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肯德擺了擺手,哈哈笑道:「就算我們不封鎖亡靈魔谷,那小子也不可能找到糧食的!」

「為什麼?」索尼奧問道。


莫肯德道:「我昨夜就和大皇子聯繫過,他已經下令封鎖邊境要塞和各大城市、鄉鎮,那小子不可能從東方邊境買到一粒糧食。」

「原來如此,哈哈,這樣一來,黑岩城就不攻自破了。」莫納等人大笑道。

……

黑岩城內的亂局平靜下來,整個城市看上去更顯凄涼,街道上幾乎看不到什麼人在走動。

當天,木白將那些通緝犯統一編製成了兩個正規師團,一個師團一萬人的編織,下設團長、營長、大隊長、小隊長這四個職位。

當然,這只是初步規劃,還有一些日常訓練、部隊紀律、裝備給養等問題都急需解決。

血域城堡,正式確立為城主府,木白讓那些精靈戰士遷移到了這裡居住,而亡靈會館的地盤,就讓那些頭領和師團編織下的軍團入住進去,馭獸場作為馴養魔獸的專門場地。

處理完一天的食物,時間悄然到了傍晚。

木白坐在城堡里的一間辦公房內,剛剛和眾位頭領商議完初步的管理計劃,那些頭領陸續離開了。

他長長出了口氣,身子無力的靠在大椅上,頭疼的問題反而更加多了起來,都需要解決,這關係自己和整個黑岩城的生死存亡。

從來沒試過他當城主的他,太缺少經驗了,身邊也沒有什麼幫得上忙的人,他亦感到一陣深深無奈,不過心裡總算看到了一線希望,只要成功穩定了黑岩城的內外局勢,自己手裡就多了一張大牌,足以抗衡大陸上的任何強大勢力。

「木白哥哥,你很累嗎?」迪拉這時候走到木白身前,細聲問道。

木白苦笑道:「現在外部情況很糟糕,這點最讓我傷腦筋,希望阿拉貢能夠早點回來吧。」 那牽涉到向華,牽涉到兩年多以前的那場陰謀。

「蘇太太這兩年,一直在修養身體。生下我們的第一個孩子后,更是休息了長達一年多的時間。不知道這位記者朋友,您希望我太太在哪裡?」

蘇南城眸色一冷,看得對面的女記者一愣。先前想好的幾個問題生生被卡在喉嚨里。

「蘇董事長,聽說您此次在葉春分小姐的生日宴上,大打出手,是因為有人用語言輕薄葉春分小姐嗎?」

「是!」男人回答的鏗鏘有力底氣十足。「還有,請稱呼她為蘇太太。」

「可是你們沒有結婚啊?!」

「葉春分小姐是未婚先孕?」

「這還輪不到你們來過問!」蘇南城厲了嗓子,冷炸的聲音,讓周圍人打了一個寒顫。

「各位」同樣被媒體圍得幾乎邁不開腳步的葉穀雨,立即補救。「今晚七點鐘,再顏集團將聯合凱翔集團,就昨天中午芙蓉嶼發生的聯合召開新聞發布會,地點在再顏集團六樓的會議室里,到時候,我們將集中回答各位的問題。現在,老人需要休息,請止步。」

……

車門關上的瞬間,周圍的喧囂驟然安靜。葉春分緊繃的身體垮了幾分。

蘇南城跟著蘇安上了那台老爺車以後,葉春分便獨自上了蘇南城的那台勞斯萊斯幻影。調平了座椅以後,便閉上眼睛休息。

一天一夜沒合眼,已經困得眼睛都睜不開。不久,竟然在車裡睡熟了。

看守所在城郊,離蘇家老宅有一個半小時的路程。

聽完蘇安說的,葉春分關於這件事情的態度的處理方式。蘇南城終沉默下來,或許,這又是葉春分妥協的開始。

中途,蘇南城換車上了自己的座駕。車門緩緩開啟,車子中間升著小隔板,葉春分睡得香甜,有微微的鼾聲。

蘇南城也跟著躺下來,拽過車裡的抱枕拆開,展成空調被以後蓋在葉春分的身上。

「果然。」蘇南城輕輕吻了吻葉春分光潔飽滿的額頭,低低嘆了一聲。

「你就是不肯伸手罷了,不然,管理方面的能力,當不輸於你姐姐。」

……

或許是因為心裡有事,車子在燕居門口停穩的時候,葉春分迅速睜開了眼睛。彈射一般的坐起。

之所以沒有去蘇家老宅,是因為多多現在正在適應環境。有于慧和保姆在,糖朵尚算安靜,可是若是見了爸爸媽媽,那就難說了。

看見眼前放大的蘇南城的俊臉,有好夢被人打斷時的那種茫然和懊惱。

下一瞬,花瓣般的薄唇就被蘇南城用力含住,深深吮吸。

「唔」葉春分被吻到險些斷氣,伸手捶了捶蘇南城的胸口。「你起開點。」

這語氣,還是那年青岩別墅撒嬌的模樣。


「呵~」男人嗓子里,愉悅的聲音冒出來。氣得葉春分甚至有一瞬間想咬人的衝動。

「下車睡吧。」蘇南城摸摸葉春分的發頂。「我可以陪你三個小時,接下來我們還有事情要忙。嗯?」

蘇南城有凱翔的大堆事務等著蘇南城去處理。

葉春分也還有靚麗雜誌社要過問。

這種時候,該是齊心協力向前走的時候。 「阿拉貢?」迪拉問道:「木白哥哥,他到底是派他去幹什麼?」

木白笑道:「等他回來的時候你就知道了。」

迪拉點了點頭,走到木白身後,忽地伸出兩隻白嫩的小手,放在木白太陽穴邊,動作輕柔的幫他按摩,輕笑著問道:「木白哥哥,現在感覺怎麼樣?」

要是這一幕被那些精靈看到的話,不知道他們心裡會是什麼想法。

木白臉色一怔道:「迪拉,你現在身份不一樣了,讓人看見了可不好。」但他似乎很享受迪拉手中那輕柔的動作,內心也跟著平靜不少。

「你永遠都是迪拉的木白哥哥,不管迪拉現在是什麼身份。」迪拉柔聲說道。

木白心頭微震,忽地拉住迪拉的一隻手臂,讓她那柔若無骨的身軀坐在自己身上。

近距離的凝望著她那張精緻無暇的臉孔,放佛只是一眼,內心就會淪陷在她那雙彎彎的雙眉間。

「木白哥哥……」迪拉臉頰一紅,感覺就似火燒一樣。

木白微微一笑,伸手撫摸著她光滑細膩的臉頰,就這麼靜靜的望著她,好像一輩子都看不夠。

迪拉有些嬌羞地低下頭,心兒噗通跳個不停,內心卻極喜歡這種感覺,但又不敢在木白眼前流露出來,很是矛盾,那清澈的眸子悄然蒙上一層水霧,雙唇不自覺地朝木白嘴邊靠去。

「有人來了。」木白忽然在迪拉耳邊說道。

「啊?」迪拉身子一陣,如夢初醒,慌忙從木白雙腿上走下來,站在了他身後。

等了一會兒,只見一名穿著白色斗篷,體態修長的身影進入了房間里。

「貝琳達長老,你怎麼會來了?」迪拉見到眼前的人,忍不住驚訝的問道,雙手更是緊張的揪起了裙擺,目光不安的望著木白。

貝琳達掀開頭上的斗篷,目光頗為責備的盯著迪拉道:「我就知道女王陛下會來這裡,可把族裡的人都急壞了,我現在過來看看你的情況。」 迪拉就像是做錯事的孩子,埋下腦袋,細聲道:「貝琳達長老,我知道錯了。」

貝琳達笑著搖了搖頭,瞥了眼木白,道:「你的能耐還真不小,這才幾天時間,就把三大勢力趕出黑岩城了。」

木白道:「更大的困難還在後頭呢,若不是有精靈族的幫助,我也不可能辦到這一切。」

迪拉道:「長老,以我們族人在黑岩城的力量,還不夠和三大勢力對抗,你看能不能從族裡多抽調些過來支援木白哥哥?」

貝琳達沒好氣道:「你這次私自離開遠古森林,已經引起其他族長很大的不滿了,他們又怎麼會同意抽調更多的族人參與人類之間的戰爭呢?」

木白道:「迪拉,你不要太操心,總會有解決的辦法。」

說話間,一名精靈隊長走了進來,他見到身邊的貝琳達先是一愣,旋即彎腰致禮后,這才對木白道:「城主大人,我剛才統計了一下城裡的糧食,只夠我們所有人維持兩天時間,必須等儘快購買糧食,解決現在的燃眉之急。」

「只能維持兩天時間?」木白眉頭一皺。一旁的貝琳達亦是很驚訝。

精靈戰士道:「城內三座最大的糧庫,早就被搬空了,我們搜遍所有的房屋,也只找到了部分食物,根本不可能維持太長時間。」

木白聞言,沉吟片刻道:「你馬上去統治戈麥隆過來。」

「是。」精靈戰士立刻轉身離開了房間。

「迪拉,既然貝琳達長老來了,你就陪起她好好聊聊吧,我還要繼續處理城內事物。」木白道。

「木白哥哥,你別太累著了,早點休息吧。」迪拉朝木白點了點頭,便和貝琳達一起離開了。

……

木白等了一會兒,只見戈麥隆舉著一根魔法杖走進來了。


「大人,你還有什麼事要吩咐嗎?」戈麥隆站在木白身前問道。

木白道:「你帶著五百精靈戰士和二百利爪德魯伊馬上去邊境城市收購糧食,兩天後必須回來,不然全城的人都會餓肚子。」 半個多小時后,劉媽來這邊房子里準備晚飯時,看著穿著睡衣在沙發里睡著的葉春分,茶几上還放著座機電話。

這樣的季節,島城已經溫暖到不像話。但是卻有寒涼的賊風撲過來。

「春分」劉媽推了推葉春分,摸見她肩膀上寒涼的溫度。

葉春分意識清醒,想回答,嗓子卻發不出聲音來。劉媽有些狐疑的抱起座機給蘇南城撥了一通電話。

很快,對面房子里,蘇南城快步走過來。推開門的時候,葉春分坐在沙發上,剝了一顆糖丟在嘴裡。然後,喝了一大杯熱水。

身側的沙發往下陷了陷,男人高大的身影迅速罩住葉春分。握著她的手,看向妮子的面頰。

「怎麼下來了?」蘇南城盯著葉春分一雙秋水目,滿臉焦急寵溺。

「低血糖了?」蘇南城看了看葉春分叼在嘴裡的糖,接著問。


「嗯」

葉春分手捧著帶著語文的茶杯,蘇南城捧著葉春分的手。

她企圖蓋過的體溫被蘇南城眼尖的發覺。

大掌搭在額頭上,溫度燙手,沒有很高。可是葉春分體寒,蘇南城一早就了解過,體溫偏低的人發燒起來,往往到了三十八九度就已經渾身發疼了。

「怎麼發燒了?!」蘇南城一臉急切。

葉春分自己也驚訝,從接到那個電話,到現在那麼短的一點時間,自己已經燒得有些發暈了。

「葉春分抿抿唇。」有些歉疚的看著蘇南城。不論向華女士如今怎麼被安排的,葉春分此時知道自己因為身體緣故在給要緊事情添亂。

「換衣服。去醫院。」蘇南城見葉春分低斂的眉眼,強忍發燒不適的模樣,無論如何也發不起火來。只想她能趕快退燒。

「我不想去醫院。」葉春分搖搖頭。「我不想總是在醫院呆著。你給我找退燒藥,不行找醫生來給我打一針也行。除了去醫院,別的我都聽你的。」

葉春分迷糊中,嗓音都是發顫的。蘇南城還是從中聽出了濃濃的抗拒。

「好」蘇南城點點頭。伸手打通宋海岳的電話,並叫劉媽煮了魚片粥喂著葉春分吃了一些。有些油膩,葉春分忍不住有些乾嘔。

半個小時后,宋海岳推開手頭事務,趕到燕居給葉春分掛了吊瓶。

「媚兒」臨睡前蘇南城俯身吻了吻葉春分。

「別」葉春分推開蘇南城搖了搖頭。「會傳染感冒的。」

「你白天上網了沒有?」蘇南城摸著葉春分燥熱的額頭,撕開一個降溫貼貼在葉春分的額頭上。

「沒有」葉春分如實的搖了搖頭。本就沒有,沒必要出說來讓蘇南城多心。

「網上有什麼?」終是,問了一句。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