皮的傷勢也穩定住了,吸納了一夜陰氣,也恢復了不少,恢復速度讓白小鳳有些咋舌,不愧是蛟龍鬼呢。

檢查完後,白小鳳給陳靈兒打了個電話。

電話剛一接通,那邊就響起陳靈兒有些幽怨地聲音:“這麼多天了,你好意思打電話了?我還以爲你人間蒸發了呢。”

白小鳳嘿嘿一笑:“我這不是去了帝都一趟麼,你現在有時間沒,我請你吃飯呀。”

“哼,算你識相,我正好沒吃早餐呢。”陳靈兒的話算是答應了下來。

……

一小時後。

精心打扮的陳靈兒,看着飯桌上的菜餚,一臉無奈地說:“其實,我們只是吃個早餐而已的,不用這麼麻煩的。”

“那怎麼行?”白小鳳擺擺手,“爲了表達我的誠意,當然得請頓好的了。”

雙向暗戀 “可我,吃不下。”陳靈兒繼續一臉無奈。

“菜不和胃口?”白小鳳反應過來,大手一揮,豪氣道:“那再點幾個菜,你喜歡吃啥儘管點,別跟我客氣。”

陳靈兒嚇了一跳,忙叫住了白小鳳:“等等,這不是菜的問題。”

“那是因爲啥?”白小鳳眼珠子一轉:“病了?沒事,本大爺治病也是有一手的,來,把衣服脫了,我摸摸。”

“……”陳靈兒。

她好氣哦。

這傢伙,到底是治病還是耍流氓,當本小姐心裏沒數麼?

想着,她決定開門見山了。

深吸一口氣,陳靈兒道:“誰請人吃早餐是請人吃火鍋的啊?還是牛油特辣鍋,你是不想讓我好了麼?”

看着面前沸騰油亮的鍋底,濃煙升騰而起,空氣中還瀰漫着一股濃郁的火鍋香味。

陳靈兒覺得有些方了。

爲了和這傢伙吃一頓早餐,她可是花了將近一個小時時間精心打扮呢。

香奈兒的長裙,卡地亞的項鍊首飾……現在,全被火鍋味給糟蹋了啊。

更關鍵的是,誰早上請人吃火鍋的啊?

來之前,她甚至想過白小鳳帶她去路邊攤吃頓油條包子,但她也不排斥,畢竟從小到大很少有這樣的經歷。

WWW ▪тt kán ▪C○

再說了,和白小鳳一起吃油條包子,她覺得也挺不錯的。

可請吃牛油火鍋,就真的很過分了哦喂!

這傢伙不知道早上都要吃點清淡的麼?

吃這麼油膩巨辣的食物,他怕是想當菊花向日葵吧?

白小鳳一怔,撓撓頭:“啊?早餐不能吃火鍋麼?爲了請你這頓飯,我可是下了血本了呢,好幾百塊呢。”

白小鳳一陣鬱悶,以前在村裏的時候。

老村長每次張羅着和他媳婦兒吃火鍋的事,要是話傳出去了,肯定會引得那些小媳婦兒羨慕的眼睛發亮。

所以潛意識裏,白小鳳覺得請人吃火鍋這樣的大餐,已經是很高規格了。

但沒想到,陳靈兒竟然是這樣的反應。

陳靈兒擡起白皙的右手,揉了揉發脹的腦門,她忽然想到了一個問題,問道:“對了,你以前是不是請女孩吃早餐,也請的是牛油火鍋?”

白小鳳一愣,搖搖頭:“沒呢,你是第一次。”

陳靈兒目光一閃,俏臉上浮現一抹緋紅,一下子有些小竊喜起來。

再走那青 但,緊跟着,白小鳳又說:“不過每次我確實有這個想法的,不僅是早餐,還有午餐和晚餐呢,可那些小姐姐都不願意呢,真是沒見識,火鍋這麼高的規格,一頓好幾百呢,竟然還不願意。”

“……”陳靈兒。

她就感覺白小鳳這話如同一盆涼水,劈頭蓋臉澆了下來,透心涼,心飛揚呢。

恍惚間,陳靈兒有些明悟了。

她無語地看着白小鳳,這傢伙,不是泡不到女朋友,是真*【憑實力單身】呢!

男女約會第一次吃飯,就奔着火鍋走,這完全是不想好了呢。

不知道火鍋味很大麼?

不知道辣椒的殺傷力,很勁爆的麼?

還高規格?幾百塊呢?

陳靈兒有種提醒白小鳳的衝動:你好歹是幾十億身家的男人了,一頓火鍋就算高規格了,你讓那些人怎麼想?

想着,陳靈兒決定提醒一下白小鳳,不是本小姐不願意,是大早上吃這麼辛辣的火鍋,真的遭不住呀。

她緩緩說道:“白小鳳,你怕是對約女孩子吃飯,有什麼誤會吧?”

“誤會啥了?”白小鳳一臉茫然:“我跟你說喲,就吃火鍋這事,以前在山裏的時候,我用存了好幾年的私房錢弄了一桌火鍋,想請我們村的村花小翠吃一頓呢,順帶追一下她的,可結果她上來就說我是個好人,你說搞笑不搞笑?”

啪!

陳靈兒一巴掌拍在腦門上,腦殼痛,真的很痛。

她深吸了一口氣,放棄了提醒白小鳳的想法。

然後,重重地點頭:“搞笑!”

“死混蛋不開竅,本小姐有朝一日一定能讓你開竅的,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正確約女孩子吃飯第一步!”

這是陳靈兒心裏的想法。

緊跟着,她問白小鳳:“說吧,你叫我出來,到底爲了什麼事?”

開玩笑!

她可不認爲面前這死混蛋難得開一次竅,會僅僅是單純的請她吃飯。

重生八零我養大了世界首富 雖然開的竅有點跑偏,吃的是火鍋,但也是稀奇事了。

“靈兒,你果然聰明呢。”白小鳳眼睛一亮,激動地搓了搓手。

他請陳靈兒出來吃早餐,確實還有別的心思。

陳靈兒淡然一笑,說:“什麼事?說吧。”

白小鳳搓了搓手:“那個,你們家還有多餘的空房子麼?我想借用一套。”

“有啊,你想借用一套,我跟老爸說一聲就行了。”陳靈兒也沒多問,爽快的答應了下來。

成功了!

白小鳳登時一喜。

緊跟着陳靈兒又露出爲難的表情:“不過,我們家房子有一百多套呢,我跟老爸說了,讓他給你列個清單,你自己挑吧。”

“……”白小鳳。

怨念,暴漲。

心理陰影面積,瘋狂擴張。

他深吸了一口氣:“你們家就幾個人,一百多套房這麼多,住的完麼?”

陳靈兒拿起果盤裏的一塊西瓜吃了一小口,嗯,整桌菜就這果盤要清淡點了。

她一臉愕然地看着白小鳳:“誰說房子是用來住的了?我們陳家產業之一就是房地產,最不缺的就是房子了,一百多套房子已經很少了呢,住不完就空着唄。”

來自白小鳳的怨念+999。 陳靈兒給陳正德打了個電話。

很快,一份房產清單就發到了陳靈兒的微信上。

白小鳳挑選了一處距離鬼宅不遠也不近的房產。

太遠了的話,萬一有啥危險,他也來不及過去。

太近了的話,那還不如就待在鬼宅呢。

陳靈兒把白小鳳挑選的房產發給了陳正德。

很快,微信上陳正德就發來了一條語音,陳靈兒也沒多想,直接開了免提,播放了語音。

“哈哈哈……靈兒,原來是小鳳要用的啊?你問他一套夠不夠,要不然濱海東南西北再給他都來一套?小兩口好歹換着住呀。”

白小鳳和陳靈兒同時一怔。

咦!

這語音後邊的話,怎麼聽起來怪怪的?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