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此同時,fourze的世界。

如月玄太郎也是在月球之上發現了一道空間裂縫,想也沒想便進了去。

“這裏是什麼地方啊!”如月玄太郎喃喃道。“真稀奇!” 隨即,一道電車陡然憑空出現,隨後便從上面跳下了幾個彩色的影子。

“耶?這是哪裏!”野上良太郎打量了一下四周說道。

桃塔羅斯:“老子,登場!”

普塔洛斯:“你願意讓我釣一釣看麼?”

金塔洛斯:“吾之力量,會讓汝痛哭流涕!”

龍塔羅斯:“我可以問下這裏是什麼地方嗎?你的回答並不重要!”

“……”我有些無語的望着面前長得非常奇怪的四個人外加一個小正太。

“你好,我叫野上良太郎。”良太郎和我握了握手。

“你好。”我笑着點了點頭。然後指了指那四個古怪的傢伙問道:“他們是……”

“他們是異魔人。我的夥伴。”良太郎笑了笑,便給我一一介紹了一下。

又是許多空間裂縫陡然裂開,從其中掠出了許多人影,落在了地上。

五代雄介走過來望着我:“就是你召喚我的嗎?”

我點了點頭。“只要是假面騎士,就都會收到我的召喚,因爲這次的敵人,不僅僅是我的敵人,而是我們共同的敵人。”

隨後,其他的騎士也紛紛到場。他們看到我之後,都是明白,那一絲召喚之意,便是由我而發出。

泓汰,光實,戒鬥走上前問道:“這裏發生了什麼事?”

“稍安勿躁,我這便給你們解釋。”我聽後便是說道。

“諸位。”我清了清嗓子,在聲音之中夾雜了一絲真氣,以便讓所有的人都能聽到我說的話。

“你們的世界之中,那些個邪惡勢力,已經投靠了百目鬼……”

我正在說着,忽然一個聲音打斷了我。

“這種場面缺了我們怎麼能成?”

我擡頭望去,只見翔太郎菲利普,安庫和火野還有翔一都是從空間裂縫中走了出來,對我微微一笑。


“你這個傢伙,怎麼又跑去找映司了。”我對着安庫無語道。

“跟着你,太無聊了。”安庫撇了我一眼說道。

和翔太郎他們打了個招呼,我便是接着說道:“他們本來就是意圖征服世界,所以,投靠了百目鬼之後,已經將魔爪伸到了宇宙的每一個角落,甚至於可以這麼說,宇宙中的所有居民都是受到了百目鬼的侵略。”

“而我,以假面騎士decade的名義,召集平成所有假面騎士,共同對抗百目鬼,將它們徹底抹殺,所以,我需要你們的力量!”

話音未落,又是一道聲音陡然響起。

“這種事情怎麼能少得了我們昭和騎士呢?”

隨即,一號便是帶着所有的昭和騎士出現在了我的面前。而雯雯也是笑着走了出來,對我說:“阿翔,想我了麼?”

我無語的看了她一眼,說:“你猜呢?”

“哈哈!”雯雯笑了笑,隨即說道:“千萬不要小看了昭和騎士的力量!雖然他們老了,但是騎士踢還是曾經的那麼老練噢!”

我笑着點了點頭,激動的說:“現在看來,討伐百目鬼大軍,我已經有了非常大的信心!騎士們,戰鬥吧!”


隨即,我將卡片拿了出來,插入腰帶中。

“變身!”

“kaman rider……decade!”

隨即,衆騎士異口同聲的喊道:“變身!”

泓汰,戒鬥,光實利用鎖種的力量變身成爲假面騎士鎧武,巴隆,龍玄。

“LOCK ON!”

“宇宙,來了!”

“上吧!kivat!”

“老子可從一開始就是白熱化狀態啊!”

“奶奶說過,我是行之天道,總司一切的男人,天道總司。”

“我要守護大家的笑容,即使都不怎麼認識。”

“AGITO,進化吧!”

“覺醒吧,沉睡的靈魂!”

“撒!來細數你的罪惡吧!”

“不戰鬥就無法生存!”

一道道聲音響起,騎士們的招牌口頭禪也是紛紛喊了出來,就在這時,忽然,天空上出現了一個魔法陣,晴人的身形緩緩出現,擺了一個非常帥氣的姿勢說道:“kaman rider show time!!”

“隨我出發吧!”我率先和真司騎着他的契約獸便往天空之上飛去。而其他騎士能飛的則飛,不能飛的則是選擇搭乘電王的電車。

就這樣,我帶領着假面騎士大軍前往了百目鬼戰場。

素攀望着我離去的背影,喃喃道:“小傢伙,現在的你,終於是能夠獨擋一面,拯救這個支離破碎的宇宙了!祝你好運!”

……

與此同時,正在戰場前線和百目鬼激斗的魔法師和修真者們,抹了一把臉上的汗水,也是擡起頭,隱約察覺到了一股極其龐大的氣息正在朝着這裏前進。

“咕咕……”

一隻只百目鬼化爲了漫天黑霧,將幾位魔法師直接吞噬了進去,隨後,便是連屍骨都沒有剩下,直接讓百目鬼給吃了個乾淨。

“這些個畜生!”魔法師帶隊的隊長見到自己的同伴被百目鬼吃掉,也是不由得紅着眼怒道。

“桀桀桀……你們還有什麼招,都使出來吧!”百目鬼都是得意的獰笑道,在它們看來,這安德魯大陸已經是囊中之物了。

“拼了。”那位魔法師隊長陡然間咬破了舌頭,眼神中閃過了一絲瘋狂,隨即,他便狠狠的掠進了百目鬼的黑霧之中,打算以自爆這種同歸於盡的方式幹掉幾隻百目鬼。

“轟!”

一聲巨響過後,那黑霧也是散去了不少,這位高級魔法師的自曝,直接是導致三隻百目鬼被炸的渣都沒有。

修真者們見狀,眼神中也是閃過了一絲絕望,既然這樣,那倒不如同歸於盡,這樣即使是死,也能拉幾個墊背的!

忽然,天空之上,一道空間裂縫陡然拉開,我帶着衆騎士便是出現在了戰場之中。

“百目鬼們。今天,就讓我們來算算總賬吧!” 還活着的修真者們和魔法師們皆是擡起頭望着我和衆騎士,旋即,有一名魔法師開心的說:“他是聶翔大人!安德魯大陸上的天才魔法師!我們有救了!”

話音落下,所有的人眼中都是炙熱的望着我,充滿了希望。

“交給我吧!你們先休息一下。”我對他們笑了笑,旋即便是拿出了死神之鐮,對衆騎士說道:“上!”

“啊哈哈……讓我們打個痛快吧!”桃塔羅斯這個打架狂人迫不及待的充入了百目鬼羣當中,手中拿着聖劍,開始了狠狠地揮砍起來。


衆騎士見狀,皆是動了起來,毫無顧忌的殺着百目鬼,每個騎士都是將自己的力量最大化的呈現了出來。

見到火野映司能夠將恐龍聯組運用自如,不再受到其影響,我也是有些驚奇,看來他的實力也是進步了很多嘛!隨即,我也是加入了戰團。

總共不到兩個小時的時間,戰場之上,百目鬼已經盡數被我們幹掉,而我還抓了一個百目鬼的統領,打算套問一下百目鬼的老巢在那裏,畢竟這幫傢伙行蹤太過於詭異。

“桀桀桀……你們都得死!”那統領寧死都不肯說,反而是對我們威脅道:“鬼王大人的力量,是你們無法想像的,桀桀桀……你們會死的很慘……啊!”

他的話沒說完,我的手心便涌出了熾熱的火焰,向其掠去,而那統領也是被火燒的慘叫連連。

天道總司聽後不在意的笑了笑說道:“鬼王,我倒是很想看看他有多厲害。”

泓汰走過來說道:“到底能不能行啊。”

戒鬥看了他一眼,說:“我只相信我自己的力量,當然,現在也相信你們。”

“請叫他傻橙,可以叫我傲蕉。他是小葡萄。”戒鬥忽然對我笑着說道。

頓時,我便是差點暈過去。

這時,金塔洛斯走過來用拳頭錘了錘自己的胸脯說:“放心,我的力量會讓鬼王痛哭流涕!”

傻橙:“在逼我,我就拿勝吼了!”

傲蕉:“我有個榨汁機,或許能派上用場了,還有那個神祕的蘋果鎖種……”

小葡萄:“情況不對帶着泓汰哥先閃。”

……

百目鬼領域。

白神恭敬的對鬼王說:“鬼王大人,那派出去的三千大軍,竟然是無一生還,連熬統領都是死在了那聶翔的手中。”

鬼王是一個十分優雅的男子,他並沒有別人想象的那麼猙獰,反倒是帶着一絲紳士氣質。

他沉吟了一會兒,說:“聶翔。我等這個人好久了,如果不出我所料,他便是我最大的敵人。”

“鬼王大人……那您的意思是?”白神小心翼翼地問道。

“呵呵,他們不久就會找到這裏來了,你調集大軍,全力駐守這裏,我想,離那一天,不遠了。”鬼王的眼神之中,閃爍着不明意味。

白神望着背對着他的鬼王,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

“讓十位長老都到前面去頂着吧。”鬼王忽然對白神說道。“現如今,只能這麼做了。”

……

“百目鬼的老巢究竟在哪裏?”五代雄介問道。

“現在我也沒有辦法得知。”我無奈的攤了攤手說道。

這時,良太郎忽然對我說道:“對了,剛纔那個統領還活着麼?”

我聽後搖了搖頭:“不知道,應該是還剩一口氣把。”

隨後,我便是向後望去,手輕輕一揚,那統領的殘魂便是被我吸到了掌心之上,我瞅了瞅,對良太郎說道:“還有一口氣。”

“那就好辦了!”良太郎高興的說,隨即他拿出一張車票,放在了那統領的腦門之上。

於是,車票上便閃過了一絲黑芒,上面陡然出現了幾個字:“百目鬼領域。”

“這裏應該就是百目鬼的老巢了,電車能夠帶我們去。”良太郎笑道。

隨後,所有的騎士都是上了電車,這迪恩來納電車空間也是非常之大,所以才能夠將所有的騎士都容納進去。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