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一朵被他逗笑了:"小白哥哥,你真逗,我怎麼可能這樣想呢,你現在可是我男朋友!"

路彥琛笑了:"現在承認我是你男朋友了!"

葉一朵有點不好意思:"本來就是嘛!"

路彥琛笑了笑:"那你說說,你過來是陪我的,還是過來陪烈風的!"

葉一朵有些無語:"小白哥哥,你們倆住在一起,你家就是他家,他現在可是你兒子啊,你覺得,我是過來陪睡的,有區別嗎?" 路彥琛挑眉:"當然有區別,兒子是兒子,我是我,再說了,小傢伙現在還不是你兒子呢,他管你叫阿姨來著!"

葉一朵的小臉紅了:"他本來就不是我兒子,我才比他大十一歲,頂多就是個姐姐,就像是你說的,我十一歲能生出那麼大的兒子嗎?"

葉一朵的話說出來,路彥琛立馬笑了:"是啊,我倒是忘記了,我都老了,我們家朵朵還年輕著呢!"

葉一朵有些窘:"我不是這個意思!"

路彥琛捏了捏她的小手:"好了,我知道你不是這個意思,你放心,我不會誤會你的,我就是隨便說說,逗你玩的!"

葉一朵看著路彥琛,突然問:"對了,小夢還回來嗎?"

路彥琛想了想,搖搖頭:"我也不知道,怎麼?你想跟她一起玩嘛?"

葉一朵的表情有些不自在,一起玩嗎?

好像沒有任何必要,畢竟,大清早的,雲夢恬才躲開,要給自己和路彥琛騰地方呢!

文娛大崛起 葉一朵搖搖頭:"我只是在想,她會去哪裡呢?"

路彥琛笑了笑:"她嘛,我估摸著,應該回學校了,反正,今天下午你們就得回學校,她肯定覺得,自己沒有留下來陪你的必要了!"

路彥琛的話,說的葉一朵紅了臉。

路彥琛伸手捏了捏她的臉頰:"朵朵,我發現,你很容易就臉紅了!"

葉一朵看了他一眼:"我不是臉紅,只是有點不好意思,你以為,誰都跟你似的,像個……"

葉一朵語氣僵了僵,突然把要說的話,給咽了下去。

她感覺,自己剛才有點忘乎所以,差點原形畢露了啊!

路彥琛卻好笑的看著她:"像個什麼啊?"

葉一朵盯著他,眼珠子轉了轉:"不算是什麼好話,你真的要聽嗎? 女配拒絕當炮灰

路彥琛笑著點頭:"你說,我就聽!"

葉一朵挑了挑眉:"那我要說,像個老流氓呢?"

路彥琛愣了一秒,突然意味深長的笑了起來,他直接坐在沙發上,靠近葉一朵身邊,聲音在她的耳畔響起。

葉一朵只覺得,自己耳朵都要發燒了一般。

人族禁地 他說:"朵朵,你想什麼呢,我才二十七,我個人認為,還不算老呢,再說了,我還沒開始耍流氓呢,你就亂說,這樣莫須有的罪名,我可不承認啊!"

葉一朵聲音有點不自在:"你胡說八道什麼呢,什麼叫開始耍流氓啊,你不用耍流氓,看著就像是!"

路彥琛沒忍住樂了:"朵朵,你怎麼這麼口是心非,告訴我,其實你不是這樣想的,怎麼能這麼污衊我呢!"

看著路彥琛臉上深深地笑意,葉一朵突然坐直了身體。

她感覺,路彥琛好像一秒就能進入男朋友這個角色。

她雖然喜歡路彥琛,可是,這個身份,她還是需要適應一段時間的。

她清了清嗓子,看著路彥琛開口道:"小白哥哥,我發現,你突然變得跟平時不一樣了!"

路彥琛挑了挑眉:"哦,怎麼不一樣了,那你是喜歡平時的我,還是現在的我呢?"

葉一朵動了動眉毛:"說不上來,我總覺得,現在還有點不適應,小白哥哥,你給我點時間,好嗎?"

路彥琛臉上的笑容淡了淡:"當然好啊,你說什麼,我都會聽的!"

路彥琛剛說完,他的手機就適時的響起來,緩解了葉一朵的尷尬。

路彥琛拿著手機,向著落地窗邊走去。

葉一朵坐在沙發上,感受著旁邊的餘溫,有點呆。

她剛才到底說了什麼啊,小白哥哥會不會不開心呢!

可能她雖然像個混小子,從小到大,父母放養的狀態,讓她生活的隨心所欲。

可是,她骨子裡,到底還是個女孩子,有點敏感,感情這種事,不能太急切,不然的話,她心裡總會覺得不安。

葉一朵皺著眉頭愣了半天,直到路彥琛打完電話,走到她身邊,她才回過神來。

她傻傻的抬頭看著路彥琛,路彥琛伸手,撫在她的額頭:"想什麼呢,想的都要生出皺紋了,別胡思亂想了,你以後有什麼想法,直接告訴我就行了!"

葉一朵沒有說什麼,只是獃獃的點了點頭:"好!"

路彥琛無奈的嘆口氣:"知道你現在還不適應,我會給你時間的,我只是想著,你一回學校,我們可能又沒有時間了,心裡總覺得捨不得!"

聽到路彥琛的話,葉一朵突然開口:"如果你捨不得,可以來學校看我啊,又不是天涯海角,見不到面!"

葉一朵的話,一下子讓路彥琛樂了:"朵朵啊,我真沒想到,你還有這麼安慰人的時候,只不過,你說的也對,又不是生死分離,又不是天涯海角,不能見面的,我一個大男人,還瞎惆悵什麼呢!"

路彥琛說完,嘴角掛著一絲笑容。

如果葉一朵認真看的話,能看清楚,那一絲笑容很惆悵。

路彥琛為什麼會心急,葉一朵壓根不明白。

她現在年紀還小,就算是同齡男生沒有女生成熟。

可是,路彥琛比她大了十歲,跟那些人,根本不是一個類型的。

他已經定下心了,知道自己想要什麼。

他唯獨害怕的是,葉一朵的心性不定,他害怕她會隨時一個想法。

他二十七年沒有戀愛,到底也是害怕受傷的。

所以,他才會著急,這些,葉一朵根本就不知道。

葉一朵看著路彥琛,認真的說:"小白哥哥,我要是閑了,就過來你公寓這邊看你和烈風,或者,我可以直接去公司找你!"

路彥琛突然開口:"那我把公寓的鑰匙,給你一份吧!"

葉一朵差點傻眼了:"啊!"

路彥琛挑眉:"怎麼?你不想要啊!"

葉一朵不知道怎麼回答他的話,半天,她才開口解釋:"我覺得,我現在不合適拿你的要是,畢竟,我現在只是你女朋友,而且,我們在一起,一天都不到,小白哥哥,你這個做法,是不是有點太倉促了!"

此刻的葉一朵,想法成熟的讓路彥琛害怕。

倉促嗎?

對於自己對葉一朵的種種行為,路彥琛從不覺得倉促。

他現在也算是成熟穩重了,他知道自己想要葉一朵,可能就是方法有點讓小女孩覺得太強硬不安。

可到底,他自己是不覺得急切的。

他無奈的嘆口氣:"好吧,你說不要就不要了,等到你那天需要的時候,我把鑰匙給你!"

葉一朵點了點頭,有些尷尬,突然不知道該說什麼。

他們現在不是兄妹,不是好朋友,是男朋友。

兩個人沉默的時候,總是覺得或多或少有些曖昧。

葉一朵剛這樣想,路彥琛的手機又響了。

葉一朵看了他一眼:"小白哥哥,你是有什麼事情嗎?"

路彥琛看著她,點了點頭,拿著手機去接電話。

葉一朵伸手,咬了咬嘴唇,看了一眼路烈風緊閉著的房門,心裡有些亂,感覺找不到落腳點一般。

路彥琛這個電話,明顯比上個電話,時間要長。

好一會,他才過來看著葉一朵,神情有些愧疚:"朵朵,我今天公司臨時有事,必須過去一趟,你在家,跟烈風一起玩,好嗎?"

葉一朵本來想說,她跟著路彥琛一起去公司的。

可是,轉念她想到,路彥琛讓阿姨今天下午來上班,自己一走,家裡就剩下路烈風一個人了。

所以,路彥琛才讓她留下來的。

葉一朵的腦海里,也閃過讓路烈風一起去公司的念頭。

可是,想到路烈風現在的腿不方便,她最終還是點了點頭:"好的,小白哥哥,你放心去公司吧,我在家陪烈風就好!"

路彥琛點了點頭,回房間去換衣服。

本來壓抑的客廳,突然就變得有點空蕩蕩的。

葉一朵的心裡有點不舒服,路彥琛要走了。

路彥琛要去公司了,她剛才那麼緊張,讓路彥琛尷尬,她應該是希望他走的才對啊!

可是,他真的要走了,自己心裡卻有點捨不得!

她不知道,戀愛中的人,是不是都這麼作。

她能意識到,自己是實實在在的作死了。

如果在她跟路彥琛挑明關係之前,今天的這些話,打死她都不會說,有那麼一點恃寵而驕的意味。

葉一朵正在胡思亂想,路彥琛已經出來了。

葉一朵猛地從沙發上站起來,結結巴巴的來了一句:"這就要走……要走了!"

路彥琛笑了:"朵朵,怎麼感覺你像是在送客人呢?"

葉一朵愣了一秒,隨即伸手捂臉:"不好意思,剛才說話壓根沒過腦子!"

看著她羞愧的模樣,路彥琛輕笑:"你在家,可以隨便看看,去書房看書或者健身房鍛煉,都可以的!"

葉一朵點了點頭:"恩,我知道了,那你……你什麼時候回來?"

路彥琛走到門口,一邊換鞋,一邊說:"這個……我也不是很確定,公司那邊打電話催了兩次,事情比較急,如果快一點的話,中午可能回來,如果中午回不來,我給你跟烈風定外賣,你要吃什麼,直接發我手機上就行!"

葉一朵悶悶的點了點頭,聽路彥琛這話的意思。

她就知道了,路彥琛今天很忙,肯定是中午很難回來了。 這裡面就有洗手間不用,去外面噓噓?一看就知道是想吃零食,寶少爺剛剛被紀總折磨的那麼痛苦,現在想吃點味道正確的東西,他實在是太能理解了,「那你注意安全,我在這裡等你。」

「嗯。」

大晚上接到紀澌鈞電話趕回來的赫戰洺,臉上還有一個口紅印,一見面就被站在寒風中的紀澌鈞瞟了一個白眼。

「鈞哥,那麼晚了,你不在家照顧嫂子,怎麼想到來我這裡?」

開了門,跟在紀澌鈞身後進去的赫戰洺,在玄關看到自己臉上有個口紅印,趕緊擦掉,關了門,進屋后,赫戰洺給紀澌鈞倒了一杯水。

剛過去就看到翹著二郎腿坐在沙發看手機的紀澌鈞用手捂著鼻子瞪了眼他,「一身亂七八糟的味道,離我遠點!」

赫戰洺低頭嗅了嗅自己衣服上的香水,這不,今天晚上有個頒獎典禮,有些人熱情到無法抵擋,再加上逢場作戲有這些很正常,誰知道紀澌鈞會突然給他打電話,要他回來,他後面要給人頒獎的事情,都得臨時找人代替了,幸好是紀澌鈞找他,不然都不知道該怎麼給爸媽交待臨時退場這事。

知道紀澌鈞不喜歡自己這一身的味道,赫戰洺把外套脫了丟一邊,儘可能的坐遠一些,「鈞哥,那麼晚了,你找我有什麼事?」

低頭的男人眼眸輕佻,語氣冷冷回了句,「以後,不準再用這個稱呼。」

「有什麼問題嗎?」他一直都這麼叫的。

「那是你嫂子的專稱。」

幸好,嫂子人好,否則他真怕自己,不,他們赫家都得為自己曾經做過的事情付出代價,「是,澌鈞哥。」

「那澌鈞哥,請問你來找我有什麼事嗎?」

「我暫時要在你這裡住幾天,不準對外放消息,你可以走了。」

原來紀澌鈞叫他回來,是來開門的。

等等……

紀澌鈞那麼多地方不住,為什麼要住在他這裡?還有,這氣氛不對啊,鐵定是夫妻鬧矛盾了,按照他爸媽吵架,他多年勸和周旋其中的經歷來看,這個時候,絕對不能幫著女的說話,否則分分鐘會激化矛盾,先是嘆了口氣,表示同情,「澌鈞哥,你脾氣那麼好,又如此優秀,處處遷就,退讓,嫂子怎麼還忍心跟你急眼,她也太不懂事,不懂的珍惜你了。」

「你什麼意思?」什麼叫做,他家兮兮不懂事?這話怎麼聽著那麼讓人不舒服呢?

紀澌鈞沖著他冷臉,跟他以往,勸他爸媽的反應有點不對啊,不知道自己哪句話講錯了,搞的赫戰洺戰戰兢兢,「我,我的意思是,嫂子不該跟你吵架,有話就好好說。」

「你嫂子什麼時候跟我吵架了!」他家兮兮,他說行,別人不準說半個不字!氣惱的紀澌鈞,直接就將手機反轉蓋在腿上,「我告訴你,你嫂子是這個世界上,最溫柔體貼,善解人意,懂事的好姑娘,你不了解她,就別隨意評判她。」

自以為處理夫妻矛盾有足夠經驗的他,今天實在是大開眼界了,是他孤陋寡聞,用錯辦法,挨了訓的赫戰洺一句話都不敢多說,就低著頭。

對面的男人也安靜下來了。

飄散著香水和各種洋酒混雜味的空氣,沉浸在一片死氣沉沉之中,不知道這樣過了有多久,就在赫戰洺想換個姿勢時,對面傳來男人不悅的語氣,「把你這些亂七八糟,影響風氣的味道洗乾淨,以後,在我面前,不許出現這種會給你嫂子引起誤會,影響我家庭和諧的氣味。」

不是吧?

他在自己家裡都沒人生選擇權了?

赫戰洺笑得一臉無奈又勉強,「澌鈞哥,嫂子那麼溫柔賢惠,又懂事,怎麼會因為我而隨意誤會……」

「你是對我的決定有意見,還是對你嫂子重視我的態度有意見?」

「——」他敢有意見么。

幸好,沒住紀澌鈞隔壁,否則,他怕他家裡圍牆的顏色都會影響到他澌鈞哥的家庭和諧。

都說男人娶了一個小嬌妻,日子是過得浪漫又有樂趣,人也跟著往開朗的方向改變,可他怎麼覺得,他澌鈞哥非但沒有前進,反而還倒退了,這一板一眼,張口閉口,就是「亂七八糟,影響風氣」,越來越老古板了,有這種老古董的存在,恐怕將來他侄子很難娶的到老婆。

極有可能,小侄女也要單身一輩子。

「澌鈞哥,那我去洗澡了,你有什麼事再叫我。」

對面的人根本沒搭理他,就低著頭在看手機,那熟練切換頁面的手勢,正像是,心氣浮躁頻繁查看某些消息的舉動。

拿著衣服上樓的赫戰洺,因為自己臨時從頒獎典禮走了,擔心爸媽會打電話過來,正想摸摸口袋找手機,就發現手機不在口袋,衣服口袋也沒找到,應該是掉在沙發了。

這就麻煩了,要是吵到樓下那個跟老婆吵架大晚上不回家的男人,恐怕他手機都會被砸了,分分鐘,就連家庭幸福美滿都會成為影響到他澌鈞哥家裡和諧的因素,就在赫戰洺要衝下樓去拿手機時,他聽見客廳傳來紀澌鈞手機來電鈴聲。

應該是嫂子來電話了,走到一樓,勾著腦袋看了眼那邊,望見紀澌鈞坐在沙發上接電話時,皺著眉,一臉不悅。

「是不是你媽咪讓你給我打電話的?」他不接電話,他家兮兮有可能就會找兒子來當說客。

「爹地,我知道你受委屈了,你就看在我的份上,原諒我那不懂事的媽咪吧。」

等他出門再打電話有什麼用,當時就應該挽留他的,害的他現在,都不能回家了,跑到赫戰洺的門口吹了一晚上的冷風,「她太過份了,根本就不顧我的感受。」

「是啊,我從出生就知道,她這個人很霸道的,根本就不聽人家的心裡話啦,就好像我喜歡吃烤肉,她就不讓我吃,腦紀,你的苦,我早就感受過了,也就只有你,才受的鳥她的臭脾氣,爹地,是你太寵愛她了,才會讓她變得越來越霸道,你別生氣,她打電話來的時候,我已經狠狠教訓過她了,她也知道自己的錯了,還說,如果你不要她做你的腦婆,她就要剃光頭髮,去出家了,你就看在我跟妹妹的份上,回家吧。」

他也想回去,可是他一想起,這丫頭,明知道他「身體不好」還要讓他去救紀優陽,也不管他,他心裡就酸溜溜的難受,怎麼都得讓她好好反省下,誰才是她的老公,才是她最該在乎的人,否則他是不會回去的,「兒子,不是爹地不肯回去,是你媽咪這次做的過份了,我暫時是不會回去的。」

電話那頭坐在凳子上學著紀優陽平時那動作,把右腳搭在左腿,左手擱在座椅靠背,一副氣派的坐姿,不時還搖晃手上降火的菊花茶飲料,拿過飲料吸了幾口,順著紀澌鈞的心情說道,「我也覺得,你不要現在回去的好,怎麼都得讓媽咪親自去接你,跟你認錯,你才能跟她回家,不然,媽咪就以為,她在家裡是大王,可以橫行霸道。」

「爹地受點委屈沒關係,等我在外面住幾天,我就會自己回去,你別擔心,跟小狒狒在一起,把人照顧好,缺錢花了,就跟小狒狒說,喜歡買什麼,儘管去買。」

老紀的聲音聽起來,好委屈的樣子,心疼的木小寶扁著嘴巴,都快哭了,「爹地,明天早上,我就跟媽咪去接你回家,我會讓媽咪給你認錯的,你等我們哈,晚安,爹地。」

「晚安,兒子。」

掛斷電話后,紀澌鈞嘴角勾起一抹滿意的笑容,心情期待,等著明天早上的到來。

就在紀澌鈞快笑出聲時,餘光對上一個鬼鬼祟祟的腦袋,空氣隨著紀澌鈞僵住的笑容,瞬間變得緊張。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