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東冷笑了一聲,道「曲爺,你未免將我徐耀庭看的太jian了!五百萬,你就想要交我這個朋友?」、

「這個……」曲三平愣了住。

萬東張嘴道「本少爺不和你廢話,我要一千萬兩!」

「一……一千萬兩!?」如此巨大的數目,縱然是曲三平也不禁發出了一聲驚呼。

一旁選劍的那個女人,就更是不用說了,當場驚的花容失色,心中不停的問著自己「這徐少爺到底是什麼來頭兒?竟能如此霸氣!」

「徐少爺,這……這價格好像有點兒高……」曲三平滿面苦澀的道。

萬東一聲冷哼,道:「本來我也不想要這麼多,可誰知道,本少爺一來到你這君天當鋪,便被人灌了一肚子的氣!還有,這五六個混賬東西,竟要殺本少爺,這口氣,您難道要本少爺就這麼忍了?」

說來說去,還是這王八蛋夥計造的孽。算他運氣好,現在是暈了過去,否則少不了又要挨一頓拳腳。

一千萬兩黃金雖然多,但曲三平作為君天當鋪的總負責人,還是能拿出來的。再加上這柄可以斬斷血鋼的神兵,若真論其價值,絕對也值得上一千萬兩黃金。

曲三平猶豫了片刻,望向萬東道「好!就聽徐少爺的,一千萬兩!」

萬東一聽,臉上登時露出一抹滿意的笑容,道:「這還差不多!不過曲爺,話可說好了,我這柄劍是當,不是賣!我隨時都會將它贖回來的,你可給我照看好嘍!」

曲三平心中冷笑,全沒將萬東的話放在心上。像徐耀庭這樣的紈絝子弟,他見的多了。將家裡寶貝偷出來當的時候,都說會贖回去,可無一例外,全是屁話。

這金子到了他們的手中,眨眨眼的工夫就花出去了,還拿什麼來將寶貝贖回去?反正曲三平在君天當鋪這麼多年,只看到那些個紈絝子弟,一次又一次的將家中寶貝拿出來當,還沒見到一個拿錢將寶貝又贖回去的。

再者,曲三平之所以答應出一千萬兩,那也是有更深層次的考慮的。

一千萬兩,即便是在權貴大富的眼中,那也是一筆不小的數目,以清廉享譽四方的徐家,就更不用說了。給的價格越高,徐耀庭就越是還不起。不論國師仇萬里,還是仇雲沖,都是尚武之人,對兵器自然十分有興趣,到時候他將這柄神兵往他們父子倆兒面前一送,兩父子不但不會怪他,說不定還會額外給他一筆豐厚的賞賜!奶奶的,能斬斷血鋼的神兵,他可是聞所未聞!

想到興奮處,曲三平的嘴唇都有些發乾了。

「當然當然!曲某一定會妥善看管!」曲三平忙不迭的點頭說道。

將一千萬兩金票連同當票,一起遞到萬東的手上,這筆買賣便算是成了。

都說千金散去還復來,真是一點兒也不假。轉眼的工夫,萬東的身上,便又有了千萬巨資,這錢賺的……真不是一般的容易。

和曲三平交接完畢,萬東一回頭,之前選劍的那女人已經走了。萬東搖了搖頭,本來還想對她表示一番謝意,看來,只好等到下次了。

望著曲三平捧著神兵,小心翼翼的模樣,萬東嘴角兒露出了一抹冷笑。

又回頭望了一眼,仍舊昏迷不醒的小夥計,萬東輕輕搖了搖頭,曲三平怕是不會輕饒了他。

對這種狗仗人勢的勢力小人,萬東不會有絲毫的同情,飄然離開了君天當鋪!

「唐大將軍,你這是在等誰呢?」

望著猶如熱鍋上的螞蟻,在定山王府門前來回不停踱步的唐心怡,萬東笑眯眯的湊了上去。

一回頭見到萬東,唐心怡的娥眉立時向上一挑,帶著幾分怒意的喝道「你上哪兒去了?知不知道我等你多久了?」

萬東不禁發出了一聲苦笑,回想起來,好像也就是上一次,他將兩百萬兩黃金和兩百塊血鋼送出去的時候,唐心怡才對他露出了一次笑臉。

哎!女人吶……

「怎麼,唐大將軍想本少爺了?」萬東眨了眨眼,笑嘻嘻的道。

「想?我想你死還差不多!」

萬東神色一苦,滿是無奈的道「現在想我徐耀庭死的人吶,從雲中城一直能排到千裡外的雲端城,也不差你這一個。」

看著萬東多少有幾分落寞的神情,唐心怡的心中不禁湧起一種怪怪的感覺,有些酸楚,有些心痛。

他徐耀庭再不是東西,再多人討厭他,恨他,似乎都輪不到她唐心怡。

人家也不過是偷看了她幾眼,她卻一腳差點兒要了人家的命,更何況,人家又是送陣圖,又是送黃金血鋼,就算你唐心怡渾身上下鑲滿了鑽石,也夠了吧? 這些道理,唐心怡也明白,可就像是中了邪,他就是沒有辦法給萬東好臉色,就像……就像一旦她給了,就會徹底愛上萬東一般。這人的情感,本來就是一個很奇妙的東西,而女人的情感,尤其奇妙,甚至奇妙的讓人難以捉摸。

「哼!誰讓你作惡多端,這就叫自作自受!」唐心怡撇了撇嘴,臉上仍舊是冰霜一片,不過語氣明顯緩和了許多。

看來萬東想要從唐心怡這裡獲得安慰,是不可能了。

「唐大將軍,今日找本少爺,有什麼事啊?」

唐心怡娥眉一簇,差點兒忘了正事。道「公主殿下要見你!」

「公主殿下要見我?」萬東吃了一驚。

徐耀庭是個極不招人待見的主兒,白蝶公主怎麼會想要見他?

看到萬東皺眉不語,唐心怡心中沒來由的一惱,道「你小子想什麼呢?我可告訴你,公主殿下身份高貴,不比一般人,你要是敢對公主殿下做出什麼不敬的舉動,我定會一劍將你殺了!」

萬東苦笑道「你放心,我又不是瘋子,這還用的著你提醒?」

見萬東似乎並沒將自己的話放在心上,唐心怡又道「我還不知道你,整個兒就是一色狼,而且還是發了情的那種。白蝶公主貌比天人,誰知道你會不會精蟲上腦,亂來一通?」

當白蝶提出要見萬東一面的時候,唐心怡就打心眼兒里不樂意,也說不清是什麼原因。不過潛意識告訴唐心怡,她不樂意,似乎並不是因為怕萬東會對白蝶公主亂來。

一劍長安 「精蟲上腦!?」萬東一臉驚異的望向唐心怡,果然不愧是巾幗豪傑,這般彪悍的字眼兒,都能從她的嘴裡蹦出來。

萬東的目光讓唐心怡的臉頰如同被炭火炙烤著一般,迅速紅熱起來,「你看什麼看?對你這樣的紈絝大少,只能用這樣的字眼兒!我這叫量身定做!」

萬東投降道「好好好,我向你保證,絕不亂來就是!」

「你會不亂來,鬼才信你?」

萬東笑容越發的苦「既然你對我這麼不放心,乾脆我不去見公主了。」

「你真的不去見公主了?」唐心怡的眼睛倏然一亮,連神采也飛揚了起來。

萬東不由得一愣,吶吶的問道「我怎麼感覺,你好像不希望我去見公主……」

「呸!公主是你想不見就可以不見的嗎?大膽的小子,你這是找死!」

被萬東那麼一問,唐心怡頓時有些慌亂,趕忙用連聲嬌斥,來掩飾自己的失態。

萬東真是無奈了,「那……那怎麼辦?我不去見不行,我去見,你又對我不放心。這樣,乾脆你和我一起去好了,你要是覺得我有什麼不對勁,你便立即阻止我。」

唐心怡神色一苦,道「能這樣,自然是最好。可問題是白蝶公主也不知道是怎麼了,決定要單獨見萬東,任何人都不準在場,連我也不例外。所以我才擔心……」

「靠!公主殿下這樣安排,該不會是要對我亂來吧?」萬東一聽,下意識的嚷了起來。

唐心怡差點兒沒一口唾沫將自己嗆死,尊貴無比的公主殿下,要對徐耀庭亂來?虧他想的出來。

「徐耀庭,你知不知道,就你剛才這話,我便足以將你以大不敬處死!」

「嘿嘿……千萬別,我只是看你太緊張了,想要逗你開心。」

看著萬東嬉皮笑臉的樣子,唐心怡的心突然一亂「天吶,該不會被這小子猜中了吧?」

儘管心中有千萬般的不願意,唐心怡還是將萬東帶到了皇宮。

徐家是青雲帝國的超級家族,徐耀庭跟著徐文川,沒少出入過皇宮。雖然在徐耀庭的記憶中,萬東對青雲帝國皇宮,已經有了相當的了解,可他親眼見到,這還是頭一次。

青雲帝國不愧是東玄大陸行數一數二的帝國,皇宮異常的氣派。氣派又不落俗套,每一棟建築的布局,都是經過深思熟慮,彼此間相得益彰,盡顯皇家風範。

相比起來,天都國的皇宮可就寒酸多了。

說起來,上官飛天真是個不錯的皇帝。一心都撲在江山社稷上,很少去追求奢華的生活。以至於天都國中最高貴奢華的建築,卻不是皇宮,甚至連前十都排不進。

皇宮中的所有衛士,都由鳳翔衛擔任。一路走來,不停的有人給唐心怡行禮,從他們臉上充滿真摯的笑容和問候中,不難看出,唐心怡在他們心目中的地位很高。

至於萬東,也享受了一路,不過不是尊重,卻是白眼。在鳳翔衛戰士的眼中,所有站在唐心怡身旁的年輕男子,全都是這樣的待遇。唐心怡不光是他們愛戴的統領,同時也是他們心中的女神。

來到一樁大門前,唐心怡定住了腳步。

「我只能送你到這裡了,你自己進去吧!公主殿下在裡面等你。」唐心怡抑鬱的道。

徐耀庭倒是沒什麼,應了一聲,舉步便要走進大門。

「喂,你……」唐心怡不由自主的叫了一聲。

萬東轉頭看了她一眼,面帶疑色的問道「怎麼了?」

「哎~~你進去吧。」唐心怡終究沒有說出口,嘆息了一聲,轉身離去。

萬東的確是個聰明人,可再聰明,也被唐心怡的奇怪表現,弄的雲里霧裡。搖搖頭,走進了大門。

大門內是一座佔地不小,布置的異常精緻的後花園。各色鮮花,開的都異常燦爛,千紅萬紫,爭相鬥艷,一座座長廊般的建築,蜿蜒其中,猶如花中路徑,頗有意境。再配以叮咚泉聲,潺潺水韻,動靜兩相宜,讓人很有一種如在畫中行的美感,流連難返。

公主召見,不是在威嚴的殿堂上,卻是在這樣的春色里,萬東心中一驚,白蝶公主不會真的是看上徐耀庭了吧?如果真是這樣,那白蝶公主的品味,真的是……與眾不同。

「你就是徐耀庭?」一道透著幾分異樣的嗓音,將萬東叫了住。

萬東回頭一望,只見一個面白無須,俊秀異常,一臉英氣,身著侍衛服飾的年輕男子,正定定的望著他。

「在下正是!這位小哥,不知公主召見,所謂何事?」萬東沒有多想,只將這侍衛當成了公主殿下身邊的人。

【作者題外話】:后三更來啦! 「你要是能在我手下走過十招,我便告訴你!」那年輕侍衛一聲冷斥,竟嗆的一聲拔出了隨身寶劍。

萬東見狀,眉頭頓時大皺,他是應招來見公主的,可不是打架來的,而且這裡是皇宮,規矩森嚴,他不為自己想,還得為徐家想。更何況,唐心怡剛還對他千叮嚀萬囑咐,讓他不要亂來。

「這位小哥,你可能是誤會了,真的是公主殿下召我來的……」

「沒誤會!接招吧!」年輕侍衛乾脆的很,壓根兒不等萬東把話說完,手中長劍一遞,一道寒芒,立時呼嘯而來,看這氣勢,很是不弱。

奶奶的!青雲帝國的人是不是都有病啊?昨天才與一個莫名其妙,不知道從哪兒跳出來的黑衣女人打了一架,今天公主召見,又被一個同樣莫名其妙的暴力狂侍衛糾纏。難道他萬東是軟柿子,是個人就想來捏上一捏。

迎著年輕侍衛疾馳而來的劍鋒,萬東身形巋然不動,只待劍鋒臨到身前,這才一掌拍出,一股暗勁頓時蕩漾開來,直接將劍鋒連同年輕侍衛一起拍的向一旁踉蹌退去。

「什麼!?」如此情形,顯然大出那年輕侍衛的意料之外,望向萬東的眼睛,分明透著驚異。

萬東板著臉沉聲道「你給我聽清楚了,本少爺今天來,不是陪你打架來的,你最好不要自找麻煩!」

「哼!」那年輕侍衛一聽,口中發出一聲冷哼,手中長劍再起鋒芒,一道道森寒劍光,隨著他曼妙的身形,席捲開來,猶如江海濤涌,直奔萬東而去。

萬東倒是得承認,這年輕侍衛的劍法很是不俗,甚至堪稱精到,難怪能成為公主殿下的貼身侍衛,只是這不分青紅皂白,動輒把劍的脾氣,實在是有些傲慢,有些……混蛋!

萬東決定,給他一點兒教訓,讓他懂得謙卑。

可萬東剛要動手,一道黑影,便突然闖進了這座後花園。

「刺客?」萬東眉頭一皺,目光陡然銳利了起來。

那與萬東糾纏的年輕侍衛,也停住了攻勢,向那刺客望了過去。

「是你!?」黑衣刺客蒙住了臉,看不到面容,可這刺客好像認識萬東似的,看到萬東的一剎那,一雙眼睛明顯亮了起來,不由自主的發出了一聲充滿驚喜意味的呼喊。

萬東的眉頭再次收緊,滿是訝異的問道「我們認識?」

「當……」黑衣刺客剛要回答,卻突然又頓了住,沉吟了片刻后,粗著嗓子道「我當然認識你,不過你不認識我!堂堂徐家大少爺,雲中城有幾個不認識?」

「好大膽的刺客,光天化日,就敢入宮行刺?」刺客的出現,將年輕侍衛的注意力登時吸引了過去,眼中既有稀奇,又有激動,給人的感覺,就好像是他生平第一次見到刺客似的,覺得……好玩兒。

「這有什麼不敢的?小小的一個皇宮,能攔得住我?喂,小子,我問你,你們公主在哪兒?」黑衣刺客張口問道,這態度,很是張狂。

「你找我們公主幹什麼?」年輕侍衛問道。

「廢話!當然是行刺,難道跟她成親嗎?」

望著四目相對,猶如頂牛的黑衣刺客和年輕侍衛,萬東真是有些哭笑不得,這世界的奇葩好像一下子多起來了。

「就憑你也想行刺公主?真是笑死人了!看劍!」

這年輕侍衛也不喊人,自己便挺劍向著黑衣刺客刺了過去,別的不說,這勇氣很是值得稱讚。

那黑衣刺客顯然也是有備而來,袖中寒光一閃,一道短匕,便握在了手中。身軀一矮一長,躲過年輕侍衛的劍鋒,反倒向他的懷中鑽了進去。

短匕雖然短,卻是十分兇險。一旦被他搶入懷中,後果還這不容小覷。

只可惜這黑衣刺客的修為並不咋地,至少和年輕侍衛沒的比。黑衣刺客還沒等靠近年輕侍衛,就被年輕侍衛外放的真氣,生生的頂了回去。

「哈!沒想到你還有兩下子,看來我是低估你了。」黑衣刺客的眼中流露出一絲訝異。

年輕侍衛的臉上則不自覺的流露出一抹得色,冷笑著道「我們白蝶公主神功無敵,你就這點兒本事,想要行刺她?簡直是自尋死路!」

「自尋死路?豈有此理!」黑衣刺客好似受到了侮辱,一聲嬌斥,再次攻了上去。

年輕侍衛也不含糊,揉身迎上,處處針尖對麥芒,寸步不讓。

萬東看了片刻,便搖了搖頭,發出了一聲嘆息。看來這奇葩刺客,是要輸給這奇葩侍衛了。、

果不其然,年輕侍衛的攻勢瞬間暴漲了數倍,他手中的長劍,變化也越發的複雜,一道又一道的劍芒,不光攻勢凌厲,關鍵相互配合,銜接的天衣無縫,一浪高過一浪的壓向奇葩刺客,那奇葩刺客的處境,明顯的一刻比一刻艱難。

「哼,我看你還是乖乖投降吧!」

早安,顧太太 奇葩侍衛佔據了上風,好整以暇的道。

「投降?做夢!」

奇葩侍衛的話顯然是激怒了奇葩刺客。一邊口中厲斥,奇葩刺客一邊奮力轉動身形,手中的短匕,奮力捲起道道寒光,向著奇葩刺客切去。

「自不量力!」看出奇葩刺客是要拚命了,奇葩侍衛面色一寒,狂暴的劍氣,揮灑而去,猶如粼粼波光,不停閃爍,讓人幾乎連眼睛都不能睜開。

如此犀利的攻勢,顯然讓奇葩刺客吃了一驚,終於,裸露在外的雙目,開始閃過慌亂之色,動作也越發的凝滯阻澀,就像是陷入了泥潭之中。

「看你還往哪兒跑?」佔據絕對上風,奇葩侍衛怒斥一聲,劍勢再漲,大有一鼓作氣要將對方湮沒的架勢。

行刺公主,可是要死人的大罪,萬東搖了搖頭,不由得為這奇葩刺客感到可惜。

「老大,救我!」

正當萬東搖頭之時,那奇葩刺客,突然用女聲發出了一聲驚呼,這聲音……萬東很熟悉!

「老大?原來你還有同夥!不過,你今天就算是喊破了喉嚨,也沒有人能救的了你!乖乖的束手就擒吧!」奇葩侍衛厲斥連連,手中劍勢,越發凌厲洶湧,全然不給對方絲毫喘息之機,擺明了是想要速戰速決! 眼看侍衛的目的就要達到,斜刺里,一隻手突然伸了過來。侍衛的一雙眼睛只盯著奇葩刺客,並不知道這隻手是誰的,但是有一點他知道,這隻手的主人一定是瘋了,要不然,怎麼會用血肉做成的手,來擋他手中無堅不摧的劍?

可事實是,手不但擋住了劍鋒,而且毫髮無損。

侍衛顯然不肯相信,將體內真氣盡數運轉起來,拚命向下壓著劍鋒,可他手中的劍,也不知道是中了什麼魔,任憑她如何用力,就是不肯再向下移動分毫,反倒被一股莫明而玄奧的力量,給抬了起來,距離奇葩刺客,越來越遠。

「怎麼會?」年輕侍衛的臉上布滿驚色,只覺得眼前這一切,簡直就像是做夢,讓他難以置信。

驚呼著回頭望去,年輕侍衛的神色,更是猛的一呆,她無論如何也不能相信,這隻手的主人,竟然……竟然屬於萬東!

應對刺客,是侍衛的職責,侍衛做的並沒有錯,萬東也不好對他苛責,乾笑了一聲,道「這一定是一場誤會,說開了就好,可不能傷人性命。」

「誤會?」年輕侍衛好看的眉頭,頓時皺緊了起來。不過他無暇多想,腦袋裡全都被萬東那隻擋住劍鋒的手給塞滿了。

『安撫』住侍衛,萬東驀然伸手,其勢如電,倏的向刺客臉上的黑巾探了過去。

以萬東的修為,那刺客哪裡能躲得過去?只嬌呼了一聲,臉上的黑巾便被扯了下來,露出了一張不是很美,但卻英氣十足,十分耐看的臉龐。

萬東一陣頭暈,果然,這刺客竟然是……虎躍的女朋友玲兒!

萬東是對玲兒很欣賞,可他最在乎的還是自己的兄弟!玲兒竟然入宮行刺公主,這可不是鬧著玩兒的,搞不好,虎敬奇虎躍父子都會受到牽連。

事情重大,萬東的神情異常嚴肅,目光也是前所未有的銳利,就像是刀子一般,讓玲兒連抬起頭,與萬東對視的勇氣都沒有了。

「原來你們兩個認識!好哇,原來她的同夥就是你!」 浮愛 謫仙娘子莫再逃 那年輕侍衛此時也反應了過來,指著萬東,喊了起來。

「給我閉嘴!」茲事體大,由不得萬東不重視,聽侍衛聒噪的煩人,一聲恫嚇,衝天而起,直將那侍衛的心神,當時便震的漏跳了一拍,面色瞬間連變。

此時從萬東身上迸發出來的那股子威嚴與氣勢,竟是如此的凌厲,就如同一位統馭天下的君王一般,任誰看了,都難能不動容,不失色。

「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為什麼要行刺公主?」不理會侍衛的目瞪口呆,萬東將目光落在了玲兒的身上。

今日玲兒的舉動,讓萬東不能不懷疑她接近虎躍的目的。如果她是為了刺殺公主,才故意接近虎躍,那便是其心可誅,萬東絕不會放過她!

玲兒十分敏感,似乎感覺到了萬東的情緒,眼圈不由得微微泛紅,濕霧繚繞其中。

「我在問你話!」此時可不是憐香惜玉的時候,萬東的嗓音陡然提高了八度,神情也越加的嚴厲。

年輕侍衛望著萬東,目光不知為何,有些飄忽。

「你……你殺了我吧!」玲兒突然覺得有些委屈,將心一橫,張口說道。

「混賬!如果不是因為虎躍,你以為我會留著你?今日,你若不跟我說清楚,死,將會成為你的一種奢求!」

萬東從來不曾對一個你人,流露出這樣的狂暴的一面,可玲兒的話,實在是讓他惱火。她死了,這件事情就完了嗎?虎躍怎麼辦?碎了心,然後再把命賠上?這簡直就是不負責任的表現!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