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盲,這可是殺招啊。高手過招,只需要一秒鐘就能改變戰鬥的結局。而致盲正是控制系中的一種效果,因爲場上所有人都清楚葉清揚不會輕易的下手更不會藉此機會暗算那個人。所以所有人都以最簡單的辦法抵擋光芒產生的致盲感覺。

那就是捂眼睛!對,捂眼睛。用袖子或者是手臂擋住眼睛就能夠輕而易舉的把這個致盲效果無視化掉,而所有人採用的辦法都是如此。而在致盲的幾秒鐘裏,無疑是給了葉清揚一個巨大的機會。

致盲的效果是他本身使用的,應付的辦法他早已經想好。腳上踩着的鬼影步在捏爆峻雷的一刻攀上了葉清揚的臉頰。如一個墨鏡一樣,遮蓋在葉清揚的眼睛之上。而此時,臺上臺下除了葉清揚以外的所有人的動作都是一致的,捂住眼睛。

致盲的效果極爲強大,人的眼球算是脆弱的。就算是修煉者在眼球方面也不能做的盡善盡美,這種強烈刺激神經的白光還是抵擋的好,反正也不會有什麼損失。爲了一個不值得提的一瞬間傷害到眼睛,肯定是不值得的。

而就在此時此刻,邪惡的葉清揚發動進攻了!

他的目的不是一掌將月傾推出場外獲勝,更不是用劍挑開她手中的武器指着她的脖子說:你輸了之類的話。那樣,有點太裝逼了吧!而他最終的目的十分邪惡,那就是讓這朵百合花感受一下被男人摸過的感覺!

而葉清揚選擇了用自己純潔的雙手,觸碰這朵被淤泥沾染過的蓮花。而位置的選擇葉清揚也不能用抓鬮選擇,只是下意識的伸出手觸碰最近的地方。而這個地方正是月傾的胸部…

“這感覺,真不錯!”葉清揚可不會爲自己這次的動作負責,天知地知他只月傾知的。這種事情他更不會傻到自己承認,雙手揉動一次之後果斷的選擇放開,跳向後面,以鬼影步極快的速度回到月傾不遠處的對面。而用時只不過五秒…

動作一氣呵成,絕對沒有半點差錯。而且葉清揚敢保證自己的舉動沒有第三個人看見,因爲他在峻雷爆炸的一瞬間刻意的增大了力量的幅度,從外面來看如同葉清揚控制劍罡不穩鬥技自動爆炸了一樣。而臺子上兩人的位置更是被強光包裹住了。就算你是皇者級別的實力,只要你的眼球沒有達到無敵的感覺那就乖乖的閉上你的眼睛。

“嘿,這妮子的手感還不錯咩~”葉清揚看着自己的雙手正在回味着剛纔的感覺。那軟滑又堅挺的感覺實在是不錯,嗯,很棒。葉清揚只是在內心之中強大的YY着,而手上的動作卻是快速變化。兩隻胳膊交叉的擋在眼前,裝作是抵擋強光的樣子。畢竟大家還以爲他是沒有控制住那劍罡鬥氣,所以自己必須裝裝樣子。要不然等到月傾反應過來肯定會知自己的罪的。

時間僅僅過去了七秒,前五秒葉清揚的動作一氣呵成。後兩秒葉清揚把裝樣的動作。時間這樣纔剛剛過去,第八秒致盲的效果終於是消散開來。在場的所有人基本上都是修煉者,在感官的方面或多或少都會比正常人強上一些,這效果消失了在他們的感覺之上如同鬆開來一般,衆人紛紛放開了動作看向場中央。

不少強者的感官要比等級較低的修煉者好上一些,他們先看向場中央。只見擂臺的左邊葉清揚正交叉着雙臂遮住眼睛抵擋光芒,右側的月傾雖然也用手臂遮住眼睛可是臉上爲什麼有一些紅呢?而下一秒衆人放下了動作只聽場中一個女子的聲音大喊。

“你個色魔!竟然摸我的胸!”

…………………. 啊嘞~這是腫麼一回事…

只見場中央月傾左手捂住自己的上半身右手指着葉清揚,臉上寫滿了委屈和憤怒。她的臉蛋如同熟透的番茄一般,極爲紅潤,而紅潤之中又帶有一絲黑色的憤怒..而對面的葉清揚站在那裏疑惑的表情。

衆人看着臺子上的兩人很是疑惑,這個百合花月傾怎麼會被葉清揚摸過胸呢。剛纔那鬥技明顯是因爲葉清揚沒有控制住強大的劍罡自動爆裂開來的啊。而一些強者在恢復的時候也是看見葉清揚用雙臂擋住眼睛抵擋光芒的樣子啊。怎麼可能呢~

“喂~喂~喂~話不可以亂說啊,剛纔我沒有控制住劍罡讓鬥技不小心爆炸了。大家都在抵擋那刺眼的光芒誰有時間去摸你啊,再說了你一朵百合花的長得又那麼中性化我會爲了那點地方賭上自己的一雙眼睛麼。說話要憑良心啊,不要誹謗我呀!”葉清揚裝作委屈的說道,他轉着圈對臺下的衆人說着,眼神有時不時的望着亭樓之上。心裏暗想道:“你這小妞還敢跟我鬥,下次就是讓你現出原來樣貌的時候了。”

而對面的月傾那叫一個生氣啊!她能夠清楚的感覺到這事情肯定是葉清揚乾的。一是臺子之上也就他們兩個人,除了葉清揚之外還會有別人麼?即使是有高手那也犯不上來摸一個面容中性化女孩的胸吧。二是她在峻雷爆炸的前一秒時候就發現葉清揚人不見了,他能跑到哪裏呢,但是肯定會在擂臺之上因爲擂臺的周邊有佈置下的真氣網,只要墜落臺下那就算是被判出局了。三,這葉清揚看起來**的,而且花邊新聞那是源源不斷啊,據說至少有五個女人了。總和來看葉清揚具備一切作案的動機!

“就是你!肯定是你摸了我的胸!你受死吧!”月傾實在受不了葉清揚的樣子了,葉清揚那面容卻是刻在她的腦海之中揮之不去。月傾閃爍着淚光拔出了銀蓮花準備殺了葉清揚,她是一個保守的女人,即使生活在斜月殿這樣的門派她也一直守身如玉,沒有受過別人的一絲沾染,更別說被觸摸過玉兔了。那對大玉兔除了自己洗澡的時候觸摸過以外再無他人觸碰過了!男人就更別說了,她連和男人說話也不超過百句。

“你這是冤枉好人啊!大家給我評評理啊!”葉清揚裝作鬱悶的對臺下喊着,表情很到位拉着臉龐對衆人說着。心裏卻是另一番天地~

“葉公子沒有動機啊,不會這麼幹吧。”

“對啊,再說那白光閃爍的時候大家都在捂着眼睛啊。剛纔我睜眼睛的時候他還剛剛放下手臂呢,而且好像正在爲剛纔沒有控制住劍罡惋惜呢~”

….嘰嘰喳喳~

葉清揚的動作很到位根本沒有一點紕漏,從大家睜開眼睛的一刻起葉清揚就把自己當做了抵擋過光芒的樣子,雙手交叉護着眼睛又放下,而且表情略微帶有一些惋惜,能夠細微發現的人都會以爲葉清揚是爲劍罡沒有控制住惋惜。可以說葉清揚這一計很完美!

大家都是偏向葉清揚這面,對於月傾這朵百合花有些嗤之以鼻。這讓月傾十分尷尬又惱火,自己這麼不被人信任!而且葉清揚剛纔看向她的一瞬間她分明感覺到葉清揚眼神之中的一抹嘲笑,彷彿在訴說着自己的失利。

“啊!”月傾着了魔一般,手中長劍直逼葉清揚。葉清揚裝作無奈的抵擋月傾的進攻,月傾也是着急了,出手毫無半點技巧可言,只是一味的橫劈豎劈的。而葉清揚也裝作無奈的抵擋她的一次又一次的進攻。

而就在葉清揚用雙手夾住月傾沒有技巧的長劍之後在月傾的耳邊說了些話,而且那聲音極爲細小隻有兩人能夠聽清。“手感真的不錯,下次有機會還會在摸一摸的。還有,你的那層假面具我也會揭下來的,小妞,恨的我那麼深可別愛上我咩~”

“去死吧你!”月傾紅着眼睛,手中長劍加大力度劈斬過去,而葉清揚也裝作有些害怕的向後退去,而眼神之中又是帶着對月傾的嬉笑。而月傾卻是沒有感覺到,那個深入心中的邪笑男子已經在她的心田之中紮根生長了起來… 第一百三十四章 一句話惹出來的事

月傾害怕了,她聽到葉清揚說出來之後真的害怕了。這事情鮮有人知,而自己這化妝的技術也算得上是天衣無縫,怎麼會被這個看着不算帥氣又有些壞的人看出來。難道自己的命運就要在百合花羣之中慢慢的同化慢慢的迷失麼。

斜月殿的名氣一直很旺,在中東地域之中也能算得上二流高等的門派。而斜月殿只是成立近兩百年而已。能夠讓斜月殿名聲興旺的原因大家也都知道,那就是因爲斜月殿之中存在的都是喜好女性的女性…她們又被稱作百合花,女同。

因爲這個原因斜月殿成爲了地域乃至大陸之中的幾個笑話之一,只不過很少有人知道斜月殿除了百合花的原因之外還有一部分興起的名聲是因爲苛刻的門規和讓人心生憐憫的背景。

斜月殿在一百九十年前興起,開派的祖師人稱百合仙子。仙子的武藝已經到了神級的地步,足可以升得天界從天界向外遊歷。而仙子卻沒有而是在那時的德亞大陸處建立了斜月殿這個門派。

百合仙子生得美麗,家世也是一個不錯的門庭。而在百合仙子修煉的五百多年裏不知道有多少男子向她訴過心,要堆起來都能落成一座山。只不過仙子對於每個男子都是微微一笑,言簡意賅的告訴他沒有這個期望。

仙子很喜歡小動物和小孩子,加上清純美麗的外表更是得到了一個仙子的稱號。只不過仙子從來沒有喜歡過哪個男子,但知道如今也有不少男子向她求愛。現在的斜月殿之外每天也都會有男子來送花送東西,只不過仙子從來沒有收過。

斜月殿剛剛起初之時也只是當做了一些女散修爲了保護自己抱團生存的地方,只不過在建立的五年以後斜月殿的性質改變了。

百合仙子喜愛民間氣息所以經常到村子之中城市之中行走,她去到的城市都會在幾天成爲人們喜愛遊走的地方。每個見過仙子的人都會感覺一種清新的感覺,一種讓人提不起壞心的感覺。而仙子也是善待每個人,沒人見過她呵斥痛罵哪一個人。

一日仙子在一坐城鎮之中游歷,經過一條巷子之中聽見了女孩哭喊的聲音。仙子進去查看情況,只見不少女孩子被關在一處籠子之中。年齡都在十幾歲左右,仙子救出了女孩子們詢問爲何會關在那裏。女孩子們告訴仙子她們都是貧窮人家的孩子,因爲家庭困難被人帶走送去當高官家的侍女,而家裏又能得到一定的收入。時間也只有三年,同個村子裏的女孩們一想就一起去了。誰知道那帶他們走的男子是個人販子要把她們買去當妓、女。把她們放在巷子裏去酒樓喝酒去了,幸虧被仙子發現要不然一生就毀了。

仙子聽後很憤慨,又聽聞已經有過不少次這樣的事情了都是發生在一些落後的村子和比較遙遠又低級的國家之中。仙子自出生就是不愁衣食哪知這樣的偏遠帝國的混亂,十分的氣憤。在人販子來的時候一掌拍傷了那幾個人販子解開女孩子們的枷鎖帶回了斜月殿。

仙子善心大發帶着斜月殿的許多女散修在那些落後的國家偏遠的國家行走,這裏沒有高級帝國的管理秩序十分混亂,女子們都在村子和城市之中行走,幫助一些落後的村子發展實力,在城鎮之中解救被販賣的女子。久而久之斜月殿成爲了衆多女子的幫助亭。

一些窮困潦倒的村子和家庭都會被把自己的女兒送到斜月殿在各地成立的分殿,分殿善待每個女孩子。天賦好些的可以再殿中修煉,可以在斜月殿的產業之中尋得一份工作之後在社會中尋找自己的愛人,結婚生子。斜月殿在那幾年的名頭也是越來越高。

時間一晃就過去了二十多年,仙子心滿意足的回到了斜月殿之中,而此時斜月殿的女子的數量有近二十萬,多數都是從貧困的村子之中帶出來的,而其中能夠修煉的就有近萬人,大家在一起其樂融融,爲此斜月殿更是得到了一個德亞大陸善心門派的稱號,與當懸壺濟世的星華宮同樣的稱號。

而門派的只收女子的理念卻是遭到了一些惡人的誹謗,百合仙子喜歡女子、斜月殿的女人都是一些心理變態、她們喜歡女人的事情經常在人們耳邊徘徊。久而久之大多數的人都認爲這斜月殿是個女同門派,那些高等帝國之中根本不會發生販賣女子去當妓、女的事情當然不會知道斜月殿的舉動,一些進入高等帝國的斜月殿女子的力量也是太弱根本說不過那些人,只得作罷。而斜月殿的名聲也就此被玷污。百合仙子實在無奈,只是衆口云云她根本就解釋不清,只得作罷,用女同的這個感覺掩蓋衆人的眼光。久而久之一些女子真的相戀了,她們抵不過衆人的言語或是聽不得別人的壞語,最終真的相戀了。不是鄙視百合花一類的人,她們的相連也是仙子高興地,只不過多數人的常識性認爲還是反對的,仙子也是待在主殿之中不理會多數人的嘴巴任他們去說。

能夠進入亭會之中的門派多是地域中的二流門派生活在的都是一些較大的帝國城鎮之中,可能掌管一個城鎮或者是多個城鎮甚至一個帝國多個帝國,那些帝國的位置都算得上高等的,那些邊緣山區之中的疾苦他們自然是不知。

月傾所在的地方是斜月殿的幾個大分殿之一,經過這麼多年的改觀斜月殿之中的女子多數都瞧不起外面那些一點偏見之人,而月傾所在的大分殿正是一處敵視外面之人的分殿,殿中都是百合花,月傾的老師是少數幾個常人,而月傾礙於殿中的面子也只得扮演着百合花,因爲這分殿之中的過激派人實在太多了。

斜月殿之中規定殿中的弟子一定不能欺騙門派,也不得私自換去其他分殿。作爲大分殿的弟子月傾也值得這樣下去,她知道如果真的留着真正的面目一定會被殿中的過激派長老抓去同化,就連她的老師也幫不了自己。幸虧老師交給她了一種古易容術,這種方法能夠用材料做出一張類似人皮的臉皮。古易容術的學習程度太難了,她也只學到了第三重。不過她也能保證一般的修煉者絕對看不出來,因爲這古易容術的易容度還是極高的。這怎麼會被一個看似沒有一點點認真樣子的男子發現。

自己的這層面具如果脫落下去肯定會被分殿之中的人詢問,臺下陣容之中那個長老正是過激派的一個代表。自己真實的樣子要是真被看去不僅僅會被詢問更是會拉去審覈,到時候那百合花的浪潮一層層的拍打下來自己的性格還會保留下來麼。

不行一定不能讓這個葉清揚揭下自己的面具,到時候真的就完蛋了。不僅僅是自己會被變成一朵百合花就連師傅也會受到過激派的那麼些個長老的質問。一定要保護住自己的面具,爲了自己也爲了老師。

“我殺了你!”這裏正好引發上一章的結尾…

月傾長劍一掃,剛剛凝聚着的真氣又聚集了起來,蓬勃的真氣將月傾周圍一圈的風向堪堪改變,一圈圈銀色的真氣如同犀利的劍刃一般,切割着周圍的空氣,又有幾度劍罡穿過預留的圈子直奔葉清揚的後背。

“我擦!這小妞真的想要我的命啊!不就是一層面具麼又不是衣服。我擦擦~快躲!”葉清揚可不想用身體硬接下來那劍罡鑽上身體不傷也在脫層皮,葉清揚手中銀屠戮劍一動銀色的光芒如同龜殼一般罩在葉清揚的身上。

“咚!”幾次劍罡撞上葉清揚的龜殼上把龜殼撞得崩裂開了幾道口子,葉清揚的身體向後退後了七八步。手中的銀屠戮劍震動的手臂微微有些發麻,月傾的那幾劍可是用上了十成的力量,元嬰三重的力量那可不是說着玩的。

葉清揚消散開龜殼之後看着月傾有些呆滯,月傾的眼神之中明顯存在着紅光。那種紅光就好像餓狼看見了小綿羊一樣,月傾現在可不是灰太狼或是紅太郎,葉清揚更不是喜羊羊。現在的戰鬥用不上任何計謀,他想說服月傾都是不可能的了。

“我擦!大姐你可別瘋了啊!”葉清揚手中銀屠戮劍左擋右擋的,對面的月傾手中的銀蓮花瘋狂的劈斬下來。眼中的紅光嗡嗡的閃爍着,葉清揚也不敢一劍刺中月傾,他可不揍女人再說他還想揭開她的面具呢。

“殺了你!殺了你!”月傾繼續不斷地劈斬着,葉清揚就不停的防禦着。無可奈何啊,這要一劍下去這月傾不死都在重傷。唉~這一句話讓自己陷入了一個沒有辦法出去的陷阱裏了,不能輸也不能退這可怎麼辦!

“叮鈴~”正在葉清揚一直防守的時候對面的月傾卻放下了手中的劍,直勾勾的盯着葉清揚,葉清揚感到一陣寒冷的感覺… 第一百三十五章 魂獸比美

葉清揚看着對面月傾寒冷的表情有些不舒服。這感覺就好像一隻小綿羊被一隻狼盯住了一樣,葉清揚如同小綿羊一樣驚恐的向後退了兩步。

“你今天逃不出去的。”月傾手中的銀蓮花又動了起來,銀色的光芒迸發出來,那劍柄的上方如同的蓮花的樣式閃爍着光芒,淡銀色、深黃色、夾雜着木綠色一同流逝出來。前兩種是月傾的靈魂屬性鋼、雷,第三種是由銀蓮花之中的力量由來的,而三種力量結合出來的地方已經被光霧遮住一片。

一般對於陰柔的女人來說鋼與雷這兩種比較剛烈些的屬性都是很少存在的,月傾卻是佔了兩樣可以說她的生命靈魂就是比較好戰一些的。而剛纔銀蓮花散發出來的力量讓葉清揚也是一震,這力量十分不俗,甚至有些霸道。而光霧的形成也預示這將是魂獸的形成。

“花舞~”月傾揮手一招那光霧快速合攏變化成了確定的樣子,身下一個三尺多長寬的蓮花臺子快速的形成,臺子的形成讓人有一種眼前一亮的感覺。而魂獸的身體也慢慢地形成,只見一個三尺多高矮的小人兒在蓮花臺上盤坐着,小人兒是個女娃娃,一身如同蓮花臺子一樣的淡綠色的衣服,頭髮扎兩個小包、樣子如同一個小蘿莉一樣十分可愛。

“哇~這魂獸好漂亮啊,我也想要一隻。”臺下一衆女修煉者都是以一種羨慕的眼神看着那隻蓮臺上面的小蘿莉。而那名叫花舞的小蘿莉魂獸正在月傾的懷中親暱地蹭着月傾的身體,那原本身下的蓮花臺子已經化作了一個蓮花髮簪落在花舞頭頂的一個小包之上,樣子十分漂亮。

而多數的男性修煉者卻是靜靜的看着臺子之上,那些門派的帶頭人也是同樣的寂靜。那臺子之上的魂獸花舞給他們的震撼實在是不小。整個亭會之上出現的魂獸不少至少有一百四十多隻,而最震撼的除了幾個比較稀有的之外也就屬龍奧的那隻黃條游龍還有最讓人疑惑又震驚的辛巴。而這隻魂獸的出現要比葉清揚的辛巴還要讓人震撼。

雖然說大家都不認識這遠古魂獸-混火狂獅不過對面月傾的這隻魂獸也是不差。葉清揚起初看着出行就有些疑惑而露出真身之後他更是有些驚訝。沒想到月傾的氣運也是不差的這隻魂獸能夠輔佐與她也是她今後道路上的一個利器。

蓮花之舞,這是那魂獸的真實名字。那小小的魂獸名字卻是十分美麗,讓人聽見就有一種想要看看樣貌的感覺,而真要是看到了也是十分喜歡的。因爲這小傢伙的樣子卻是很是迷人,不過要衆人知道了這魂獸的身份在喜歡的同時更會有一種對擁有者的嫉妒感覺。


這魂獸乃是近古魂獸!而且還是近古名獸!


近古表示距今一萬到三萬年的期限,有不少人手中的魂獸或多或少都會有近古血統。不過血統的關係十分犀利,血統只要有上百分之五的差距兩隻魂獸相差的距離就會很遠。所以說血統這種東西是修煉界之中幾個神祕沒有被探索的物質之一。

近古魂獸的稱號就能讓人有些驚奇,再加上名獸!這兩個字眼更會讓人驚歎:這小不點的魂獸竟然是名獸!

名獸實在近古一期之中興起的,能夠稱得上名獸的都是血統純正實力驚人的魂獸,而整個近古期間的名獸也寥寥無幾,種族的數量會壓在五十以內,而其中大多數的種族都是早已自成一界去了,在人界之中的近古名獸數量也是十分稀少。

蓮花之舞作爲近古名獸是很多女修煉者夢寐以求的東西。不僅僅是因爲她的外表漂亮讓人有一種想要寵愛的感覺,更多的是因爲她的實力十分強悍,強大的到讓人詫異的感覺。這麼小的傢伙竟然能夠做出這樣的能量攻擊!

葉清揚在震驚了一下子之後也反應過來,近古名獸能怎樣,我的冰糖和辛巴也不是吃素的。如果讓那些知曉的看見更是能驚掉下巴。

不多說回到場中。。。

“葉清揚,我說過今天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月傾表情寒冷嘴角咧出一個弧度讓人感覺十分的不自然,而她懷中的花舞也是緊緊地盯着葉清揚,頭頂上的那朵蓮花也在緩慢的旋轉着,只要主人一下命令她就會以最快的速度攻擊葉清揚。

“近古名獸卻是很吸引人眼球,只不過想要以一個魂獸就拿下我還是不可能的。”葉清揚向後退去兩步手中掄出一把巨大的冰錘。他邪笑的看着對面的月傾。

在月傾心裏現在能夠形容葉清揚的也只有一個詞彙“自大”。對於自己的魂獸花舞來說她有足夠的信心對着亭會上的衆人說自己的魂獸是最強的。就連龍奧的那隻黃條游龍也是無法比擬的,即使你是龍族魂獸也無法比擬我的血統純正的近古名獸!更別說葉清揚的那隻獅子了,聽都沒有聽說過也就是因爲變異力量變大的異種魂獸罷了。這畫要是讓葉清揚聽見了指不定要吐血三升了,這素遠古魂獸啊,你接觸不到的。

而對面的葉清揚顯然是沒有聽見的,繼續邪笑着看着對面的月傾。他的性格跳脫的很快,讓人捉摸不定。在親人眼前是一種鎮定陽光的樣子在外面更多是一種平常又能夠親近的感覺。而這種笑容在正常人眼前也只能稱作開朗,而在月傾這種敵對的人的眼中就被當做了猥瑣的感受了。

“冰糖!”葉清揚將冰錘掄過頭頂向地面砸去,而地面也沒有碎裂而是快速生長出來了一層層的冰塊,如同冰峯一般生長着。冰塊停止生長之後足有兩米多高,而隨後卻是一塊塊的掉落下去,發出“砰~砰~”的聲音。

“裝13麼?哼!我們也會!”月傾看着對面葉清揚還是那一臉邪笑不時有些憤恨,手中撫摸着花舞,花舞也是迎合着主人的願望。眼睛一眨頭上那朵蓮花飛出去,變化成一個蓮花臺子在月傾的頭頂旋轉,一圈又一圈的綠色能量波動開來。這是純正的魂獸力量,大量的木屬性的力量波動開來顏色一片青綠,而又有一絲絲的水氣夾雜在其中。

這些能量的波動來源不是月傾而是那魂獸蓮花之舞的花舞。像這種血統純正的魂獸身體之中存在的力量會更加強大,那種如同修煉者一樣的屬性力量都會激發出來,而蓮花之舞更是那稀有的兩種屬性並存在的魂獸。

“咔嚓~”葉清揚將冰錘架在肩膀之上邪笑的看着前面。那冰塊一層層的碎裂,這種感覺又有些裝13又能把冰糖招出來十分不錯。指不定臺底下哪個美女看着這華麗的樣式就暗許芳心等下臺了給自己塞紙條神馬的了。 而對面月傾明顯是裝13啊,自己只不過是召喚個魂獸而已。你這是赤果果的挑釁啊,看我等會不打你pp的。葉清揚輕輕一笑一腳踢向冰塊,“咔嚓!”一聲,所有冰塊全部碎裂開來。一隻雪白的小熊正站立在那裏。“嗷嗚~”輕聲一腳跑回了葉清揚的身邊,攀在葉清揚的胳膊上坐在葉清揚的懷中看着臺子上下的衆人。

冰糖樣子十分可愛惹得很多人的興奮叫喊聲,而冰糖也是有些膩着葉清揚只愛在葉清揚的身邊帶着和辛巴一樣都是喜歡跟葉清揚玩耍的樣子。只不過不能忽視了他的實力,只要葉清揚一下命令這柔弱的辛巴立馬回變身暴君屠戮四方。

“哇~”即使是月傾也是感嘆出來了一聲,對面葉清揚身上的冰糖樣子也是十分可愛的。經過一年的修養冰糖的身材只是變大了一些也只不過五尺多一些,而這種等級的魂獸更是能壓縮自己的體型,現在的冰糖也只不過和以前的三尺左右大小,渾身雪白加上臉上柔弱的表情讓人十分想要憐愛。那渾身雪白的毛皮一點瑕疵都沒有,要是當抱枕一樣抱在懷裏那真是“卡哇伊~”


而月傾又有一些嫉妒,這樣猥瑣的人怎麼會有這麼好看的魂獸呢。真是天理不公啊,要是自己的那該多好啊。

“花舞~跳段舞給大家看看。”月傾心中的比試感覺一下就激了起來,花舞應聲跳上蓮花臺子,身材嬌小的花舞跳起了一種自創的蓮花舞蹈樣子十分漂亮。配合着蓮花臺子一閃一閃的光芒將臺子下一半人的眼光又吸引了回來。

尼瑪!這是比美麼!老紙不懼你!葉清揚十分憤慨,你得瑟來得瑟去的,哥哥我要不壓壓你。不對,是壓住你的風頭那我不就輸了一半了麼。葉清揚手中集合着火焰向外一散,火焰凝聚起來辛巴也跳了出來。

辛巴跳上葉清揚的肩膀,和冰糖玩耍着。這一舉動又是引來了衆人羨慕目光,這兩個小傢伙在一起嬉鬧,真有愛~

葉清揚在兩個小傢伙眼前說了什麼兩個小傢伙一同跳下了葉清揚的身體站在了臺子之上。兩隻後腿立了起來,兩個小傢伙彷彿踩着節拍一樣跳起了一種特別萌的舞蹈。又將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了過來。

而葉清揚站在後面嘿嘿直笑,你不是要比誰的魂獸可愛麼。老紙可不怕你~ 第一百三十六章 龍陽大法

三隻小傢伙在臺上的表演讓整個亭會大笑不止,三個小傢伙的表演十分滑稽。好一會兩方的表演才被亭樓之上的長老叫停,葉清揚才和月傾再次比試。結果毫無疑問葉清揚獲得了勝利,只用了短短十幾個回合就把月傾送下了臺。這要是再多寫點兩人大戰的劇情和鬧劇估計再有個三四章也寫不完其中的情景就由各位自己想象吧。

月傾的實力也不算太差要比龍奧強上一些只不過因爲一直保護着面部不被葉清揚襲擊所以才被一陣風屬性的真氣送下臺子去了,月傾雖然對沒有完成任務有些可惜不過更多的還是慶幸,慶幸那個重口味的色狼沒有奸計得逞。葉清揚也對沒摘下月傾的面具有些惋惜只是問了尊皇是不是漂亮的得到了確認的答案就在自己的腦袋之中腦補月傾的相貌。

隨後的戰鬥就不一一闡述了,勝出的人都是比較出色的實力大多和龍奧差不多,也有一些比龍奧能好上一些的,像是比較出衆的幾個門派。像是火山派的火爆一身硬功夫生生的把對手轟下了臺子去,系合歡派的白虛生也是以一種柔弱用鋼勁的扇子功夫獲得了勝利,真武派的真威以一種四平八穩的掌法毫無壓力的擊敗對手。

可以說亭會的前五強已經角逐了出來,前面的三人與狼人沃克、葉清揚已經在前五的位置之上衛冕了。那些實力比較突出的真傳弟子卻是沒有取得個大比分勝利,他們的實力可能比較高強但是經驗卻沒有多少也是導致了他們之中一些失敗的原因。因爲三十歲年齡的限制也讓大家看到了各個地域之中一些新一輩人的崛起。

第二輪也在當天的下午宣告結束,勝出的一些人進入了第三輪。而第三輪的考驗卻在這最後一屆被祕密的擱置了起來,據亭會長老的說明這最後一屆亭會的第三輪會採用一個從來沒有使用過的方法,而爲了測試第二輪勝出的每個人的實力第三輪的比試項目也在明天比賽之時告訴大家。

這種新意讓衆人是笑顏離開,大多數的門派弟子已經全部比試失敗了,亭會此行的目的除了測試一下自己門人的在大陸新人中的實力之外就是來觀賞亭會了。勝出的門派多數都是地域之中的二流頂峯或是高級的門派,他們這種中級或是偏低級的門派資源確實沒有人家的好,天賦較高的新人自然是被他們收了去。而那些步入一流的門派更是在臺子之上拔得了彩頭,真武派和火山派那都是一流低級的門派,弟子的實力也是沒的說。更別說東南地域稱得上第一的落天賦了,葉清揚的武力值都在衆人心中的那個的對比天平上狠狠地壓了下去。

亭會的擂臺周圍衆人已經散去,而亭樓之中還留有幾人。 四道倩影正圍坐在一起說笑,而旁邊不少女人正對一個一襲白袍的青年說教着什麼。

“清揚啊,夜生活一定要節制啊,要不然以後你就難受啦。”

………………………….

“清揚啊,一定要用心去關懷啊,要不然那些個女孩子就傷心啦。”


………………………….

“清湯啊,一定要用功修煉啊,要不然哪來個花花大少爲了你身邊的女人踩你來了。”

………………………….

“清揚,我這裏有本功法送給你。”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