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輕舞看到這兩個人凶神惡煞的,有些害怕地問道。

「嗯,等下吧!」

門口守衛的小弟點了點頭,便是推門向著裡面的光哥稟報。

「嘿嘿,毛哥,來了!」

光哥臉上露出笑容,從剛才小弟的稟報中,他已經知道了確實是個美女,頓時心裡也有些痒痒。

「哈哈,我倒要看看是怎麼樣的美人呢!」

包廂的門推開,莫輕舞忐忑地走了進來,當莫輕舞走進包廂的瞬間,光哥的目光頓時便是被莫輕舞給吸引了過去,一雙眼睛盯著莫輕舞上下打量,就差直接將眼珠子盯到莫輕舞的身上。

「光哥,毛哥,我女兒來了!」

莫建國原本還在擔心莫輕舞不會來,現在看到莫輕舞來了,臉上頓時露出了笑容。

「輕舞,你可算來了!快救救我!」

莫建國看著莫輕舞求救道。

「輕舞是吧!哈哈,不錯,不錯!果然是個美人兒,來,今天只要你把我和我們毛哥伺候好了,你老子欠我們的債一筆勾銷!」

光哥看著莫輕舞,眼神十分霸道地說道。

可是他的話音才剛剛落下,一道清脆的耳光聲便是響了起來。

「啪!」

這一巴掌,不是打在莫建國的臉上,也不是打在了莫輕舞的臉上,而是打在了剛剛異常得意的光哥臉上。

這一下,來的太突然了,不僅莫建國懵住了,就算是挨打的光哥也是徹底的懵住了!

什麼情況?難道自己剛剛說錯了什麼嗎?怎麼毛哥突然打自己了?他明明記得自己什麼都沒說啊!

「毛哥……」

光哥捂著火辣辣的臉頰,瞪大了眼睛,難以置信地看著毛哥,問道。

「看什麼看,打的就是你!」

毛哥瞪了光哥一眼,後者便是不再敢說話。

「輕舞美女,我們又見面了!」

毛哥看著莫輕舞,臉上堆著笑道。

唐門盛寵,隔壁夫人很傾城 「沒想到在這裡能夠見到毛哥!」

莫輕舞也是認出了此人,此人正是之前在燒烤店被秦穆然收拾了一頓,還坑了不少錢的馬臉男子。

「不知道我恩公最近還好嗎?」

毛哥一想到秦穆然開的藥方,瞬間覺得自己這錢花的實在是太值了!

「我很好!沒想到會是你啊!」

不等莫輕舞回答,秦穆然的聲音便是傳來過來,同時包廂的門被打開,秦穆然帶著舒浩向著裡面走了過來,而原本門口守著的兩人則是倒在了地上昏迷不醒。 這個念頭一冒出來,我頓時就更加的着急了,一會兒都不敢再耽誤,把楚珂扶上了牀以後,我就趕緊出了門,叫了裴俊星過來,我們兩個分頭出去,開始找楚研。鄭恆和連染肯定不行,萬一出去的話被發現,倒是得不償失了,索性就讓他們在家裏看着,已有楚研的消息就趕緊的通知我。

但是足足找了一圈,也沒有找到楚研的蹤影。

楚珂他到底瞞了我什麼事情,好像從他昨天晚上看到楚研開始,就變得怪怪的,還問我楚研有沒有說什麼奇怪的話?

用力搖了搖腦袋,回到住的地方以後跟裴俊星等人一匯合,我們幾個人都沒有看到楚研,我心裏面更加煩悶了。

楚研到底是去了哪裏呢?一晚上加上半天,整個部落偶讀沒有找到她的人,難不成就這一會兒的功夫,真的已經出了寨子了?

不過細細一想又覺得不可能,這個世界上現在能夠打開這個部落的人,除了有可能還在的陳阿鸞,就只剩下我自己了,而且我也沒有聽到口琴的聲音,楚研想要出去的話,應該是很難的。

我煩躁的抓了抓頭髮,然後就聽見裴俊星說,“我們還有一個地方沒有找。”

我猛地轉過腦袋,激動的看着裴俊星,“你說是哪裏?”

跟裴俊星對視一眼,我頓時就想起來了,我跟裴俊星出去找楚研的時候,好像是都有意無意的忽略了後山的方向,所以找了一圈以後,就只有後山沒有再找了!

“後山。”裴俊星看了我一眼,沒有猶豫的回答。

果然是跟我想到一起去了,我看了他們兩眼,趕緊就衝了出去,裴俊星見狀也跟着飄了出來,跟着我去了後山。

其實對後山,我打心眼裏面還是覺得忌憚的,自從出了楚珂的事情以後,我就很害怕再來後山,很怕會回憶起來那天的事情,那種讓我絕望的感覺。

到了後來,裴俊星說我每次夢遊的時候,都會來後山,其實我已經隱隱約約的察覺出來不對勁了,但總是麻痹自己,怎麼也沒有勇氣,真的來後山看上一看。

自從出了上次的事情以後,後山這個禁地就真的很少有人來了,我跟裴俊星站在後山門口的時候,周圍一個人都沒有,我看了看裏面,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才鼓足了勇氣往前走。

夢遊的時候雖然已經來過了幾百遍,但是清醒的時候,這還是第一次來後山,心裏莫名的就有點發虛,而且總覺得,這個後山好像蘊藏着什麼巨大的祕密似的。

強壓下心底的慌亂,喊了裴俊星一聲,就一起進了裏面,房子已經被徹底的燒燬了,裏面雜草亂生,看起來十分的荒涼。

我往前走了兩步,也沒有感覺到怪異的地方,稍微放下心來,繼續的往前走,而就在這個時候,裴俊星臉色突然一變,指了指被燒燬大半的房子,沉着臉看向我。

我心頭突然就是突的一條,然後也跟着指了指那個破舊的房子,低聲開口,“她在裏面?”

裴俊星皺着眉看了裏面半晌,過了好一會兒才點了點頭說,“我感覺到了她的氣息,應該是在這裏面沒錯了。”

我皺緊眉頭,看向眼前的房子,這個屋子被燒燬了大半,幾乎連房頂都沒有了,還有的地方都倒塌了,楚研突然跑到這個地方來幹什麼?

我圍着這個房子轉了一圈,才找到一個能進去的入口,看了裏面一眼,心裏面還是有點慌亂,難道這個房間就是,之前族長說的,陳阿鸞和楚成結婚後住的地方?

也是那些聖女最後死亡又誕生的地兒?

這個地方是禁地,如果楚研是想要躲起來的話,這裏的確是最好的地方了。

看了裴俊星一眼,我輕手輕腳的走了進去,然後就聽見了一道熟悉的聲音,“是,那天晚上是她放我進來的,我哥也已經醒了。”

楚研的聲音很小,而且聽起來十分的嚴肅,就好像是彙報什麼東西似的,而且音調裏面,還隱約帶帶着那麼一股,不易察覺的忌憚和懼意。

我心裏面頓時就是一驚,楚研果然在這個房間裏面,剛剛她到底是跟誰在說話,難道說這個房間裏面還有別人!?

想都沒想,我趕緊就衝了進去,然後就看到楚研正飄在半空中,嘴一張一合的好像是在說着什麼,很快,楚研就察覺到了我和裴俊星的存在,臉色刷的就是一白,眼神裏面閃過一抹慌亂,眼瞅着就要從窗戶竄出去。

我朝着裴俊星使了個眼色,裴俊星趕緊也跟着衝了出去,緊接着,外面就傳來了楚研憤怒的聲音,“你放開我!”

我心頭一動,趕緊就從門口衝了出去,然後就看到裴俊星已經抓住了楚研,而楚研的臉色則是難看至極,正憤怒的掙扎着。

我走到楚研面前,直勾勾的看着她的臉說,“你剛剛,是在跟誰說話?”

終歸田居 本以爲這個房間裏面還會有別人,但是進去以後我就失望了,楚研雖然看起來像是在跟別人說話的樣子,但是明顯沒有其他人在了。

楚研的臉上愈發的慌亂了,但是也僅僅只是幾秒鐘的時間,就已經恢復了鎮定,看着我冷笑說,“開什麼玩笑,你是不是傻了,你看到剛剛那個房間裏面有別人嗎?”

我沉着臉看了楚研一眼說,“別自作聰明,這次,是楚珂讓我出來找你的。”

楚研聽了我的話以後,臉色頓時就是一變,震驚的看着我說,“你,你說什麼?”

我冷笑一聲,點了點頭說,“你哥現在很着急的想要見你呢。”我剛剛話裏面的意思,想必楚研也已經聽出來了,不光是我,就連楚珂現在也已經懷疑她了。

正是因爲知道了這層意思,所以楚研現在的臉色纔會變得這麼難看。

說完話,我就轉過腦袋看向裴俊星,“你剛剛進去的時候,有沒有看到其他人在裏面?”裴俊星是跟我一起進去的,有的鬼魂我是看不到的,但是裴俊星本身就是鬼魂,肯定能比我看到的東西要多。

裴俊星若有所思的看了楚研一眼,才轉過腦袋朝着我搖了搖頭說,“剛剛那裏面,除了她以外,並沒有其他人在了。”

我點了點頭,狐疑的看了楚研一眼,那麼她剛剛到底是跟誰在說話呢?而且當時楚珂的臉色那麼難看,肯定是已經猜到了什麼。

也沒有耽誤,我直接就叫裴俊星帶着楚研回到了住的地方。一進門,就看到楚珂正坐在客廳等着呢,我臉色一變,趕緊衝過去急道,“你怎麼下牀了?”

楚珂現在的身體還沒有好利索呢,而且行走十分的不方便,看來,楚研的事情是真的非同小可。

他朝着我點了點頭,然後就皺着眉看向楚研,冷聲開口,“小妍,你幹什麼去了?”

楚研聽到楚珂這麼問,眼眶頓時就是一紅,賭氣的偏過腦袋,並沒有回答楚珂的話。

楚珂朝着她微微擡了擡下巴,沉聲說,“你跟我進來。”說完這句話以後,楚珂直接就轉過身體,朝着屋子的方向走了過去,楚研生氣的跺了跺腳,最後也跟上了上去。

我見狀想上前兩步扶着楚珂,但是卻被鄭恆拽住了胳膊,我轉過腦袋一看,就見鄭恆不贊同的朝着我搖了搖頭。

我猶豫了片刻,見楚研已經衝上去扶住了楚珂,壓住心底的不痛快,也就沒再上前,我知道鄭恆想跟我說什麼,這畢竟是他們兄妹之間的事情,而且楚珂明顯就是想問楚研什麼東西,我鑰匙跟上去的話,楚研或許不會鬆口。

看了楚珂的背影一眼,我垂着腦袋坐下,緊接着就聽見了一陣關門聲,是楚珂喝楚研已經進了屋子。

楚珂跟楚研待在屋子裏面,我心裏面十分的着急,一直不停的轉悠,眼瞅着,已經過去了一個多小時,楚珂還是沒有出來,我心裏面更加急躁了。

雖然知道楚研不會對楚珂怎麼樣,但是不知道怎麼回事,心裏面總還是覺得很卜踏實。

中間好幾次我都想闖進去,最後都被鄭恆給拽住了,只能焦躁的等在外面。

終於,過了快兩個小時的時候,楚研突然就紅着眼眶推開門,惡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轉身離開了。

又是離家出走?

我正猶豫着要不要追上去呢,裏面的楚珂突然就開口道,“冉茴,你進來。”

也沒再猶豫,我直接就走了進去,楚珂只叫了我自己,所以鄭恆等人並沒有跟着我一起進去,進了門以後,我就看到楚珂正在牀上坐着,猶豫着開口說,“楚研她……”

畢竟之前楚研衝出去的時候楚珂那麼着急,而且楚研的舉動還那麼的奇怪,不知道這次有跑出去有沒有什麼影響。

“不用管她。”楚珂冷聲開口,然後招了招手讓我過去。

等我走過去一看,頓時就是一驚,楚珂的臉雖然看不清楚本來的樣子了,但是一雙眼還是沒變化的,剛剛離得遠沒有看清楚,此時仔細一看,就發現楚珂的眼底那詭異的紫色竟然隱約又冒出來了,楚研剛剛到底跟楚珂說了什麼!?

我張了張嘴,剛要說話,就聽見楚珂沉聲開口,“楚研聯絡的人,是楚老。” 秦穆然其實很早便是來到了夜遊會所,他先是看到了光哥等人來到了這裡,隨後莫輕舞的父親莫建國也來了,最後莫輕舞來了,不過他並沒有急著出手,舒浩的人都已經帶來了,他倒是想要看看毛哥能不能認出莫輕舞來,不過好在,毛哥這個人還比較重情義,在一瞬間就認出了莫輕舞,同時還打了光哥一個耳光,這讓秦穆然還算是滿意的。

「恩公!你怎麼來了!」

毛哥看到秦穆然後,整個人臉上浮現出一抹喜色,當初自己就是被豬油蒙了心,要佔莫輕舞的便宜,誰知道被秦穆然教訓了一頓,後來秦穆然讓自己付出了一些代價,治療自己的某些疾病,當初他懷著懷疑的態度去試著,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藥效越來越好,如今的他相當的有自信!

這一切都是拜秦穆然所賜,所以在他的心裡早就把秦穆然當做了恩人。

「我來保護我妹妹!」

秦穆然看著莫輕舞,點了點頭,隨後目光便是落在了一旁的莫建國和光哥的身上,後者嚇得直哆嗦。

「老鼠,你先帶輕舞去別的地方坐坐,我有事要和他們談一談。」

秦穆然看著一旁的舒浩,對著他說道。

「好!」

舒浩知道秦穆然要做什麼,點了點頭,便是帶著莫輕舞向著外面走了過去。

莫輕舞離開,秦穆然坐在包間的沙發上,看著站著的光哥和莫建國,臉上露出一絲不屑的笑容,道:「光哥是吧?」

「大…大哥,叫我小光就好!」

光哥在聽到秦穆然喊自己的名字,頓時嚇得連連說道。

「呵呵,你過來!」

秦穆然看著光哥指了指他道。

「啊?大哥,你有什麼事嗎?」

光哥心裡忐忑著,可是對方是毛哥的恩人啊,就這地位,就這身份,就不會是他惹得起的,只能夠硬著頭皮走了過去。

「啪!」

光哥剛剛走進秦穆然的身邊,秦穆然便是突然發難,一巴掌出其不意地打在了光哥的臉上,這一巴掌打的力道不輕,瞬間便是直接將光哥給打飛在了一旁的沙發上面,口中直接吐出一些鮮血出來,鮮血之中摻雜著不少的碎牙。

一巴掌,直接打的光哥頭昏腦漲,耳朵短暫性地失聰。

「你以為我不知道你打的是什麼主意嗎?實話告訴你,你和莫建國兩人說了些什麼,我都知道,這一巴掌,是替我妹妹打你的!」

秦穆然冷聲地看著光哥,眼中沒有一絲的同情。

「我的妹妹,不容你們染指,所以對你們的懲罰也得受著」

秦穆然說完,便是單手一揮,隨後舒浩帶來的龍鱗精英便是上前,一下子將昏昏沉沉的光哥給架了起來,然後扔在了包廂的地磚上面。

「廢了他,毛哥你沒有意見吧?」

秦穆然看著馬臉男子問道。

「敢對恩公的妹妹動手,活該!」

毛哥也是知道秦穆然的意思,而且他深深了解秦穆然絕對不是那麼好打發的人,好不容易被秦穆然治好了病,要是他一怒之下牽連自己,把自己再給弄的變成之前的樣子……想到這裡,毛哥堅定地決定站在了秦穆然這邊,開什麼玩笑,一個犯錯的手下和一個恩人比起來,當然是後者更加的重要了!

地上的光哥聽到毛哥這句話后,他已經意識到了自己的下場,哪裡顧得上疼痛,連忙在地上爬了下道:「大哥,毛哥,我錯了,求你饒我一命,我再也不敢了!」

「給我廢了他!」

秦穆然目光一寒,對於光哥這種,他就是要殺一儆百,感動他秦穆然的人,秦穆然就是要別人知道,誰敢對自己的親人出手,那麼這就是下場!

「是!」

龍鱗的精英們也是心中一震!

不過秦穆然已經發話了,他們自然要遵從。

莫建國目睹著這些全過程,嚇得全身冷汗都出來了,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但是他的雙腿卻是不由自主地在打哆嗦。

因為剛剛秦穆然說了,他和光哥說的都知道了,光哥都已經被弄成那個樣子了,那麼自己……越想,莫建國的心中便越是害怕。

他現在害怕自己步了光哥的後塵,整個人都如臨深淵,如履薄冰,大氣都不敢喘一個,生怕秦穆然注意到自己。 我臉色頓時就是一變,失聲道,“你說什麼!?”

楚珂臉色更加的陰沉了,而且眼底的紫光更是若隱若現,我心裏着急,趕緊衝過去握住楚珂的手說,“你別急,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楚珂沉聲告訴我說,楚研知道我們來了大日部落這件事兒,其實就是楚老告訴她的,就連這個部落的入口和地址,全都是楚老跟她說的。

而且那天晚上楚研進來的時候,更是楚老提前通知了她,讓她晚上在入口的地方等着,說會有人把入口打開的,所以這一切,全都是有預謀的!

我臉色頓時一變,顫抖着聲音說,“那,楚研有沒有說,她到底是怎麼跟楚老聯絡的?”

楚珂此時的臉色已經陰沉如水,半晌後才搖了搖頭說,並沒有。

那也就是說,楚研今天說話的人,其實就是出來了!?

但是壓根就沒有看到人啊!

我現在只覺得就好像是有一盆涼水從我的頭頂整個的澆了下來,渾身冷的就好像掉進了冰窖裏面似的。

還有,楚老爲什麼會知道我那天晚上會夢遊跑過去吹口琴?難道說,我們的一舉一動,全都在楚老的眼裏面!

“那,那怎麼辦?”我猛地擡起腦袋,看着楚珂顫聲開口,

我的夢遊,跟楚老到底有沒有關係?那天晚上,還是我第一次去入口處,之前我全都是去的後山的地方,如果只是預料的話,楚老怎麼可能會預料的到!

楚珂按住我的肩膀,沉聲說,“冉茴,你冷靜下,早晚都會有這麼一天的,只不過,現在這一天來的更快了。”

豪門之賀總裁的剽悍嬌妻 我朝着楚珂咧出一個笑來,對,我不能比楚珂先垮下,楚珂現在的情緒一定也是十分的激動,眼底詭異的紫色還沒有消失,我不能增加他的負擔。

我用力點了點腦袋了,擺着楚珂的腰說,“我不慌,我們都不慌。”

楚珂摸了摸我的腦袋,輕笑了一聲。

其實我們早就已經想到了會有這天,但不過是,還沒有預料到而已,我問楚珂,楚研爲什麼會跟楚老合作,但是楚珂明顯就不想進行這個話題的樣子,只要我一提起這個,就趕緊轉移話題,好像有什麼事情瞞着我一樣。

當初楚老差點害死了楚珂,楚研對出來應該是十分的怨恨的,沒有理由會幫着楚老對付我們啊?

但是楚珂怎麼也不肯跟我說,看來就只有抽空問問楚研了。

楚研現在已經跟楚老彙報了這邊的情況,楚珂的意思也是,楚老應該很快就會來了,我擔心的是……我夢遊的事情,跟楚老到底有沒有關係?

我把我最近夢遊的事情跟楚珂說了,楚珂的臉色十分的詫異,然後跟我說起來咯昂貴北方走前一天晚上,我們吵了架,我去跟他道歉的事情,問我那會兒是不是一點也不記得?

我回想了好半天,才朝着楚珂搖了搖頭,也沒好意思說,我其實一直覺得楚珂那個時候是在糊弄我呢。

誰知道楚珂的臉色突然就是一沉,若有所思的看了我半晌,纔開口道,“我終於知道那天晚上老鬼是怎麼逃走了的。”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